公车地铁痴汉h侵犯/掏出了他那根又粗又大的

     

我靠!

        

这特么算个什么事啊?

        

让他们去跟江凡训练出来的人对抗,这怎么分得出高低?

        

“江凡这小子什么时候跑去二师那边当教官了?他之前不是去了那个地方吗?”

        

“就是啊,这小子在搞什么鬼?而且上面领导是怎么想的,让我们去跟江凡训练出来的人打。”

        

众人对上面这个安排是十分的不解。

        

“这个我们不知道了,不过听说除了我们,狼牙也派人来了,同样是针对这支队伍的。”

        

何晨光继续说道。

        

众人:“……”

        

这江凡是得罪了什么人吗? 

        

怎么上面要这样针对他?

        

“如果是江凡训练出来的人,那他肯定也在这里,我们还打个屁啊,赶紧撤吧,就他那死变态,到时候一枪一个就把咱们跟干掉了。”

        

想到江凡那变态的实力,李二牛他们瞬间就打起了退堂鼓。

        

“放心,江凡并没有跟这支队伍在一起,听说他做了指挥官。不过他这做指挥官也不安生,那个被端了的旅部指挥所,就是他干的。”

        

说到这个,何晨光也是撇了撇嘴,心里暗道,这小子真是去哪里都整得这么轰轰烈烈。

        

“你确定江凡不在这里?”

        

李二牛还是有些怀疑的问道。

        

“我百分百确定。”

        

“我靠!那还等什么?兄弟们,给我干他丫的!当年江凡那个变态把咱们整得多惨啊。”

        

“现在报仇的机会到了!打不过他,咱们就拿他手底下的兵出出气!”

        

李二牛在得到肯定回答以后,瞬间就跟打了鸡血一样。

        

眼里冒着红光,恨不得赶紧冲过去把蜂鸟小队的几个人都干掉。

        

“你冷静一点,这可不是飘的时候。虽然这支队伍刚成立没多久,也仅仅是跟着江凡训练了三个月。”

        

“但刚刚他们所表现出来的实力你们也都看到了,这些人的是一点也不比我们的差。”

        

“一旦掉以轻心,那么失败的就会是我们。”

        

何晨光皱着眉头训斥了李二牛一番,同时也在警示着其他人。

        

让他们不要轻敌。

        

“何晨光说的没错,我们不能掉以轻心。这支小队的人能躲过刚刚那一枪,说明他们的实力绝对不弱。”

        

许三多沉稳的说道。

        

“我想在我们前面的敌人应该不多,按照江凡训练的方式,这几个人应该就是尖刀部队派出来的侦查小队,跟我们性质是一样的。”

        

“刚刚那一枪也暴露了我们的实力,他们的大部队应该已经带着人质跑了,这支小队留下来跟我们对抗。”

        

“他们的实力应该跟我们不相上下,我们比他们强就强在丰富的作战经验和更强的默契度。”

        

“所以接下来的每一步,我们都要万分小心。”

        

何晨光一边分析着蜂鸟小队的情况,一边思考着接下里的作战方案。

        

而蜂鸟小队这边,他们也在想着对策。

        

他们牢记着江凡交给自己的作战方式,打算分散作战,每个人相距五十米,然后往大部队的不同方向撤离。

        

能甩开这些人最好,甩不开也要尽可能的帮大部队拖住敌人。

        

就这样两支小队相隔着六百米展开了你追我赶的对抗。

        

“一号,我怎么觉得这些敌人似乎对我们的打法很了解啊,虽然他们打不中我们,但我们也甩不掉他们。”

        

“就跟狗皮膏药一样,黏在我们后面,而且他们的体力也很强,这样拖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蜂鸟二号一边迅速撤离一边通过通讯耳麦跟一号说道。

        

一号此时也发觉到了这一点,脑袋飞快的转着。

        

突然他灵光一闪,想到了什么,眉头紧拧着问道。

        

“二号,我记得之前江凡说过,这次演习会有特种部队参与对吧?”

        

“对啊,你刚刚不也说了这是特种兵吗?”

        

二号被一号这个问题问的一头雾水,这个问题不是演习前就知道的吗?怎么现在还问?

        

“你记不记得江凡曾经跟我们说过,他以前也曾经训练过一支特种中队?”

        

“好像有这么回事,你难道怀疑我们遇到的就是江凡之前训练出来的那支特种中队的人?”

        

其他几个人听到一号的话,瞬间睁大了眼睛。

        

“不会这么巧吧?上面的人也不至于这么损啊,让江凡的老学员来打新学员?这叫个什么事?”

        

“我觉得以上面的尿性,还真能干得出这个事。要不然你怎么解释为什么这些人能这么清楚咱们的作战方式?”

        

一号黑着脸说道。

        

蜂鸟小队:“……”

        

意识到这一点以后的蜂鸟小队几人皆是感到万分无语。

        

这样的话那他们这次可算是遇到对手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