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年轻岳坶/用假阳器把第一次破了小说

看着系统荧屏里面的变化,楚希声的眼神大亮。

        

他生恐这些武道点掉下去,迅速打开武道宝库,意念在‘光阴瞬影之身’这个图标上狠狠一拍。

        

楚希声的脑海里面,当即浮现出了一段信息。

        

——是否同意用35个武道点兑换光阴瞬影之身第一阶段?

        

楚希声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同意。

        

随着武道点一栏的数字变成2,武道宝库中的图标当即炸开,化作一点点灵光,汇入到楚希声的四肢百骸,肺腑五脏。

        

楚希声只觉一股股暖流在体内到处流淌,他的骨髓与血脉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觉醒,有着明显的刺痒感。

        

这感觉与他服用养元功二重秘药的时候如出一辙,刺痒的程度却要轻许多。

        

楚希声也没有明显的不适感,体内的变化不影响战斗。

        

他又看了眼神力丹,稍稍犹豫后还是没有换取。

        

考试时使用神力丹,感觉像是作弊似的,关键他体内的情况,也不适合再使用此丹。 

        

楚希声害怕自己身体会炸裂。

        

此时已有些许竹叶,飘落到距离地面不到八尺处。

        

台上的四人同时动手,将周围的竹叶一一斩碎成灵光碎末。

        

最初这些竹叶又少又慢,他们轻易就将之清除殆尽。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不但竹叶的数量增多,飘落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台上的四人一开始非常默契,各自分据一方,将擂台均匀的分成四份,极少越界。

        

可随着那竹叶的数量猛增,在整个高台范围快速坠落。台上以刘星若为首的三人,都不约而同的尝试扩大范围,试图抢下更多的竹叶份额。

        

楚希声则表现的非常保守,他没有尝试越界,一直在坚守‘领土’,将石台东侧的竹叶一一斩落。

        

他的身形挪移之速,也比其他三人缓慢的多。与刘星若与向葵比起来,简直就像是在做着慢动作。

        

刘星若在台上跑一个来回,楚希声则往往连一半都没走到。幸在他的刀快,还能勉强跟上其他三人的成绩。

        

这一方面是源于他的轻云纵非常生疏,还无法自如的运用战斗。

        

一方面则是因楚希声,正在逐步适应自己新得的天赋。

        

‘光阴瞬影之身’能够让人步如瞬影,直追光阴,提升一倍的身法速度,一倍的跳跃能力,一倍的身体灵活性与协调力。

        

这份天赋之强毋庸置疑。

        

昔日楚希声初得‘追风逐电之手’的时候,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刀,几乎斩断了隆盛的手。

        

而此时的他,则感觉自己只要稍稍发力,整个人就会窜出老远。

        

如果非要形容的话,就是开惯了面包车的人,突然换上了一辆价值几百万的跑车,油门的发力完全不一样。

        

楚希声必须缓慢适应,全力控制自己脚步的落点。

        

只有这样,才能配合他的追风刀。

        

所以他现在连神力丹都没有换,目前这东西,只会提升他控制身体的难度,给他添乱。

        

此时楚希声的成绩,已渐渐垫底,成为四人中最差的。

        

更让人揪心的是,他眼里虚幻荧屏中的武道点,竟已跌到了负数,赫然显现出‘﹣6’这个鲜红数字。

        

显然是他的拙劣表现,让校场上的四千多人失望所致。

        

楚希声却一点都不着急,还是从容自若的小步慢跑,踏踏实实的将附近的竹叶斩碎成青色灵光。

        

他知道这个时候千万不能急,一急就会出错。

        

只需适应了这份天赋,他的成绩迟早能够追上去——这个时间已经不远了。

        

楚希声已清晰的体会到,什么叫做提升一倍的身体灵活性与协调力!

        

他的身体无比灵活,四肢则异常协调,这让他对身体的掌控力,也达到了无与伦比的程度。

        

这使得他的脚步越来越精准,对距离与速度的掌握,也越来越准确。

        

不过还有两个隐患,一是他的体力正在快速的消耗,可能没法撑到最后;另一个,则是源于他的几位同门——

        

楚希声在挥刀斩击的同时稍稍分心,往侧旁看了过去。

        

他的目光,恰与刘星若投射过来的视线交错。

        

这矮状少年的面色凶厉,眸子里藏着森冷之意,似在等待着机会,择他而噬。

        

楚希声的心绪微冷,他握紧了手中的百炼轻钢刀,凝神防备。

        

于此同时,在北面的高台上,叶知秋面色异常难看的用贝齿咬着下唇。

        

她没想到‘四象决锋盘’首先考校的,竟然是战技与身法的结合!

        

楚希声的实力本来就比其他人差了一线,偏偏身法又是他现在最大的弱点。

        

邵灵山则唇角微扬,差点没忍住笑。

        

他只看楚希声那生疏的身法就知道,这个家伙,连‘轻云纵’都没练入门。

        

剑藏锋与雷源两人,则是定定的看着楚希声的脚步,神色都若有所思。

        

剑藏锋原本很慌张,他在考校开始的时候,就发现楚希声在‘轻云纵’上的火候极浅,展现出的身法简直不堪入目。

        

他一度以为自己是被不实的传言误导,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可现在看来,却是未必然——

        

“有意思。”雷源的目光闪动,现出了几分讶意:“怪不得内城隆家,会栽在他的手里。”

        

台上的那个病弱少年,竟然又一次给了他一个莫大的惊喜。

        

剑藏锋闻言一笑,侧目看了过去:“雷师弟也看出来了?”

        

“此子似乎觉醒了某种身法天赋。”

        

雷源继续凝神观察道:“他现在步速很慢,步幅却非常大,你看他一跨就是一丈之距,远超其他人,而且落点非常精准。所以他的步速虽慢,轻云纵的运用也非常生疏,效率却比其他人高得多。且步速也在逐步提升。”

        

“师弟慧眼如炬,此子天赋极佳。”剑藏锋赞同的点了点头:“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应该是第一阶段的光阴瞬影之身。”

        

就在此时,雷源忽然‘唔’的一声,再次凝神看向了场中。

        

就在他方才分心说话的时候,楚希声所在的那座石台上忽生变化。

        

西院的三叶内门刘星若,此时就仿佛是豹子般的加速窜动。

        

此人的身速,一瞬间就提升到极致,朝着石台的东侧冲了过去。

        

楚希声早有防备,横刀于胸前。可结果刘星若在半途一个转折,他装作去斩南面的一片树叶,身影却轰撞在另一位出身北院的内门弟子身上。

        

此人毫无防备,被刘星若的巨大冲力,硬生生的撞出了石台。

        

他无比意外,随后怒不可遏:“刘星若!你这个卑鄙小人!”

        

台上的向葵与楚希声则面面相觑了一眼,同样意外无比。

        

这个刘星若看起来像是个莽夫,居然如此阴险——

        

不过下一瞬,他们就收拾起了心情,继续专注于斩击竹叶。

        

少了一人之后,台上的竞争却更激烈。

        

刘星若把注意力转向了成绩仅次于他的向葵,双方激烈交手。

        

他们虽然没有正式的挥刀相向,却是无所不用其极的相互干扰。

        

楚希声也由此体会了一把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感觉,他明明没怎么发力,可斩落的竹叶数量,却渐渐达到四百。

        

也就在他的成绩,正式超越于向葵之上的时候,楚希声感觉到一股狂风扑来。

        

——那正是刘星若!

        

他就在距离不到两丈之地突兀发力,气势凶狠的扑击过来。

        

此人无愧于西院内门第一,身法之迅猛,竟还远超先前。

        

楚希声眨了眨眼,似乎没反应过来,他眼神纯良,神色呆愣的看着刘星若扑击过来。

        

可就在双方距离只有一尺,刘星若的脸上已经现出得意之色的时候,楚希声的身影忽然一个瞬闪。

        

借助‘光阴瞬影之身’,他竟是身如瞬影般的往旁挪移了两步,恰与刘星若擦身而过。

        

刘星若顺着惯性力量前冲,神色一阵茫然,一时都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

        

楚希声的轻云纵不是还没有入门吗?

        

这个家伙的身法如此拙劣,是究竟怎么闪过他冲撞的?他的身速,怎么忽然间变得这么快?

        

刘星若却已顾不得思考这些。只因他距离石台的边缘,只有二尺之遥!

        

不好!

        

他刚才自忖一定能将楚希声撞出石台,所有倾尽全力,没有任何保留。

        

此时撞击落空,却将自己置身于一个极端凶险的境地。

        

就在刘星若极力的止住身形,想要落地的时候。

        

他的身后,忽然传来了一股巨大的冲力。

        

“啊呀,师兄你可真不小心。”

        

那是楚希声,他似在挥刀斩击竹叶,手肘却撞击在了刘星若的背上。

        

刘星若的身影顿时再无法自控,如流星般的冲到石台之外。

        

这一瞬,整个校场上的四千多人都‘轰’的一声鸣响。所有人都万分吃惊的看着这一幕,看着西院内门的首席弟子刘星若,被楚希声一肘撞出石台。

        

人群之中,楚芸芸挑了挑柳眉,惊奇无比的看着楚希声。

        

明明是一起同居之人,她竟小瞧了这家伙。

        

陆乱离也收起了幸灾乐祸的笑容,眼神惊艳。

        

台上的向葵,则是面色凝然的与楚希声对视。

        

刚才此人的身速好快!足以与他及刘星若并驾齐驱!

        

——这个楚师弟,竟一直都在扮猪吃虎!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