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扒开花唇打肿花蒂&跟闺蜜的男朋友啪好多次

      

妖圣的脑袋被太上天尊一手捏爆。

        

现在刹那石也被他一把夺走。

        

其滔天凶威在这一刻堪称是震慑寰宇,惊得已知宇宙中无数生灵心神激荡难以自已。

        

不论是处在观战中的联邦兆亿民众,还是另一边由畸变帝国无数畸变体们汇聚而成的心灵潜流,似乎都在这一刻被太上天尊的无上神威给狠狠震慑。

        

而那一手打破时间静止,化不可能为可能的神迹伟力,更是看得无数高手顶礼膜拜,心神摇曳。

        

那是无数求道者花费一生却求而不得的境界。

        

但太上天尊却毫不关心观战者们的想法,他看向了本来静静位于战场中央的第三循环,一种极度异样的变化正在发生。

        

形似楚齐光的黑色人影从中挤了出来,并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腕,爆裂的力量冲击而来,阻止着他继续将现在刹那石吸入体内。

        

“楚齐光……”

        

太上天尊充满杀意的念头横扫全场。 

        

无数联邦的民众哪怕是从量子网络中远隔亿万光年看到这一幕,也感觉到意识算法一阵波动,竟然有了一种意识算法差点就要崩溃的感觉。

        

而楚齐光则争锋相对地盯着太上天尊的双眼,哈哈笑道:“太上,好久不见了。”

        

太上天尊冷笑道:“楚齐光,你也要跟我争吗?”

        

楚齐光淡淡道:“太上,从你说出这句话来看,就说明了一件事情。”

        

“你根本没有弄明白现在的局势到底是什么情况。”

        

说话间,他的身影已经彻底从黑色漩涡中脱离而出,站在太上天尊的面前,深深地看着对方说道:“现在的问题,不是你抢不抢得到第三循环的控制权。”

        

“而是你保不保得住现在刹那石。”

        

“还有你自己……”

        

就在他说完这番话的时候,一道紫色火星在太上天尊的胸口猛地亮起。

        

紧接着在他惊讶的目光之中,那紫火迅速扩大,转眼间便在他的胸口化为了一道火环。

        

紫色的火环内部是一片黑色的虚无,看上去就像是有人在太上天尊的胸口打开了一个黑色的大洞。

        

‘愚之环……’

        

感受到愚之环的力量在自己体内失控、暴走,太上天尊的眼中闪过浓烈的震惊之色。

        

愚之环是他在天道之门前创造出来的一门绝世奇术,可谓是融汇贯通了他一生所悟之道术精华。

        

虽然愚之环在道祖境界已经不适合用来直接作战,但这本就不是为了作战而创造出来的道术。

        

愚之环是在积累道术资粮、提升境界、掌控诸天万界等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称得上是太上天尊一直以来在境界上突飞猛进,能够傲啸诸界的依仗之一。

        

其中更是存放着诸天万界中那浩如星海的知识,因为其数量太过巨大,就连太上天尊也难以全数吸收,只能存放于虚空之中,以供他随时调用阅览。

        

可这一刻,愚之环不但走向失控,更是表现出了令他也感觉到惊异的扭曲和疯狂。

        

原本存放在其中的知识正不断激发出滔天魔染反噬太上天尊。

        

就像是一个稳定运行的反应堆突然开始失控、泄露、污染……

        

嘭!

        

只见燃烧着熊熊紫火的愚之环瞬间暴涨,化为一道火环束缚向了太上天尊。

        

太上天尊冷哼一声,体内的紫薇道德魔光一震,却发现如泥牛入海,一身伟力竟然都被愚之环导入虚空之中。

        

只听楚齐光淡淡道:“伱体内的愚之环早已经成了虚空的一部分。其中来自诸天万界那浩瀚无边的知识也已经成了毁天灭地的魔染。你此刻对抗的正是你一生所学……”

        

太上天尊却是长笑一声,喝道:“你竟然想用我传给你的道术来和我斗?”

        

“愚之环内的知识浩如星河,危险无比,你以为我会不小心处理,留有后手吗……”

        

说话间,只见紫火之中浮现出道道符文,原本暴走的知识似乎渐渐被压制了下去。

        

而那束缚太上天尊的紫色光环上更是出现了一道道碎裂纹路,像是随时要崩溃、分解。

        

楚齐光却是笑了笑:“真的如此吗?真的……是你传给我的吗?”

        

“太上,你……还没有悟吗?”

        

太上微微一愣,紧接着便看到原本已经像是被镇压下去的愚之环再次蠢蠢欲动起来。

        

道道符文在一阵恍惚中化为了混乱、扭曲的文字,像是瀑布一样涌现而出,最后化为一道巨大的紫色门扉出现在他身后,缓缓朝着他合拢了过去。

        

轰!

        

太上天尊周身魔光荡漾之间,死死抵住门扉的挤压,眼中却是闪过不可思议之色:“天道之门?我应该已经……”

        

他突然间神色一怔,看着楚齐光身后的第三循环,不可思议地说道:“第三循环……你已经控制过第三循环……已经改变过历史了?”

        

太上天尊的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起来:“现在的历史,是被你改变过以后的?”

        

楚齐光看着他悠悠说道:“宇宙中的生命通过不同的感知方式来观察这个世界,不同的视觉、听觉、触觉等等体系称得上是千差万别。

        

但是……几乎所有智慧生物感知时间的方式都是同一個,那就是记忆,通过记忆感知到时间的流逝和方向。”

        

“这是一切智慧生灵的本能,也是他们学习、进化、发展的基础。”

        

“但强者若想要更进一步,就必须要超越这一限制。”

        

与此同时,无数过去未来的光影在太上天尊的眼眸中海量浮现出来。

        

他被封天道之门……他参悟门后奥秘……他创出愚之环……他在诸天万界布局……他以愚之环勾连过去未来……他将愚之环传入第二循环……他意识回归虚道宫参与第一循环之战……

        

直到此刻,抢夺第三循环。

        

过去的一幕幕被他重新看到,这是他此刻记忆中自身的经历。

        

但随着楚齐光的声音,这些过去的记忆就像是画布般,被生生剥去了一层,展现出了一段段截然不同的历史。

        

他被天道之门封印……他参悟门后奥秘……他解脱时间感知束缚……他所创的开天境界以臻圆满……他遨游过去未来时空……他降临第一循环决战季无烦……他征服第二循环……他争夺第三循环……

        

这是不存在‘愚之环’这门道术的记忆,这才是被改变之前,原本的历史。

        

这一刻的太上天尊心中涌起前所未有的明悟。

        

原本的历史,应该是他在天道之门后直抵天下无敌之境界。

        

然后一路夺走第一循环,镇压第二循环,败尽敌手,横扫宇内。

        

直到他镇压第三循环的时候,遇到了眼前的楚齐光。

        

对方在弹指间修改了过去历史。

        

于是他不但境界跌落,更是学会了对方传给他的愚之环,并当成自己的自创道术,又回传给了过去的楚齐光。

        

而在楚齐光将这些主动揭露出来以前,太上甚至对这被修改后的历史一无所觉。

        

他被削弱了境界,夺去了绝学,对方却在修改的历史中提前得到愚之环,获得了种种布局中得到的好处,有了更恐怖的成长。

        

直到他又一次来到第三循环面前时,却只能无奈地发现,自己和对方的差距已经更大了。

        

楚齐光将现在刹那石轻轻握在手中,扫了一眼太上天尊,淡淡道:“看样子你已经明白了?”

        

“第三循环已经由我一力镇压。”

        

“从今天起,不论过去未来,诸天万界,都由我一念贯之。”

        

不止是太上天尊,这一刻已知宇宙中的兆亿生灵都遭到了原本历史的冲击。

        

在楚齐光的主动干涉下,他们察觉到了历史被改变的痕迹。

        

有人震惊,有人惶恐,有人疯狂,有人则视之为神迹。

        

两种截然不同,却又相互纠缠的记忆在无数智慧生命的脑海中不断复苏、激荡,带给了他们前所未有的震撼。

        

这一刻,大汉世界的无数人也都在脑海中苏醒了原本历史的记忆,真正感知到了自身历史变化的每一丝细节。

        

大汉世界中。

        

大夏末代皇帝姬渊惊疑不定道:“不止我们的人生,甚至久远的大夏历史也有不同,有被改变过。”

        

“天圣帝时期,原本的历史上应该没有对劫教、外神、九天老仙有如此深入的研究……”

        

“还有招摇山的墓葬,还有其中沟通九天老仙的仪轨……也都是楚齐光的布局?”

        

越是对比两段记忆中大夏王朝历史记载的不同,姬渊就越是感到阵阵心惊,让他明白历史被修改的程度远超他的想象。

        

而身处战场中的大泰皇帝、不坏佛、李妖凤等来自大汉世界的强者,此刻同样刚刚理清了脑海中两种记忆的冲突。

        

大泰皇帝眼中闪过一丝领悟:“原本的历史之中,大汉的统治时间应该更晚被终结,亡于魔染爆发和妖族南下,楚齐光也并没有这么快崛起才对……”

        

“还有如今血池中衍生而出的许多技术,原本的历史上也未有出现……这些都是楚齐光带来的改变?”

        

不坏佛心中感叹道:“如今之历史,竟已是被楚齐光改变之后的历史。原本历史上的我,也并非被楚齐光所击败……”

        

突然他的心神中一阵激荡:“不止是这样,我当年于七大圣僧决战的历史也被改变了。”

        

“我休眠的时间、位置,苏醒的时间点……全都被改变了……”

        

不坏佛的心中涌起一阵深深的震撼,他意识到自己的大半人生竟都随着楚齐光与太上天尊的交手发生了巨变。

        

而这种巨变若不是楚齐光主动亮明,他甚至无法察觉。

        

全宇宙的智慧生灵,他们的生命历程都因为两人间的交手而发生巨变。

        

李妖凤回忆着原本的历史,心中暗道:“按照原本的历史轨迹,我应该已经死在大劫之中,这算是楚齐光救了我,改变了我的命运吗?”

        

“不止如此,劫教历史也被楚齐光动过了……”

        

玄元道尊的脑海中,两种记忆、两种历史相互纠缠,带给了他一种前所未有的领悟:“原来如此,怪不得人妖气运、天下大势连连骤变,就连原本算定的命数也一变再变,卜算之术几乎再无用武之地……“

        

他想起了大汉世界中,在朝瑶山、神京城、蜀州……一次又一次命数剧烈变化的历史。

        

“甚至前汉时期,人皇的愚之环,神仙道的创立,血池传承……”

        

玄元道尊的脑海之中浮现出过去数千年来的无数历史细节,越是对比越是感到一种数千年历史都被楚齐光一手引导的骇然。

        

与此同时,佛界第十六层。

        

娇娇心中猛地一震,从记忆的错乱中苏醒了过来,她有些出神的看着自己的身躯。

        

一旁的乔智舔了舔猫爪,关切地问道:“你……想起什么来了?”

        

娇娇幽幽一叹道:“想不到上辈子我竟然如此厉害,不但富可敌国,一身道术更是天下绝顶之列,女人果然还是应该靠自己。”

        

乔智闻言心中一动,想着娇娇是不是会被上辈子的记忆所影响,甚至产生某种心智上的剧烈变化。

        

却听娇娇又喃喃说道:“上辈子我还放出去了好多贷,好多人都还欠着我的银子……这辈子应该让他们还了……”

        

乔智说道:“现在是说这些的时候吗?!”

        

“不同历史的记忆在宇宙苍生的脑海中复苏。”

        

“诸天万界会乱起来的。

        

“楚齐光到底要做什么?”

        

而伴随着这场席卷整个已知宇宙的历史冲击,面对楚齐光这一刻无比张狂霸道的霸道宣言,战场内外此刻更是一片静默。

        

联邦舰队一片死气沉沉,十二仙首尽皆低眉。

        

畸变帝国亦无丝毫异动,心灵潜流中只剩下了彻底的沉默。

        

甚至天河道祖,破碎道祖也散去周身仙光,眼中再无丝毫战意。

        

唯有太上天尊仍旧冷冷地看着楚齐光,似乎完全不为眼前的局势所震动,也丝毫没有俯首认输的想法。

        

只听他说道:“如此大费周章,甚至不惜暴露出历史被修改的痕迹,看样子你不只是想要赢,你莫非还想要收服我?”

        

楚齐光大手一挥,背后的第三循环已经化为一道闪烁层层叠叠黑色星河的长袍披在了他身上,让他的身形如同与宇宙、时空、虚空融为一体,化为了一种极高位格的存在。

        

“不错。”

        

楚齐光一脸欣赏地看着望着太上天尊,意念的波动如同恒星辐射般横扫而出,不断跨越一个个天文单位,如同神迹般传向宇宙真空。

        

“能够将我传你的愚之环修得九成火候,已经充分说明你天赋之出众。”

        

“哪怕是在虚道宫历代道祖之中,你的天赋资质都足以排进前三。”

        

“但更让我看重你的,是你有一颗九死不悔,宁要万界陨灭,也要再前一步的求道之心。”

        

现在刹那石在楚齐光的掌中微微旋转起来,他看着太上天尊继续说道:“太上,你若是愿意入我门下,我可以将这颗石头还给你,并助你直抵开天境界之巅,打破时感之束缚,再也不沾这诸界因果之浸染……”

        

所有人都震惊地看着这一幕,也都在等待着太上天尊的回答。

        

在无数人的判断中,此刻的楚齐光表现出来的神通伟力简直已经是无有敌手,想不出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战胜对方,若是再得太上天尊相助,哪更是难以想象。

        

太上天尊对于楚齐光的问话却是沉默不语,似乎在进行着某种思考。

        

而就在这时,便看到破碎道祖人形崩裂,化为道道虚空裂隙。

        

另一边,天河道祖的人形则一阵扭曲环绕,化为了道道银河。

        

两大道祖化为两重宇宙异象,分别拱卫在了楚齐光左右位置。

        

天河道祖:“太上,放弃吧,你已经没有机会了。”

        

破碎道祖:“第三循环已被彻底镇压,莫非你还要冥顽不灵?”

        

太上天尊扫过两名道祖,一脸淡漠地说道:“看样子虚道宫也都被你收服了?”

        

楚齐光饶有兴趣地看着太上天尊:“我观你心中还颇有不服,以你的才情……定然是还藏有什么神通绝招尚未施展了。”

        

“也罢。”

        

“今日我便再给你一次机会,让你放手施展一番。”

        

说话间,便看到楚齐光手掐道诀,伴随着一阵虚空脉冲的涌动,太上天尊背后的门扉和身上的火环齐齐崩散,整个人已经再次恢复了自由之身。

        

“出手吧。”

        

面对楚齐光的动作,太上天尊仍旧没有任何回应,反而是突兀地说道:“还真被你说中了,我竟然真不是他的对手。”

        

太上天尊的眼中似乎带着一种深深的疲惫,叹息着说道:“小小的一个地球竟然出了你们两个异数,看样子天演血脉的确如你所说……”

        

他顿了顿,接着说道:“行了,别藏了,出来吧。”

        

“我答应和你联手的事情了。”

        

就在楚齐光皱眉看着这一幕的时候,亿万公里之外的恒星内部突然泛起一阵阵强烈的虚空脉冲。

        

下一刻层层叠叠的虚空裂隙张开,化为一道足有上百万公里长的黑芒直接贯穿了星核。

        

紧接着又是第二道黑芒展开,如一道深渊将恒星上的一层层等离子体生生撕开,直抵太阳中心的位置。

        

两道黑芒就如同两道十字一般,穿透恒星后便停止了展开,却不断散发出越来越汹涌的虚空脉冲。

        

就在异变陡生的同时,联邦的量子网络中已经喧嚣一片。

        

“现场的舰队检测到了超高浓度的虚空脉冲……”

        

“脉冲指数还在不断增长……已经达到常规虚空灾害的两百倍……”

        

“元始天尊断开了和眷属们的联系……所有赐福都在消退……”

        

“虚空脉冲还在高速增长……现在的数值已经是天门星系那次虚空灾害的二十倍了……”

        

“战场检测到镇魂领域……”

        

“发现了活性化劫力……”

        

伴随着一个又一个的数据报告不断在联邦的量子网络中曝光出来,短短几个瞬间内,无数的联邦民众便发出了各种不可思议的惊叹,并达成了一个共识……

        

“元始天尊点燃了这颗恒星作为道标……”

        

“祂……降临了。”

        

只见贯穿恒星的黑色十字中央,一个空洞浮现出来,并迅速扩张,吞噬整个太阳。

        

伴随着太阳被不断吃掉,一个漆黑的巨大人形从空洞中浮现了出来。

        

那是一个头戴虚空王冠的巨人,巨人浑身上下燃烧着黑色火焰,火焰中无数扭曲人形在嚎叫,周身时空不断扭曲、旋转,背后升起一个又一个十字型的虚空裂隙。

        

原本贯穿了恒星的黑芒则开始环绕巨人,化为了两把造型各异的畸形剑器。

        

伴随着巨人的出现,方圆数光年内的物质规则发生了某种剧烈变化,虚空和物质界的界限开始渐渐混淆,无穷无尽的虚空力量像是黑泥一样渗透出来,开始在物质界内蔓延。

        

望着这一幕的所有人都是大惊失色,联邦的量子网络中对此更是一片震撼,众多信徒更是当场开始了祈祷。

        

“元始天尊已经断开和眷属的交流上百年了,为什么这次会突然自主行动?”

        

“九大灾的劫力全面活性化了……这个星系完蛋了……”

        

“元始天尊注视着我……恐惧将蔓延,绝望将归来,愚痴将重归人间,众生将匍匐在地……”

        

而相比起联邦的震撼,畸变帝国的心灵潜流之中,更多的则是一种恐惧。

        

原本被合为一体的意识们在颤抖中隐隐分裂,原本一片静默的心灵潜流中逐渐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杂音。

        

“元始天尊苏醒了……我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必须立刻撤退……”

        

“抛弃了理智的元始天尊是最疯狂最强大的畸变神灵……战斗是没有意义的……”

        

战场的另一边,感应着恒星方向的异变,玄元道尊眼中精光暴涨:“这是什么东西?”

        

一旁的不坏佛和大泰皇帝在联邦势力下探索已久,连忙说道:“那是联邦的神灵,一个名为元始天尊的神灵。”

        

大泰皇帝补充道:“据说元始天尊是联邦的守护神,能够庇护眷属免受天道扭曲和畸变的侵害,甚至能颠覆物质和虚空的法则,跨越时空,回到过去……”

        

“在联邦的历史中,元始天尊曾经数次穿越亿万光年,直接出手击败了联邦的强大敌人,整个联邦兆亿民众都是他的信徒。”

        

不坏佛喃喃道:“我们原本推测这个元始天尊应该也是道祖级别的高手,现在看来还是低估祂了……”

        

而另一边,感知到元始天尊的降临,楚齐光的面色微微沉了下来,他手托第三循环,狂嚣的意念横扫全场:“太上,你以为你和元始联手就能胜过我?”

        

“我如今一身神通盖世无双,过去未来都在我一念之间?”

        

“就算你们两人联手又凭什么和我斗?”

        

说罢,便看到楚齐光掌中的漩涡散发出摧残星光,已经开始旋转了起来。

        

被称为元始天尊的巨人一阵波动,一道无数人熟悉的意志已经降临到了巨人体内,来到了这片战场之上。

        

“从你说出这些话来看,就说明你根本没明白什么是第三循环。”

        

“改变历史的人不是你。”

        

巨人舒展身体,再次引发了未来几万年内的一系列星象变化。

        

他的意念扫荡而来,发出轻轻的叹息:“而是……我。”

        

楚齐光闻言微微一愣,紧接着就感觉到手中的第三循环传来一股绝大阻力,竟然逐渐停滞,接着反向旋转了起来。

        

感受到第三循环的时空,楚齐光的眼中寒光乍现。

        

元始天尊的意念却再次横扫而来。

        

“愚之环……的确是你传给太上的……”

        

“但却是我帮你拿回来的。”

        

楚齐光目光微微一凝,脑海中立刻闪现过去一切历史和记忆中的种种细节,特别是和愚之环有关的种种历史在这一瞬间如掌上观纹闪过他的识海。

        

他迅速回忆起了自己在一处大夏墓葬之中,曾在九天老仙的指引下,借助元始天尊的力量来夺取愚之环。

        

这本是他已经习以为常的一段记忆,但这一刻回忆起来却感知到了一种明显有历史修正的痕迹,特别记忆中借助元始天尊的力量,让他有了一种被算计的感觉。

        

除此之外还有为元始天尊修建神庙、在元始天尊的指引下干涉历史……

        

这些事情此刻在他识海中串联了起来,让他立刻领悟了自己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被对方引导。

        

历史在被他修正以后,竟又被元始天尊也修正、覆盖了一次。

        

“好手段,原本我还以为是我利用你来干涉历史。”

        

“现在看来,是你在我之后……又第三次改变了历史?”

        

感知着过去现在未来的一幕幕,观测着元始天尊的状态,楚齐光立刻反应了过来,就好像他修正历史并覆盖了太上天尊的记忆一样。

        

元始天尊恐怕也对他做了一样的事情。

        

“但第三循环明明此刻都仍旧在我执掌之中,你是怎么做到的?”

        

元始天尊淡淡道:“因为你根本没有理解第三循环到底是什么?”

        

“你把他当成了和第一、第二循环一样的存在。”

        

“就如同是盲人摸象,自以为掌握了真理,却不知道已经大错而特错……”

        

伴随着元始天尊的这段话传出,一切戛然而止。

        

……

        

从联邦搜寻星球到畸变帝国降临同联邦连番大战,接着天河道祖一人力压‘神明’和玉虚仙首十二,然后妖圣暂停了时间,再接下来则是太上天尊破开了时间,抢夺宝石,接着楚齐光出现终结历史,最后元始天尊的降临中断了一切……

        

大泰皇帝、不坏佛、李妖凤等人回忆着脑海中的那一段经历,但这一段经历的一切到了这里嘎然而止。

        

所有记忆都停留在了元始天尊出现以后,而后面发生了什么……不坏佛、李妖凤等人却一无所知。

        

就像是一本断在了那里,后面的一切剧情都被生生打断,再也没有任何发展。

        

大泰皇帝猛地抱住了自己的脑袋,脑海中仍旧在不断闪过那一场场恢弘的战争,有些疑惑地说道:“这个记忆……为什么后面没了?”

        

他抬起头来,将自己的思维从这段记忆中一点点拔出,回想着:“刚刚应该是楚齐光在改变过去未来,导致了我们的记忆不断变化、冲突……”

        

“而那联邦、畸变帝国、虚道宫、太上天尊、元始天尊的连番出手,最后却戛然而止的记忆,应该是诸多变化中的一种……最为强烈的一种……”

        

随着思维从记忆的影响力脱出,大泰皇帝渐渐理清了眼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抬起头来,便发现原本随着过去未来不断变化而不断变化的场景、记忆已经全都停了下来,此刻的他们稳定地出现在了一片荒芜的大地上。

        

“过去未来的变化似乎停了?”

        

回想着最后楚齐光和元始天尊的对峙,他顿时吃了一惊,疑惑道:“莫非是胜负已分了?但为什么过去的种种历史变化,我都还记得?”

        

不坏佛却说道:“恐怕没那么简单,若是胜负已分,我们又为何没有楚齐光得胜的记忆?又为何会出现在这片陌生的地方?恐怕是楚齐光和元始天尊、太上天尊交手的同时,已经无暇顾忌我们了。”

        

李妖凤将目光看向了玄元道尊,作为在场道行最高的强者,他的判断显然会更有说服力。

        

玄元道尊周身金芒绽放,道道气血波动以光速横扫天地,将周遭的天地万物都映照在了他的心头。

        

忽然间,他眉头一皱道:“这里……似乎并非是已知宇宙的任何一处。”

        

“不像是物质界,甚至感应不到虚空的存在。”

        

“虽然我等在这方天地重获肉身,但却也失去了联系……”

        

听到玄元道尊的这一番判断,在场诸人都是心中一惊。

        

不只是玄元道尊感应不到自己位于大汉世界的本体,其他人在玄元道尊说话后也纷纷察觉到了这一点。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