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奶水撩将军h/一把扯掉乳罩揉搓双乳

     

夜色朦胧,残月如钩,一颗流星划过夜色消失在天际。

        

青乐县南部郊外,依靠长江青山脚下不知何时有了一个小村庄。

        

此处土地夯实,地下也尽是碎渣不适合农耕,数百年来一片荒芜。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里出现了人家,短短数年便形成了一个村落。村民淳朴憨厚,靠打渔为生,口音中夹杂着浓郁的北方方言。

        

可谁能想到,这群有着浓厚玉国民族特色的村民,却是西夏遗族。

        

在夜色的笼罩下,苏晴带领一众衙役捕快,还有宵灵珊所召集起来的一众江湖好汉悄无声息的来到了村子的附近。

        

“都是一群国破家亡的可怜人啊。”宵灵珊望着远处点点星火的村庄感慨的说道。

        

“宵姑娘是心软了?”

        

“心有不忍而已,但真涉及到民族大义,小女子不会被情绪左右。他们虽然可怜,但却意在毁我家国社稷,夺我大玉土地,就不可饶恕了。”

        

这时,展昭悄无声息的来到苏晴身边低声说道,“大人,都已经就位了。”

        

“那就动手!” 

        

嗖——

        

一支穿云箭射向天空,瞬间,隐藏在村庄四周的捕快们冲出掩体,向村庄掩杀而去。

        

也在这一瞬间,村庄的灯火就亮了起来。

        

从这一点看已然证明这个村庄绝对受过严格的军事训练。这么迅速的反应,唯有精锐部队才能做到。

        

“放下武器,投降不杀——”

        

捕快们高呼着冲进村庄,村民们在中央空地上结成了圆阵。

        

“官爷,发生了啥事啊?你们这是要做啥啊?我们是良民……”

        

为首的一个村民满脸慌张的说道,嘴里虽然说着惊恐不已的话,但手中的叉枪却遥遥指着面前衙役的要害。

        

“放下武器,投降不杀,不然全部以抗捕就地处决。”

        

“%¥……%*&……%*&”

        

人群中顿时爆发出一声听不懂的鸟语,方才还惊慌失措的百姓们脸上顿时露出了狰狞,嘶吼这向捕快们冲杀而去。

        

一个小时之后,火烧连营,红光满天。

        

这群疯狂的村民几乎尽数倒在了血泊之中。

        

不是苏晴等人残忍嗜杀,而是这群伪装成村民的西夏遗族,在困兽之斗时根本不能算正常人,无论男女都是群疯子。

        

在受伤之后,他们会吞下一种奇怪的药丸,之后就会变得双目充血,脸颊通红。

        

疯狂的冲杀,疯狂的赴死。

        

哪怕被打断了手脚,他们依然用牙齿咬着兵刃发动攻击。

        

别说衙门的捕快衙役,就是那些常年行走在血雨腥风中的武林人士,也被他们的疯狂震慑的心中发虚。

        

“大人,一共斩杀贼匪一百七十二人,捉拿十二人,弟兄们折损十七人,受伤六十人。”

        

听着这个汇报,苏晴心中不禁一沉。在如此大的力量悬殊面前,却还造成了这么大的伤亡,西夏遗族要再多些会做到什么地步?不敢想象。

        

“善后处理完,收队!”

        

“嗡——”

        

脑海中,集案录突然自动跳了出来。

        

“恭喜宿主,成功捣毁极乐门重要据点,获得积分五百。宿主积分已经达到兑换奖励资格,是否兑换?”

        

苏晴脸上一喜,没有迟疑。

        

“兑换奖励。”

        

集案录上光芒一闪,瞬间,一张卡片从集案录的封面上飞出,旋转的冲上天空破碎,化作了如满天星斗的一篇巨大文字。

        

恭喜宿主获得武功秘籍,大慈大悲掌,是否学习?

        

大慈大悲掌苏晴是知道的,南少林绝技之一,名字虽然大慈大悲,可这掌法的威力却一点也不慈悲。

        

但为啥叫大慈大悲掌呢?

        

怎么说呢……超度邪魔外道的时候,让其没有痛苦的死便是慈悲。

        

一掌下去,天塌地陷,五脏具碎。

        

仿佛一夜惊梦醒,苏晴的双眸中闪动着一抹茫然。再次回过神来时,心中已多了十二年修炼大慈大悲掌的记忆。

        

大慈大悲掌三年小成,十二年大成,一掌击出,神魔避退。

        

虽然得到了大慈大悲掌,武道境界没有再上一层楼,但实战实力绝对又上了一个台阶。

        

这时候的苏晴可以自诩,先天之下再无敌手。

        

苏晴将捣毁一处西夏遗族悍匪据点的公告被粘贴了出来。这个消息顿时如一块巨石砸在风平浪静的湖面之上。

        

很多上了年纪的人还记得当年玉国和西夏国的国战,打了整整七年,这七年,每天都是战报,每天都是如天文数字一般的死亡人数。

        

西夏国灭之后,前面的几年还有些折腾,可在最近十年已经没人再提起西夏国这个名字,甚至已经被很多人遗忘。

        

没想到沉寂了这么多年的西夏遗族,竟然又闹腾了。

        

一时间,茶馆之中上了年纪的老人开始纷纷回忆起二十年前的峥嵘岁月。

        

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山河如虎。

        

“轰——”

        

一声巨响,幽暗的地下密室一面石砌的墙壁轰然爆碎。

        

“啊——”

        

极乐门主愤怒的仰天嘶吼,“苏晴怎么知道的?他怎么知道那里的?

        

谁?谁告的密?叛徒,叛徒,我们中间出了一个叛徒——”

        

极乐门主的面前,一众手下纷纷低下了头,惊恐的浑身颤抖。

        

突然,极乐门主身形一闪出现在龙天行的面前,抬手向龙天行拍去。

        

龙天行连忙抬手迎击。

        

“轰——”

        

一声巨响,龙天行被轰击的倒飞而去。

        

虽然龙天行是先天中期的高手,但比起极乐门主来,差了不是一点点。

        

“你做什么?”

        

“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向苏晴告的密?”

        

“放屁,我和苏晴不共戴天,怎么会是我告的密?再说了,你的人一刻不离的盯着我?我告密,我有机会告密么?”

        

极乐门主的身形猛地一顿,看着龙天行的眼中闪动着光芒。

        

过了许久,极乐门主眼中的怒意渐渐隐退,对着龙天行深深躬身。

        

“龙先生见谅,是我乱了分寸。那些人,都是我的族人是西夏黄金血脉。复国尚未开始,他们却先折损了,本尊心中痛如刀绞。”

        

“西夏复国?呵呵呵……”

        

“龙先生有何指教?”

        

“你别怪我说话太难听,就凭你手底下的这么些人,你怎么可能复国成功?玉国已经统治西夏国土二十年了。”

        

“虽然你说这话让我很反感,但你说的没错。单凭我们,别说复国,能活着就不错了。但如果玉国发生内乱呢?如果玉国分崩离析复国西夏就不是痴人说梦了。”

        

“我对你们的复国计划不感兴趣,我只想知道,什么时候救我女儿女婿?”

        

“要救他们的前提必须是,苏晴死!”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