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系列500篇辣文/塞跳D不能掉出来上学作文

        

傻柱跪了。

        

跪在李乔面前。

        

看到李乔没事,大龙小龙无声消失。

        

这时,一大爷、二大爷、三大爷、秦淮茹、许大茂他们来了。

        

傻柱怕丢人,赶紧扯着李乔的衣服,低声说:“让我起来。”

        

他的腿弯被李乔踢了一下,就像点了穴似的,起不来。

        

李乔不为所动。

        

“兄弟,求你了,别让哥丢脸。”

        

傻柱小声乞求。

        

这要让院里人看到他跪在李乔面前,他以后还怎么在院里混啊!

        

特别是在许大茂面前! 

        

他这辈子都仗着武力拿捏许大茂呢!

        

“想起来啊?”

        

李乔嘿嘿一笑,搓搓手指,“要面子可就要钱受罪了!”

        

傻柱赶紧把刚收来的钱全都塞给李乔:“快,快帮我!”

        

李乔抓过钱,往兜里一揣,然后赶在众人看到之前,把傻柱拎了起来。

        

傻柱还是有点腿软,但好歹是站着的。

        

“怎么了,傻柱,叫你收钱,你怎么收了这么久?是有谁不想交吗?”

        

一大爷看到傻柱,就大声问道。

        

傻柱弓腰揉着膝盖,说道:“哪儿能啊一大爷,都交了都交了。”

        

一大爷看向李乔,开口道:“李乔啊,白天你不在,所以给聋老太太过大寿的事儿,就没提前跟你商量,你不要有想法。”

        

李乔笑笑,不说话。

        

二大爷:“聋老太太八十六了,是我们院的寿星,这是我们院的光荣!”

        

三大爷:“我们要给聋老太太办一个风风光光的寿宴。”

        

秦淮茹:“对,聋老太太过大寿,我们这些晚辈都该尽尽孝心!”

        

许大茂:“我下个月过生日,大家也来啊!”

        

秦淮茹:“闭嘴,许大茂!”

        

一大爷问傻柱:“一共受到多少钱了?”

        

傻柱尴尬的瞄了眼李乔。

        

钱都在李乔兜里揣着呢,傻柱也没数过,于是含糊道:“大概……可能……也许有十块钱吧!”

        

“才十块?”

        

二大爷皱眉,“这钱怕是不够啊!”

        

三大爷:“不是怕是,而是肯定。”

        

秦淮茹:“怎么才这么点钱?院里就没有钱人吗?”

        

说着,眼珠就不断往李乔身上瞟。

        

那意思很明显了,李乔是有钱人,该多掏!

        

李乔继续不说话,笑眯眯的看着他们表演。

        

他已经确定了,这帮人就是来逼捐的。

        

他们怕傻柱一个人干不了,所以过来帮忙。

        

当然,这些人里,许大茂可能是个例外,这货就是来搅混水的。

        

一大爷:“虽说咱们这是自愿捐献,不过嘛,捐的多少,也不能太随意,大家说是不是?”

        

二大爷:“对!拖家带口跟单独过日子,这压力可不一样!”

        

三大爷:“单独过日子的,应该多捐点!”

        

秦淮茹:“三位大爷说得对!”

        

许大茂:“那我下个月过生日,只请单独过日子的!”

        

秦淮茹:“闭嘴!”

        

一大爷笑呵呵的看向李乔:“李乔啊,不是大爷多嘴,大爷想问问,你这次捐了多少啊?”

        

二大爷:“李乔,你可是我们院现在最有钱的人啊。”

        

三大爷:“对,你还单独过日子,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秦淮茹:“你平时吃得那么好,顿顿大鱼大肉,给聋老太太过大寿,你可不能小气!”

        

许大茂:“我……”

        

秦淮茹:“闭嘴!”

        

李乔听到一大爷的话,就笑着看向傻柱,说道:“傻柱,我刚刚已经捐钱了,对吧?”

        

傻柱迎着李乔的目光,显得有点胆怯。

        

也不知道为啥,刚才那一跪之后,傻柱就对李乔产生了莫名的畏惧。

        

而且是从心底的畏惧。

        

“是是,捐了,捐了。”

        

傻柱赶紧答道。

        

二大爷:“他捐了多少?”

        

三大爷:“公布一下!”

        

秦淮茹:“让大家都知道!”

        

傻柱怯怯的看向李乔,似乎在询问该怎么回答。

        

李乔笑道:“我捐了……十块?二十块?”

        

傻柱浑身一颤,震惊的看着李乔。

        

一大爷:“到底是十块还是二十块?”

        

二大爷:“怎么连具体数字都记不清了?”

        

三大爷:“不要含糊,要精确!”

        

秦淮茹:“十块不够,二十块还凑合!”

        

李乔笑咪咪看向傻柱:“傻柱,我钱不是交给你了吗?到底是十块……还是二十块?”

        

傻柱都懵了,在众多眼睛的注视之下,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李乔继续给他施加压力:“傻柱可能是收钱太多,脑子一时记不清了,我记得我刚刚给他的是十……二十……”

        

“十,十,十。”傻柱赶紧接话,“我记起来了,是十块,十块!”

        

秦淮茹不满:“怎么才十块?”

        

三大爷:“确实不多。”

        

二大爷:“比我还抠。”

        

李乔:“傻柱,要么我多捐点?二十?”

        

傻柱:“不不不,十块就挺好,捐多了浪费啊!”

        

李乔:“唉,不是我不捐,是傻柱不肯收啊!”

        

众人:“……”

        

一大爷:“算了,十加十,这次能收到二十块,也算是不容易了,够办了就行!”

        

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二大爷:“傻柱,一会儿你来给我交账!”

        

三大爷:“李乔,我记礼的时候,会把你名字记在最前面。”

        

秦淮茹:“捐十块就记前面?这也太势利眼了!”

        

许大茂:“李家小子好样的,我才捐了五毛……”

        

秦淮茹:“闭嘴。”

        

几人离开了。

        

傻柱也偷偷摸摸的想走。

        

李乔笑嘻嘻的说道:“傻柱,你可要记住啊,我捐了十块,连着其他人的,一共是二十,交账的时候,可一分不能少啊!这次寿宴,可全指望你啦!”

        

傻柱:“……”

        

敲你妈!

        

血亏啊!

        

这次真的是血亏!

        

不仅一分钱没收到,还要倒贴进去二十块!

        

傻柱想哭。

        

早知道就不自告奋勇来收钱了!

        

玛德,本想趁着收钱好好宰李乔一笔。

        

没想到,最终被宰的却是自己!

        

傻柱灰溜溜的走了。

        

李乔关上门,往床上一倒,把兜里的钱掏出来,查了一遍。

        

“十块零一毛!”

        

李乔咧嘴一笑。

        

自己付出了一毛钱,赚回来了十块零一毛!

        

这波,不亏!

        

再加上还有十块钱礼金。

        

“到时候我名字记在礼单的最前面,也可以在邻居中风光一把!”

        

最关键的是,这十块钱礼金不用自己出啊!

        

自己不出钱,却得到了最风光的名声!

        

这波,血赚啊!

        

李乔没有兴奋太久。

        

把钱往空间里一扔。

        

他就进入农庄,继续研究那些能带给他能量的种子。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