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刚偷过人的样子&小和尚最终还是没忍住

      

他吃成年人,都爱吃念穆做的饭菜。

        

淘淘不过是小孩子,喜欢,那也正常。

        

念穆见他这么喜欢吃,拿起公筷,把自己大碗里的煎鸡蛋,夹起来放到他的碗里。

        

“我够了。”慕少凌说道。

        

“这都是多出来的。”念穆考虑到慕少凌的食量大,专门多煎了两个鸡蛋。

        

慕少凌缓缓一笑,心满意足地吃着。

        

念穆吃了两小碗面条后,剩下的面条便吃不下了。

        

慕少凌确认她吃不下后,便端了过来,把剩下的面条吃完。

        

才心满意足地拿起一旁的水杯喝了一口水,“这顿面条,比中午的还要好吃。”

        

“其实中午饭店好些菜都挺好吃的,有机会我们带着淘淘他们一起去吃吧?”念穆建议道,慕树立确实没有介绍错,只不过慕少凌有洁癖,才错过好些菜。

        

“好。”慕少凌答应下来。 

        

好吃的,不应该错过,而且他也想带着孩子一起去吃,他又有什么理由不同意?

        

吃过面条后,念穆把碗筷收拾好。

        

慕少凌则是上楼,开始抓紧时间设计祠堂的图纸。

        

因为过年后,T集团的项目多起来,要是工作拖到以后,他会忙得不可开交。

        

念穆洗好碗,走出厨房,客厅空荡荡的,没有其他人。

        

她上楼,看见孩子们都在二楼客厅,正在玩益智游戏,她上前看了会儿。

        

“姐姐,你要跟我们一起玩吗?”一把结束后,软软邀请道。

        

念穆摇头,“你们玩吧,我看看。”

        

“好。”软软回过头,继续与他们玩这个游戏。

        

念穆又看了好会儿,才问道:“李妮去哪里了?”

        

淘淘争着回答道:“姐姐,李妮阿姨跟宋叔叔回卧室去了。”

        

念穆“哦”了一声,既然他们回了卧室,自己自然不会去打扰。

        

“姐姐,你要是无聊,也去找爸爸聊天呀。”淘淘建议道,他们小孩子玩的玩具,大人看着确实会觉得无聊。

        

“慕总现在应该在做设计图,我还是别进去打扰。”念穆说道,慕少凌做设计的时候,她还是少打扰比较好。

        

“姐姐,那你今晚还要回卧室吗?”软软闻言,转过头又看着她。

        

“不知道呢。”念穆把她的刘海拨到一边,感叹道:“软软,我感觉你的刘海有些长了。”

        

“是的。”软软点头。

        

“要不明天我帮你把头发剪了吧。”念穆说道,小女孩爱留刘海,软软这刘海都要长大眼睛上了。

        

“可是姐姐,不是说正月不能剪头发吗?”软软也觉得刘海扎眼,但也想到以前听到的一些习俗。

        

湛湛在一旁说道:“我们又没舅舅,怕什么?”

        

念穆怔了怔,他说的没错,她确实没有兄弟,所以孩子也没有舅舅。

        

“那姐姐你帮我剪吧。”软软看向念穆。

        

“好。”念穆点头,答应帮孩子剪发。

        

她又陪着孩子们玩游戏,直到到了要休息的时候,才走回主卧。

        

慕少凌一直坐在书桌后面,在画图。

        

念穆见状,上前看了一眼,虽然没有看见设计全貌,但每一个地方的设计,都很用心。

        

她收回目光,低声说道:“慕总,我先去洗澡。”

        

“嗯。”慕少凌的目光没有离开过电脑屏幕。

        

念穆拿着睡衣走进浴室,没过一会儿,里面便传来花洒洒水的声音。

        

慕少凌停了停动作,嘴角洋溢着一抹幸福。

        

半个小时前,他站在卧室门口,门已经打开,听见客厅的动静。

        

念穆跟孩子的对话,她像以前那样,关心着孩子。

        

而且,孩子也因为跟她谈话,心情变得十分愉悦。

        

慕少凌知道,念穆是爱孩子的,不然,她也不会为了孩子做那么多,做每件事,也会想着孩子。

        

他要努力些,让她早日在自己与孩子面前,承认自己的真实身份。

        

念穆洗完澡走出浴室,慕少凌已经把图纸跟电脑收好。

        

他平时要是画图做设计,基本上会忙到凌晨两三点才会去休息。

        

慕少凌站起来,解释道:“今天比较累。”

        

念穆点了点头,今天他们确实站着忙了很久,连忙说道:“那您赶紧洗漱洗漱,然后休息吧。”

        

“好。”慕少凌拿起睡衣走进浴室。

        

念穆往脸上涂抹着护肤品,听着浴室传来的水声,她不禁想了很多。

        

得知阿贝普打算放她回来执行任务的时候,她没想过,还会跟慕少凌有这样亲密的接触……

        

想到春节即将过去,念穆心里的不安越发的扩大。

        

“叮铃叮铃。”慕少凌放在书桌的手机响起。

        

念穆走到浴室门口,朝着里面喊,“慕总,您的手机响了。”

        

“谁的电话?”慕少凌把水关小了些,询问道。

        

“不知道……”念穆没有看,慕少凌的手机跟他公司的保险柜一样,很多机密。

        

“你帮我接。”慕少凌说道。

        

“好……”一旁的电话响个不停,念穆只好答应道,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是陌生的号码。

        

她按下接听,“你好。”

        

“你是……”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对方在犹豫着,念穆却从你是这两个字的音调里,听出是谁给慕少凌打电话。

        

电话那头的人,是张娅莉。

        

“请问你是哪位?”念穆装作不知,继续询问。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似乎是在对着电话号码,过了几秒,张娅莉的声音再度传来,“应该是我问这个问题才是吧?你是谁?怎么会跟我儿子在一起?”

        

“……”念穆听着张娅莉这么嚣张的语气,有些无奈。

        

无论经历过什么,张娅莉还是不懂得低头。

        

要是她洗心革面,决定做一个好母亲,以后的日子也不会这么难。

        

慕少凌也不会躲避她躲避到X市来。

        

念穆知道慕少凌的不容易,在张娅莉又一次质问她是谁的时候,她回答道:“慕总正在忙,您是张女士是吧,等会儿他会给您回电话。”

        

“哦,我知道你是谁了,你就是我儿子那个情人吧?”张娅莉终于听出这个声音是谁。

        

她刚刚一直觉得,这个声音跟以前的阮白有些相似。

        

但她的人也告诉过,阮白的喉咙被人割了一刀,嗓子毁了,现在的声音比较沙哑。

        

要不是知道这点,她会真以为,电话那头的人就是阮白。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