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做边奶水飞溅av&刚发育的MM

       

“奇怪,那哥们人呢?”

        

周拯带三人赶回来时,咖啡厅前已是空空荡荡,没了那个苦主的身影。

        

“可能是怕丢人自己离开了,”冯不归嘀咕道,“这年头还真有这么实在的家伙?能被骗三年这么久的?”

        

肖笙双手一摊:“介个就是爱情。”

        

李智勇看着咖啡厅前的台阶若有所思,并未参加他们的讨论。

        

“刚才还没感觉有什么,”周拯回想起那位苦主的双眼,心底总有点莫名的不安,“现在后知后觉,那个人好像有点古怪。”

        

冯不归皱眉问:“怎么古怪?”

        

“有几个瞬间,他的表情让人感觉有些不安。”

        

周拯扭头四顾,脑海中划过关于对方的一幕幕情形,这种感觉越发浓郁。

        

肖笙笑道:“班长,你就别乱想了,网恋被骗这种事就很没面子,看那哥们不像是缺钱的主,人家不去报案,关咱们啥事。”

        

“回去继续巡逻吧。”

        

冯不归道:“我跟警队熟人打个招呼,让他们尽量找一下这人。”

        

几人略微一商量,周拯压下了心头不安。

        

冰仙人说,让他们想想自己为何修行,又特意安排他们在闹市之中,此间必然是有深意的,不可能只是简单让他们外出放松放松心情……吧。

        

简单巡逻了半天,周拯略有些无聊。

        

如果这些时间用来修行,他或许能有新的感悟,能进一步夯实道基,或者有小幅度的突破。

        

也不知道小鱼上午在干啥。

        

“中午想吃什么?”

        

冯不归笑呵呵地问着:“咱们去吃个饭?作为队长,这顿饭我请了!说好啊,那些奢侈的饭店可不能去,有个美食广场挺亲民的。”

        

肖笙顿时眉开眼笑,向前垫着脚,努力跟冯不归勾肩搭背。

        

虽然肖笙早就辟谷了,但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就算是中午喝拉面,那他也要多加一辫子蒜!

        

周拯神态轻松地跟在冯不归身后,对这种氛围颇感舒适。

        

“班长。”

        

周拯看了眼身旁走着的李智勇,略带不解。

        

面对面还用传声?

        

李智勇那张略显秀气的面容带着几分微笑,嘴唇并未开合,嗓音却传入周拯耳内。

        

“还是打起精神,不要懈怠,特训班总共只有几个月的时间,不太可能拿出七天来让我们浪费掉。”

        

周拯对李智勇笑着点点头。

        

这位队友给他的感觉,确实是比肖笙同学略微靠谱了那么一丢丢。

        

他还不会传声,只能小声嘀咕:“可能是另有安排吧。”

        

“应该是。”

        

李智勇打量着这普通的街景,似乎想看透这繁华之下掩盖的‘罪恶’。

        

离着星辅大道不算太远的一处大楼,已经进行到尾声的烹饪课上。

        

敖莹与冰柠各自用了法术,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显眼,又穿着围裙、戴着厨师帽,成功混在了周围这些妻子、准妻子之中,一上午学了几道精致菜肴。

        

此刻,冰柠尝着自己亲手做出来的‘东西’,秀眉不自觉轻轻皱了起来。

        

怎么味道这么古怪。

        

旁人自是听不到她们两个的传声。

        

“冰姐,”敖莹小声问,“周他们真的只是在外面巡逻吗?”

        

“嗯,”冰柠道,“不过在巡逻的过程中,应该会遇到一些小麻烦。”

        

“哈?”敖莹眨眨眼,“是一些试炼之类的吗?”

        

“与其说是试炼,不如说是考核。”

        

冰柠嘴角勾勒出少许微笑,已经知道了这道‘菠萝咕噜肉’的缺陷是忘记了加肉,传声道:

        

“能进入特训班,就代表着接下来能拿到优先资源。

        

“我们本意并不想把修士划分为三六九等,复天盟的原则就是所有生灵一视同仁,但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就必须择优培养。

        

“修道天赋、修行资质固然占了很大的参考比重,但如果一个人本心不定、意念不坚、遇事不决、能力低弱,那也不过是修道巨婴,难负重任。

        

“所以,特训班前中后三个阶段会穿插两次考核,只有考核顺利通过,才能进入下个阶段。”

        

敖莹背着小手,笑嘻嘻地凑了上来:“那能不能透露下,我家夫君的考核是什么呀?”

        

“不知。”

        

冰柠淡然道:“通常是有三名仙人主持,不必非要我事事都做。”

        

“哦~”

        

敖莹故意拖了个长音,看似专心做菜,事实上已经准备偷偷拿手机,提醒周拯多注意。

        

“任何作弊行为将会取消培训资格。”

        

冰柠淡淡地道了句,敖莹小手顿时僵在口袋中。

        

“不必担心,”冰柠道,“这次考核主要针对其他八人,周拯刚开始修行不久,我们不会对他要求太多……嗯,别受太重的伤就好。”

        

敖莹小脸唰地变白。

        

“会受伤?”

        

冰柠颇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目中划过几分笑意,已将敖莹的手机暂时冰封。

        

半个小时后。

        

星辅大街美食广场。

        

肖笙打了个饱嗝,叼着牙签,左脚拱起踩在凳子上,眼底写满了舒坦。

        

李智勇面前只是一碗白水,并未用餐。

        

周拯也是胃口大开,嗦了两大碗面,此刻意犹未尽地拍拍拱起的肚子,笑道:“吃好了吗?咱们接着去巡逻吧。”

        

肖笙嘀咕道:“冯队长说去买水,怎么买住了?十几分钟了还不回来。”

        

“你不是可以用灵识搜查吗?”周拯提醒道,“看看队长在哪不就好了?”

        

肖笙挠挠耳垂,讪笑了声:“差点忘了咱还是归墟境巅峰的不成器小修士啊。”

        

李智勇嘴角微微抽搐,道:“队长在商场外便利店,跟几个熟人聊天。”

        

“啊——”

        

一声似有若无的女人尖叫声,划破中午的安静。

        

周拯、李智勇几乎同时起身,两人对视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的警惕,随后立刻冲了出去。

        

“哎?”

        

肖笙在后面挠了挠头。

        

这俩人平时不是不太说话吗?怎么感觉,咱周哥好像跟李冰块更有默契一点?

        

……

        

星辅大街的某处大厦顶部。

        

风磬身形保持着透明,坐在大厦一角,吹着风、发着愣,目中带着化不开的痛。

        

此刻也一同透明化的手机上,还有他与狐妖丞相的聊天记录。

        

手下已经去查了,那个这三年骗走他十八万的女人。

        

虽然那些被人类赋予了货币意义的纸张,对他而言并没有什么意义,但这件事已经是对妖王尊严的莫大侮辱。

        

放以前的时候,那最少也要屠几个城以宣泄愤怒。

        

但现在……

        

风磬轻轻呼了口气,默默拿出一对耳机,让自己心情尽量平和,耳机中传来了那温柔且深沉的男声。

        

‘我来到,你的城市,走过你来时的路。’

        

“啊——”

        

空气中传来了女人的尖叫声。

        

妖王大人随意扫了眼,发现是在一处偏僻小巷中出了点状况,随后就收回了目光。

        

这与他并没有什么关系。

        

“嗯?”

        

风磬又扭头看向了事发地,目中划过了几分疑惑。

        

受害者是妖族?

        

那他这个妖王,倒也不能袖手旁观。

        

……

        

周拯与李智勇冲出美食广场后街时,几乎同时拿起了制服上衣挂着的对讲机。

        

随后两人动作停顿了下,周拯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李智勇向上汇报,自己则率先赶去靠墙坐着的人影旁。

        

这条街上还有几个行人,尖叫声来自于一个打扮时髦的女人。

        

周拯凭自己对气息的感知,勉强能断定,这几个行人都是凡人。

        

当然,他现如今修为还比较低,也无法作出可靠的判断,需要多依靠李智勇和肖笙的灵识。

        

这是个中年男人,穿着黑色大褂、带着黑色牛仔帽,此刻痛苦地捂着腹部,指尖缝隙流淌出了鲜红掺绿的血液。

        

灵?

        

周拯不敢大意,周身气息运转,右拳紧紧握住,离着对方三米站定,低声问:

        

“需要救护车吗?”

        

那‘男人’慢慢抬头,露出了一张痛苦且惨白的面孔,那双浅蓝色的瞳孔微微收缩,开始断断续续地讲述着:

        

“特殊调查组……我是灵物管理局的秦林锋……有、有两个滞留的灵物伤了我逃了……我伤势不要紧,快去追它们!不要让它们作乱!”

        

李智勇拿着对讲机赶了过来,指尖多了一颗丹药,随手甩到了‘男人’伤口处。

        

些许光芒晕散,‘男人’的伤口顿时止住了流血。

        

“请问,”周拯沉声问,“您有证件吗?需要证明您身份。”

        

秦林锋痛苦地哼了声,在上衣口袋颤颤巍巍地拿了一只蓝色的证件。

        

李智勇隔空将证件摄到手中,仔细看了一遍,拿给了周拯。

        

“我去!这有人被捅了?”

        

肖笙姗姗来迟,跑过来后立刻俯身检查了下秦林锋的伤势,纳闷道:“你是什么精?被谁捅的?”

        

秦林锋额头挂满黑线。

        

什么精!

        

这家伙懂不懂尊重灵的!他现在也是为复天盟效命,在职业编制的!给你零分信不信!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秦林锋颤声道:

        

“那两个灵物很危险,精神状况很不稳定,随时有可能堕魔……快,它们朝着那个方向跑了!

        

“去保护好群众的安全啊!”

        

肖笙面色凝重,双目绽出神光,立刻就要冲出去。

        

但一只大手拉住了肖笙胳膊,却是周拯把他拽了过来。

        

“我们已经把情况上报,秦组长不必担心。”

        

周拯如此说着。

        

他与李智勇交换了下眼神,李智勇缓声道:

        

“总控台应该会立刻启动应急反应,对方如果要逃命或者隐藏自身,应该不会再次作案暴露踪迹。

        

“比起可能遭受伤害的人,秦组长已经遇害,我们先把你送去医院吧。”

        

秦林锋嘴角抽搐了几下,抬头看着周拯与李智勇。

        

这两个年轻人一左一右站在他面前,看似都十分放松,实际上站位互成犄角、法力充盈运转,保持着十二分的警惕。

        

不上套?

        

啊这,那后面的考核怎么进行?

        

他们动用了这么多的人力物力,难道只是白费功夫?

        

他就说嘛,必须好好打磨剧本,现在的年轻人,一个比一个心眼多!

        

“快去追它们……咳咳!”

        

秦林锋颤声喊着:“我没什么大碍,不用多管我,你们快去追啊!”

        

“必须去吗?”周拯老实巴交地问。

        

“其实这个时候把事情交给实力更强的人,才是不添乱的表现,”李智勇面色诚恳地说。

        

“不是,”肖笙急道,“这还有啥犹豫的?跑了就麻烦了!”

        

“首先,这里是星辅大街,”周拯笑道,“冯队长说过,这里是隆辰市守备最严密的区域,暗中藏了数不清的高手。”

        

“其次,”李智勇淡然道,“我们只是学员,没有多少实战经验,保护受害者与控制现场,才是我们应该做的。”

        

秦林锋张张嘴,额头沁出了两滴冷汗。

        

肖笙挠挠头:“好像也确实是这样哈。”

        

不远处的两辆房车中,冯不归抱着胳膊,站在几个身穿长袍古裙的男女身后,大脸盘子紧绷着,在努力憋笑。

        

其他几人要么抬手扶额,要么哭笑不得。

        

他们怎么这么快就被识破了……

        

监视屏幕中,秦林锋嘴唇颤抖着道了句:“你们必须去。”

        

“班长留下吧,”李智勇目中带着几分笑意,“必须有人守着伤员。”

        

“秦组长说的必须去,”周拯道,“我虽然实力还不够,但还是要为保护市民安全尽一份力,肖笙你呢?”

        

“我现在有点迷糊,”肖笙嘀咕道,“你去哪我就去哪呗,反正是要蹭你气运。”

        

“灵识探查,锁定凶手踪迹,出发!”

        

周拯抓着衣领震了震风衣,三人转身走向秦林锋指着的方向,步幅逐渐加快。

        

李智勇脚步突然停住,转身看了眼秦林锋,道了句:

        

“那颗丹药里面放了些镇定作用的麻药,秦组长不要介意,只是一些必要的防备。”

        

秦林锋眼一瞪,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只觉得眼皮昏沉,直接倒头昏了过去。

        

……

        

三人正上方,保持透明状态的风磬,低头看着下面这一幕,额头挂满黑线。

        

套路,又是套路!

        

人类社会能不能多点真诚,少一点套路!

        

用力深呼吸,风磬反复告诉自己不要生气,又低头看了眼还没回消息的聊天信息。

        

本王心情欠佳,陪你们玩玩宣泄下也不错。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