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系列h文小说合集/不许穿内衣裤真空出门小说

贾嵩虽然对萧峥说“你肯定累了,可以先回去了,不用陪我了”,可在场这些人,又岂会听不出话外之音?贾嵩是赶萧峥走,不让他一同用餐。

        

在政坛,很少有这种情况。很多时候,就算心里已经把对方恨得要死,可表面上还是你好我好大家好。而今天贾嵩对萧峥如此不待见,以致不让对方一起用餐,实在让人有些匪夷所思。在大家看来,今天萧县长要是有什么让贾嵩不高兴的,也就是出差回来之后没有立刻来开会。可后来萧县长不还是乖乖来了吗?对领导态度也很尊重。

        

贾嵩如此对待萧峥,确实有些心胸狭窄了。

        

金坚强是县长,目前也正在主持安县的工作,他不能得罪了贾嵩,否则对县里不好。因而他也没有说什么。

        

可管文伟忍不住了,他并肩站到了萧峥的身旁,正要对贾嵩说“我也累了,先回去了!”管文伟和萧峥之间的感情,可不是普通的同事,他们是可以共荣辱、同进退的交情!但管文伟还没说出口,萧峥就在管文伟的手肘上捏了下,让他不要说话。紧接着自己道:“谢谢贾市长关心。这一周来,东奔西跑、一路颠簸,我真的是有点累了。今天由金县长、管主任、安总陪同,相信贾市长晚餐一定能吃好。我这就先回去休息了。下次再敬贾市长酒。”

        

说完,萧峥带着笑意看了下其他人,从包厢里退了出去。贾嵩瞧了一眼萧峥离去的背影,心头一笑,心道,给了他点颜色看,他就知道规矩了!贾嵩打算晚一点的时候,就给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刘永誓打电话,告诉他,自己已经帮助他修理过萧峥了!

        

贾嵩心情不错,道:“来,大家都坐下吧。安海酒店的景观、硬件都不错,等会我来尝尝这里的菜,要是不错,我们市里以后的大型会议,多安排一些在这里。”贾嵩的这句话,就如是在恩赐安海集团一般。

        

他笑脸转向了安如意,等着安如意来感谢自己。可安如意却如没有听到一般,静静地坐在那里,脸上带着一丝浅浅的微笑,但这笑容并不是感谢贾嵩,只是职业性的笑而已。

        

县长金坚强注意到了,忙说:“来,我们一起敬敬贾市长,感谢贾市长一行来安县调研指导!”众人也都站了起来,贾嵩端着酒杯,“好,一起来吧。”贾嵩笑着接受众人的敬酒。

        

贾嵩很享受一张桌子上,他一家独大,众人都围着他转的感觉。等会桌上的其他人,肯定都会来给他敬酒,贾嵩已经打定了主意,别人喝一杯,他就咪一小口。 

        

然而,让贾嵩没想到的是。大家刚刚敬好贾嵩的酒坐下,总经理安如意却站着道:“贾市长,各位领导,你们慢慢吃,我有个要紧的事情要处理,先告退了。”安如意朝众人仪式性地微微鞠躬,随后就走出了包厢,她的高跟鞋敲击地面发出清脆的声响,渐渐远去,然后在包厢外消失。

        

金坚强很有些尴尬,他忙端起了酒杯说:“贾市长,不好意思啊。安总的酒店马上要开业,本身准备工作就比较忙。您刚才又给她提出了新的入住率要求,她估计也是很紧张,所以现在就去忙了。”贾嵩心头本来非常不快,但听金坚强这么一说,倒也找到了台阶下,他说:“百分之七十的入住率,本来就不够看嘛。他们既然在镜州落户了,也拿了镜州的土地,那就要为镜州的财政做贡献、为扩大镜州的影响力做贡献嘛。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像安如意这样的老板,我们一定要给压力,入住率提高了,她酒店也赚钱了,我们也好宣传,两全其美的事,有什么理由不做?”

        

金坚强站起来道:“贾市长说得太对了,我们安县全体敬一下贾市长,来,大家都站起来。”金坚强带着一位副县长、还有管文伟和秦可丽等人都来敬贾嵩。贾嵩照样只是抿了一口,却要求金坚强、管文伟和秦可丽等人都喝了!管文伟和秦可丽交换了一下眼神。

        

等众人又都坐下的时候,管文伟和秦可丽忽然都道:“贾市长,您慢慢吃,我们镇上还有点事情,要回去处理一下。金县长,就麻烦您陪同贾市长了,你们慢慢喝。”管文伟和秦可丽的表现,让金坚强大吃一惊。但是,又不好当面制止他们,要是他制止了,管文伟和秦可丽不听他的话,继续离开,自己岂不是也很没面子?

        

贾嵩的脸色顿时十分难看!他这个常务副市长到安县来调研,吃个晚饭,酒店老板先行离开了,接着镇上的党委书记、镇长也离开了。他的面子往哪里搁?

        

可管文伟和秦可丽却丝毫没有顾忌他的感受,已经一同走出了包厢。金坚强知道叫不回管文伟和秦可丽,转向贾嵩道:“贾市长,他们都是具体干活的人,我们不用管,我们代表安县县.委、县政府一起来敬贾市长!”金坚强和一位副县长一同站起来,又来敬贾嵩。

        

贾嵩道:“所以说,这些人就只能一辈子干‘具体的活’!”贾嵩这话是气话,但他毕竟是市.委常委,手中还是有否决权的。大家都知道他既然这么说,以后要是涉及到管文伟、秦可丽等人的提拔,贾市长恐怕就要投否决票了!大家也想不通,管文伟和秦可丽怎么回事,这是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吗?

        

萧峥这会儿已经坐在专车里,往县城开去。他本来就跟徐昌云约好了晚饭的,可被叫去开会了,所以和徐昌云打了电话,说有可能吃不了晚饭。徐昌云却道:“就算吃不了晚饭,也要吃宵夜,今天给萧县长接风,我肯定是接定了。”当时萧峥就笑着答应了。

        

没想到常务副市长贾嵩却没有给萧峥陪同晚餐的机会,对萧峥来说,却也是正好,他可以和徐昌云一起好好吃个饭了。

        

本来徐昌云想要安排一个中高档酒店给萧峥接风的,可管文伟、秦可丽、安如意等人都来不了,只剩下了萧峥和徐昌云两个人,所以徐昌云就在萧峥的宿舍旁边一家小馆子订了一个小包厢。这个馆子叫“安县竹鸡煲”,里面的竹鸡鲜韧嫩滑、美味滋补,在安县很有名气,就算是镜州、杭城的有钱人也慕名而来,到这里来吃个竹鸡,然后心满意足地赶回家去。

        

萧峥到了竹鸡煲的门口,对小钟说:“你去停个车,然后叫上沙海,一起来这里喝酒。”小钟是个谨慎的驾驶员,他说:“萧县长,要不我还是不喝了,今天常务副市长在这里,我怕到时候您要用车啊。”萧峥笑笑说:“今天晚上没事了。我今天刚回来,你们也敬我一杯酒,算是给我接风了。”

        

萧峥还从来没有这么说过,小钟当过兵,本身酒量不错,在部队里喝一斤半白酒也是常有的事。只是小钟政治素质好,知道自己的职责所在,平常不喝酒。现在萧县长既然这么说,他也知道今天可以喝了,当即说:“是,萧县长,我这就去停车,然后和沙海一起来。”

        

萧峥点点头进了“安县竹鸡煲”,徐昌云已经在包厢里等着了,“竹鸡煲”刚刚端上来,盆子下面一块固体酒精还在加热,包厢里肉香四溢。

        

徐昌云一见到萧峥,就上来跟他拥抱了一把:“兄弟,欢迎你平安归来!老兄,今天在这里给你接风了!”徐昌云的一个拥抱,一句话,让萧峥顿时眼眶为之一红。今天在会场、在安海酒店的包厢,萧峥的确是受了委屈的。他一直为了安县强忍着,没有发泄出来。可委屈毕竟是委屈,不对外发泄,就会积在心头。

        

可徐昌云对他表达的兄弟情谊,让他顿感温暖。身边有这样的兄弟,刚才的委屈又算得了什么?两人坐了下来,徐昌云问道:“我还以为今天肯定只能请你吃宵夜了,没想到你这么早就能来。不需要陪贾市长?”

        

萧峥笑了笑道:“贾市长叫我去,不是请我去开会的,也不是请我去吃饭的,而是请我去接受批评的。”萧峥把今天下午发生的事,对徐昌云说了。徐昌云听后道:“我觉得贾市长这么做有点过分,也显得他的心胸不大啊。”

        

萧峥摇摇头道:“领导的事情,我们不去说。今天,既然是你给我接风,我们就喝酒!”徐昌云从旁边提了两瓶白酒出来,竟然都是茅酒。萧峥看了道:“这个有点奢侈了吧?”徐昌云笑道:“在家里放了好几年了,再不喝掉怕要坏了!”萧峥知道这不过是借口,现在的茅酒越放只会越醇。

        

两人将小盅里都斟上了白酒,徐昌云端起了酒杯说:“兄弟,今天本来给你接风,想要热热闹闹的,可没想到其他人我都请不到,也是我这个兄弟没用。来我敬你一杯。”萧峥道:“老哥,我们不说这种话,人不在多,有兄弟请我喝一杯就足够了。”徐昌云道:“好!咱们干了这一杯!”

        

两人将杯中酒干了。包厢门上有人敲门,徐昌云道:“进来。”沙海和小钟进来了。萧峥道:“我让他们一起来喝一杯。”徐昌云道:“好,快进来,他们来了就热闹起来了。”

        

沙海和小钟刚刚坐下,萧峥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来一看,是安如意。他接起来,只听安如意清越的声音传过来:“你在哪里呀?我已经在县城了。”萧峥一愣,问她怎么会到县城来了?安如意不说,只问他在哪里?萧峥只好说了地点。

        

萧峥刚刚放下手机,管文伟的电话也打了进来:“兄弟,你在哪里?我和秦镇长在路上了,我们来给你接风!”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