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权力经常玩弄妇女小说/r的喷水小说

        

“铁木无月,你这个叛徒!”

        

“你身为铁木小姐,天下商会掌舵人,却勾结屠龙殿和沈家狼狈为奸。”

        

“你为了一己私欲给沈家纳投名状,炮轰薛氏战区和铁木大军,造成二十万人横死。”

        

“今天,你更是为了庇护境外敌对势力,提前杀入薛氏营地对付我们。”

        

“你对得起铁木家族吗?对得起我们这些盟友吗?对得起夏国子民吧?”

        

面对铁木无月和叶凡的围堵,感觉穷途末路的薛无踪,闪出了一把红色斧头。

        

他像是一头困兽一样对叶凡和铁木无月倾泻着憋屈。

        

几十年的日日夜夜操劳,几十年的小心翼翼求存,几十年的辛辛苦苦积攒,一夜毁掉。

        

所谓的东山再起,所谓的重振旗鼓,哪有那么容易?

        

而且他就是坐坐顺风车混口汤喝,结果铁木无月却拿薛氏杀鸡儆猴。

        

这氏躺着中枪。

        

所以薛无踪红着眼睛吼道:“今天要么你们弄死我,要么我弄死你们。”

        

“对我道德绑架是没有意义的。”

        

铁木无月浅浅一笑:“因为我没有道德。”

        

薛清幽喝出一声:“铁木无月,你的确厉害,但你再厉害,你也挡不住大势。”

        

“薛氏战区和铁木大军确实受到了重创,但加起来还有三十多万人。”

        

“铁木金手里的战兵依然是沈家和屠龙殿的三倍。”

        

“而且燕门关外还有三十万随时会入关的外军。”

        

“瑞国等西方国家也正对铁木金的援助,战机战坦战炮也正源源不断运来。”

        

“这一战,迟早是我们这一边取得胜利。”

        

“你们所有的努力也不过是迟缓灭亡时间。”

        

“还有,我们今天虽然被你们包围了,但我们两侧营地战兵正赶赴过来支援。”

        

“一万多人很快就会赶到这里。”

        

“你识趣一点的,最好弃械投降,然后随我去听从铁木金发落。”

        

“我可以保证,我和我爹一定把你保下来,让你能够有一条生路。”

        

“不然你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她的眼里还闪烁着一抹寒光,几天之前,铁木无月还跟她姐妹长姐妹短,转眼却无情捅刀子。

        

“沈七夜他们灭亡不灭亡关我什么事?”

        

铁木无月伸手挽住了叶凡胳膊:“我只是替叶阿牛做事。”

        

“我拿到我想要的筹码离开夏国,整个国度洪水滔天我也无所谓。”

        

“铁刺大人,给你们十分钟!”

        

“十分钟拿下薛氏父女!”

        

“十分钟拿不下,我就杀了她们!”

        

说到这里,铁木无月猛地一挥手:“拿下!”

        

在她的一声令下中,黑水台精锐装扮的铁木私兵,迅速跟几十名薛氏战兵激战起来。

        

与此同时,铁刺带着六名黑水台精锐亲自扣动麻醉枪。

        

麻醉针嗖嗖嗖打在薛无踪的腹部、胸膛和大腿。

        

对于黑水台来说,薛无踪可是行走的特等功。

        

特别是现在东狼南鹰他们进攻困难的情况下,把薛无踪弄回燕门关一定能让黑水台成为夏国第一谍。

        

这也是铁刺愿意掩护叶凡和铁木无月离开茶楼,还愿意动用黑水台力量全力协助的原因。

        

“啊!”

        

没等麻醉针自动注射,薛无踪就吼叫一声。

        

接着他双臂一振,胸膛一挺,肌肉瞬间鼓起。

        

“嗖嗖嗖——”

        

六枚麻醉针全部从薛无踪身上反射出去,打入要靠近的两名黑水台精锐身上。

        

两人闷哼一声,身躯摇晃,随后慢慢瘫软在地。

        

“砰——”

        

就在这个空档,薛无踪嗷叫一声,几个跳跃,猛地撞飞一名黑水台精锐。

        

接着他又把手中红色斧头对铁木无月用力一甩。

        

“小心!”

        

见到薛无踪一甩红色斧头,叶凡脸色微变,双脚一挪,拉着铁木无月向旁边挪开。

        

几乎是刚刚移开,一颗岩石就一声巨响。

        

斧头劈在铁木无月刚才站立的岩石上面。

        

岩石顿时裂开,触目惊心。

        

“轰!”

        

一击未中,薛无踪手腕一抖,一根系着红色斧头的铁链啪啪作响,瞬间把斧头收了回来。

        

没有停歇,薛无踪对着冲过来的黑水台精锐猛扫斧头。

        

啪啪啪的一连串声响中,斧头和铁链尽数打在压过来的十几枚盾牌上。

        

巨大力量把七八名黑水台精锐连人带盾牌抽飞出去。

        

随后,薛无踪顺势一撞,剩下六人全部弹飞。

        

其中一人晕倒过去,盾牌也散落了一地。

        

“有点意思!”

        

铁木无月轻轻摇着扇子笑道:“不愧是薛野兽,确实够霸道。”

        

叶凡没有说话,只是盯着不远处的薛清幽。

        

“扑!”

        

看到薛无踪如此难缠,铁刺不顾危险,怒吼一声,又射出一枚麻醉针。

        

这一针,正中薛无踪的手背。

        

薛无踪嗷叫一声,斧头从掌心跌落。

        

只是他依然没有被放倒,拔出麻醉针丢掉,眼睛变得血红无比。

        

铁刺又是一针打向他脖子。

        

“砰!”

        

薛无踪反手一巴掌,把麻醉针一掌拍飞。

        

接着他一个纵身,一脚踹飞一个靠前的黑水台精锐。

        

“砰!”

        

被踹黑水台精锐像是炮弹一样,直挺挺轰向不远处的铁刺。

        

铁刺见到黑水台被砸过来,下意识伸手去把他接住。

        

他竭尽全力抱住的时候,双脚也一挪,向旁边扑了出去。

        

几乎是刚刚移开,又是两扇盾牌砸了过来。

        

“上——”

        

铁刺暗呼这家伙的力量恐怖,随后又见薛无踪转头扑向自己。

        

他没有太多思虑,一脚踹飞一扇盾牌。

        

薛无踪没有躲避,左手一挥。

        

“砰!”

        

一记脆响,盾牌被他一拳打爆,四分五裂掉在地上。

        

没有停歇,他又是一声吼叫着冲锋,气势如虹把十几人全部撞飞。

        

“砰砰砰——”

        

被撞中的黑水台精锐一个个翻飞出去,倒在地上闷哼不已。

        

无可匹敌。

        

看到黑水台精锐被薛无踪打得七零八落,铁刺脸上非常难看。

        

他很想冲上去跟薛无踪大战一场。

        

可是丹田还没完全恢复的他,连平时两成力量都没有,冲过去只能自取灭亡。

        

铁刺只能连连喝叫黑水台精锐围攻。

        

现场混乱不堪,如非黑水台精锐足够拼命,估计薛无踪已经杀出一条血路了。

        

“砰——”

        

薛无踪对相似高大的铁刺很不顺眼,打飞几人后瞬间贴近了铁刺。

        

叶凡正要动作却被铁木无月拉住。

        

也就这个空档,薛无踪一把扯住铁刺的手臂,干脆利落来了一记膝撞。

        

“扑——”

        

一声脆响,铁刺被撞了一个正着。

        

口鼻瞬间喷出一口鲜血。

        

他感觉到肋骨要刺破皮肉穿透出来。

        

没等他挣脱和喘息,薛无踪一拳捶在他的背部,直接把铁刺砸在地面上。

        

铁刺眼神瞬间痛楚。

        

“杀!”

        

这时,又有一批黑水台精锐赶了过来。

        

他们吼叫一声,双手一挥,左手盾牌一压,右手军刀作响。

        

还有四支麻醉枪伸了出来。

        

他们希望拿下薛无踪。

        

薛无踪完全无视,提起铁刺又给了他一拳。

        

接着他抓起铁刺当作武器,对着背后的军刀粗暴一扫。

        

“砰砰砰!”

        

六支军刀被薛无踪扫落了出去,齐齐射在旁边的树木上,当当当作响。

        

薛无踪趁机一个旋踢,把四扇盾牌也狠狠扫飞出去。

        

四人口鼻几乎同时喷出鲜血。

        

不过黑水台精锐还是趁着这个机会,六扇厚实的盾牌压了上去。

        

薛无踪顿时被盾牌狠狠夹在中间。

        

“啊——”

        

薛无踪没有屈服,又是无比震怒的冲天一吼,胸膛用力一顶。

        

“砰砰砰——”

        

压上去的十几名黑水台精锐顿时被掀翻,纷纷如断线风筝一样跌开。

        

地上的铁刺他们全看得目瞪口呆,他奶奶的!这家伙也太蛮横了吧?

        

叶凡也微微点头:不愧是十万大军的统帅啊,确实厉害。

        

“一群废物!”

        

“记住了,你们欠叶阿牛一个人情!”

        

这时,铁木无月一收扇子,双脚猛地一弹。

        

在铁木无月的脚尖点击下,脚下的岩石仿佛豆腐一样碎裂,纷纷下落。

        

趁着这一股弹力,铁木无月一脚压向薛无踪。

        

“嗯?”

        

狂暴的薛无踪嗅到危险,他下意识扭头。

        

他来不及躲避,只能双手交叉叠加对抗。

        

砰的一声,薛无踪的双臂被铁木无月点中。

        

“砰!”

        

又是一声巨响,伴随着漫天的落叶,整个山林,仿佛都颤抖了一下。

        

铁刺和一众黑水台精锐口干舌燥望向现场。

        

只见激战现场中间,铁木无月背负双手,傲然而立。

        

而她的左脚,落在薛无踪的胸口。

        

凶悍无比的薛无踪,此时四肢张开躺在地上。

        

身周全是蜘蛛网一般的裂痕,肋骨折断,口鼻冒血。

        

没死,但再无反抗能力。

        

霸道如斯!

        

铁刺和薛清幽他们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幕。

        

铁木无月向叶凡偏头:“下一场,铁木金!”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