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滚肥美的大屁股坐在我身上&穿女仆装的我被c的好爽

        

在摩根刚入这行的时候,她就已经听过了坏日之名。

        

世界上最危险的罪犯。

        

被七空岛连同教会联合通缉之人。

        

只要看到他,不需要任何警告——任何平民都可以攻击并杀死他、也可以选择立刻通知执行部。

        

杀死他会得到高额嘉奖,甚至只是提供他所在位置的具体情报也能得到不菲的奖金。

        

……但这是理论上。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摩根也从未听过有哪家公司的执行部真正与坏日打起来过。

        

甚至就连“坏日”这一名字、这一形象本身,都算是秘密。

        

新闻几乎不会播,各种节目都不会讲。

        

唯一会提及坏日的,也就是有各种小道消息的自媒体与主播。 

        

但他们也是讲的半真半假,每个人讲的故事都不一样。当好奇的观众打开总公司官网的“通缉”项目里,总是迎面第一个就能看到坏日,以此确定的确是有这个人……但也就仅此而已。

        

人们依然无法从总公司这边主管的任何媒体报道中,听到关于坏日的任何报道。甚至没有关于他具体犯了什么罪的描述。

        

——这又能算是哪门子的通缉?

        

这世界上还有不公开也不宣传的通缉?

        

而知道巴别塔的人就更少了。

        

在大多数人的认知中,巴别塔这个组织其实是一个知名的记忆盗窃集团。至于掩藏其中的更多罪行都是秘密。

        

而“记忆盗窃”这种事,对于普通人来说太过遥远。一般人看到就会忘记,只有下城区的犯罪组织与佣兵团,才可能有这个黑暗组织的恐怖传闻。

        

但等摩根成为了一名杀手后,她才终于知道坏日到底做了什么事……也知道了为什么公司要用这种方式来通缉他。

        

——谋杀多名精灵董事。

        

这样的罪行,的确是没法公布的。那会带来巨大的动乱。

        

各个空岛不知道有多少人对公司高层心怀怨恨。

        

但从小时得到的家庭教育、到长大后学校里得到的知识,都告诉了他们精灵生而高贵,与凡人截然不同。

        

寿命、才能、容貌、智慧、品性,都与人类截然不同。甚至没有会让人联想到野兽的灵亲特征,仿佛是“更洁净的人”。

        

原本公司董事就已经是贵不可及的大人物了。

        

总公司董事,更是可以一言一行之间改变整个空岛。

        

比如说,摩根还在上学的时候,幸福岛就有一位人类董事提出了“多维学习”概念。

        

简单来说,就是鼓励开办课外补习。

        

幸福岛的义务教育仅有五年小学,从七岁到十二岁。

        

十二岁之后,虽然也分高中部和初中部,但都是连升连读的。

        

从一年级到六年级,前三年级是没有升学压力的。最大的区别在于,初中部提供集中住宿……但到了十五岁晋升到高中部之后,就允许学生校外住宿。

        

这位董事提议将学校里传授的知识压低到最低,只教授“普遍常识”与“公开知识”两个项目。从原本上午七点半到下午五点半的上学时间,缩短到上午九点到下午三点,改为上午两节课、下午一节课。同时每周原本五天的学习时间改为四天。

        

剩余的时间,就是“多维学习时间”,也就是“发挥每个人的优势特长”。

        

无论是家庭教师亦或是补习班,都可以插在原本的学习时间里。

        

从高中部开始,还可以选择“社会实习”,也就是做临时工;或者是“企业实习”,也就是提前到公司挂职镀金。

        

无论是哪种,只要提交申请就可以不来上学。

        

——但问题在于,升学考试却没有因此而变得简单,甚至还变得更难了。

        

通过“普遍常识”与“公开知识”的毕业考试,仅仅只是拿到了敲门砖。之后针对不同大学,还要单独去这个大学进行“个别知识”的考试。而这个考试中使用的试题都是专业课知识——甚至比本学校大一的期末考试还要再超前半个学期。

        

这必然所有人都考不好的。因为中学肯定不会教这个,只能从“企业实习”以及补习中得到相关知识。

        

除此之外,学生也可以提交“社会实习”和“企业实习”的工作记录,作为大学招生的参考。

        

而这位董事提出了这个概念之后,幸福岛所有的中学、大学在一年之间全部实装。

        

万余人的家庭教师与补习班教师队伍在短短一年间就拉了起来,大学教材与补习班教材眨眼之间变成了热销图书,数十家主打入学参考与针对各个大学编写指导书的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甚至就连主播行业,都多了一个“大学辅导”的热门分类,直接成为了热度前三的标签。

        

与之相对的,更多的年轻学生被卷入了“偶像练习生”的血肉工厂之中。

        

他们也不是想要成为偶像,或者自信自己能够成为偶像,或许也只是走投无路。

        

“偶像”已经是除了“店员”、“代练”、“网游打工仔”这种没有什么学历要求的工种之外,唯一能让他们稍微有一点可能翻身机会的职业了。

        

因为平民真的上不起学。

        

为了降低昂贵的学费压力,很多人从高中部开始就被迫去参加“社会实习”。还有不少人根本连中学都不会去上,因为“浪费时间”,十二岁就被家人送到了偶像工厂、进行肉体意义上的“养成与改造”。

        

——而这一切,仅仅只是一位总公司董事,在某次公开会议中,随口提了一段话。

        

这还是一位人类董事。

        

他们在精灵董事面前,简直是稚嫩如孩童。

        

没有任何空岛有任何一个案例,是人类董事能排进顺位前十二——

        

总公司和其他公司的董事会不同,在大事上采用的是“少数同意制”。

        

这也与摩根的主要工作目标有关,所以她才能知道这种秘密。

        

所谓的少数同意制,也就是按照“顺位”依次发言。只要二十四人董事会中已有八人同意这项议案,剩下的人就可以不用发言了。而无论精灵董事的位置如何变动,人类至多也就是来到第十三位……这意味着,人类董事的意见几乎不会对精灵有任何影响。

        

除非精灵那边以六比六,七比五的比例僵持住,才会参考“人类董事”的意见。

        

而在必要的时候……顺位太高的人类董事如果不愿意自行退出董事会,就要派出摩根这种人来通过威胁、勒索甚至肉体消灭的手段来消掉关键位置的投票。

        

至于那些“吞并某个公司”这种不需要召开会议的小事,每个董事都可以自行去处理。

        

如果对方不愿意购入股票,也可以派出摩根这种人,来让对方同意。

        

他们的手段通常不是逼迫对方同意出售股权——因为那样没有什么意义。对方心怀怨怼,就不会塌心为这些大人物工作。

        

正常的手段,是与其他大股东与创始人提前确认好合同,然后再让控股股东“失踪”或者“意外”掉。

        

到时,他们有优先购股权。就可以成为新的控股股东来完成兼并协议。

        

这样的事,摩根已经做过不少了。

        

她哪怕非常清楚,自己这行根本没有退休的可能,只能一直做到死……也根本不敢反抗卡玛尔瑟、甚至都不敢逃跑。

        

若非是她实在是被逼到了绝路上,绝不可能敢于试图刺杀卡玛尔瑟。

        

这和卡玛尔瑟所持有的“法术”没有关系。在她动手之前,根本不知道精灵还有这种可怕的力量。

        

真正束缚了她的,是思想。

        

是那些从幼年时就约束了她一生的思想。

        

公司高层是绝不能触碰的大人物、董事只要一句话就可以改变这个世界、无码者都是卑劣的罪犯、不幸福是有罪的、精灵是比人类更高贵的生物、灵亲症是一种短生种生而俱来的疾病、世界是属于精灵的而人类只是宠物……

        

以及,“这一切都是正常而合理的”。

        

重重常识与观念的锁链,将她死死捆缚、约束。

        

当得知坏日都做过了什么的时候……她甚至为此而感到恐惧。

        

恐惧于——

        

“怎么可能真的有人敢对精灵动手呢?”

        

——他不怕吗?

        

居然刺杀总公司的精灵董事,这是何等无法无天的狂徒?

        

……而如今,她的立场已与当时截然不同。

        

摩根看向坏日的目光异常复杂。

        

恐惧、畏惧、敬意、迷茫、感慨、钦佩……

        

以及……

        

她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的——期待。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