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隔壁的变态小说双h_都市美妇岳女双飞

      

姜清怜在接待完了鹤家的三位世界之主后就返回了白小玉所在的房间。

        

她就算当上了狼家之主也没有挪窝的打算…

        

可能在白小玉看来白太宗过去的居所太过于‘阴间’了。

        

反倒是她这个小窝才是她在一天的疲惫之后最能放松下来的地方。

        

可姜清怜在来这里找白小玉时,发现白小玉正一脸焦躁的在房间里来回踱步走着。

        

“又和灯神闹别扭了?”

        

姜清怜一眼就判断出了白小玉焦躁的原因,狼家的大小问题只会让白小玉眉头紧锁,但现在满房间的乱跑心神不宁的模样,大概率就只有灯神相关的事才会让白小玉变成这样。

        

“闹别扭倒是没有…但清怜就是那个…孙雅女士她打算在今天回一趟家。”白小玉这么一说姜清怜就明白了她急躁的真正原因。

        

“你是想跟着孙雅女士一起去线下见灯神一面?”姜清怜一言点破了白小玉的小心思。

        

“也没有特别想见,就是很好奇!但我现在的身份好像有些…不方便,不管是狼家当前的局势还是灯神现在的处境,我现在去见他都不太好。”

        

白小玉将心里所想的无数个‘现在不行’‘也没必要现在就去做’的理由说了出来,借此来掩盖自己心里因为线下面基而导致过于娇羞的心情。

        

“狼家现在危险的局势…作为一家之主你的确实不太适合离开,灯神的本尊现在来狼家也太危险了…”

        

姜清怜虽这么说着,可她真正想和白小玉说的还是‘想见一个人必须要有那么多理由的,直接去见就行了’。

        

可姜清怜也知道没必要去催促白小玉,反正灯神现在的命运和狼家息息相关,今后白小玉和他多得是相处的时间。

        

白小玉性格里那些傲娇扭捏,尖尖刺刺的部份,完全可以交给时间…让灯神和她的朝夕相处中一点一点的让白小玉的性格软化乃至让白小玉习惯。

        

所以姜清怜完全不需要急,她只需要等就好,只要时间到了这俩的关系就能顺理成章的更进一步了。

        

“是这样没错,但我还是很好奇…而且灯神帮了我这么多,我是不是也该从私人层面表示一下…”

        

姜清怜瞅着白小玉那纠结的样子长叹了一声说。

        

“那我替你去见灯神一面吧。”

        

“真的吗?那太好了了!”

        

白小玉说着一把抱住了自己的好友,姜清怜却有些无奈的理了一下白小玉的发丝说。

        

“小玉,一味这样逃避可能会导致错过自己一直追求的东西哦。”

        

“真没有逃避,这次我真的只是出于狼家局势考虑,所以才不能去找灯神的,等狼家的局势稳定下来后我一定亲自去现实里找他!”

        

白小玉在心里有底之后,才能用着这种肯定的口吻,大言不惭式的说出这种承诺来。

        

“是是。”姜清怜在这时选择转移了一下自己的话题,开始继续为白小玉出谋划策起来“你有什么想带给灯神的慰问品现在最好准备好,别只是送一些伴手礼之类的,小玉你最好选一件你的私人物品当礼物让我带过去给灯神他。”

        

“我的私人物品?为什么?而且…好像也没什么可送的。”

        

白小玉说着侧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梳妆台和衣柜,瞅着她在衣柜里翻成一团乱的衣服后像是明白了什么,红着脸用颤抖的声音说。

        

“清怜你该不会想让我把穿过的衣服给…”

        

“想什么呢!”姜清怜用手重重的敲了一下白小玉的小脑袋“我说的是起码能证明是你送的东西,要不然就成单纯是我去探访灯神了,最少你也要送一些能给灯神留点念想的东西。”

        

“念想…他真的需要吗?”白小玉的印象里路仁总是一脸腹黑,琢磨着该怎么整她的表情。

        

“灯神既然是孙雅女士的孩子,那他就算有再超然的能力,再怎么样也是和你同辈的异性。”

        

姜清怜虽不知道路仁在英雄领域远超常人的实力是从何而来的,但光是路仁能和白小玉吵起来这一点来看,路仁的心智年龄绝对和白小玉相差无几。

        

“好吧,那这个可以吗?是我母亲留给我的颈饰,我觉得太羞耻了很少戴过。”

        

白小玉说着从梳妆台里拿出了一枚猩红色的宝石,这枚宝石镶嵌在一根黑色的丝带表面,要是白小玉真戴在她白皙的脖颈上的话,恐怕会产生一种诱人犯罪的感觉。

        

“够珍贵了,那小玉这次我会把你的想法传达给灯神的,顺带帮你看看灯神在现实里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姜清怜说。

        

“反正以灯神的性格在现实里肯定是个阴郁的家伙啦!不过我还是想要一张照片…”

        

白小玉以狼家之主的权限,其实是有权力查询路仁在现实里的各种资料,但她并没有这么做,可能这是出于她扭捏自尊心的坚持吧。

        

“知道了知道了。”姜清怜也开始用平板在狼家内部资源库选购起了给路仁带过去的伴手礼“有什么需要汇报的事我会专门和小玉你联系的,所以小玉你记得要接电话。”

        

“呃…需要汇报的事指的是什么?例如灯神很丑之类的?”白小玉也明白姜清怜的意思。

        

“小玉你啊…”姜清怜用手里的平板再次敲了一下白小玉的脑袋“到时候再说吧,孙雅女士今天中午就出发,我和她一起。”

        

姜清怜没把这件需要汇报的事点破的原因,还是不想让白小玉再次陷入急躁和纠结的情绪里,这事说白了其实也很简单。

        

那就是灯神已经有喜欢的女孩了你该怎么办?

        

这要是点破了的话,白小玉估计整个人都会在原地傻两天,然后开始自暴自弃的说‘我才不在意呢’。

        

现在姜清怜只能祈祷那位灯神的私生活比较孤僻了,要不然她这位白小玉的‘恋爱代理人’被卷入这种局面也不知该怎么办是好。

        

…………

        

事实上…路仁在这个世界的私生活确实非常的孤僻。

        

在白小玉继任狼家之主后,狼家对路仁一家的通缉禁令当然是直接撤销掉了。

        

路仁终于不需要再顶着九千万美元的悬赏在大街上乱跑了。

        

路仁的父亲也将路仁从大伯家接回了自己家中,只是路一城看起来依然有些心事重重的样子,在将路仁接回家后就没在家中多逗留就独自驱车再次返回了大伯家。

        

虽路仁在表面上看不出来什么,但从小区里怪异氛围…路仁还是能感觉得出周围密布着狼家的守卫。

        

‘隐匿者小屋’和‘绝对封印水晶’这两枚自己父亲用于保护家人的遗物也被转移到了自己家中。

        

不过在外面漂泊了这么久,终于能回家的路仁也感觉放松了不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开始重装起从大伯那里带回的电脑。

        

代练系统虽不是和这台电脑绑定的,但路仁已经习惯了这台电脑的各种操作方式,大伯也不介意的情况下,路仁就没必要拒绝。

        

在路仁重装的过程中…路仁家的门铃突然被敲响了。

        

这让路仁瞬间进入了警觉状态,毕竟现在父母都不在路仁身旁,可外面有那么多安保局的守卫在蹲点,按理来说来访者应该不是什么危险人物才对。

        

路仁来到了玄关的门前透过猫眼看见了来访之人的样貌,正是自己的高中同桌林倩茹。

        

这姑娘现在来这里做什么?

        

路仁怀着疑惑的心情打开了房门…她在见到路仁之后脸上就浮现出了惊喜的表情。

        

“路仁你…没事吧?自从上次那些事之后,你都快三个星期没去学校了。”

        

“呃…突然成为了全市的通缉犯,正常人都没办法去学校的好么。”路仁可是清楚的记得,当时通缉路仁的不只有狼家,还有固城市的警方。

        

“但我父亲说通缉令在前段时间撤销了,好像说是什么有错误之类的。”

        

林倩茹轻轻扯着自己藏在袖笼里的手指后,突然从自己的单肩包里拿出了一大叠笔记本。

        

“这个…你拿去!”

        

“这些是…”

        

路仁接过了自己同桌递过来的一堆笔记本,翻看了一下发现全都是林倩茹她自己做的课堂笔记。

        

“我做的笔记,马上就高考了,你缺了三个星期的课…这些笔记应该能帮你把缺的课时补上来。”她说。

        

“谢…谢。”

        

路仁都快忘记自己在这个世界还是一位高考生了,前段世界都在和狼家进行权力之争勾心斗角的,但在现实里路仁还真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

        

林倩茹在看着路仁收下了笔记本之后,偷偷的瞅了一眼路仁身后的家中,看着好像是一个人都没有,然后她突然问了路仁一句。

        

“那个,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诶?”路仁听见女同桌的这个要求整个人都傻在了原地。

        

正常情况下女同桌帮忙记了整整三个星期的课堂笔记,还分享给了自己,这种大恩大德路仁当然要好好回报。

        

但问题在于正常的同学关系不会让林倩茹做到这种程度!还有在这种时候直接直球的说想去路仁家坐一坐?

        

路仁在这一刻的眼神突然变得犀利了起来。

        

姑娘…你该不会喜欢我吧?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