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h/男朋友特别爱吃我下面

        

“有何感想?我辈何其之幸,竟然能够证就长生大道,而且还如此毫不费力的证就长生大道。”方胜看向佛祖:“这不是好事情吗?”

        

佛祖闻言一阵无语,一双眼睛呆呆的看着方胜,很想开口问一句:“是认真的吗大兄弟?”

        

“出招吧。”方胜笑着道。

        

佛祖一双眼睛看着方胜,看了许久后才猛然一掌拍出。

        

佛光无量,掌中世界洞开。

        

方圆数十里化作芥子乾坤,虚空开始坍塌崩溃,空间乱流在不断激荡。

        

“宿命!”

        

方胜背后忽然浮现出十二道朦胧虚幻的人影,那十二道虚幻朦胧的人影弹指间走入方胜背后,刹那间袖子里一把璀璨的剑光迸射,乱了苍穹,粉碎了人间。

        

“命运降临!”佛祖四声惊呼。

        

佛国腐朽寂灭,方胜的剑也被佛祖的手掌捏住。 

        

“这赌约就做罢吧。”佛祖摇了摇头,眼神中充满了悚然:“你这一剑,未来有希望破开封神榜的枷锁。”

        

方胜摇了摇头:“我并不想破开封神榜枷锁,我倒是觉得长生很好。封神榜应天命而生,理应统摄天地万物。不过,要是封神榜能掌握在我的手中,那可就更好了。”

        

“未来大周局势,你怎么看?”佛祖看向方胜。

        

“碧游夺了画道大总管的位置,可以名正言顺的号令天下画院。咱们以后的日子可是难熬了。”方胜叹了一口气。

        

他所有的布局,都被打断了。

        

场中一时间陷入沉默。

        

过了片刻,佛祖忽然道:“我有心与鬼主合作,你要不要搀和进来?”

        

“与鬼主合作?你数万年前坏了鬼主的大事,鬼主怎么会和你合作?”方胜一愣:

        

“咱们阳世的人,和鬼界有什么好合作的?”

        

“世上可以有一卷封神榜,为什么不能有第二卷封神榜?”佛祖看向方胜。

        

“什么意思?”方胜闻言一个机灵。

        

“我执掌因果之力,你执掌命运之力,混沌执掌永生之力,鬼主执掌死亡之力,天人画院执掌天道之力,胜天画院的教祖执掌截取一线生机的力量。咱们若是坐而论道,未必不能推演出封神榜的根本法则。”佛祖目光灼灼,有野心之光闪烁。

        

“有封神榜在前,咱们仿制一个,应该不难吧。”佛祖目光灼灼的看着方胜。

        

“若能有了属于咱们的封神榜,整个世界都是咱们的,到时候奴役众生,凌驾于王朝之上,主宰天地万物的生死。”佛祖的眼神里满是野心。

        

不得不说,这一刻的方胜怦然心动。

        

“走,去说和鬼祖。我们去见鬼祖。”

        

齐国

        

霍胎仙面无表情的看着手中封神榜,二人对话自封神榜内清晰传出。

        

“佛祖不愧是佛祖,忽悠人的本事确实天下第一!”

        

“我就知道,这些大能人物,怎么会甘心做封神榜上的一个傀儡?”霍胎仙眼神里露出一抹思索:

        

“方胜、佛祖等人杰,是绝不会甘心受我掌控的。可是那又如何?上了我的封神榜,又岂容尔等摆脱?”

        

随手将封神榜挂在天宫内,霍胎仙看向了凌霄殿上的印玺:“除非是击破此方世界的天道,否则尔等休想脱离而出。我其实应该去多寻找一些太古魔神的物品,看看能不能将太古魔神转世复活。”

        

这是一个无解的死循环。封神榜上的诸神想要获得强大力量,就要不断收获香火信仰。可收获来的香火信仰,必然大半归入霍胎仙的天宫内。

        

霍胎仙收集到的信仰之力越多,做出的图卷也就越厉害,下面的诸神也就越加没有反抗的力量。

        

除非有朝一日霍胎仙陨落,或者是封神榜外出现一个大能人物,对方出手斩杀了他,使得封神榜陷入无主状态,然后众生才有可能获得那一线生机。

        

或脱离封神榜,或争夺封神榜的控制权。

        

霍胎仙迈步走入镐京,回到了胜天画院,他知道佛门出世的事情绝对没完。

        

自然画院被夺了领地,岂能善罢甘休?

        

当然

        

霍胎仙不论如何也绝不会想到,佛祖与胜天画院的方胜,竟然会选择暗中联手。乃至于要将更多的人拖入封神榜,他要是知道了,只怕是要捧腹大笑,三天三夜也笑的停不下来。

        

封神榜有天宫镇压,真灵既然入了封神榜,又岂是你随意能摆脱的?

        

且说佛祖周身佛光缭绕,与方胜一路悄然降临西南大地,来到了佛祖所在的两界通道。

        

看到鬼主当真卡在了两界通道处,佛祖不由得笑出了声。

        

鬼主面色阴冷,他有一种预感,自己被卡在两界通道,日后必然会成为笑柄。

        

“混沌?不!你不是混沌,你是哪个死秃驴!”鬼主一双眼睛盯着佛祖,眼神中露出一抹深思:

        

“想不到你竟然当真复活了。怎么,是来看我热闹的?还是帮我反回死亡世界的?”

        

“鬼主,几万年不见,你怎么还是这幅脾气?”佛祖双手合十,笑着道:

        

“小僧这次前来,是与阁下商讨一件大事的。”

        

“和你这卑鄙无耻的秃驴,没什么好说的。”鬼主冷冷一笑。

        

“我倒觉得和老祖有很多话要叙旧。”佛祖笑眯眯的道。

        

“佛祖,莫要浪费口舌了。”方胜在旁边有些不耐。

        

佛祖点点头:“鬼主前辈,咱们有一桩天大的造化要与你分享。”

        

“你这小秃驴,有造化会想着和我分享?你怕不是将我当成傻子了吧!”鬼主嗤笑一声。

        

“鬼主可能看出我二人如何?与芸芸众生有何不同?”佛祖面对鬼主嘲讽也不恼怒,反而是笑眯眯的道。

        

鬼主闻言上下打量两眼,不屑一顾:“弄什么玄虚?不过是肉体凡胎罢了,有什么不一样的。”

        

“想不到老祖也看不出,我二人已经是长生中人矣。”方胜在旁边接过话头。

        

“噗嗤~”鬼主闻言笑了,笑的前仰后合:“长生?就凭你们?当年此方世界多少造化六重天的强者都无奈陨落,无法打破天地枷锁,凭你们也能长生?”

        

“你们两个莫不是修行修的脑袋都坏掉了?”鬼主毫不遮掩自己的嘲讽。

        

鬼主在笑,可是佛祖与方胜都没有笑,然后鬼主面色逐渐变换,笑容慢慢收敛,眼神里满是严肃。

        

他看出来了,佛祖与方胜绝不是在开玩笑。

        

“凭什么?”鬼主问了句。

        

“凭这个够不够?”佛祖与方胜一起显露出体内封神榜留下的印记。

        

“就凭这个?”鬼主不敢置信。

        

“就凭这个!”佛祖点头。

        

“凭什么???”鬼主虽然说的还是凭什么,但语气已经截然不同。

        

凭什么!

        

鬼主一双眼睛看着那印记不语。

        

“这印记哪里来的?”鬼主看了半响问道。

        

“这世上有一卷奇异图集唤做:封神榜。只要名录图集,便可长生不死。只是唯一的掣肘就是要被封神榜的主人控制。”佛祖道。

        

“若能求得长生,纵使被人控制又能如何?”鬼主道。

        

佛祖不语。

        

方胜不语。

        

鬼主是何等人物,听二人一说就知道这封神榜的恐怖之处。

        

天下英灵皆尽收入封神榜内,到时候岂不是一统天下气运所钟?

        

汇聚天下大势,成为世界之主?

        

“然后呢?”鬼主问了句。

        

“我想集合此方世界所以大能高手,效仿封神榜,炼制出一副属于咱们自己的封神榜。”佛祖道。

        

“你这和尚是个有野心的,老祖我最欣赏你的就是这点。”鬼主道:

        

“想要仿制,比第一个创造要容易的多。不过能否仿制出来,我还要见到封神榜的本体才行。”

        

方胜看向佛祖。

        

佛祖略作沉吟后才道:“此事交给我,明日我就将封神榜带来。”

        

“快去吧。”鬼主有些不耐烦的摆摆手。

        

方胜与佛祖离去,待出了西南大地,方胜看向鬼主:“封神榜的主人究竟是谁?”

        

“我敢说你敢听吗?你我现在体内皆有印记,说了后必定会被封神榜感知。”佛祖看向方胜。

        

方胜闻言沉默不语,这一刻他怂了。

        

“你去劝说天人画院的老祖和胜天画院的老祖,我去见封神榜的主人。”说完话佛祖身形消失不见。

        

“混沌魔神的能力确实叫人羡慕。”看着佛祖消失的方向,方胜叹了一口气:

        

“我要是能汇聚命运魔神的身躯,到时候在手握封神榜,必然可以横扫十方世界,到那时整个世界众生的命运都会被我抓在手中。”

        

“可是命运蛊虫去了哪?”方胜有些苦恼:“没有命运蛊虫,我就无法彻底凝聚命运法相,无法将命运的化身召唤下来,这可怎生是好?”

        

方胜很苦恼!

        

不是一般的苦恼!

        

命运蛊虫彻底失去了感应,他也很无奈,很绝望啊。

        

胜天画院

        

霍胎仙走在路上,遥遥就看到周身金光流转的金蝉子。

        

“霍胎仙,听人说佛祖那老家伙不但复活了,而且还夺舍了混沌魔神的身躯,是不是真的?”金蝉子此时冲上来问了句。

        

“消息传的倒是挺快。”霍胎仙道。

        

“怎么办啊!那和尚已经夺舍魔神了,而我的力量还没有恢复。”金蝉子有些苦恼。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