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太粗太硬一夜七次&隔着内裤把她摸出水小说

        

域外战场,东乾防区。

        

相较于仙三号防区那等大型防区,这一片域外战场防区,不过是乡下犄角旮旯而已。

        

与东乾防区敌对者,主要就是龙象魔王堡,龙夔魔王堡、以及血刺魔王堡,这三大魔王堡。

        

其中,龙夔、血刺两大魔王堡,地理位置都要偏后方一些。

        

因此,东乾和域外妖魔的战争,通常都是与龙象魔王堡之间进行,而后两个魔王堡仅仅是辅助而已。即便如此,大乾也应对得非常吃力,直到最近些年大乾国力不断上涨,才算是稳住局面。

        

三大魔王堡,都是冥煞魔神的麾下。

        

只不过,这一片区域在冥煞魔神势力范围内也不过是区区一域而已,其主力始终被仙朝和魔朝共同牵制住。

        

否则,仅凭大乾、南秦、西晋等国本身的实力,早就已经被冥煞魔神荡平了。

        

这一段时间以来,妘夏阳化身的龙血魔神,其祸害范围已经从最初的龙象魔王堡附近,一路肆虐到了龙夔魔王堡与血刺魔王堡,并且,其祸害的足迹已经逐渐向着冥煞魔神地盘腹地而去。

        

一时间,一个个魔王堡被搅和的天翻地覆,大量的魔晶石或是被盗窃,或是被掠夺,搞得乌烟瘴气,魔心惶惶。 一秒记住http://m.x63xs.com

        

与之相对应的,妘夏阳这具龙血魔神身躯的实力,也在不断恢复,如今已经膨胀到了魔王巅峰级别。

        

当然,这也是因为龙血魔神本身就是魔神级强者,这种叫实力恢复而不是修炼突破。

        

随着妘夏阳实力暴增,他也愈发地浪了起来,短短时间内又是掠夺了数个魔王堡,有那么几次,甚至于是直接公然现身,明着强抢。

        

因着他强横无比的实力,那些魔王堡虽然恨他恨得牙痒痒,却也是无可奈何。

        

魔王巅峰,即便是在域外妖魔之中,都已经是顶尖的实力,除非遇到那几位魔神,亦或者被一堆魔王包围住,否则,仅凭一两个魔王,哪怕加上魔王堡的大军,也是绝对留不住的。

        

而随着他的公然现身,以及言语之中“无意”间透出的信息,“龙血魔神回归”的“传说”,也开始在域外妖魔之中迅速流传开来。

        

龙血魔神乃是上古魔神之一,在上古时期曾经一度极负盛名,战力赫赫,名声彪炳。

        

传闻中,它的魔躯十分强横,战斗力也极为强悍,曾率大军打下人族的大片疆域,乃是那位魔主麾下的得力大将之一。

        

只是后来,它在又一次追随魔主攻占人族疆域之时,遭了暗算,陨落在了人族疆域之中,这一脉魔神便也因此断了传承。

        

现如今,它这一脉仅剩的一些魔王和领主级血脉,也早就已经转投其它魔神麾下。

        

十万年过去了,普通魔族之中已经几乎没有“魔”记得龙血魔神。

        

然而,随着“魔神回归”的剧情一出,龙血魔神这个名号顿时重新响亮了起来,一时间成为魔族内部热议的话题。

        

也是难怪,上古之时,魔族是何等强盛?

        

当时的魔族,最强盛之时据说有数十尊魔神,更有比魔神更加强大的存在统领四域,威势之盛,远非现在的魔族可比。

        

据说,当时的魔族曾经一度打得人族喘不过气来,最威风的时候,甚至一度攻占了人族大量的地盘。

        

可惜,后来出了意外,大量的魔神被坑害陨落,最后一战时,更是有不知多少位魔神被永远留在了人族那边,连残魂都没能逃回来。

        

现如今,魔界得以传承下来的魔神,不过区区八尊。

        

若是能多出一尊魔神,也算是对整个魔界的加强,况且,多出一尊魔神的话,大家便也多了一条路可走。

        

毕竟,新生的魔神也就意味着身边还没有多少得力的手下,如果能借此机会跟着一个新魔神混,那可就是从魔神之功,将来说不准能成为一代魔神的左膀右臂。

        

虽然说,不是每个魔王或领主都会有投效之心,但总有那么一些混的不如意者,已经开始暗戳戳地打探起了龙血魔神的下落,准备勾搭一下,看看能不能混个“开殿元勋”当当。

        

如此一个“搅屎棍”的出现,自然也是引起了一些魔神的关注。首当其冲的就是冥煞魔神。

        

没办法,这尊回归的“龙血魔神”就出现在它的地盘上,它若再不出手,其魔神殿的势力范围就当真要被这尊龙血魔神搅得一团糟糕了。

        

是以。

        

某一次,当妘夏阳自信心日益膨胀,又是连抢了几个魔王堡,带着抢回来的魔晶躲回了临时老巢,在里面开开心心地数着魔晶,大口大口地吞噬着魔晶内储存的能量,感受着实力的增长时。

        

蓦地。

        

一道阴寒压抑的魔神气息突兀地出现,就仿若一道幽暗天幕般笼罩住了他的简易老巢。

        

可怕的魔威笼罩之下,就连空气都仿佛变得凝滞起来。

        

“龙血,你好大的胆子。”一道森冷而残忍的声音自那可怖的魔神气息之中传来,“竟敢在本魔神的地盘上抢食吃。”

        

伴着这声音,一尊巨大无比,浑身都散发着森冷魔煞之气的魔神也出现在了妘夏阳的简易老巢上空。

        

那是一尊人形的魔神。

        

它有着银色的长发和猩红的眼眸,身形高挑,俊美绝伦,除了头上那一对弯曲的,彰显着它魔神身份的巨大魔角,乍一看几乎与人类几乎没什么区别。

        

然而,它那一身可怕的魔威,却仿佛幽冥地狱一般,不断侵蚀着周围的空间,阴冷,肃杀,仿佛蕴含着无尽的恐怖。

        

“原来是冥煞魔神。”妘夏阳微一愣神,狰狞的脸上却没有丝毫动容,反而流露出了一种理所当然的高傲,语气高高在上,充满不屑,“区区一个冥煞一脉的后辈,居然也敢和本魔神如此说话?”

        

“哼!时代不同了。如今的魔界早已经不是当初的魔界。”冥煞魔神俊美的脸上流露出一抹冷笑,“你侥幸活着回归,便该夹着尾巴老老实实做魔,那这魔界还有你的容身之处。否则,就别怪本魔神让你灰飞湮”

        

岂料。

        

它的话才说了一半,刚刚还一脸高傲不屑的龙血魔神却已经悄无声息地撕开了空间,瞬间遁入其中,拼命逃窜起来。

        

冥煞魔神即将出口的话顿时卡壳,俊美的脸上也流露出一抹明显的错愕。

        

然而下一刻,它就立刻反应了过来,当即怒不可遏地撕开空间追了过去。

        

不能怪妘夏阳怂,实在是他如今不过是巅峰级魔王实力,欺负欺负一众魔王还行,和冥煞魔神正面硬杠绝无胜算。

        

不过,到了他这等实力,碰到魔神也并非毫无还手之力了,打不过的话逃跑还是能跑一跑的,尤其是在早有准备,已经算计好了逃跑线路和方向的情况下。

        

一人一魔这一逃一追,就是十多日。

        

十多日后,冥煞魔神就彻底失去了龙血魔神的踪迹。

        

“该死的龙血魔神,竟然如此狡猾,居然早就已经预备好了撤退线路。”冥煞魔神恼恨不已,那张俊美的脸都气得扭曲了。

        

不过同时,它心中却也是疑惑不已。

        

先代魔神留下的记录中,龙血魔神可是个行事冲动的莽魔,老祖宗甚至在记录中直接不客气地骂它脑子里长满了肌肉,怎么这死了一次后,竟然变得狡诈了起来?

        

且不提冥煞魔神心头的疑惑,另一边,逃过一劫的妘夏阳也是松了一口气。

        

这个冥煞魔神可真是够难缠的,居然连着追了它十天。要不是他早有准备,怕是这一次就要栽了。

        

不过,虽然差点被冥煞魔神堵住,妘夏阳心头去没有多少畏惧,反而隐隐有一种兴奋感,连浑身血液都随之沸腾了起来。

        

一来,他此番深入敌后,本就是抱着九死一生的决心来的,早就做好了被各路魔神围追堵截的心理准备。刚来的时候,他都没有怕,何况现在?

        

二来,此番冥煞魔神的到来,本就在预料之中。他既然能逃这一次,往后,随着他实力的提升,这些魔神想要堵住他就更难了。

        

看来,守哲说的没错。他这血脉既是危机也是机遇,对于如今的他而言,这域外之地,就是一个带着点危险的藏宝库。

        

若是他真的能借此机会突破到魔神,那人类和域外妖魔之间的格局就会被打破。他的责任,十分重大。

        

瞬时间,妘夏阳就感觉到了自己肩头的担子沉甸甸的。

        

看来,他得想办法,更快一点恢复到魔神境界。

        

不过,他如今的实力已经达到了魔王巅峰,普通的魔晶对他来说效果已经十分微弱了,想要尽快突破魔神,必须想办法弄到更多,更高质量的魔晶。

        

看来,是时候深入域外妖魔腹地了。

        

妘夏阳决心已定,当即便展开巨大的龙翼,直入云天,携着恐怖的威势朝着魔族腹地的其他魔神领地翱翔而去。

        

一路上,他再没有掩藏行踪,反而是散发着滔天魔威,堂而皇之地一路飞,一路抢。

        

一来,这么做抢劫效率更高。

        

二来,也是昭告全魔界,他妘龙血魔神夏阳回来了!

        

同一时间段。

        

仙三号战区,东线防区指挥部。

        

赵廷坚老元帅最近的心情还算不错。

        

靠着撒泼打滚流战术,他最后还是从绥云公主那边讨来了大批大批的资源,里面既有各种后勤保障物资,也有奖励战功的丹药、灵器、法宝等等,还有一大批新型战甲和新型神威炮。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