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下面大做起来很舒服/被门卫老杨蹂躏的校花

吸完一张符箓,无毛老狐又要新的符箓。

        

前后足足吸了十张符箓,它才满足的打个饱嗝,然后身上有了力气,可以从柜子上爬起来。

        

仿佛人类一般用后腿站起来,前肢的爪子叠在一起,作揖似的冲着池桥松弯腰拱手:“叽,叽,叽。”

        

它在向池桥松道谢。

        

不仅是谢这十张符箓,也谢池桥松救它一命。

        

“谢谢可以暂缓,你先告诉我,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我可以感应到你,以及你说话的意思。”池桥松问道,“这是不是与我的一滴精血有关?”

        

无毛老狐点头。

        

正要说什么,忽然见到小青从地上游来,利箭一般射到池桥松肩膀上盘着。

        

等它看清楚小青身上的四根短粗爪子,顿时瞪大眼睛,仿佛受到惊吓,指着小青“叽、叽”叫个不停。

        

小青见状,冲它吼一嗓子:“哞!”

        

吓得无毛老狐顿时闭嘴

        

但是它刚才的表现和叫声,已经说明它认出小青的身份是一头蛟。

        

“看来你认出小青是什么了,希望你能拿出让我信服的说法,否则留你不得。”池桥松淡淡说道。

        

小青的秘密最重要,若是无毛老狐不能令他信服,唯有肥田一条结局。

        

无毛老狐听出了池桥松的威胁,连连点头:“叽!”

        

“说吧。”

        

“叽。”

        

“嗯?你让我去睡觉?”池桥松皱眉。

        

“叽,叽。”无毛老狐连连点头,意思是让池桥松先睡觉,然后它在梦中与池桥松相见,解释发生的一切。

        

池桥松略作思考,便点头答应:“小青,看好它,我就先睡觉试一试。”

        

无毛老狐擅长托梦,梦中它可以口吐人言,比起在外面连蒙带猜,还是梦中解释比较清楚。

        

不过大白天的睡觉,池桥松觉得有点难,谁想到刚躺下不久,隔壁无毛老狐盘腿打坐,开始手掐法诀。

        

片刻后,他就困意上涌,随即睡着并进入梦境。

        

梦中。

        

无毛老狐穿着簇新的道袍,出现在他面前,尽管还是一张狐狸脸,但脸上至少长了毛,不再是光秃秃的无毛形象。

        

它看着池桥松,默默叹一口气,随即跪倒在地:“吾主在上,灵仆涂山孑参见。”

        

“嗯?”池桥松发现这一次,自己竟然可以在梦中开口说话,“什么意思?”

        

“吾名……”

        

“说人话!”

        

“额……我名叫涂山孑,本是一只修行百年的狐狸精。”

        

无毛老狐涂山孑,不敢再拽文,无奈改为大白话:“这阵子修行圆满,准备渡人胎之劫,脱去旧体化作人形。

        

但我年轻时候杀业太重,也曾在人间闹过一阵狐患,身上邪祟之气太重,害怕抗不过这次天雷临体。

        

于是我就想要找贵人托庇,恰好有一天,我见到五百年大虺渡劫成功。

        

本想托庇于大虺,不,大蛟门下,谁知道大蛟被人斩了,也是这个时候,我追寻大蛟的痕迹,发现了主上您……您身上……”

        

“我身上怎么了?”

        

“您身上似乎有贵气,但我看不真切,我前后观察数日,觉得吾主您或许可以庇护我,便托梦与您。

        

怕惊扰到您,想要徐徐图之……

        

谁知道人胎之劫来得太突然,只好贸然求救。

        

本来有更好的处理方法,散一缕贵气便能让我逢凶化吉,可是事急从权,只好借助您的精血,缔结灵契,成为您的灵仆。”

        

说到这里,涂山孑长叹一口气:“时也,命也,或许这是我涂山孑必经的劫数。”

        

“灵契,灵仆?”

        

“是一种寄命偷生之法,以您的精血为引,将我一缕生魂寄在您名下,受您约束,得您庇护,使我不再遭受雷劈。”

        

池桥松梦中挑眉:“所以,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必须做什么?”

        

“话虽如此,但老夫也是有骨……请吾主高抬贵手,全涂山孑……额,给我留几分面子,我愿意做牛做马回报。”

        

已经结了灵契,成为灵仆。

        

涂山孑越说越没有底气,最后只剩下苦笑:“活命之恩,无以为报,唯有一篇《金光大宝诰》献给吾主您。”

        

“《金光大宝诰》?”

        

“是嗣汉天师府的气功经典,可修炼到法师境界,嗣汉天师府的掌教真人费法师,就是修炼此篇气功。”

        

池桥松惊讶道:“你竟然会有《金光大宝诰》?”

        

武道内功乃是各家道观不传之秘,寻常人等根本学不到,全都是观内秘传——正所谓法不传六耳,经典只在少数人之间流传。

        

涂山孑略微有些得色:“我当初为了访贤,在嗣汉天师府小住几年,意外听到费法师对真传弟子讲述《金光大宝诰》,便记了下来。”

        

“你能住进嗣汉天师府,骗鬼呢!”池桥松不信。

        

嗣汉天师府可是整个彭蠡地区降妖除魔的总部,邪祟别说靠近,就是离着三五公里,都会被一口炁伤到。

        

“咳咳。”

        

“说实话。”

        

“好吧。”

        

涂山孑不敢隐瞒,一五一十讲出:“嗣汉天师府当时有个弟子,没入选真传,学不成《金光大宝诰》,正好撞到了我,我两一拍即合,我帮他偷听道法,他帮我掩藏行迹……”

        

总之一番经历后。

        

那位弟子成功学到了《金光大宝诰》,涂山孑也混了一身好处,潇洒离开。

        

“那个弟子叫什么,还在嗣汉天师府?”池桥松觉得自己得记住这个人,此人与邪祟联手,必是心术不正之人。

        

“陶正旻,早死了,到死也没听说他有学会《金光大宝诰》,不然的话,嗣汉天师府得道高真,得有他的名字。”

        

涂山孑摇头叹息,为往事唏嘘不已。

        

池桥松则记了个寂寞。

        

        

        

        

一人一狐,梦中交流。

        

事情基本弄清楚,池桥松相信了七成,便问道:“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能说人话,能像人一样思考,涂山孑已经不能简单归类为狐狸精,按照地球的说法,它已经是和人类一样的高等智慧生命。

        

涂山孑摸了摸自己的胡须,叹道:“只盼吾主早日修成法师境,解开我的一缕生魂,再助我渡第二次人胎之劫,化为人形,得一场修行造化。”

        

“你不是大限已近吗,还能继续活着?”

        

“虽然渡劫失败,但至少能延寿三十年,又得到吾主庇护,免受雷劈之灾,说来不算亏。”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