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女玉蚌第1部分阅读/无码av高潮抽搐流白浆

        

几分钟后,他们从洗手间出来,往火锅店门口经过,朝着电梯走去。

        

一个身穿黑色制服,胸前挂着“值班经理”铭牌的中年男子站在店门口,一直朝这边张望。看到虎平涛等人走过来,他急急忙忙迎上去,挡住去路:“对不起,请几位等一下。”

        

丁健疑惑地问:“怎么了?”

        

值班经理神情严肃:“不好意思,出了点儿状况。我们这里是自助餐厅,按照标准,刚才诸位用餐,只收了四个大人的餐费。因为你们的两孩子身高不满一米二,所以他们是免费的。”

        

尹丽拿出小票,不解地问:“我们已经付过钱了。喏,单子还在这儿没扔呢!”

        

值班经理解释:“按照规定,在我们餐厅用餐,取用食物请酌量,不能浪费,否则是要罚款的。”

        

众人顿时恍然大悟。

        

虎平涛奇怪地问:“我们拿的东西都吃完了啊!刚才走的时候还专门叫服务员过来看了,怎么现在又说是要罚款呢?”

        

值班经理神情有些难看:“你们把吃剩的食物倒在锅里,所以服务员当时没有发现。因为浪费的食物太多了,至少超过一公斤的量,所以你们必须补钱。”

        

“这不可能!”苏小琳一听就叫起来:“我们都吃完了,根本没有剩下。”

        

丁健也愤愤不平:“我们吃东西历来都注重这个,绝对没有浪费。一公斤……你在开玩笑吧?”

        

值班经理神情有些不悦,他努力控制着说话的语气:“我们也不愿意发生这种事。可是这次浪费的食物实在太多,所以你们必须补一下差额。”

        

如果是别的事情,说不定虎平涛也就认了。可他从小在部队大院里长大,父亲在这方面要求严格,每次吃饭都要求不能剩下,如果当顿实在吃不完,就留到下顿再吃。

        

“我们拿的食物真的吃完了,绝不可能有剩下的。”他对值班经理认真地解释:“要不咱们回去看看?”

        

“好的。”值班经理点点头。

        

回到之前的卡座,桌上的火锅还没撤下去。

        

值班经理拿起一双筷子,在锅里搅了一下,顺着锅边捞起来一大堆菜:“你们自己看吧!真的是太浪费了。”

        

几个人顿时愣住了。

        

火锅里表面一层浮油遮挡了视线,随着筷子一搅,藏在下面的菜全都露了出来:肉片、洋芋、青笋、豆腐皮、鸭舌……林林总总一大堆,分量惊人。

        

值班经理没乱说,这些菜加在一块的分量绝对超过一公斤。

        

虎平涛有些迷糊,他清清楚楚记得快吃完的时候,他还用漏勺在锅里转了一圈,同时问:谁还没有吃饱,要不要再去那点儿吃的?

        

平时胃口最好的丁胖子也表示实在吃不下去了。已经很饱,非常的撑。

        

不等他开口说话,苏小琳皱起眉头叫了起来:“你们搞错了吧?我们拿的东西都吃完了,这锅里的不是我们的菜,绝对不是!”

        

值班经理一下子没听懂,潜意识认为这桌的客人想要赖账,于是加重语气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虎平涛往前走了一步,挡在妻子面前,严肃地说:“这些菜不是的,是有人在我们走了以后,

        

故意倒在锅里。”

        

这下值班经理明白了。他有些愕然:“……怎么……不会吧?”

        

虎平涛常年在派出所,以前就遇到过类似的案子。他抬起头,环视四周,伸手指着斜对面墙上的监控摄像头,问:“你们的监控能用吗?”

        

值班经理顺着他所指方向望去,点头回答:“能用。”

        

“把监控调出来看看就清楚了。”虎平涛认真地说:“如果是我们的责任,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一分不少的赔给你。”

        

说着,他从衣服胸袋里拿出证件:“我是警察。”

        

在这种时候,“警察”两个字代表着公信,何况要求调看监控也是正常、合理的要求。

        

其实虎平涛拿出证件的时候,值班经理就觉得这事儿有蹊跷,但潜意识想要拒绝。毕竟监控不是随便调的,如果真的通过录像发现除了浪费食物以外的问题,到时候估计事情很难收场。

        

可是现在不调都不行了。

        

虎平涛等人跟着值班经理前往楼上。

        

看着画面上返回到一个多钟头前的时间,虎平涛认真地说:“不用返回去那么久,只要回到我们吃完准备离开的时候就行。我保证,我们桌上所有东西都吃完了,绝对没有剩下。如果不信,你们之后可以慢慢看。”

        

值班经理“嗯”了一声,吩咐负责技术的同事继续再电脑上操作。

        

画面返回虎平涛等人即将离开的时候――――两家总共六个人,苏小琳和尹丽带着两个孩子走在前面,丁健拿起摆在椅子上的大衣,虎平涛拎着一盒在商场里买的点心,两人结伴朝着出口走去。

        

就在他们刚走过食品冷藏柜拐角的时候,坐在旁边那张桌子的中年妇女突然站起,指挥着小男孩,将她们桌上那些吃不掉的,剩下一个个半盘的食物端起来,一股脑倒进虎平涛这桌的锅里。

        

看到这里,苏小琳抬手掩住嘴唇,发出惊讶的声音:“这女的……我想起来了,吃饭的时候她就坐在我们旁边那桌。怎么……怎么还有这种操作?”

        

尹丽不屑地撇了撇嘴,指着监控屏幕道:“吃饭的时候我就注意到那女的不太对劲儿,一直在唠唠叨叨。她说话的声音很小,但我还是听了个大概,反正就是拿我们当反面教材,给那个孩子灌输各种人生鸡汤。”

        

丁健也连连点头,符合自己老婆的看法:“我也听见了。她说咱们拿了太多的东西吃不了,可她自己也这样。咱们拿的多是因为人多,而且莪和老虎都能吃。你看这儿,牛羊肉,还有螃蟹和虾,咱们都拿了好几份,可最后全都吃光了。”

        

“诺,把画面倒回去一下,就是这儿――――咱们临走的时候,老虎用勺子在汤锅里舀了一下,最后一块洋芋还是我捞起来吃的。我记得很清楚!”

        

“这女的吃人饭不干人事儿啊!咱们前脚刚走,她紧接着就把剩饭剩菜往咱们锅里倒,就这样还教育孩子……呵呵,如果不是咱们遇到,听旁人说起还真不相信。”

        

虎平涛抬起头,看着站在斜对面的值班经理:“事情已经清楚,用不着我多说了吧?”

        

值班经理脸上挤出一丝苦笑:“对不起,这是我们工作上的疏忽,耽误您的时间了……要不这样吧!我给你们几张餐券,下次再来我们店里用餐,可以打折。”

        

苏小琳也不客气,她从值班经理手中接过餐券,笑嘻嘻地递给尹丽。

        

离开餐厅,乘坐电梯来到商场一楼大门,找到之前电话约的代驾,几个人来到地下停车场,准备回家。

        

临上车的时候,尹丽忽然停了下来。她转过身问虎平涛:“虎哥,怎么这事儿就算过去了?你们也不打算找找那女的?”

        

虎平涛笑着反问:“就算找到又能怎么样?她倒在咱们锅里的那些食物加起来顶多百来块钱,就算餐厅这边要罚款,也只是五十块。这点儿钱没法达到立案标准。”

        

“可是……”尹丽有些不甘心:“可是从法理上说,她诬陷……不,应该是恶意陷害咱们啊!”

        

虎平涛点点头:“没错,可问题是她已经跑了。就凭着火锅店里的那段监控录像,很难找到人,而且就算找到了也只能对她进行口头教育。严格来说,不值得为了这点儿事情消耗警力。”

        

道理尹丽还是明白的,就是恨得牙痒痒:“凭什么让咱们背这么大的一口黑锅?别让我再见到她,否则……”

        

丁健在旁边搂住尹丽的肩膀,义愤填膺地嚷道:“再见到她我就冲上去按着,让老婆你大显神威。”

        

所有在场的人都笑了起来。

        

没人问具体该怎么“大显神威”,反正丁健在这种时候就是气氛组。

        

……

        

星期一,正常上班。

        

虎平涛开车进单位打了卡,随口跟谭涛交待了几句,转身走出办公室,驱车前往分局。

        

按照惯例,今天要开例会。

        

九点半,局长孔维云走进会议室。

        

这种例会主要是对一周工作进行安排,同时对上周各派出所出现的问题进行分析讨论。如果遇到突发事件或者重大案件,还要针对具体情况做出部署,抽调相关人员进行协助。

        

孔维云在这方面的行事风格与前任局长熊杰很相似。没有繁琐的开场白,直接进入会议重点。简短的几句话介绍情况,他随即话锋一转,语气与神情都变得严肃。

        

“上个星期三,晚上九点,在清源路派出所辖区的鸿运街五百三十三号,也就是物资局以前的老宿舍,发生了一起凶杀案。”

        

一听“凶杀”两个字,包括虎平涛在内,各派出所的参会人员纷纷竖起耳朵,聚精会神。

        

清源路派出所长杨光新也列席。虎平涛和他很熟,彼此关系还不错。他注意到――――孔维云说话的时候,这位所长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低着头,还轻轻叹了口气。

        

孔维云摆弄了一下放在手边的文件,继续道:“鸿运街五百三十三号六栋二单元四零一当时有人报警,我们的同志很快赶到现场。案子很简单,就是普通的夫妻纠纷,吵架,然后上升到互相指责,然后口头离婚的那种。”

        

说着,他将视线转移到一直低着头的清源路派出所长身上:“杨光新,这事儿发生在你的辖区,说说当时的情况。”

        

杨光新连忙从椅子上站起来:“基本情况就是孔局您说的这些。那天我值夜班,按照规定,我派了一个组过去处理。可……可这事儿真不赖我,当时都还好好的,没想到……”

        

“你没想到的事情多了。”孔维云毫不客气打断了他的话,目光随即转向会场,口气也变得严厉起来:“夫妻吵架,劝和不劝离,这事最基本的道理。可当时负责处理案件的同志赶到现场,听完双方的陈述,就说了一句“这事儿不方便插手”,然后就让这对夫妻自行解决。”

        

虎平涛举了下手,好奇地问:“孔局,能说说纠纷原因是什么吗?”

        

孔维云看了他一眼:“他们家里老人生病住院,各种费用加起来要十五万左右。因为老人是丈夫,也就是男方那边的,他要求妻子这边拿出七万块钱,两边凑起来把医院的账结了。可妻子不肯,uu看书觉得这事儿跟她没关系,顶多只能给三万,另外那十万应该由丈夫家里出。因为他家里人多,上面有两个哥哥,下面还有一个妹妹,老太太的住院费应该由他们四兄妹均摊。”

        

虎平涛微微点头:“这话没错啊!自己家里的老人自己负责。”

        

“道理上是没错的,可有些人他就是不跟你讲道理。”孔维云皱起眉头,解释:“我估计那丈夫肯定隐瞒了一些事情,毕竟再怎么说,住院费也不应该由他一个人负责。据现场处理的民警回忆,他当时态度非常恶劣,一直在骂那女的,而且骂得很难听。”

        

“具体细节和案子该怎么处理,这些事情放到以后再说。我现在要说的是,刚做完笔录,夫妻双方签字,我们的民警离开,过了不到半小时,这户人家的邻居就打电话报警,说听见隔壁四零一室传来求救声,紧接着隔壁房门打开,那女的从里面冲出来,用力拍着邻居的门,说是那男的要杀她。。”

        

“等民警再次赶到现场,四零一室大门敞开,隔壁邻居也被吓坏了,哆嗦着连话都说不清楚。等进去一看,发现两口子都死了。”

        

“刑侦队看过案发现场,基本确定是那男的,也就是丈夫先动手。他用菜刀把妻子砍死,连脑袋都快砍断了,然后反转刀口自己抹了脖子。”

        

虎平涛觉得很意外:“先杀人,然后自杀?”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