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肉紧紧夹住太舒服/哦老板用力别停使劲点

        

傅时霆接过酒杯,语气平静:“没事。就算她知道我喝酒,也不会说什么。”

        

周子易在他旁边坐下,询问:“您看着不太开心。”

        

“早上有个女人给我打电话,说是我生母。”傅时霆抿了一口酒后,将不开心的原因说出,“云世杰死之前告诉我,我生母是舞厅的陪酒女郎。”

        

周子易大为震惊:“这个女人是怎么找上您的?”

        

“她还记得云世杰。而且她说看了我的照片,说我和她年轻时挺像。”傅时霆将酒杯放下,打开手机。

        

那个女人在通话结束后,给他发来了一张她年轻时候的艺术照。

        

照片里的女人,五官立体而精致,眉眼间尽显妩媚。

        

这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仔细盯着她的脸看,的确能看到傅时霆的影子。

        

周子易深吸了口气,问:“老板,她找您,是想干什么?找您要钱吗?还是想跟您相认?”

        

“她没有直接说这些,就说我可能是她儿子,希望能跟我做一次亲子鉴定。”傅时霆又抿了一口酒,“我答应了。” 

        

“嗯。如果您想确认她的身份,肯定要做鉴定。就算看照片,您和她的确有些相像,但还是要有科学凭据。”说到这里,周子易想起一个重要问题,“她现在在哪儿?从事什么工作?”

        

“我没问。她说她尽快回国,和我一起去鉴定。”

        

“她在国外?”周子易皱着眉头,“一个舞女,如何有机会出国?”

        

“普通人想出国并不难。不是所有出国的人,都从事着体面的工作。”

        

“您说得对。既然她联系上了您,肯定是有所图。不过也说不准。云潇潇是跟云世杰一起生活的人,但是云潇潇和云世杰就不同。”

        

“等鉴定结果出来了再说吧!”傅时霆语气冷淡,“就算她真是我母亲,我也不可能认她。”

        

“嗯。不管您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您。”周子易问,“您跟安安说了吗?”

        

“等晚上跟她说。她今天很开心,我不想用这种乱七八糟的事影响她的心情。”

        

“她今天的确很开心。见谁都是一脸笑,很久没见她这么开心过了。”周子易笑道。

        

晚上。

        

将宾客送走后,秦安安扶着傅时霆上车。

        

他今天没有用拐杖。

        

他的腿已经恢复的差不多,后期只要做好康复训练,就能慢慢恢复正常。

        

上车后,她问他:“你今天中午没休息,累坏了吧?”

        

“还好。肯定没你带孩子累。”

        

“我哪儿有带孩子。小寒和瑞拉完全不需要我管,子秋有了哥哥姐姐,也不怎么粘我了。”

        

“嗯。”傅时霆应了一声后,沉默了两秒,再次开口,“我今天上午接的电话,不是推销电话。”

        

“呃?”秦安安一时没反应过来。

        

今天子秋生日,他接了挺多电话。

        

“有个女人,说是我生母。要回来跟我做亲子鉴定。”傅时霆将正事说出。

        

“你生母?”

        

“嗯。”

        

秦安安很快调整好心情:“哦,你要是愿意跟她做亲子鉴定,那就做一个。”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