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大叫好爽不要进去了&女生的槟榔变黑了

       

吸血鬼有尾巴吗?

        

秦仁的记忆里,或者说通过影视文艺作品所获取的刻板印象中,基本是没有的。

        

长尾巴的类似生物,应该是吸血鬼的另一个叫魅魔的近亲。

        

放到现实里说,也就是苏莉莉口中的天族。

        

可苏莉莉自己并不是天族而是血族,所以当她说出自己要长尾巴了的时候,秦仁就不由大为好奇,眼睛一亮。

        

“那快点儿,给我看看。”

        

“哈?”

        

苏莉莉脸色微红地斜睨着秦仁,身子缩了缩:

        

“长尾巴这种事…怎么可能让你随便看…”

        

“这有什么的。”

        

秦仁不以为然:

        

“团团也有尾巴啊,我爱看还爱摸,你看她什么时候拒绝过?”

        

“第一,别把我跟那臭狐狸相提并论。第二,我的尾巴跟她那种不一样。”

        

苏莉莉很严肃地说明道,血界人天生就是有尾巴,尾巴是血界人最重要的信息接收器官,只有在身体或精神状况不佳的时候才会收敛起来,避免和其他器官争夺营养。

        

之前的长期饥饿使苏莉莉一直处于亚健康状态,所以她的尾巴也就一直收着,直到这两天被秦仁喂饱了,尾巴也就蠢蠢欲动要重新萌发了。

        

“信息接受器官…”

        

秦仁咂咂嘴琢磨了下:

        

“是接收类似第六感的那种器官吗?”

        

“唔…”

        

苏莉莉犹豫地点点头:

        

“算是吧,比如追踪血迹什么的…”

        

“嗯,鱼有容她们有一种蛇蛇感应,也属于感应第六感,只不过准确度很难说。”

        

毕竟蛇儿们没有专门的器官嘛。

        

“没事儿的,让我看看又不会少块肉。”

        

秦仁这会儿只想看她的尾巴,很积极主动地扯了扯T恤领口:

        

“来吧。”

        

“……”

        

苏莉莉耷拉着眼皮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最终还是缓缓爬了上来,扒住秦仁的肩头开始进食。

        

秦仁个人感觉和往常没有什么不同,不过苏莉莉却是全程颦着眉儿,似乎并没有往日那么享受秦仁的血液,到最后快要结束的时候更是没能忍住一声娇哼,脸颊迅速爬上红晕,点点细密的香汗沁出,伴随炙热呼吸的喷薄,额前和耳鬓的发丝很快就被濡湿了。

        

“要…要来了…”

        

她说道,咬着牙,抿着唇,瞳光一闪一闪地红亮。

        

“嗯…”

        

秦仁看的也有些紧张。

        

当感受到吸血姬抓在自己肩上的小手明显箍紧,莹润的指甲都有些陷进肉里的时候,秦仁也很明事理地抱紧她柔软的后腰,让她心理上能稍微有些安全感,稍微放松一些。

        

再然后,翘翘的小臋儿就一阵不安分地扭捏,秦仁的指尖可以明显感觉苏莉莉的两个腰窝处热乎乎的,稍稍碰了一下,怀里的吸血姬便一阵急颤。

        

“唔~”

        

“……”

        

哼哼唧唧的一声轻吟,再加她身上汗水蒸腾起的浓密幽香,让秦仁难免口干舌燥,生理上也毫不吝啬地第一时间彰显出了男人该有的气势。

        

如果没记错,这种情况已经是第二次了。

        

所以这货到底是吸血鬼还是魅魔…

        

秦仁腹诽着,心神旖旎之间,深呼吸一口气后,左手也稍微地往下挪动着捏了一把,算是小小地发泄一下。

        

“嘶!”

        

而也就是在这发泄的瞬间,苏莉莉蓦地抬起脑袋,下巴高高昂起,两只手的十根手指头进一步地紧紧抓住秦仁的双肩,指甲也跟着更深地刺了半分。

        

幸好她的指甲不是很长,否则秦仁怀疑自己可能当场就要被放血了。

        

下一刻,一抹血色幽光在夜色中绽放刹那,待到消失的时候,一根小拇指粗细,足有苏莉莉大半个身子长的黑色尾巴出现在了秦仁眼前。

        

一条从尾椎处升起,末端三角形的长长的尾巴,夜色下呈现出比夜更深邃的黑色,就那么静静地躺在苏莉莉背后,宛若一根精美的缎带。

        

“莉莉?”秦仁试着推了推她。

        

“……”

        

半晌过后,苏莉莉扶着额,抬起余晕未消的粉嫩脸蛋儿,眸光有些涣散和倦怠:

        

“长…长出来了…吗?”

        

“嗯。”

        

秦仁看了看她的尾巴,确定地点头:

        

“长出来了,很健康。”

        

“那就…好…”

        

苏莉莉也松了口气,稍微蜷了下身子,浑身力气仿佛都被泄了个干净,别说尾巴,就连被尾巴挑起的半拉布片儿也懒得管了,就这么一耸一耸地钻进了被子,回到了熟悉的秦仁胳膊旁,闭上了眼。

        

“?”

        

秦仁在她恬静的侧脸和尾巴之间来回看了看,有点儿不知所措。

        

这就…完了?

        

尾巴也就这样…不管了?

        

“……”

        

有一说一,苏莉莉虽然不管,可秦仁不行。

        

身为曾经的驱魔人,秦仁不是没见过尾巴,毕竟很多魔物都是有尾巴的。

        

可苏莉莉这种不仅本身人模人样还漂漂亮亮的,同时又长了一根卖相非常精致的尾巴,那秦仁就真没见过了。

        

于是,秦仁朝着苏莉莉露在外面的一截儿尾巴,伸出了手…

        

紧接着又停下。

        

总感觉…不经人家允许,就擅自触碰别人重要的器官,是不是不太好?

        

秦仁的手悬在半空中,犹豫了一秒。

        

两秒…

        

两点五秒…

        

最终,他还是果断地上手了。

        

哼,区区小母狗,让主人摸摸尾巴怎么了?

        

秦仁在心中如此这般说服了自己,旋即便感觉到指尖传来一种无比细腻的皮肤似的柔嫩质感。

        

无比细腻,但也无比光滑。

        

秦仁轻轻握着苏莉莉的尾巴,明明苏莉莉都睡着了,没有反应了,可自己居然依旧有一种抓不住的感觉。

        

仿佛尾巴自己有意识一样,滑腻腻地一个劲儿从秦仁掌心里往外跑,而它那富有魔力的诱人触感,又让秦仁欲罢不能地反复尝试去捉它。

        

而且除此之外,这条尾巴的三角形末端又别有另一种质感。

        

摸起来温润如玉,却又软哒哒的,宛如黑色的果冻,或者说龟苓膏那种,秦仁稍微捏一捏,便引得睡梦中的苏莉莉眉毛一凝,小鼻子嘤地哼了一声。

        

靠近鼻子闻一闻,更是有种说不出的好闻的味道,莫名地诱人,莫名地惹得秦仁想要…想要…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