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用萝卜自慰h文/强开后菊3p

“知晓,但不认识。”张栩老老实实地道。

        

也是!

        

到家后,杨玄找来笔墨纸砚。

        

“鹤儿。”

        

“哎!”

        

“我说,你写。”

        

“哦!”

        

姜鹤儿跪坐着,少女腰肢挺拔,凶竟然规模也不小了。

        

“咳咳!”

        

天气热,姜鹤儿的衣领敞开了些,杨老板居高临下,看到了一些风景,不禁干咳两声,说道:“天下冶炼矿石烟尘颇大,工匠多肺腑受创,严重者卧床不起,无可救药……” 

        

写完,姜鹤儿好奇的问道:“郎君要弹劾那些工部官员吗?”

        

“不是我。”

        

姜鹤儿拉拉衣襟,杨老板看到了深处的风景,不禁感慨着日新月异这个词。

        

“那是谁?”

        

杨玄没说。

        

姜鹤儿出去。

        

“好热呀!”

        

她拉拉胸襟,低头看了一眼。

        

身体一震。

        

脸红的就像是一块红布。

        

“那么多啊!都被郎君看到了!”

        

……

        

御史谢俞最近有些烦恼。

        

“你今年弹劾三次,奏疏皆被打了回来。初秋了,今年你难道就想如此混过去?”

        

上官的敲打令他颇为不安。

        

可能弹劾谁?

        

如今朝中最大的几派他都惹不起。

        

梁靖一派,这是皇帝的代言人,他敢惹?

        

左相一派看似不打眼,可多年来不吭不哈的和国丈一伙硬扛,硬是没倒下,这不是他能惹的。

        

最后就是国丈一伙,他但凡敢惹,回头就得小心被穿小鞋。

        

“咱们倒霉了,陛下也不管啊!”

        

谢俞满腹牢骚。

        

大中午热的要命,他干脆步出皇城散散心。

        

“他来了。”

        

“那正好,不用把消息送到他家中去。”

        

几个大汉在吵架,吸引了谢俞的注意力。

        

“五叔的肺腑不好了,医者说最多还能熬两个月。”

        

“扯淡!前几日看着还好呢!就是吸不了气。再说了,五叔身体强健,为何短短一年就成了这样?”

        

“医者说了,五叔在淳于氏的工坊里冶炼矿石,每日烟尘笼罩,吸进了肺腑中。肺腑被那些飞尘堵塞,人吸气艰难,渐渐的,肺腑坏了,这人就完了!”

        

“就没有医治的法子?”

        

“医者说,除非能把肺腑清洗干净,可肺腑如何清洗?呛水?这肺腑还没开始洗,人就去了。”

        

“娘的!淳于氏就没个说法?”

        

“说个屁!说是自己病了,和淳于氏无关。”

        

“不只是五叔一人,让那些人联手起来,把事情闹大!”

        

“闹了,上次五叔被架着也去了,被长安县的小吏们一顿毒打,差点当场就去了。”

        

“这还有没有王法了?”

        

“王法就是他们定的!你和他们说王法,那不是扯淡吗?”

        

“那怎么办?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五叔倒霉?”

        

“咱们能做啥?若是家中有个亲戚是官员,好歹也能和陛下说说,陛下仁慈,想来会为了我等做主。”

        

“哎!咱们家若是有亲戚是官员,五叔也用不着去淳于氏吸毒气。”

        

几个大汉唏嘘着,其中一人突然说道:“工部的作坊也有不少呢!”

        

“那些官员哪里会管这个!”

        

“哎!”

        

几个大汉走了。

        

谢俞站在那里,突然拍手,“哎!这不是有了吗?”

        

……

        

张林星进了青楼就没出来。

        

“老贼,你说的半个时辰!”王老二有些不耐烦了。

        

“一般都是这个时辰啊!”老贼蹲在青楼斜对面,看着那些大腿,抹了一下嘴角,“你想想,进去寒暄,扯淡几句,随后脱衣裳,接着穿衣裳,扯淡几句,歇息一阵子再出来,半个时辰,妥妥的。”

        

“脱衣裳又穿衣裳,他有毛病?”

        

“你才有毛病!”老贼说道:“这不就是脱衣裳,折腾一下,接着穿衣裳吗?”

        

“老贼。”

        

“说!”

        

“你这说的,怎地和怜花记里的一样啊!”

        

“胡说!老夫阅人无数……”

        

“你就只会看大腿。”

        

“大腿,它美啊!”

        

“出来了。”

        

张林星出来了,看着脚下有些发软。

        

老鸨把他送出来,挥手,“郎君常来啊!”

        

张林星笑道:“我下次来,你可愿伺候?”

        

老鸨笑道:“郎君愿意,奴就勉力试试。”

        

“罢了!”

        

张林星摇摇晃晃的走了,老鸨鄙夷的道:“完事就完事,还在屋里嘀咕个不停,白白耽误了莲香做生意。”

        

老贼和王老二正好从老鸨的身后走过。

        

“老贼,他为何在屋里嘀咕不停?”

        

“怕出来丢人。”

        

“什么意思?”

        

“就是脱衣裳,接着穿衣裳。”

        

“我听不懂。”

        

“等你娶妻就懂了。”

        

张林星缓缓往外走,一边回味着方才女妓的滋味,一边想着给越王的消息该如何写。

        

突然,他想到了杨玄。

        

“那条卫王养的狗,胆子真大,竟敢和国丈他们针锋相对,以后多半不得好死。”

        

在张林星的眼中,杨玄敢于和国丈等人作对,唯一的缘由便是卫王。

        

自然而然的,他把杨玄当做是卫王养的一条狗。

        

这事儿他并未给越王说过,若是说了,兴许越王会告诉他,杨玄不是卫王的狗,相反,卫王是托庇在他的麾下。

        

否则,此刻的卫王在陈州就如同孤魂野鬼,没地儿收留。

        

有人说卫王还能去桃县。

        

桃县是北疆节度使驻地,黄春辉那头病虎就在那里,卫王去了那里,面对病虎,也只能苦笑。

        

哎!

        

张林星叹息一声,惬意的道:“大王乃是嫡子,太子废了,舍他其谁?”

        

他觉得自己就是从龙的老臣子,以后越王上位,少不得一个要职。

        

“是去户部,还是吏部?”

        

“不行,去镜台也行啊!”

        

张林星惬意的想着这些,路过一个巷子口时,有人招手,“哎!”

        

张林星下意识的朝右边侧身。

        

一只手抓住他的衣领,把他拉了进去。

        

张林星看到一个贼兮兮的男子,以及一个憨傻的男子。

        

贼兮兮的男子拉住他的衣领,憨傻的男子挥拳。

        

遇到恶少了!

        

这是张林星最后的念头。

        

随即一拳。

        

呯!

        

“用刀子!”

        

“打晕了才好动刀子!”

        

“那为何不直接动?”

        

“直接捅刀子他会挣扎。”

        

“老夫能压住他!”

        

“血腥味会熏的满身都是,回去还得衣裳!”

        

“你有理!”

        

过了不知多久,一个小贩挎着竹篮进来,见到张林星靠坐在围墙边,嘴角挂着诡异的笑容,脖颈那里一个大口子,身下鲜血一大摊。

        

“杀人啦!”

        

……

        

“陛下,御史谢俞建言,天下冶炼工坊……”

        

谢俞的建言被一致通过,速度极快的施行。

        

王氏的冶炼作坊来了小吏。

        

“咦!王氏的竟然蒙面了?”

        

王氏的冶炼工匠都带着‘口罩’

        

淳于氏的工坊却没那么好运,被发现时,一群工匠诉苦,都是肺腑的问题。

        

工部的工坊也查出来了。

        

这事儿,就这么被引爆了。

        

几个垂死的病人往皇城前那么一躺。

        

“赔钱吧!”

        

皇帝说道。

        

于是从淳于氏到工部,都开始清理那些病人。

        

而王氏却得到了赞美。

        

“有良心!”

        

张五娘在收拾东西。

        

杨玄遣人来说,准备后日回去。

        

“没什么东西呢!”她的父亲喘息着说道。

        

“阿耶,破家值万贯!”

        

张五娘捡拾着那些坛坛罐罐。

        

“菜刀要带走,菜刀也是,碗筷……哎!这个装水的大坛子不带走可惜了呀!”

        

叩叩叩!

        

张五娘听到敲门声,就跑去开门。

        

门开,来者是两个板着脸的小吏。

        

张五娘赶紧把菜刀收在身后,紧张的道:“见过官爷。”

        

一个小吏看看破败的宅子,捂着鼻子道:“你阿耶可是张大?”

        

“是呢!官爷!”

        

“看看!”

        

两个小吏进去,一路蹙眉。

        

见到张大时,他努力想坐起来。

        

“别!”一个小吏压压手,板着脸,“你原先在何处做工?”

        

张大惶然道:“在王氏,小人错了,小人的病就是自己犯的,和王氏无关。

        

小人不该去讨钱,小人不敢了,求官爷饶了小人的女儿,小人愿意做牛做马……”

        

小吏干咳一声,“朝中知晓了此事,王氏也愿意补偿些钱财,此事,就此了了。”

        

连续说了一番话后,张大有些喘不过气,听到这话后,他不禁愣住了。

        

正在给他拍背的张五娘也愣住了。

        

“这……”

        

张大想看看老天爷,可被屋顶挡住了,只能看到从漏雨的缝隙中投射进来的几缕光。

        

很微弱。

        

往日看着头痛。

        

可此刻,张大却觉得这几缕光是如此的令人振奋。

        

这是光明!

        

他恨不能赞美老天爷的英明。

        

“咳咳!这一千八百钱就是王氏的补偿,收好,画个押!”

        

张大欢喜的不行,看到文书后,毫不犹豫的画押。

        

两个小吏随即走了。

        

走在小巷中,一个小吏突然问道:“不是说好的扣下五百钱吗?怎地只扣了两百钱?”

        

“看着有些惨,不忍心。”

        

“你往日铁石心肠,今日怎地心软了?”

        

“看着他们父女就像是蝼蚁,本想照例克扣,可看到那少女的笑脸后,我不知怎地,竟然就改口了。”

        

“难道你看上了她?”

        

“不是。”

        

“那是为何?”

        

“那少女笑的干净,就像是……。”小吏抬头看着蓝天,“太干净了,我竟然有些自惭形秽。”

        

……

        

张五娘欢喜的数着铜钱,“阿耶,回头就能给你治病了。”

        

“治什么病!”张大靠在床头,“杨使君请了最好的医者,药方也有。都说了,这病难得好,就不浪费了。

        

这钱收着,到了北疆,若是为父还没死,就给你相看个夫君,这钱啊!就是你的陪嫁!”

        

张五娘回头,“阿耶不许说什么死。”

        

张大笑道:“好,不说,为父还得看着你成亲生子呢!”

        

张五娘好奇的道:“阿耶,怎地是一千八百钱?不是说,贵人给钱都喜欢给个整数吗?”

        

“是两千钱。”张大咳嗽了一下,“为父不识字,不过,在王氏做工几年,经常看到单子,那上面写了数目。

        

两千,这两个字为父还是认识的!”

        

“那还少两百呢!”

        

“傻女儿,那两个官爷辛苦跑一趟,得给辛苦钱。两百钱,很厚道了。”

        

“可,那是我们的钱啊!是阿耶的卖命钱!”

        

“咱们的命,不就是握在贵人的手中吗?

        

贵人想让咱们生就生,想让咱们死就死。

        

就算是一钱不给,难道咱们还能去闹?”

        

“哦!”

        

张五娘有些郁郁的。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