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自慰小说短篇&少妇饥渴偷公长篇

“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隐去的一,便是变数,便是一线生机,契合命运无定律!”

        

随后,丹田气海深处,神秘长剑剑柄一侧,有古老伟岸的道音响起,道出了这些玄之又玄的、神神鬼鬼的话,令人难以理解。

        

“太残忍了……”

        

龙吟声响起,这样评价古老伟岸的道音发出者,它或他像是推演到了什么似的,不由得为那少年人露出恻隐之心。

        

“残忍?不不不!以眼下的境况来看,诡异物质终有爆发时,届时,诸天染血、生灵涂炭,他这点痛苦,与其相比,又算的了什么?”

        

古老伟岸的道音再次响起,道出了这些话。

        

“道友……你是不是推演到了什么?这无数岁月以来……那些东西处于最深层次的蛰伏中,暂时不见它们露出过于伟岸的力量,难道……它们会在今世爆发?”

        

有古老伟岸的道音响起,道出了这么一则惊世骇俗的隐秘。

        

即便是强如它们,口中也提到了“伟岸”二字,可想而知,它们口中的神秘存在,一定会超出诸天万界顶级高手的想象力。

        

“不可说!不可道!时机未到,贸然揣度,以我等眼下的状态,势必会陷入莫大的危机中。”

        

流氓般的道音响起,它像是在忌惮什么似的,这样提醒另外两个神秘道音的发出者。

        

果然,另外两个神秘道音的发出者不再开口,陷入了最深层次的蛰伏与休养中,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似的。

        

一时间,方青的丹田气海变得寂静无声。

        

此刻,外界的方青强行收敛心绪,对着虚空躬身行大礼,而后跳入了裂缝内。

        

不断地向着地下下行,十几个呼吸后,方青才发现,神秘裂缝深不可测,已经下降到了帝尊山最底端,但那璀璨金光依旧距离他很远。

        

处于地下,方青感受着大地的厚重与广博之力,心中若有感悟,只是他没有时间去参悟,只能将它们埋在心中,日后再去琢磨。

        

又是十几个呼吸后,方青脚踏实地,来到了地底深处的一个小型空间内,他当即露出震惊之色,死死地看着空间四周。

        

只见,地下空间内,那一条条粗大无比的灵脉、龙脉,仅仅露出部分形体,却散发出恐怖绝伦的能量,像是一条条巨龙在匍匐,构造出这么一个小型空间,尽显神秘。

        

值得一提的是,此地的能量太过于恐怖,比外界的能量浓郁了数百倍不止,两者之间不可比较。

        

特别是那种造化气息,即便是比不上方青体内神秘空间内的能量,也相差无几了。

        

很快,方青观望四周,目光锁定了空间中心方位,瞥了一眼悬浮在虚空中的道则神兵,而后看向了一块被灰色雾霭与琉璃色雾霭笼罩着的奇异石头,他心中一震。

        

“琉光石!不对!这不是琉光石,该不会是传说中的混沌石吧?嘶!”

        

方青低喝一声,道出了古籍上记载的、传说中的奇石——混沌石!

        

嘶!

        

方青大吃一惊,他万万没有想到,帝尊山地下居然存在这么一块至高无上的奇物,简直不可思议。

        

至于琉光石,他倒是知晓一二,那是通玄大陆最顶级的修炼奇石,无比稀少。

        

但眼前这块石头,却是与众不同,充满了古老至极、伟岸无双的气息,像是开天辟地前就存在世间一般。

        

此刻,丹田气海深处,神秘长剑剑柄一侧,那枚石珠缓缓地转动,散发出古老至极、伟岸无比的气息,很奇怪,它身上的气息与外界的混沌石有些相似,却又与众不同,此刻,它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似的。

        

“怪不得齐天帝尊那般逆天,原来如此啊。”

        

传说中的奇物就在眼前,方青心中充满了震撼之意,他总算是知晓齐天帝尊为何能够那般逆天了。

        

拥有这么一块传说中的混沌石,即便只是面对着它,也能够体悟出很多古老道则,比任何皇天境高手的道法都要珍贵无数倍。

        

深吸一口气,方青准备接近混沌石,但即便是有神秘白光笼罩,他依旧感受到了难以想象的压力。

        

他不假思索,当即运转化天诀,汲取无尽的神秘能量入体,解封四大神秘空间,抗衡着前方那股无法想象的威压。

        

要知道,那仅仅是混沌石自主散发出的气息,若是其内部的能量外泄,方青瞬间就会魂飞魄散,这是没有任何悬念的。

        

十几个呼吸后,方青接近了混沌石,看清了其面貌,那是一块不规则的灰色石头,只有一米长、半米宽,却是如同一座太古神岳一般,镇压在大地地脉之上,不动如山。

        

嗡!

        

像是感应到了方青的气息,混沌石微微发光,金光乍现,璀璨无比,照亮了整个地下空间,且外泄出一缕缕无比古老与伟岸的气息,摄人心魄。

        

噔噔噔!

        

受气息所迫,方青忍不住倒退三步,而后死死地盯着混沌石顶端,看着那四个古老至极的大字:击天九式!

        

“击天九式?什么意思?难道是九式战技?”方青喃喃自语,道出了四个字。

        

丹田气海深处,神秘长剑剑柄一侧,石珠缓缓地转动,有一道声音响起:“击天九式!真的是它啊。”

        

“老浑,这就是不灭道图诞生的源头吧?”

        

带着流氓气的声音响起,道出了不灭道图四个字。

        

识海深处,青衣身影的目光变得无比湛亮,他缓缓地起身,看向了外界的混沌石。

        

“……是的。”

        

神秘道音响起,显得很不自在,实在是因为,那一位太特么极品了,老浑,老浑,你全家都是老浑!

        

“混沌本源石碑,传说中的击天九式,那一位成道前的最大造化,果然了不得啊。”

        

有龙吟声若隐若现,自石珠内部响起,道出了这么一番话。

        

“琉璃老儿!琉璃老儿!亘古仙渊一行,夺我造化,手段卑鄙无耻,本王饶不了他。”

        

又有神秘道音响起,道出了这些话,那什么亘古仙渊,让识海深处的青衣身影目光湛亮,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外界,方青深吸一口气,继续看向混沌石碑,只见,此刻的混沌石碑之上,有九条奇异的道痕在不断地闪烁着,散发出先天气息。

        

方青凝视其中一条道痕,一瞬间,那条道痕变了,他像是看到了一条伟岸至极的真龙,自深渊内飞出,龙躯一动,亿万里星空剧烈颤抖,无穷无尽的星辰爆碎,化作了漫天烟花。

        

而后,伟岸真龙在宇宙星空中遨游,那种无上威势,即便是隔着万古时空,也让方青浑身一震,踉跄倒退三步,眼中浮现出一抹血色。

        

滴答!

        

一滴血自方青眼中滴落,刚刚一瞬间,他被无形的威势所摄,眼睛承受不住那种气息,被震伤,幸亏他被神秘白光笼罩,否则,此刻的方青,就要变成一个瞎子了。

        

方青露出惊骇欲绝之色,但心中的好奇之意,不减反增。

        

他忍不住继续观摩那条道痕,一瞬间,那条道痕却是变了另一种神形,只见,一挂混沌雷霆如天瀑,骤然间出现在宇宙星空深处。

        

混沌雷霆所过之处,亿万里星空被闪电淹没,无穷无尽的星辰破碎,威势恐怖到了极点。

        

“好恐怖的击天九式!好神秘的无上神形!”

        

方青忍不住倒退三步,露出惊骇欲绝之色,混沌石之上的场景变化,远远地超出了他的想象力。

        

一条道痕而已,居然能够变化出不同类型的无上神形,每一种皆充满了至高伟岸的气息,摄人心魄。

        

“这是无上至宝,举世难觅,乃参悟天道、武道的绝世奇物,齐天帝尊真是好大的造化!”

        

方青感慨万千,为齐天帝尊的机缘造化所折服,他自踏入修炼界以来,所得到的诸多造化与此相比,简直小儿科。

        

此刻,即便是方青识海深处的青衣身影,也凝视着外界的混沌石,露出难以掩饰的惊喜之色,这可是起源之物啊,不灭道图为何能够诞生?怕是与此脱不了干系。

        

外界,方青深吸一口气,他没有再观摩击天九式,那不是他眼下可以强行观摩的,触之必有极大危险。

        

随后,他看向悬浮于虚空中的道则神兵,那是以承道石所炼制的特殊兵器,同样非同小可。

        

“日后,便称你为承道石剑吧。”

        

说话间,方青靠近了承道石剑,伸出右手,就要摄拿这柄奇异而价值无量的神剑。

        

他丝毫不怀疑承道石剑的价值,单单是承道石,便是通玄大陆最顶级的奇物之一,价值无量。

        

更何况,承道石被齐天炼制成一柄特殊石剑,承载了他们一百三十一位望帝境高手的道法,更加难得,其对于他的武道而言,必有难以估量的促进作用。

        

铮!

        

不等方青接触承道石剑,骤然间,一道似可贯穿天上地下的剑鸣声响起,古老而凌厉的气息充斥整个地下空间。

        

咚!咚!咚!

        

方青瞳孔一缩,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他忍不住倒退三步,眼底深处充满了惊惧之色。

        

丹田气海深处,那柄处于沉寂中的神秘长剑微微发光,露出一丝渴望之意,像是饿极了的婴孩一般。

        

剑柄处,石珠缓缓地转动,像是意识到了什么,骤然间,一丝微不足道的白光浮现,没入了方青丹田气海的裂缝处。

        

一瞬间,一股无法言喻的恐怖气息外泄,瞬间笼罩承道石剑,强横到不可想象的承道石剑剧烈颤抖,而后归于平静。

        

方青不可置信地看着处于寂静中的承道石剑,而后猛然低头,看向自己的小腹处,露出惊疑不定之色。

        

刚刚一瞬间,他分明感受到了丹田气海的异常变化,其内部居然有渴望之意传来,无比诡异与神秘。

        

而接下来的变故更让他难以理解了,有神秘力量外泄,瞬间制伏了承道石剑,这种变故,完全超出了方青的想象力。

        

“怎么可能?天弃之体再神秘,也要有个限度吧,它怎么可能自主复苏?”

        

这一刻,方青的脸色变得无比凝重,眼中充满了惊疑不定之色,他对于自己的丹田气海更加好奇了,迫切希望得知其中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

        

思索、探索了近一刻钟,方青摇摇头,他的丹田气海太神秘了,任凭他动用所有手段,也难以窥探其中的秘密,只能再一次放弃探索。

        

右手探出,方青一把抓住了承道石剑的剑柄,这一刻,承道石剑微微颤抖,却是没有任何反抗之意,任由方青握住。

        

方青心中一震,真正感受到了承道石剑的特殊,不愧是由一百三十一条强大道痕所凝聚的特殊兵器,仅仅是握着承道石剑,方青就有种置身于道法海洋中的感觉,悟道速度陡增十倍。

        

此时此刻,方青的眸光湛亮无比,一百三十一位望帝境高手的道法,如今全部汇聚到一起,由承道石承载。

        

日后,他便可以日夜观摩那些道与法,与自身的武道印证,可以想象,他道途的进化速度,绝对难以想象。

        

随后,方青面对着混沌石,手持承道石剑,石剑光芒内敛,但那浓郁到无法言喻的道法气息,时时刻刻笼罩着方青,令他忍不住想要参悟其中的道法。

        

但方青知道,眼下不是他悟道的时机,今日的变故超出了他的想象力,他需要做好应对外界变化的准备。

        

“混沌石碑能带走吗?”

        

方青看向混沌石碑,他知道击天九式的价值,远比承道石剑贵重千百倍,齐天为何能够碾压、横击一百三十位望帝境高手,并且硬接皇天境高手一击?绝对与混沌石碑、击天九式脱不开关系!

        

抗衡着难以想象的压力,方青开始靠近混沌石碑,肉身体魄之力全部展开,化天诀无时无刻不在运转,赋予了方青强大的力量。

        

但即便是如此,足足半刻钟后,他才来到混沌石碑近前,伸手触摸着混沌石碑,感受着那股无比古老与伟岸的气息,心绪起伏不定。

        

“起!”

        

方青眼中露出尝试之色,他将承道石剑放到一旁,双手环抱混沌石碑,身上骤然间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力量。

        

铛!锵!

        

指掌附近,虚空壁垒铿锵作响、火花四溅,力量场域瞬间形成,无穷无尽的神秘能量剧烈扭曲,向着四面八方扩散,他想要撼动混沌石碑。

        

此刻,方青身上爆发出的力量,粗略估计,也有数百万斤,寻常的古山也禁不住他一击。

        

但就是这样一股惊人的力量,却是难以撼动混沌石碑分毫,它像是与通玄星凝为一体似的,根本不会因外力而移动分毫。

        

方青散去力量,站在混沌石碑前,甩了甩发麻的双臂,脸上充满了震惊之色:“好沉重的混沌石碑,堪比一座太古神岳啊。”

        

识海深处,青衣身影看着外界的一幕,嘴角轻扬,露出一抹笑意,不管他的元神、灵魂如何改变,他们那与生俱来的“贪婪”之心,还是不会变的。

        

“只能看你的了,希望你能够再现神秘伟力!”

        

没有办法,方青是真的无法撼动混沌石碑,但他又不甘心放任混沌石碑留在此地,下意识地看向小腹处,谁知道它会不会消失不见?若是真的消失不见,他哭都来不及。

        

“嗯?你倒是有点反应啊?”

        

方青接连尝试动用丹田气海,他的神念不断地没入那一丝裂缝内,想要“激活”其中的神秘伟力。

        

但是,他的神念如同泥牛入海,消失地无影无踪,丹田气海一如既往地平静。

        

“嗯,你小子倒是赶紧上供啊,否则,本大爷如何为你出力?不上道!”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