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美的多汁的老熟妇/我14被男生做了舒服

两名医药教授觉得已经很玄幻了,就算再玄幻,难道还有比一个核物理教授在医药方面不逊于两名医药教授玄幻?

        

“沈闲教授你说吧,我们两个人能接受。”两名教授表现出很波澜不惊的样子。

        

在他们看来,沈闲的学习天赋一定不错,可能属于天才那一序列,学了几年医药。

        

这样的人不是没有,只不过后来最终被骄傲的心态导致荒废大好天赋。

        

沈闲说道:“我说我自学医药领域用了一个半月的时间你们信吗?”

        

“你感觉我们会信吗?”

        

“我说的是事实,不信你们可以问校长。”

        

两名医药教授见沈闲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纷纷感觉到一阵口舌发干的样子,一个半月的时间还是自学?

        

这还算是天才吗?

        

“咕噜”

        

二人咽着口水,好像明白了为什么人家会为何如此年纪轻轻就能坐上教授的位置了,更明白了为什么王国方校长对沈闲的包容了。 

        

沈闲露出凝重之色,双方没有利益冲突,便尝试问道:“两位你们都是在医药领域钻研多年的老教授,我想问一下,我现在的水平应该处于什么阶段。”

        

“应该处于比我们稍微差些,缺少实践经验的阶段。”

        

两名医药教授给出中肯的答案。

        

这个答案与沈闲估算的相差无几,现阶段,欠缺的就是实践经验,有了足够的经验,他便能去制造癌症特效药。

        

他将这个消息告诉王国方,希望能去医药工程那边实习一个月的时间。

        

“嗯,去吧。”王国方接受他的请求。

        

…….

        

然后,沈闲便跟着两名医药教授在医药工程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实习。

        

实习期间,每一天他都格外用功,用大脑记录每一个细节,成长速度也十分惊人,甚至更是根据配方比例制作出数种医药。

        

“差不多是时候了。”沈闲目光坚定离开医药工程系。

        

他找到王国方,说明自己接下来的打算,准备制作癌症特效药。

        

听到这个消息,王国方的兴趣立即就提了起来,声称要为他准备实验室。

        

沈闲摇头拒绝:“咱们这的实验室我基本都去过,可能环境不太行。”

        

王国方沉默。

        

没错。

        

顺天大学到底是综合性大学,不是专业的医药研发机构,许多设备没有,许多材料也没有。

        

“那你想怎么做?”王国方问道。

        

沈闲问道:“癌症特效药所需要的设备和材料很广,有没有专业的医药机构,例如研究所一类的地方。”

        

王国方想了想,道:“渝市西南医药研究所,近几年才成立的,上面重点照顾的机构,当初咱们顺天大学就曾有不少人被调过去。”

        

沈闲犹豫道:“那我能不能….”

        

“我试试给你争取争取….”王国方也有心想看癌症特效药的诞生。

        

三天的时间,他为沈闲争取了一个名额。

        

顺天大学需要借助西南医药研究所相关设备搞研究的名额。

        

“事情基本就是这样。”

        

王国方给沈闲描述起事情的经过。

        

“那边一开始不同意,我是联系了科学院,上面的领导跟他们沟通了,才让你过去搞研究。”

        

“真是谢谢太校长了。”

        

“谢什么谢,研究出特效药以后史书怎么写,顺天大学知名教授沈闲成功攻克癌症,啧啧…..”

        

王国方一脸微笑,原来他跟袁所长的目的相同。

        

沈闲的成就越高,他们也就间接受益,这种事属于共赢。

        

沈闲点头,问道:“我什么时候过去?”

        

王国方解释道:“需要等一周的时间,西南医药研究所说要调整调整。”

        

沈闲表示理解,一周的时间,自己完全能等。

        

…….

        

离开顺天大学,他准备现在路边的小饭馆吃一顿饭,再返回住所。

        

两菜两碗米饭便是他得午饭。

        

以前他也曾幻想过每天喝最烈的酒,骑最辣的妞,只是现在他将这些不切实际的想法抛在脑后,那样的生活容易让人沉沦。

        

沈闲不敢但凡一丝丝沉沦,而且现在的生活比在厂打螺丝强的太多,就连袁所长也隐晦的提起过,如果生活有需求,国事院会尽量批准。

        

但是,沈闲对现在的生活质量较为满意,人要学会知足,纵观历史,贪得无厌只会令人陷入深渊无法自拔。

        

他一个人吃着饭,目光扫量饭馆的环境。

        

十张桌子,有几张桌子有人吃饭,好不热闹的气氛,其中尤数靠门的几张桌子最为热闹。

        

那是一群来自民间的政治家与军事家,正在讨论国事,有理有据,且声音之大,唯恐周围人不信服。

        

“现在国内进口药紧张了,例如白血病抵抗药等,外国不给咱们进口了。”

        

“嗨,何止进口药,现在进出口都限制贸易了。”

        

“他们就是眼馋咱们的核动力高铁技术,才耍得这些阴谋诡计逼咱们妥协。”

        

“为什么眼红核动力高铁,还不是冷核聚变技术。”

        

“对,虽然我不懂核动力高铁的原理,但是我超懂冷核聚变技术,没有人比我更懂,一旦冷核聚变技术应用更多的领域,那些外国佬就完了。”

        

这些人说得头头是道。

        

沈闲从中得到不少讯息,那些外国佬真的如袁所长所说,来势汹汹,只因为冷核聚变技术的诞生,打破了世界该有的平衡,让那些势力不得不抱团起来。

        

隔壁桌有个光头壮汉,听着饭馆里议论的天下大事的内容,很是气愤的样子,拍着桌子大声怒喝:“哼,蛮国一系列骚操作想限制我们,狗曰的四岛国也来凑热闹,那就打!”

        

那畅谈国事的两张桌子的声音立马就熄了,有人缩了缩头,提醒道:“大哥,是蛮国还有西岛国、西国….搞事情,你要是生气别对我们瞪眼啊。”

        

很快,光头壮汉也参与到商议国事的氛围,并且深谙兵法之道,什么群狼战术围剿蛮国太平洋舰队致使蛮国西部门户大开,什么空投核弹炸富士山,让四岛国永远消失在太平洋。

        

饭馆的气氛更加热闹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