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势玉茎入钗&yin荡俱乐部

“嘎吱~”

        

风猛然将手中的弓拉开,石头打磨的箭头指着其中一个闹腾的最凶的高壮男人。

        

“弓嘎!”

        

人群中有人惊呼,不少人紧张后退。

        

人的名树的影,虽然他们所有人都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弯曲的木棍,但巴族猎杀野狼的战果眼下早已在会场内外传遍。

        

被瞄准的男人虽然也有些变色,后退几步瞬间将手中的长矛对准风,嘎嘎叫嚷表情愤怒无比。

        

“嗖~”

        

风咧嘴一笑松开弓弦,箭从男子的耳边呼啸而过,哚的一声射在了一群人身后一棵大树上,相聚不过十米,长箭稳稳的插进树干,尾羽剧烈震颤。

        

人群哗然后退,其中有人就站在树下,迟疑半晌伸手去拔箭,用力几下竟然没有拔出来,忍不住嘎嘎惊呼起来。

        

于是一大群野人一拥而上,七八双大手你争我抢的去拔箭,最后被一个身材高壮的家伙拔了出来,不过箭头却是身陷在树干之中,而从箭杆陷入的深度来看,至少有一寸。

        

“嘎嘎!” 

        

人群再次爆发一阵惊呼,纷纷转头看着风等人手中的弓箭,表情变成了惊惧,而用长矛指着风的高壮野人,此时也微微哆嗦一下收回了长矛,慢慢后退。

        

方才这一箭就从他耳边掠过,带起的风凌厉的刮过耳垂,刺激的他浑身毛茸茸的汗毛全都竖了起来。

        

长年的狩猎生涯告诉他,方才这一箭若是射在他身上,估计自己已经死了。

        

“动嘎,死嘎!”

        

风面带不屑冷哼一声收回木弓。

        

此时不光是围聚在山洞前面的野人全都噤若寒蝉,就连领头的一群乌族人也纷纷露出惊恐的表情。

        

虽然风说的话他们除开嘎之外完全听不懂,但威胁的意思却是明明白白。

        

空气紧张有若凝固,足足过了半分钟,那个拔出箭的高壮野男人屁颠儿屁颠儿的把没了箭头的箭送过来,放在风的手上,带着十分讨好的表情。

        

“弓箭嘎嘎,嗦嘎!”

        

“嗦嘎,嗦嘎……”

        

围观的人群瞬间就像活了过来,瞬间响起一阵赞叹。

        

风接过没有箭头的箭微微看了一眼,撇撇嘴丢下地上,反手从背后的箭筒之中再次抽出一根搭在弓弦上。

        

于是所有人的眼神都落在风等几个猎人背后的箭筒上,一阵剧烈骚动的同时脸色变得更加畏惧。

        

因为箭筒里面密密麻麻全都是箭,比双手双脚的指头加起来都多,完全数不过来。

        

风一箭立威,震慑全场。

        

眼下在洞口的全都是各部落前来参加巫主大会的最勇敢的猎手。

        

而眼前这个山洞就是乌族的巫居住的地方。

        

虽然原始部落人人平等,但大巫的地位不一样,因为她不能算是普通的人族,而是拥有和神沟通的力量,只有得到大巫承认的部落,才能和乌族联盟,受到邀请前来参加巫主大会。

        

所有联盟部落的男人,只有最勇敢的猎手,才能得到大巫的祝福,成为所有部落尊重的勇士。

        

不过这种尊重是建立在武力的基础之上。

        

这个时代没有谦逊、没有计谋,没有伪装,只有最原始最野蛮的碰撞。

        

就比如首先挑衅巴族的高壮男子。

        

他是木牙部落最厉害的猎手,得到过大巫的祝福,被所有部落的人尊重,但今天,明显挑衅过度,被巴族当面震慑羞辱。

        

虽然他心有不甘,但此时却再不敢挑衅,看着风手上已经再次张开的弓箭,脸上充满了不安和恐惧。

        

这种武器速度快威力大,虽然他能够判断出近距离自己可能会占上风,但对方有六位弓箭手,只要他敢出手,瞬间就会被射成刺猬。

        

“咳咳咳咳……”

        

一连串的咳嗽从山洞里面传出来。

        

洞外人群一阵微微骚动之后全部散开。

        

只见一个白发苍苍又矮又瘦的老太婆披着一块拖地的黑色兽皮,杵着一根比人还高的拐杖从山洞慢慢走出来,旁边还有两个年轻女孩子搀扶着,身后还跟着三个头上插着五颜六色羽毛的中老年女人。

        

“巫嘎!”

        

所有人都恭恭敬敬的捶胸。

        

“巫!”

        

母巴则激动的快速迎上去,牵着老太婆的手流泪。

        

老太婆颤巍巍的伸手轻轻在母巴头上摸了两下,满是皱纹干瘦的脸颊上露出一丝慈祥的笑容,两人咕咕嘎嘎的说了几句话,然后母巴转身指着人群中的徐晨。

        

“晨嘎!”

        

母巴招招手,徐晨放下背篓赶紧走过去。

        

老太婆伸出双手在徐晨身上从头到脚挨着摸了一遍,然后咕咕嘎嘎说了几句话,徐晨基本上没有听懂。

        

一是乌族的语言和巴族虽然相似,但口音也略有些不同,另外最近巴族的说话方式已经被他带歪的很厉害了,平日交流用上了许多新的字词,慢慢习惯之下他对这种纯土著的古老语言更加难以理解了。

        

中国民族众多,语言风格千变万化,三里不同风,十里不同俗。

        

就许晨所了解,在中国南方许多地方,哪怕只隔几十里路,两地的人说话口音都会有巨大的诧异,更别说在这个原始蛮荒的原始时代了。

        

而且眼下正是语言开始系统形成的时期,语言时刻都在发展创新,巴族从乌族分离出去已经几十年,隔绝之下语言风格差异已经很大,因此部族交流多以简单的语言配上丰富的肢体动作和表情,才能互相明白对方说话的意思。

        

看徐晨一脸懵逼的样子,巫疑惑的转头看母巴。

        

母巴只能连比带画的又说了几句,夹杂着陶嘎鞋嘎的词语他听懂了,应该是母巴在向母族的巫推荐他的发明创造。

        

老太婆听完脸色变得异常严肃,对着站在洞口的乌族人说了几句,于是在头上插满羽毛的中年女人安排下,所有人都退出石头围成的围墙,转眼就只剩下了巴族一群人和头上带着羽毛的几个中老年女人。

        

这些头上带羽毛的几个中老年女人,就是此次前来参加巫主大会的几个部落的首领。

        

乌族因为人口多,实则又分成了几个不同的大家庭居住在一起,各自都有不同栖息山洞和生活区域,如果实在住不下或者受到排挤,就只能离开这里去别处寻找新的栖息地,自立门户自成一族。

        

巴族就是如此。

        

巫的年龄很大,皮肤黝黑满脸褶子,脸颊干瘪完全看不出来多大年纪,但明显比母巴要苍老很多很多,按照徐晨推测,少说也有七十岁的样子。

        

在这个原始的时代,这种老人拥有的阅历和智慧,注定成为部落中神一样的存在。

        

她不是乌族的族长,但却是所有部落最尊重的长者。

        

这个山洞很大,但不是太深,里面同样到处都是睡觉的石头草窝,但能够和巫住在一起的,肯定都是乌部落最核心的族人。

        

当中有一个石头围成的巨大火塘,旁边单独放着一块石板,上面有刀砍斧凿的痕迹,比较平整。

        

石板上摆放着几个从巴族带回来的陶器,还有几双草鞋和一卷麻布。

        

其中有一双草鞋已经散开,明显是被解开观察过。

        

地上还放着两个藤筐和不少树皮干草,还有几根搓拧过的树藤和草绳,看起来是在研究编筐、搓绳甚至仿制草鞋。

        

不过看起来都还没成功。

        

草鞋还只是一团胡乱扭曲的草绳。

        

树皮绳就是简单两股拧在一起,松松垮垮的不成形状。

        

唯独编了一半的藤筐略微像样,但也歪瘪松垮,还不如巴族的孩子们编的好看。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