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戴围裙真空H/医生和护士啪啪

      

春季正是鹿开始发情交配的时节,为了争夺配偶,这个阶段的野鹿会显得十分有攻击性,若是远远地听见鹿的叫声,朱由检往往都会主动避开。

        

他虽然天赋很好,力气远超同龄人,但说到底也不过是一个十二岁的小孩,一头成年且处于发情期的野鹿,就算是最富有经验的老猎人都不敢随意招惹,更别说他了。

        

但如今不同。

        

他刚刚在发现痕迹的地方仔细留意了一下,附近有很多树木都被撞断,很凌乱,他猜测这里是发生过一场争斗。

        

而争斗的双方,自然就是两只处于发情期的公鹿。

        

为了争夺配偶,两只野鹿可以彼此争斗,直到另一头精疲力竭直至身死,很多时候另一头也活不了多久。

        

朱由检并不关心到底谁赢谁输,他只知道,这是一个可以捕获到一头成年公鹿的机会。

        

也是一个可以摆脱债务的机会。

        

不过他没有着急地失了分寸。

        

成年野鹿的危险性太大,他没有莽撞,而是小心翼翼地顺着痕迹跟过去。

        

一路上,可以看见许多的痕迹,折断的树枝、灰黄色的绒毛、地上轻微的血迹,还有一些形状奇特的脚印。

        

朱由检几乎可以确定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了。

        

又继续按照痕迹前进,朱由检的动作越来越小心,也很认真地观察周围。

        

终于,越过最后一个灌木丛,他发现了他的目标。

        

一头健壮无比的公鹿此刻正趴在地上,看起来十分虚弱疲惫,一只鹿角已经折断,身上很多血迹和擦伤的痕迹。

        

朱由检十分兴奋,因为这只公鹿显然是处于强弩之末,这简直是天赐良机。

        

他缓缓举起了弓箭,手指都有点发抖,这一箭若是射中,那十两银子就肯定到手,家里的那亩田也不需要再交给李家,皆大欢喜。

        

但若是射歪,毫无疑问也会迎来野鹿最猛烈的攻击,十分危险。

        

这简直近似于赌命了!

        

要赌吗?

        

朱由检有点控制不住呼吸了,他在激烈挣扎中。

        

呼吸声不小,那边趴在地上的野鹿似乎有所察觉,朝朱由检这个方向看了过来,竖起耳朵。

        

朱由检缓缓收起了弓箭。

        

这头鹿他招惹不起!

        

但是,他却并没有径直离开,而是缓缓后退一段距离之后,爬上了树,在树上,他仔细搜寻着。

        

“发现了!”

        

朱由检兴奋地想要喊叫,因为他发现那头强壮公鹿的旁边,还躺着另一头公鹿,但是那一头已经死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他心中连呼侥幸,还好他刚刚没有直接动手射箭,说实话,当初老猎人的确教给他了他很多东西,但是他还是太年幼了,甚至连这个弓都是老猎人专业定制给他这个小身板的,用来抓点小动物还没什么问题,但是想要用这么个玩意去捕猎一头公鹿……

        

只能说是想太多。

        

这玩意就算是命中了要害,都无法致命,随后很有可能发生的事情,就是朱由检被愤怒的公鹿冲过来,直接顶死。

        

一头鹿对于他的诱惑太大,他也差点没有冷静住,只差一步就踏入深渊,就在那抉择的一刻,他却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既然一路看过来都是两只鹿在争斗,为何这里只看见一头鹿在休息。

        

另一头鹿呢?

        

是逃跑了,还是已经死了?

        

他随后爬上树去观察,终于确认了另一头鹿已经身死的事实。

        

既然已经有了现成的猎物,那接下来的事情就再简单不过了。

        

朱由检折了几段树枝,朝那边休息的公鹿扔了过去,对方自然是愤怒,朝着朱由检所在的树愤怒地撞了几下。

        

但是随后它就摇晃着脑袋走了,临走的时候还脚步不稳,看起来有点头晕。

        

目送着那头公鹿远去,朱由检赶紧上前,仔细观察那头死鹿。

        

的确是死了,没有呼吸,而且身体皮毛还是热的,刚死不久。

        

在这一刻,朱由检真的忍不住笑出了声,这头成年野鹿若是能卖出去,十两银子已经绰绰有余。

        

但他一个人搬不动,他立刻动身,飞也似地跑下山,赶紧去找朱大。

        

此刻朱大还在李家做帮工,看见朱由检来了,许多村民都有些疑惑,不知道现在正忙?

        

“有急事,先不要干活了,快跟我走!”

        

朱由检直接动手拉朱大走。

        

旁边几个村民都哈哈大笑。

        

“朱大,你儿子都能使唤你了?”

        

朱大黑着一张脸,没有理那些起哄的人。

        

他知道朱由检不是那种玩性强的孩子,此刻神情这么紧张,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他顿时心里一颤,还以为是家里出了事,连忙丢下锄头,身后那李家管事很嚣张地说今日的工钱没了,朱大也没管,跟着朱由检一路快步远离众人。

        

“什么!竟然是一头……”

        

听闻了消息,朱大瞪大眼睛,心里的话差点脱口而出,朱由检赶紧伸手将他嘴捂住。

        

朱大真是太……离谱,这件事若是被其他人知晓了,那还了得?

        

朱大也明白自己刚刚的行为是多么蠢,回过神来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很心虚地往后面看了眼,像是防贼一般。

        

后面自然是一个人都没有。

        

话不多说,两人心情都激荡,赶紧上山,速度极快,是跑着上去的,等到他们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朱由检长舒一口气,那头鹿原原本本就在哪儿。

        

话不多说,两人赶紧抬着这头鹿下山,而且还专门避开了村里其他人,抬到了自己家,还好这个时候处于农忙时节,村里大多数的人都去了李家做帮工,这一路下来别人也没有发现。

        

随后朱大赶紧在家里找了一层层的破布,将鹿包裹好,又给刘氏说了一声,在后者瞪得溜圆的眼神中将这头鹿往镇上抬。

        

这头鹿很重,重到他们两人都有些扛不住,走一会儿就要休息,但是由于心理实在是太激动,父子俩根本不觉得疲惫,反而慢慢都是干劲。

        

他们是从下午出发,一路抬到了晚上,依然没有到镇上,父子俩在草地上睡了一觉,怀里还紧紧抱着那一堆破布包裹着的鹿,等到清晨的光刚刚洒落到大地上,父子俩抬着这头鹿到了集市上。

        

其他人还在疑惑这父子俩怎么抗一坨破布过来,等到两人将破布层层掀开之后,许多人才发出声声惊叹。

        

一头鹿,而且,很完整,基本上没有什么伤口,这玩意一年到头也未必会有一头,顿时吸引了很多人的驻足,许多人都围着。

        

朱大和朱由检两人则显得有些紧张,被包围的感觉并不好,他们甚至觉得眼前这群人是来抢劫的。

        

这的确是有点小人之心了,但是这头鹿对于两人来说太重要,这种紧张感始终挥之不去。

        

但不久之后,有一个穿着华贵的公子前来,身后跟着几个家奴。

        

看着这一幕,那年轻公子顿时挪不开眼睛,站到了父子两人面前。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