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地摊卖大力/肚兜书房呻吟h

罗威和罗七两人,站在原地就有些尴尬。

        

尤其是罗威。

        

身为源顺镖局,五方镖头之一,走到哪里都是绝对的主角,见惯的是世人敬佩的目光。

        

可是,此时他就感觉到,自己宛如一介小丑。

        

围观的不管是江湖同道,还是普通百姓,根本就没把视线放在自己身上,全都赞扬着,吹捧着那位打残自家同事的年轻人。

        

眼神中多有喜爱和敬服。

        

就连自己带来的那些个趟子手,也很有几个,眼里闪着光彩,偷瞄张坤几眼。不用问,他们心里肯定也是佩服得很。

        

‘老夫殚精竭虑,努力维持如今镖局形势,跟各方势力打好关系,善战者无赫赫之功,如今源顺的声势,哪里少得了老夫的功劳。’

        

罗威只觉在场大多数人都十分浅薄,看不懂这个江湖、这个朝廷的本质真相。

        

也许,那年轻人是在做秀,也许,他是真的怜悯弱小,抱打不平。

        

但无论如何,他肯定是源顺镖局,一根不稳定的钉子。 

        

先是田千里,再是丘玉林,下一个,又是谁?

        

‘或者,他是王师兄抛出来的一颗棋子,一个警告……’

        

罗威脸色阴晴不定,突然说道:“丘玉林失职在先,没有做好陪护监管外来客人的任务,又心怀愤恨,妄自出手在先。实在咎由自取,怪不得人。”

        

“张坤实力不凡,能打赢丘玉林,本身修为境界,应该也达到了镖师的水平。这两天,就让他走一走流程,勘验镖师吧……咱们源顺镖局不拘一格招收人才,不能委屈了江湖好手,一个趟子手的职位,实在是有些辱没了他。”

        

说完,他看了罗七一眼。

        

“考核勘验的事情,走走过场就好,切记,不能坏了镖局规矩,这是咱们立身之本。”

        

“是,张兄弟武艺高强,能早日升任镖师,也是小侄所愿。”罗七恭敬回道,眼中却全是笑意,带着丝丝揶揄。

        

先等着……

        

他转头看向那瘫倒地上,失魂落魄的丘玉林,心中升起一丝内疚。

        

针对张坤,点名让他跟随出任务,还是自己交托给丘玉林的,最后竟然落到如此田地。

        

“这,罗师叔。”

        

一听这话,王静雅面色大变。

        

张坤的六合拳法都是她教的,什么水平她还能不知道吗?

        

再是什么样的天才,学东西总得有个过程。

        

虽然她不知道张坤到底是怎么把卧虎寨的赵豹和丘玉林镖师干趴下的……

        

但无论怎么高估他,与罗七比起来,想必还是大有不如。

        

年前就有风声传出,罗七离着明劲锻骨境界,只是相差一线。

        

随时都可能突破。

        

若是……

        

王静雅狐疑看向罗威,不太确定他是私心作祟,还是真的出于好心。

        

“此事就这么定了,人情要讲,规矩也要遵守。既然是人才,就不能藏着捂着。如今镖局正是用人之际,步子可以再大点。”

        

罗威摆摆手道。

        

对镖局内部事务的处理,罗威可以说熟手得很。

        

如今王总镖头因为万木草堂之事,出门在外,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回得京师,内务全由他们几个老资格镖头兼着处理。

        

身为小辈的王静雅,甚至是杜凤江、唐文均等总镖头亲传弟子,也没有多少说话的资格。

        

人情社会,总还是需要论资排辈的。

        

更何况,源顺五方镖头,任凭哪一位都是易筋炼骨大成,刚柔并济的大高手。

        

他作出决定了,那就只能照办。

        

镖局里那几个老兄弟,也不会拂了他的心意。

        

扔下这句话,罗威带着几人匆匆离去。

        

当然,也没忘了带走受伤致残的丘玉林。治不治得好且不说,还得得治。

        

来时颇有几分气势汹汹,去的时候,却是静悄悄的。

        

……

        

看着捕头捕快开始进场,安排几人帮着处理手尾,张坤也跟着离去。

        

走在前面的王小丫同学,眉心紧锁,两道剑眉如同柳叶,斜斜掠起。

        

明明透着锋锐,偏又多了几分愁绪。

        

“你觉得罗七到底是怎么一个想法?会不会……”

        

“会!”

        

张坤笑道,想也不想。

        

他知道王静雅到底在担心什么,心里不由升起一丝暖意,这个大妞,出乎意料的讲义气啊。

        

自己是她招募进入源顺镖局的,事前本来也没什么交情,但是,她做事就执著得过份,一旦认准了某人某事,就坚定不改。

        

颇有几分善始而善终的味道。

        

看着王静雅长吁短叹的模样,先前想要离开源顺镖局的想法,突然就悄悄的散去了。

        

这时说要退出,会不会被她挠死?

        

罗七肯定会从中作梗的,这一点,张坤就算没有太多人生阅历,也能看清人心变化。

        

对方偶尔望来的目光,平淡之中藏着深深敌意,再怎么掩饰也没用。

        

练武之人本来就心思敏锐,又何况张坤这种心中常怀警惕和不安的穿越客。

        

某位大拿文豪曾经说过,字里夹缝间,处处写着“吃人”两字。

        

说的岂非就是这个年代。

        

不小心一点,被“吃”了也怪不得别人,要怪自己太蠢。

        

四点龙气值入帐,他心中肯定是隐隐窃喜的,六合拳大成,达到合力高段,当是水到渠成。

        

只需要消耗两点龙气值。

        

至于再进一步,达到圆满,突破至锻骨境界,让劲道壮大,明发体外,就还差点。

        

张坤看了一下,这一步提升,需要四点,自己还少了两点龙气。

        

不管如何,接下来,又能提升一波实力。

        

考核镖师,应对可能出现的变故,也不是不行。

        

“师姐,其实,对于镖师勘验,我还是有点把握的。”

        

“不,你没有把握。”

        

王静雅摇头。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镖局身为一个大家庭,自然不能做到一碗水端平。

        

源顺镖局说起来,是王家的镖局,是大刀王五一手创办的镖局。

        

但是,镖头镖师们,毕竟不是全无思想的傀儡,并不能上下同心……

        

有人是为了升官发财,有人是为了获得庇护,当然,也有人是为了理想抛洒热血,想干出一件大事。

        

对朝堂争端和天下大事的看法,也各自不同。

        

有的是激进派,有的是馁靖派。

        

或是心向太后,或是拥护皇帝……想不斗起来都难。

        

好在,一切都有大刀王五压着,表面上,大家都能维持表面和气,不敢斗得太过明显。

        

暗地里使绊子,用些手段,却是不可避免。

        

张坤是自己招慕进来的,先天就打着王氏一脉的印记,如果有人认为这是自己这方伸出的把刀,那他们不介意把这刀折断。

        

“我去帮你申请一份龙虎壮元汤,临时抱佛脚吧。还有,这两天抽空跟我学一学六合刀法,虽然我不如父亲那么会教,你也不一定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得到太大进步。但这套刀法和拳法,相辅相成,学会了之后,对你的实力也有提升。对了,那式追风赶月练得怎么样?”

        

田静雅自顾自的想辄,挠头苦思的模样,像极了做数学大题的自己,看得张坤直想笑。

        

“那招练得精熟,真的通不过考核,我不会为了面子硬撑的。”

        

“聪明。”田静雅露出明媚笑容,伸手重重一拍杨林肩头。

        

拍得张坤差点就趴倒在地。

        

这力气,简直是绝绝子。

        

他看着田静雅那手臂、手掌,一时就有些无语。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