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开胖老妇后门菊蕾(加班老总要我)最新章节列表

     

“嗯,  不生气了。”

        

费奥多尔对着叶怀瑾点了下头,他站起来对叶怀瑾说:“已经不烧了要不要出来吃饭?”

        

他的背影看着特别的温柔而强大,叶怀瑾抱紧了手中的被子,  他看着费奥多尔,  他小声的说:“哥哥你已经准备好早饭了吗?你下次要不要等我一起……”

        

费奥多尔就又用那双无边际的眼眸看叶怀瑾,看得叶怀瑾的声音越来越低,  直到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以后,  他才伸手摸了下叶怀瑾的头发,

        

“准备是我准备的,  但是做不是我做的,  是下楼去买的,  要去尝尝吗?”

        

费奥多尔的手指很好看,修长又白皙的,  就好像是一捧白玉一样,摸着又冰冰凉凉的,  叶怀瑾很是依恋的看着费奥多尔,  点了下头。

        

费奥多尔说的去买早饭,并不是简单意义上的买早饭。

        

酒店套房提供的桌子很大,但是那么大的桌子甚至都摆不下费奥多尔买来的东西。

        

叶怀瑾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他牵着费奥多尔的手:“哥哥,  这些全部都是我们两个吃的吗?”

        

费奥多尔垂眸看了下他:“怎么了?有什么奇怪的吗?”

        

叶怀瑾眨了下眼睛,下意识的摇了下头,  但是想起刚刚费奥多尔的话又点了下头,诚实的说:“我们从前吃饭都是在食堂里大家一起吃的,  每个人吃的东西就是碗里院长阿姨给我们的东西,  所以——”

        

叶怀瑾还从来都没有经历过这样的阵仗。

        

费奥多尔慢条斯理的在餐桌边上坐下来:“所以,  要来尝试一下新的东西吗?”

        

费奥多尔的口吻很温柔,  温柔而带有力量,叶怀瑾点了点头,兴奋的爬上椅子,然后很矜持的开始夹离他最近的虾饺。

        

他吃饭的样子跟费奥多尔从前见过的时候是一样的,很矜持,很小的年纪就可以把筷子用的很好,拿起虾饺这种比较高难度软绵绵的东西都手很稳,一丁点都不会抖。

        

不过叶怀瑾显然很拘谨,跟从前那种跟费奥多尔一出门就要把整个咖啡厅喜欢的东西都点一份,然后开开心心的吃自己喜欢的东西的样子有点区别,他小心翼翼的只对着自己面前的东西动筷子。

        

费奥多尔见状,就把东西在不经意之间都挪到了叶怀瑾的面前。

        

系统从费奥多尔决定带走叶怀瑾那里就开始目瞪口呆,到现在开始,竟然发现自己可以逐渐的习惯成自然了。

        

费奥多尔都已经带着叶怀瑾走了,都已经对叶怀瑾撒谎说自己出现在这里就是为了带走他的了,都已经给叶怀瑾发烧的时候喂过药了,系统以为费奥多尔再做什么都已经不能再让自己破防了。

        

但是看着费奥多尔熟练的把叶怀瑾喜欢的东西放在叶怀瑾的面前的时候,系统还是忍不住的有点感慨。

        

总感觉谁都没有做到的让费奥多尔的行为造成改变这个事情,叶怀瑾通过潜移默化,真实的实现了啊。

        

那些再也不再是因为伪装而变得柔和的举动,那些再也不再是只是虚假的言辞。

        

费奥多尔变成了一个让系统都感觉费解的人,系统想,难道他来到这个世界不能回去,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吗?主脑想要让他看到什么呢?

        

是的,系统跟所有的玩家都大不相同,他们是没有实体的精神体,所以他们可以随意的落在任何一个人的身上,来达成自己绑定宿主的可能性。

        

相应的,他们来的自由,走的也很自由,因为他们从来都不被实体所束缚,他们是伟大的主脑创造出来的奇迹,只听主脑的话,只有主脑能够驯服它们。

        

从前系统也听见过自己的几个前辈曾经遭遇到什么样的困难,那些困难都严重到可能会让系统魂飞魄散,但是因为有主脑的存在,他们总是可以从容的脱离。

        

这一次系统也是,他被叶怀瑾关到叶怀瑾的精神世界以后,就开始尝试着联系主脑。

        

但是之前还能说是主脑因为太过于繁忙没有看见,在过去三天以后,系统终于接受要不是主脑没有发现他,那就是——

        

主脑并不想要他回来,他还有其他的事情需要去做。

        

系统看着面前的费奥多尔,有点惆怅的想,可是现在被费奥多尔限制在手中,他什么都不可以做啊,顶多的可以联想一下,费奥多尔的这个举动,叶怀瑾曾经也做过。

        

那次费奥多尔在山洞里假睡,叶怀瑾就真的相信了,他带着系统兴冲冲的下山,跟系统说,他要去给费奥多尔买早餐。

        

系统感觉自己至今都不可以忘记叶怀瑾那个震撼人心的发言,叶怀瑾看着面前一大桌的东西告诉系统,他仍然觉得不够,他总是想要能把自己觉得最好的东西给予给费奥多尔。

        

他跟系统简单的回忆了一下,他家乡的美食简直就是吊打这个世界的美食,如果有机会的话他一定要带着费奥多尔回到他的家乡去看看,给费奥多尔点上一桌的吃的,费奥多尔喜欢什么就选什么——

        

现在确实是实现了,费奥多尔确实跟叶怀瑾回到他的家乡了。

        

可是他们两个人的位置却是换了一下,叶怀瑾曾经许下的豪言壮语,由费奥多尔在面对小时候的他身上完成了。

        

·

        

在吃完饭以后,费奥多尔跟叶怀瑾面对面而坐,费奥多尔文问叶怀瑾。

        

“你现在想要怎么样呢?”

        

叶怀瑾吃饱了开始犯困,整个人很小只的缩在沙发上,已经困得眼皮都开始打架了,但是在费奥多尔的面前还是乖乖的歪了下头询问道:“我想要怎么样呢?”

        

他的声音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困了,还带着一股孩子气的茫然,重复费奥多尔说话的时候,很可爱。

        

费奥多尔问:“你既然要跟我走,不可能开始流浪吧?”

        

叶怀瑾眨巴眨巴了眼睛,似乎是在问费奥多尔,为什么不可以开始流浪。

        

费奥多尔就问他:“我看起来原来像是那种会流浪的人吗?”

        

叶怀瑾顿时摇了下头,他认真的看着费奥多尔,虔诚的说:“哥哥,你一看就不是那样的!你一看就是那种住在城堡里的……好好读书的人。”

        

说到住在城堡里的时候,叶怀瑾微妙的顿了一下,然后很快的就衔接上了。

        

费奥多尔心想,也不知道叶怀瑾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执念,哪怕认识在不同的时候,也绝对不可能舍弃掉对费奥多尔公主这个称呼。

        

不过好在费奥多尔并不排斥就是了,他垂着眼眸看着叶怀瑾说:“既然如此,那想要继续去读书吗?”

        

读书两个字出现的时候叶怀瑾的眼睛亮了一下,但是很快的就又黯淡了下来:“不可以去读书了……我们去读书的地方孤儿院都是知道的,要是去读书的话肯定是会被抓到的。”

        

费奥多尔的声音淡淡的:“没让你想那么多,我只是在问你,想不想。”

        

叶怀瑾抬眸去看费奥多尔,哪怕坐在这样一个包厢里,只有黯淡的光落在费奥多尔的脸上,也是绝对不会折损费奥多尔的容色的。

        

及肩的黑发,如同红宝石一样的双眸,他的五官轮廓优雅而从容,哪怕此时只是唇角浅浅的含笑,也带着一种说不出的美感。

        

叶怀瑾下意识的伸手去抓住费奥多尔的衣袖,似乎是要确认费奥多尔会不会在下一秒就突然消失。

        

握到手心的衣料带着点真实的摩擦感,叶怀瑾下意识的点了下头:“……我想。”

        

“那好,那我们就去读书。”

        

面前的哥哥笑了下,眼睛都弯起来了,宛如床边的月亮一样皎洁。

        

叶怀瑾的心脏砰砰跳,从他认识费奥多尔开始,就感觉费奥多尔的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强大和力量,好像无论是在叶怀瑾的心中多么困难的事情,只要他开口,那就绝对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从前都是这样,现在肯定也是这样的吧?

        

既然哥哥说了,那叶怀瑾就选择去相信费奥多尔,叶怀瑾的心情忍不住的跳跃了一下,他跟费奥多尔说:“哥哥,我跟你说,我读书超级好的哦,我们老师老是说我是要干大事情的人!每次考试全部都是全班第一哦!”

        

费奥多尔莞尔道:“是么?那看来我带回家的,是个了不起的小孩啊。”

        

他简单的一句话就让叶怀瑾的唇角忍不住的扬起微笑:“我会变成一个很了不起的大人的!”

        

说完以后,叶怀瑾又伸手去拽费奥多尔的衣服,他小声的说:“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啊?从我认识你以后,我好像都没有问过你的名字。”

        

“诶!你叫什么名字啊!”

        

“费奥多尔?那你姓什么啊?陀思……”

        

“你知道吗!你跟我认识的一个很有名很有名的人是同名同姓哦!”

        

“弹幕叫你叫你好亲热啊!我也可以跟他们一样叫你陀吗!我感觉这样好亲昵啊!”

        

在叶怀瑾说出那句话的时候,费奥多尔的脑海中好像有无数个声音在跃跃欲试的开口。

        

他带着点怀念的说:“我叫费奥多尔。”

        

“你可以一直叫我哥哥,除你以外,没人那么叫过我。”

        

是独属于你一个人的亲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