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的黑紫粗大贯穿我&老男人把小少妇爽得直叫

        

千仞雪的话,直接说的两人莫名其妙的,唐三不知道对方为什么突然这么生气,但听到千仞雪这么说,也是觉得自己太情绪化,于是,连忙收敛情绪转移话题道:

        

光哥~那我们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继续寻找魂兽吗?我今天吸收魂环时的动静似乎有点大,这附近的魂兽貌似都躲起来了。

        

光歌点了点头道:

        

嗯~确实动静有点大,不过,想找到它们也并不难,而那些昆虫系魂兽就算躲起来,也不过躲在地下深处而已,你不要忘了,我的感知能力可是能探查到地下百米的位置的,而我们明天寻找的魂兽目标,就算年限稍微低一些也没有关系的,小三,你难道忘了?今天的三兄弟可是省去了我很多时间之力的。

        

唐三听完后,一下子就明白了原因,因为原本需要提升三只魂兽的时间之力,却因为这三兄弟的能力“实力共享”而节省下来,这一下,他也彻底放下心来,毕竟,符合要求的魂兽并不好找,尤其还是那些五六万年限的,可现在就不一样了,听对方的意思,就算是四万年左右的魂兽也无所谓了。

        

就在两人说着话的时候,千仞雪不满的开口道:

        

歌~我觉得你是故意针对我,这几天,唐三这小子都吸收了多少枚十万年魂环了,身体的强度都接近半神级了,你说,你是不是根本就不想让我赢他?

        

看到千仞雪在跟光歌抱怨,唐三无奈的叹了口气道:

        

千仞雪小姐,我们的赌约可就是三天时间啊,现在才过去两天啊,你这算不算不守规矩,退一步来说,就算我们现在决一胜负,就凭你跟光哥的关系,你觉得我可能会拼尽全力跟你战斗吗?

        

千仞雪听完后,一时间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因为唐三说的没错,如果两人还保持着最开始的敌对关系,那么真打起来的话,以她神级的实力,唐三一定会拼尽全力跟她战斗的,就算战死,那双方也是无话可说的,可自己现在的位置已经发生了变化,她已经放弃了武魂殿的发展,放弃了以前的生活方式,两人这要是在打起来,理由也根本不成立啊,更何况,说不见外一点,唐三还要叫她一声嫂子呢。

        

看到对方露出无比纠结的表情,唐三顿时觉得避免战斗的机会来了,于是,他连忙嬉皮笑脸的道:

        

那个~嫂子,我知道你忘不掉当时的事,觉得我做的不地道了,可你仔细想想啊,我当时是去阻止你了,计划虽然被破坏了,但我当时也并不是你的对手啊,要不是光哥出现帮我挡住你的那一剑,我说不定都死在你的剑下了啊,所以,这归根结底都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啊,你找我报仇雪恨这到哪里都说不过去吧。

        

唐三的话有理有据,说的千仞雪竟然都点头表示赞同了,倒是一旁的光歌,听完后直接吐血,他没有想到,唐三这小子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为了避免战斗,竟然把自己给卖了,还无耻的把锅甩给自己。

        

看到光歌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唐三连忙传音解释道:

        

光哥~你不要生气,先听我给你解释,你也看的出来,嫂子她并不是真想跟我战斗,只是心中的那份执着放不下而已,而我要是跟她打起来的话,先不说会不会受伤,但我们以后的关系一定会越来越差的,你也不希望一家人出现不和的场景吧。

        

光歌点了点头恶狠狠的回道:

        

所以,你就把我给卖了?让她把仇恨转移到我头上,然后再来找我麻烦?我都不知道,你那句嫂子是怎么说出口的,小三,我记得你不是这样的性格啊,难道是小舞教的?

        

唐三听完后,尴尬的挠挠头道:

        

嗯~是小舞说的,她让我以后别竹清、竹清的叫,感觉没有家人的感觉,所以,我今天干脆现学现用,就这么用在千仞雪身上了,还别说,确实挺管用的。

        

听完唐三的解释,光歌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他突然有种打死对方的感觉,而就在此时,千仞雪的声音突然从光歌的耳边响起:

        

你还要在解释什么,小三说的没错,他当时确实不是我的对手,我之所以会失败,都是你的责任,所以我决定了,跟我分出胜负吧。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