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开校花粉嫩小泬直接进&和学长做题的时候连在一起

    

星城,北郊。

        

康特农场,一处偏僻的谷仓内,莱妮丝与其他附近的居民一起跪拜在一尊巴掌大小的雕像前,装模作样地祈祷着——自从接受了任务,她每周都会来这里进行类似的‘宗教活动’。

        

为什么说类似?

        

因为,在莱妮丝地调查下,所谓的祈祷仪式根本就是几个骗子编造的,根本就是不具备神秘。

        

“算了算了,最后一次了。”

        

“这次任务完成后,我就能够休假去结婚了。”

        

“比起那些真正的神秘,这里的骗子,实在是要好太多了。”

        

莱妮丝心底想着,如同以往一般掏出了一张10元的纸币,走到了雕像前,将其放在了募捐箱中——这是‘万物归一教’最为重要的东西!

        

三位‘祭司’将其看得比那‘万物归一神’的雕像都重要的多。

        

即使在宣传时,那巴掌大小的雕像代表了‘万物归一神’在人间的象征也是一样。

        

“感谢您的慷慨。”

        

一位祭司向莱妮丝说道。

        

10元在一众信徒中,算不上什么大面额。

        

有钱虔诚的信徒,每次捐款都是100的大面额。

        

但他们没有一个受到这位祭司的优待。

        

因为……

        

他们都长相一般。

        

而莱妮丝?

        

做为‘西联邦异常事务调查局’挑选出来的D级探员,不仅能力出众,长相也在水准之上。

        

当然,莱妮丝可以更漂亮。

        

但在农场内,那就太过显眼了。

        

所以,莱妮丝扮丑了。

        

但依旧比周围人好看的多。

        

“这是我应当做的。”

        

莱妮丝心知肚明这骗子想要干什么,带着客气礼貌的微笑,以极为友好的姿态拉,不动声色地向外走去。

        

她的身后还有募捐的人。

        

这么做,是相当自然的。

        

这里没有值得她付出更多的东西。

        

离去已经是必然了。

        

而且,最晚明天这三个骗子就会锒铛入狱。

        

以这些家伙的所作所为,大概率后半辈子都要在监狱里度过了。

        

他们不光骗钱了,还害命了。

        

康特农场主病重的母亲,就是被这三个混蛋耽误了最佳的治疗时间,说什么‘万物归一神’可以祛除疾病。

        

当人都要不行时,又说那位仁慈的老妇人受到了‘万物归一神’的赏识,成为了神国中的一员。

        

简直是放屁。

        

如果不是她来的时候,这件事已经发生了。

        

莱妮丝发誓,一定会干掉这三个混蛋。

        

最后又看了一眼这三个混蛋,又看了看周围被蒙蔽的人们,莱妮丝走出了谷仓,她拿出手机,准备告知行动组,可以收网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

        

“啊!”

        

一声尖锐的惨叫声响起。

        

十分耳熟,是那个一直对她心怀不轨的骗子。

        

紧接着,又是两声惨叫。

        

是对方的两个同伙。

        

然后,就是——

        

“神灵大人!”

        

“是神灵大人降临了!”

        

被蒙蔽的人们用万分惊喜的声息高呼着,所有人几乎是在一瞬间就跪拜了下去,莱妮丝也不例外,身为‘西联邦异常事务调查局’的D级探员,这种反应几乎是被训练成了本能,就如同她瞬间编辑好了短息发送出去一般。

        

“呼哧呼哧。”

        

意义不明,宛如是喘息的声响中,莱妮丝心底却是发寒。

        

因为,在这喘息声中,周围的人都扭过头,直勾勾地盯着她。

        

莱妮丝立刻站起,掏枪后退。

        

这个时候,已经无法担心是否暴露了。

        

莱妮丝只希望自己能够保命。

        

“呼哧呼哧。”

        

喘息的声音再次响起。

        

被蒙蔽的人们一拥而上。

        

“停下!”

        

“都停下!”

        

莱妮丝高声喊着。

        

数次警告无果后,这位‘西联邦异常事务调查局’的D级探员扣动了扳机。

        

砰砰砰!

        

火花中,子弹射出。

        

但是,令这位‘西联邦异常事务调查局’D级探员惊恐的是,这些中枪的人,就和没事人一般,摔倒了再次站起来,就向着她继续冲来了。

        

砰砰砰!

        

子弹连连被激发。

        

很快的,子弹就射光了。

        

莱妮丝一把扔出手枪,另一只手从随身的挎包中,摸出了一枚手雷。

        

轰!

        

手雷的轰鸣中,弹片四射。

        

冲来的人倒了一片。

        

可令莱妮丝绝望的是,这些倒下的人随后就又一次站起来了,他们发疯了一般冲了过来。

        

莱妮丝拳脚并用,打倒了其中的几个。

        

但是,这些人太多了。

        

下一刻,莱妮丝就被扑倒了了。

        

随后,这位‘西联邦异常事务调查局’探员就被拖入了谷仓。

        

“不!”

        

吱呀!

        

砰!

        

莱妮丝发出了最后的呼喊声。

        

但却被谷仓沉重的关门声所掩盖了。

        

康特农场再次恢复了安静。

        

……

        

“康特农场有一伙儿家伙自称是‘万物归一神’的信徒,他们在那里组织着活动。”

        

在前往星城北郊的路途上,奥斯顿向坐在旁边的歌德解释着。

        

歌德则是眉头一皱。

        

‘万物归一神’?

        

他没有听过这个名号、称呼。

        

但是,奥斯顿既然派人了,那一定有自己的道理。

        

如果只是一伙儿骗子的话,根本不会动用‘西联邦异常事务调查局’的D级探员——要知道这些探员和科尔这批人不同。

        

这些人是真正久经训练的好手。

        

而科尔等人?

        

则是放在明面上的靶子。

        

是为了配合杰尔特的私欲弄出来的编制。

        

看起来很不错。

        

实际上?

        

根本不堪大用。

        

当然了,偶尔却是很好用的。

        

比如这个时候,科尔充当着歌德的司机。

        

驾驶快速,且平稳。

        

对此歌德感到满意。

        

至于为什么他会和奥斯顿一起行动?

        

因为,西联邦运送‘先知乔治’和其后裔的相关物品的飞机就是降落在星城的北郊机场,接着,会由汽车送到安全的仓库中,供歌德查阅。

        

而现在北郊出事了,这件事自然耽搁了。

        

歌德当然不允许有什么存在阻挡在他前进的道路上。

        

有的话?

        

那就一脚踢开。

        

“万物归一神,是布尔战争之前某个隐秘教派,巅峰时期人数也没有超过一百人,和那些传承悠久的大教派根本无法相提并论,但是正是因为这个教派的存在,才让布尔战争发生了逆转,让原本劣势的联邦政府在和那些怪物的战斗中获得了胜利。”

        

“虽然是惨胜,但依旧是胜利。”

        

“当然了,这样的惨胜,也让整个联邦分裂成了东西两个联邦。”

        

“万物归一教,当初应该全部灭亡了才对。”

        

“他们的教宗和所有信徒全都战死了。”

        

“做为教派信仰的圣器也已经破碎。”

        

“不可能有传承才对。”

        

奥斯顿脸上带着疑惑。

        

歌德则是在脑海中回忆起了,之前奥斯顿讲述过的‘布尔战争’。

        

布尔战争是发生在两次世界大战之前的超凡战争,不过,与歌德认知中超凡人士大战不同,这一次的战争是超凡人类与其他超凡生物的战争。

        

战争开始,超凡人类就落入了绝对下风。

        

事实上,当时的超凡人士并不想要开战。

        

只是因为被逼无奈才选择了开战。

        

因为当时超凡生物中巨龙‘格尔斯’的幼子走失,最后一次出现时,就是在某位超凡人士的城堡附近,恰好的那位超凡人士还拥有了一块龙晶,甚至,为此举办了一次鉴宝大会——当愤怒的巨龙‘格尔斯’向着宴会大厅喷吐龙息的时候,所有人都惨死其中。

        

而这些人中,有一人是‘先知乔治’的父亲。

        

为报仇,‘先知乔治’单人匹马的展开了屠龙之旅。

        

他召集了诸多伙伴。

        

历经三年,最终杀死了巨龙‘格尔斯’。

        

然后,又用巨龙‘格尔斯’的财宝救助附近的平民,将巨龙‘格尔斯’收藏的超凡知识送给了自己的伙伴和周围的超凡人士。

        

而他自己?

        

大仇得报的他,开始学习艺术。

        

所有人,都以为这就结束了。

        

但是,巨龙一族开始了疯狂的报复。

        

所有接受过馈赠的平民、超凡人士,都遭到了巨龙毁灭性的打击——那是彻头彻尾,将周围都变为一片焦土的方式。

        

据统计至少十个公国变为了废墟。

        

仇恨迅速生根发芽。

        

有着‘先知乔治’屠龙在前。

        

所有人都开始了有样学样。

        

有成功的,也有失败的。

        

但双方的仇恨则是变得越发不可调解,最终变为了几乎是两败俱伤的‘布尔战争’——这是以最初那位得到不知名龙晶的‘布尔男爵’命名的。

        

到现在,不少神秘学者都认为,布尔男爵是被陷害的。

        

整个布尔战争都是阴谋。

        

对此,歌德是相当认可的。

        

而且,还有了一个完美的人选:‘疯王’。

        

“最初的‘疯王’应该是以轻松的心态游历着这个副本,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锚点世界’的背叛出现了。”

        

“他早已经改变了初衷,为了获得更多的力量,在秘境世界中掀起一场战争,获得更多的力量,很符合他当时的风格,只是……”

        

歌德思考着,随后问道。

        

“万物归一教,做了什么?”

        

“竟然影响到了战争的走向!”

        

“刺杀!”

        

“他们以完全牺牲自我的方式,完成了对巨龙一族数位长老的刺杀,彻底的击溃了巨龙的防线,但是巨龙的反扑却依旧超乎了当时人们的预料。”

        

“还有……”

        

“那些混血。”

        

“如果不是他们的话,我们这个世界应该会更好的。”

        

“之后的两次世界大战也不会发生了。”

        

奥斯顿说到这,分外恼怒。

        

混血,人类与超凡生物的子嗣。

        

他们既是人类,也是超凡生物。

        

比普通人类强大的多。

        

也比超凡生物更好生育。

        

当第一个混血出现时,历史就悄然发生了改变,谁也没有想到这些混血能够在人类、超凡生物两败俱伤时,悍然对双方发动进攻。

        

这就是布尔战争后期的主题。

        

完全的混战。

        

也是第一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开端。

        

一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混血才被彻底消灭。

        

人类才又一次成为了世界真正意义上的主导。

        

但依旧是分裂的。

        

“刺杀吗?”

        

“那他们的教义?”

        

歌德眉头微皱。

        

这种极端的行为,让他瞬间警惕起来。

        

“任何事物都将归于‘神’。”

        

“任何生物都将归于‘神’。”

        

“神如同牧羊一般,放牧着我们。”

        

“我们的罪恶,让我们谦卑。”

        

“我们的仇恨,让我们奉献。”

        

“将一切都给与‘神’。”

        

“身体、心灵与灵魂。”

        

奥斯顿转述着‘万物归一教’的教义。

        

有点不太通顺。

        

明显有着缺漏。

        

“那么长时间了,早已断了的传承,我能够知道这些已经说明我足够博学了——我无法知道具体,但我看过的资料上都十分清楚的记载着,每一个人每一个势力对‘万物归一教’的警惕与仇恨。”

        

“所以,他们或许为赢得了‘布尔战争’做出了贡献。”

        

“但他们依旧不是我们的盟友。”

        

奥斯顿下了结论。

        

事实上?

        

也是如此。

        

当汽车驶入北郊康特农场时,科尔看着眼前的一幕瞬间被震惊了。

        

奥斯顿也是瞪大了双眼。

        

歌德的眉头则是皱得更紧。

        

视野中,足有百人被‘缝’了起来,他们的头颅被塞入前一个人的腹腔后,将伤口缝合,就这么以特殊方式相连接。

        

连接而成的‘身躯’鲜血淋漓,猩红浓郁到了发黑的程度,就好似昆虫的肢节,又因为躯干大小不同,头颅大小不同,‘身躯’从第一节开始就变得扭曲,形成了一种诡异的弧度。

        

从歌德的角度看去,就如同是一条硕大的人体蜈蚣般。

        

最重要的是,这些人并没有死。

        

他们每一个都在不断地发出低低地呻吟。

        

包裹着头颅的腹腔,不停被震动着。

        

立刻,这呻吟声就变为了极为独特的颤音。

        

嗡!嗡嗡!

        

恶心。

        

反胃。

        

“呕!”

        

科尔推开车门直接呕吐起来。

        

污秽物流了一地。

        

嗡嗡嗡!

        

那巨大的‘蜈蚣’头部是一个干瘦死气沉沉,皮肤都腐烂的老妇人,当听到呕吐声时,它就这么睁开了浑浊的双眼盯着科尔。

        

不过,很快的,它就被歌德彻底吸引了所有注意力。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