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高潮流水小黄文&扒开女人的那两片湿肉

    

门一拉开,蓝诗然就看向乔知念,他只裹着一条浴巾,那性感的腹肌,特别迷人,是那种特别迷人的行走的荷尔蒙。

        

乔知念看到了蓝诗然,四目相对,她也有一瞬间的惊讶,她还在?

        

随即淡然的接过来沈晧递过来的衣服,关上门,去换衣服。

        

穿衬衫的时候,脑海里划过蓝诗然那张害羞又紧紧盯着他身子看的蓝诗然。

        

小脸红扑扑的,他眉宇微微蹙起来,他记住了蓝诗然的样貌。

        

以及昨晚他吻她的感觉,无比的清晰。

        

乔知念心底无比烦躁,他快速穿好衣服之后就出去。

        

拉开门的一瞬间,和蓝诗然四目相对,女孩眼中是满满的担忧。

        

他微微蹙眉,默默移开眼,什么都没说。

        

蓝诗然也看着乔知念,他的脸越发的苍白,更显唇红,越发惑人。

        

蓝诗然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些幻想出来的黄色废料。 

        

她指尖瞬间紧握在一起,不能怪他胡思乱想,只能怪这乔知念太过于迷人了,害的她晚上做梦酿酿酱酱,白天胡思乱想,怎么都停不下来。

        

“总裁,你好些了吗?”沈晧上前担忧地问。

        

乔知念微微颔首,身上没太多力气,他问道:“那女人呢?”

        

沈尧道:“在车库了。”

        

“走!”乔知念健硕的体魄越过了蓝诗然。

        

蓝诗然看着他要走,想到他要终止合作的事情,她大胆的伸出手拉着他的手。

        

乔知念脚步一顿,转身,深邃的目光寒光乍现,他讨厌女人无故接触他。

        

蓝诗然又看到了熟悉厌恶的眼神,触电般放开乔知念的手,心也跟着痛了起来,他就那么讨厌她吗?

        

她快速解释道:“霍总,昨天晚上的事情和我没有关系,不是我给你下的药,不要终止合作好不好?”她声音里带着祈求。

        

乔知念挑眉说:“可是酒是你递给我的,你们蓝家的宴会,难道没有确认身份吗?什么人都往里放。”

        

“抱歉,这点是我们蓝家的错,可是我也担心了霍总一夜呀。”蓝诗然觉得他其实不好说话,他偶尔笑笑,但眼神都很淡漠,整个人看起来也不相处。

        

乔知念黑沉的眼眸瞬间变得凌厉起来,嘲讽道:“你是担心我还是担心你的合作?”

        

乔知念心底升起一股烦躁,他转身,大步离开。

        

沈尧也看出了蓝诗然的决心,看着乔知念的背影远去,他低声道:“蓝小姐,你别担心,总裁现在在气头上,已经签约了,他不会随便毁约的,总裁最怕麻烦了,他昨天晚上出现在宴会上,也是想减少一些麻烦,你放心,他除了脾气差一点之外,其实很善良的。”

        

“他在家里就像个孩子一样,总是黏着夫人,可爱的很。”

        

蓝诗然有些不相信他的话,乔知念会和可爱搭边,明明冷冰冰的像座冰山一样。

        

“沈助理,麻烦你帮帮我,这个合作对于我来说真的很重要。”蓝诗然心底真的很着急。

        

沈尧笑道:“放心,蓝小姐,况且昨晚你还救了总裁呢?我得走了,总裁要发火了。”

        

沈尧说完,小跑着离开。

        

蓝诗然站在原地,颇有几分咬牙切齿。

        

昨晚的那个女人,到底是从哪里钻出来的?

        

破坏了她的好事。

        

蓝诗然气呼呼的回家休息。

        

她现在困的要死!

        

她担忧了一晚上的男人,居然一点都不领情。

        

“哼!”蓝诗然跺了跺脚,叫了车子离开酒店。

        

乔知念让沈尧把封婷带到了酒店房间。

        

封婷已经醒了过来,被押到房间里,看到晨光里丰神俊朗的男人,如同漫画里走出来的王子。

        

可是这一刻 ,她不再痴迷于乔知念,而是害怕。

        

那些药力非常强,他居然忍过来了。

        

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乔知念转身,犀利的杀意落在封婷的脸上,这张脸,让他恶心。

        

“封婷,对吧!”

        

冷漠的声音劈头盖脸的砸下来。

        

“呵呵……你既然知道是我,还敢把我抓过来?”

        

“你知道我父亲是干什么的吗?”

        

“我可是封家的小公主,你要是敢动我,那就是找死。”

        

乔知念冷酷一笑,微微垂眸,赏了她一眼,“找死的是你们封家,敢给我下药,你哪来的胆子?”

        

“一个小时之后,我会让你们封家永远滚出地帝都,在帝都无法生存下去。”乔知念一字一顿,声音里充满了浓浓的愤怒。

        

昨晚上他是怎么熬过来的?

        

连他自己都不敢想象,会那么痛苦。

        

冲了一夜的冷水澡,到了凌晨四点,他体内的温度才降了下来,睡了两个小时之后,现在身体依然很难受。

        

这种痛苦,他会还给这个女人。

        

“呵呵…”封婷仿佛听到了笑话一般,“你一个没钱没势的人,凭什么说这样的话?”

        

乔知念看着自信的她,一字一顿道:“忘了告诉你,我叫乔知念,也叫霍知念。”

        

封婷一愣,随后是瞪大眼睛看着他,“不,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是他?”

        

乔知念眸低炸开一抹浓浓的杀意,“你相不相信重要吗?你只要知道,从这一刻开始,你们封家完了。”

        

乔知念说完,看了一眼门口:“进来。”

        

沈皓带着保镖进来。

        

封婷一看,惊恐万分的看着乔知念,“你要毁了我?”

        

乔知念:“不还不配!”

        

乔知念看着沈皓:“给她喂药!”

        

“好的,总裁!”沈皓让两个保镖摁住了封婷。

        

封婷惊恐地看着乔知念:“这是什么?”

        

乔知念冷眸睨着她,“比你昨晚下的更烈十倍的药。”

        

“啊!”封婷眸底都是恐惧,快速的开口祈求他:“不要,你放过我吧,我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死也不会再出现你面前的。”

        

她只是不甘心,又被李少收拾了一顿,她才会来找乔知念报仇,可他没想到他惹到了帝都的太子爷。

        

最后还连累了她家,封家因为她破产,她爸爸也不会放过她的。

        

乔知念抬眸望着窗外,对封婷的话置若罔闻。

        

看着药被灌下去后,他看着沈皓:“给我把人看好了,她要是跑了,你也给我滚蛋。”

        

乔知念说完,大步流星的离开了房间。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