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H校园文男男/双龙头磨镜顶撞gl

孔维云神情冷肃地点了下头:“刑侦队的工作效率还是很不错的,案发当天就基本上还原事实。就是夫妻因为住院费的事儿引发口角,继而争吵,然后反目。”

        

“据我们事后了解,这对夫妻平时过日子都是各算各的。水电合在一块儿。比方说这个月水电费一百,就各自拿出五十凑了交上去。如果是买衣服之类的,那就互不相干,自己出那份钱。”

        

“其实住院费的事情,丈夫那边四兄妹之前就有过合议,也定下了各家分摊的数目。关键原因还是在这男的身上,他平时喜欢跟朋友在外面喝酒,经常吃了饭以后主动买单,充大款。其实他自己没什么钱,就是干工资,然后在股票上倒腾。以前牛市的时候赚了些钱,但从去年以来,整体经济不景气,他在股市上的五万块赔了个精光,所以这次老母亲生病住院,他就打起了自家媳妇的主意。”

        

“他早就盯上他老婆手里的存款,可他老婆是个很精明的人,为了钱的事情,两口子吵了好几次。女方觉得钱应该攒下来给孩子上学,男的却在外面花天酒地……这事儿得分开说,这男的虽说办事情不地道,可他在外面没有女人。”

        

“基本情况就这样,总之就是夫妻吵架,后来演变成拎刀子砍人。主要是男的觉得拿不到钱,再加上女方口口声声要找他家里亲戚讨个说法,心里一急,再有就是脸面……总的来说,都是冲动惹的祸啊!”

        

孔维云端起茶杯喝了口水,将杯子放下,冷峻的目光再次转移到杨光新身上:“清源路派出所在这起案件处理的问题上翻了错误。不细致,没有耐心,条理不清晰,调解过程马虎……如果当时认真处理,让那对夫妻双方冷静下来,就能避免后面发生的惨剧。”

        

杨光新低着头,站在那里一声不吭。

        

严格来说,这事儿跟他没关系,派出所当时派出去的民警也没有错。毕竟谁也没有料到竟然发生这种事。

        

孔维云注视着他,严肃地问:“杨光新,你身为派出所长,你觉得在这件事情的处理方面,你有责任吗?”

        

杨光新诚恳地说:“有。我们处理案子应该细致认真。这次是我的疏忽,孔局,我……”

        

孔维云抬起手,打断他的话,语气也变得较为缓和:“当警察不是那么简单的,尤其是在派出所工作,业务繁忙,频繁的加班。我知道基层工作不好干,同志们都很累,连家里的事情都顾不上。我不是要责备你,也没想过要把这件事上纲上线。我只是趁着今天开会,对所有人再次强调:警务工作必须认真细致,千万不能随便糊弄。”

        

“既然接到报案出警,就一定要起到应有的效果。老百姓相信咱们才打一一零,可到头来咱们非但没能解决问题,反而把事情复杂化,引起不必要的争端,最后变成了杀人又自杀的恶心案件……同志们,这是血的教训啊!”

        

杨光新心悦诚服:“孔局,我回去就给所上的人开会,好好检讨。”

        

“不是检讨,应该是好好思考,认真改变以后的工作态度。”孔维云道:“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记住,哪怕是最普通的民事纠纷,也一定要尽心尽责,不留后患。”

        

……

        

二月十四号。

        

今天正常上班。

        

谭涛端着一大碗米线走进办公室,坐在椅子上,瞟了一眼摆在桌上的台历,忽然仿佛发现了新大陆,连声叫道:“嘿,我都把这日子给忘了。今天是情人节啊!”

        

虎平涛坐在对面,他已经吃完米线,正把油条撕成小段泡在汤里。看着谭涛满面惊讶的模样,他就觉得好笑:“怎么,你还有情人?”

        

谭涛一本正经地说:“我跟我女朋友还没结婚,当然可以算是情人。”

        

虎平涛怜悯地看着他:“看来你今天要大出血了。别说我没提醒你,今天的玫瑰很贵,一支最普通的也得十块钱。要是好点儿品种,一支得好几百。”

        

谭涛笑着解释:“你想多了,我最多买一支,晚上再请她吃个饭。”

        

“也是啊!今天你不值班。”提起值班这事儿,虎平涛就觉得郁闷。情人节虽说是舶来品,但苏小琳历来很重视,也非常喜欢。

        

谭涛贱兮兮地笑着:“头儿,你今天不回家陪老婆?”

        

虎平涛没好气地瞟了他一眼:“要不咱俩缓缓,你来替我值班?”

        

谭涛表情顿时变得十分精彩:“那不行。我这终身大事就看今天了。女人靠哄,哄高兴了才愿意结婚……哎,这话可不是我说的,是你告诉我的。”

        

虎平涛用筷子夹起一段油条塞进嘴里慢慢咀嚼:“我有個朋友是开花店的。我上周就在他那儿订了玫瑰。要不这样,伱给五十块钱,我让他成本价给你弄一束过来,晚上你方便用。”

        

玩笑归玩笑,该有的便利还得有。

        

谭涛一听就两眼放光,连忙扔下没吃完的早点跑到虎平涛面前:“虎哥,您是我亲哥。谢谢关照,哈哈哈哈!”

        

虎平涛也笑了:“赶紧结婚才是正事儿。”

        

说着,他放下筷子拿出手机,当着谭涛的面,点开苏小琳的微信,转了五百二十块钱过去。

        

下面,是一大段肉麻的情话。

        

“老婆,我爱你。”

        

“就像老鼠爱大米……”

        

发完消息,虎平涛炫耀地冲着谭涛晃了晃手机:“看到没有,就算我今天值班,工作也得做到位。虽然我不能回家,但订好的玫瑰能送到老婆手里。”

        

谭涛翘起大拇指:“高!实在是高!”

        

话音未落,虎平涛的手机传来微信音。

        

是苏小琳回的。

        

“我是老鼠,那你是什么?”

        

“好好回忆一下《黑猫警长》的情节:有种吃猫鼠,专克猫的。”

        

“情人节不回家,你以为随便发点儿钱,再送几朵玫瑰我就能饶了你?”

        

“这笔账先给你记下,改天回家跪键盘。”

        

她在开玩笑,不会当真。

        

谭涛全程看在眼里,再也忍住了,双手捂着肚子大笑起来。

        

……

        

晚上九点左右,接到报警电话。虎平涛带着王贵前往事发地点。

        

东郊公园是一个新建公园,靠近大学城。其实按照最初的图纸规划,那块地皮属于房地产开发项目。可后来楼市不景气,政府拍卖没人要,与其贱卖,不如暂时留着,种了很多树,想着先搞点儿形式简单的绿化,等到以后看情况拍卖,再把植物挪走……可后来随着周边小区情况变化,这里干脆改造成整整意义上的公园。

        

按照电话上描述的地点,虎平涛和王贵进了公园,很快找到位于南苑的樱花园。

        

这个季节,冬樱花开的正艳。

        

远远就看见一大堆人聚在花园侧面的空地上。

        

虎平涛大步走到近前,环视四周,问:“谁报的警?”

        

“我。”一个身穿浅粉色毛衣,梳着披肩长发,身材与相貌俱佳的少女连忙走过来:“是我报的。”

        

虎平涛打开笔录本:“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罗茜。”回答的同时,她又往虎平涛这边走了几步,靠的很近。

        

虎平涛注意到她的这个动作,停下手里的笔,抬起头,看着环聚在周围的男男女女。

        

在场的有十几个人,都很年轻,与报案人罗茜年龄相仿。

        

樱花园中间这块水泥地属于公共区域,地上用红色蜡烛围成一个很大的“心”形。旁边洒满了红色玫瑰花瓣,弥漫在空气中那股浓烈的香气是为了制造气氛,估计是喷洒后的廉价香水。

        

红色蜡烛图案正中,是三个醒目的变体字————我爱你。

        

吹塑纸做的,光纤漂亮,却很轻薄。如果不是边角用石头压住,随便来阵风就能吹走。

        

见状,虎平涛大体上已经猜到事情原委,不禁轻声笑道:“你们挺会挑日子啊!情人节搞求爱,呵呵……真会玩。”

        

正说着,对面人群里走出一个瘦高个,穿黑红色衬衫,只是实在太瘦,用“竹竿”来形容都觉得不合理。

        

他看着虎平涛,很不高兴地说:“这里没人报警,你们来错地方了。”

        

随即转向罗茜,神情变得缓和,脸上笑容明显是挤出来的:“茜茜,我是真的很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我发誓,一定会好好对你。”

        

说完,旁边的围观者纷纷高声叫道:“答应他!答应他!”

        

一个胖墩墩的女孩连忙跑过来,递给瘦男生一把鲜艳的红玫瑰。他手握玫瑰走到罗茜面前,笑着将花递过去。

        

“我不要!”罗茜满面羞怒,双手死死交握着,就是不肯松开。

        

周围山呼海啸全是“答应他”。这股力量显然给了瘦男生极大的勇气,他伸手去拉罗茜的胳膊,同时将花束塞进她的怀里。

        

罗茜又气又急:“说了我不要啊!你不要逼我好不好?”

        

她的声音明显带上了哭腔,拼命挣扎,一个劲儿的往虎平涛身后躲。

        

就连一直手持执法记录仪的王贵也看不下去了,抬手指着瘦男生喊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人家说了不愿意,你非得硬着来,搞什么啊?”

        

虎平涛闪身挡在瘦男生面前,伸手在对方肩关节上按了一下,一阵酸麻感瞬间传遍瘦男生全身,他连忙将拉住罗茜的手缩了回来,花束也掉在地上。

        

他怒视着虎平涛,高声叫道:“你干什么?”

        

虎平涛淡淡地笑了一下:“人家不愿意就不要硬来。年轻人,你这不是求爱,是强迫。”

        

说着,他冲着站在周围的其他人喊道:“都别叫了。这种事情讲究两情相悦,你们这算什么?赶鸭子上架啊?”

        

说完,虎平涛转过身,看着躲在身后的罗茜:“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罗茜脸上明显流露出一丝对瘦男生的畏惧,抬手冲着他指了一下:“他……他姓年,叫年宇韩。”

        

“我们都是滇大的学生,人文学院的。我是新闻专业,他是历史。我们平时都要上文选,一来二去就认识了。”

        

“他以前就说喜欢我,想跟我处处看。我没答应……因为……我对他不是很感冒,可他一直约我。平时去食堂打饭,下课回宿舍,还有每个周末都给我打电话,我一次也没答应。”

        

“今天是他打电话给我,说是有急事,让我赶紧过来。”说着,罗茜抬手指着站在斜对面一个戴眼镜的男生,怯生生地说:“他是我们学生会的宣传部长,平时我跟他不是很熟,但他为人还是挺不错的,也有女朋友,所以我很相信他,接到电话没往其它方面想就来了。”

        

“我按照他在电话里说的位置找到这里,发现年宇韩也在,而且我到的时候,这里就已经摆成这样,又是蜡烛又是花的,年宇韩站在中间,说的就跟现在一样,让我答应他,做他的女朋友。”

        

虎平涛平静地问:“那你愿意吗?”、

        

罗茜摇摇头:“我当时就说不愿意,因为我有喜欢的人。”

        

话音刚落,那个戴眼镜的男生连忙走过来,他脸色很难看:“罗茜,你当时可不是这么说的。”

        

罗茜皱起眉头:“我一直就是这个意思,我不喜欢年宇韩,为什么你们要逼我?”

        

戴眼镜的男生没理她,转向虎平涛:“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董铭,滇大人文学院学生会宣传部长。今天这事儿其实是个误会,没必要闹这么大。”

        

虎平涛打量了来人一番,解释:“既然有人报警,我们就必须处理。总之一定要把事情搞清楚,双方和解才行。”

        

董铭皱起眉头,从裤兜里摸出手机,点开屏幕,递到虎平涛面前:“这是之前我录的,你看看就知道了。”

        

画面上还是在场的这些人,地上摆满了蜡烛和花瓣。罗茜和瘦高个男生……也就是年宇韩被围在中间。

        

年宇韩手捧玫瑰花,真诚地说:“罗茜,我喜欢你,做我的女朋友吧!”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