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走楼梯边做嗯好爽/失禁憋尿玩弄高H

       

木叶村,水门整理了一下这两年会发生的事情,或者说木叶的悲剧。

        

“首先是绳树!这家伙居然是被起爆符炸死的,就很离谱。

        

从明天开始用起爆符炸绳树!

        

对了,还有村里的下忍迈特戴前辈,他也是非常强大,但是因为家里穷,所以一只买不到好的疗伤药。。。这几天我过去帮他一下。”

        

迈特戴在木叶也是个大名人了,一点忍术都不会的下忍,而且这个家伙深得初代火影的火之意志真传,平时完全不显山不露水。木叶里谁都不知道这个平时只会抓猫的迈特戴居然自己捣鼓出了八门遁甲这种强大的体术。

        

“接下来还有谁?”水门又想了一阵子,最后想起来,还有一个名为加藤断的人:“这家伙好像是自来也老师的情敌。。。可是他要是死了,纲手前辈就要自闭好一阵子,话说这种上忍为什么会惨死啊?连纲手前辈都救不回来,遇到影了吗?”

        

考虑到漫画中自来也最后也没有和纲手结婚,水门决定操作一番。

        

“先让自来也老师戒涩!不然永远都不可能有进展的!”

        

为了自来也的婚事,水门是操碎了心啊。

        

“对了!我可以让自来也老师跟着纲手前辈一起执行任务啊!到时候自来也老师的机会就变多了!”

        

水门想到就做,感应了一下自来也现在的位置,一个瞬移就跟了过去。

        

唰!

        

正在丛林中穿梭的自来也面前突然出现了水门。

        

自来也连忙一个急刹,无奈的看着水门:“水门,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神出鬼没啊。。。”

        

“自来也老师!我来是有大事要跟你说的!”水门严肃道。

        

看水门的样子,自来也面色跟着严肃起来,能让水门特地来通知自己的事情,那肯定不是小事情!

        

“是这样的自来也老师,纲手前辈和加藤前辈的感情已经逐渐升温了,你要是再不行动,他们两个今年可能就要结婚了!”

        

“啊。啊?!”

        

自来也一时间没转过弯。

        

“您在不发动攻势的话,纲手前辈就要永远的离开你了!”水门继续道:“难道你已经不喜欢纲手前辈了?”

        

一听这话,自来也当时就着急了“怎么可能!我对纲手的心那是天地可鉴!可恶的加藤断,居然趁我不在的时候偷偷出手,看我怎么收拾他!”

        

自来也当场气的脸都红了。

        

看到自来也这样,水门还是觉得他的胜算不大。

        

因为自来也这家伙爱去那些地方救济小姐姐,要是自来也不戒掉自己的这个恶习,恐怕这辈子都不可能泡到纲手的。

        

“要不?阉了?”

        

当然,这种事情也就水门自己想想了,他能帮自来也的就这么多,至于之后自来也能不能从加藤断那里抢到纲手,那就看他自己的本事了。

        

“水门!带我回木叶!”自来也严肃道:“我现在就要去支援纲手!”

        

“了解!”

        

水门带着自来也回到木叶,自来也直冲火影大楼,急匆匆的找猿飞日斩要了任务后,就去岩忍村找纲手小队。

        

“等着吧纲手!我一定要让你认识到我的好!”自来也气势冲冲的离开木叶。

        

之后没过一天,云忍战场那边的忍者们都回来了。

        

“悠老师回来了?”水门和志微日差约了一下,一起去门口迎接这些战士们。

        

“哦~!!!”

        

“欢迎回家!”

        

“英雄们回来了!”

        

“辛苦你们了!”

        

木叶的村民都来到大门口迎接,水门等人也在里面。

        

“没想到都回来了啊。”水门在人群中找了找,终于发现了三上悠的身影。

        

不过,此时的三上悠并不是独自一人。

        

“那个是悠老师吧?”

        

一脸慈祥,怀里还抱着一个小孩的女人身边陪着她的是紫霄,怎么看都是一家三口的样子。

        

“没想到悠老师已经有孩子了……”日差大受震撼。“那个二货老师居然都有孩子了?”

        

突然,三上悠友善的看了日差这边一眼。

        

“吓!”

        

“日差,你忘了悠老师是优秀的感知忍者了吗?”志微推了下小眼镜,说道:“你刚刚的话肯定被悠老师听到了,等死吧。”

        

“喂喂喂!别吓我啊志微!”

        

水门在人群中看了一下,发现有不少人都是带着孩子回来的,有的还带了不止一个。

        

其实,这也是正常的事了。

        

在战场上感情很容易升温,营地里也有医疗忍者啥的。

        

至于那些带着两个孩子的,其中有一部分带的其实是战友的孩子。

        

这些孩子,就是战争遗孤。

        

欢迎仪式很快就结束了,等三上悠他们交接完任务,水门他们已经在街上等候多时了。

        

“水门!好久不见了!”三上悠看起来还是大大咧咧的,和以前没什么变化。

        

“嗯,好久不见了!悠老师。”水门微笑回应。

        

接着三上悠杀气腾腾的看向日差。

        

“悠老师!你听我解释。”

        

“你这小鬼!”

        

砰!

        

日差被打了一顿。

        

双方的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日差在三上悠这个上忍面前完全没有还手的余地。

        

“哈哈哈!日差还是老样子啊!”紫霄大笑道。

        

“哼!”三上悠冷哼一声,停手了:“接下来几年,我就要在家带孩子,估计不会再做任务了,你们有空了就来帮我带孩子啊!”

        

闻言,水门等人都很是震惊。

        

“干嘛一副震惊的表情啊?老师我的忍者生涯已经很长了,接下来,我要享受生活!”三上悠笑道。

        

“对了!还不知道你们的孩子叫什么呢?”水门突然道。

        

他看着三上悠怀里的孩子,其实已经大致猜到了对方是谁。

        

“红豆!御手洗红豆!很棒的名字吧!”三上悠自豪道。

        

水门暗道一声果然如此,接着,他们请客,带紫霄一家三口去吃烤肉,为他们接风洗尘。

        

“我还是想吃团子的说……”三上悠嘀咕了一句,就坚定的迈入了烤肉店。

        

“再来一盘!”

        

……

        

其他回来的上忍都和紫霄这边差不多,先是提交了任务,然后去找个不错的店大吃一顿再回家睡觉。

        

除了一人!

        

旗木朔茂!

        

他带着怀有身孕的妻子回家养胎去了。

        

“都已经有孩子了啊……”

        

火影大楼中,三代火影看着木叶又多了一代人,脸上充满喜色。

        

        

团藏突然推门进来,看着猿飞日斩道:“日斩,纲手不能和加藤断在一起,加藤断有问题!”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