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了内裤用绳子摩擦H_肉肉的各种姿势高H1v1

       

“对了,你之前说眼前突然一黑,最近还有这种情况吗?”他心里一直记着这件事,但因为后续她没有说过类似情况,所以他没有问。

        

现在她决定去上班,所以他必须确认她身体无恙。

        

“最近没有了。之前那次应该是太累了!”

        

“你还需要复查吗?”傅时霆提议,“要不下周一你先去做个复查吧!”

        

“我之前复查过了,没问题。”秦安安道,“我不是很喜欢去医院。虽然我是医生,但是我和普通人一样,有点讳疾忌医。只要身体没什么病痛,能不去医院就不去。”

        

“可是有些疾病前期是没有疼痛的。”

        

“对。可是我每年都有做体检。”她柳眉上挑,“今年上半年我们做过体检了,我们一起去做的。”

        

“嗯。”他放下心来,“你要陪我睡觉吗?”

        

“你先去睡吧!我要整理孩子的衣柜。”她将桌上的购物袋看了一眼,“不然新衣服没地方放了。”

        

“让佣人做不就好了。”

        

“我无聊。”她无奈说出真相,“你去睡吧!我等会儿要是困了我就去睡。”

        

“好。”他从沙发里起身,想了想,决定还是问问,“小寒现在对我是什么态度?”

        

“没跟他聊你。如果他不主动聊你,我怕我跟他提起你,会让他产生逆反心理。”她吃完桔子,也站了起来,“你别担心,小寒现在不出国了,你们每天都可以见面。时间长了他肯定会喊你爸爸。”

        

有了她的安慰,他躁动不安的情绪稳定了下来。

        

他回卧室后,她朝孩子房间走去。

        

现在小寒和瑞拉已经分床睡。

        

傅时霆说等孩子十岁后,就让他们分房睡。

        

她跟瑞拉提过这个问题,瑞拉有点抗拒。

        

因为瑞拉从小就是跟哥哥一起睡的,当初让他们俩分床睡,哄了好久才哄好。

        

不过瑞拉每天都在成长,说不定等她十岁的时候,就不会抵触这个问题了。

        

她进入儿童房,两个孩子已经睡着,听呼吸声,他们睡的挺沉。

        

她将柜子打开,把里面的衣服全部拿出来。

        

他们俩长的太快,这些衣服,几乎全都穿不了了。

        

她将衣服一摞摞抱出房间。

        

里面有很多衣服,连吊牌都没剪。

        

平时除了她会给孩子们买衣服,黎小甜也会给孩子买。

        

将衣服抱到客厅后,她给黎小甜打去视频。

        

“小甜,你以后别给我孩子买衣服了……你看这么多新衣服,吊牌都没剪拆。他们俩已经穿不下了。”秦安安惋惜道。

        

黎小甜看着成堆的衣服,哈哈大笑:“你不要了给我。”

        

“你确定你要?”

        

“要啊!你不是说吊牌没剪吗?不过瑞拉和小寒的旧衣服你也可以送来。”黎小甜和贺准之和好后,心情好极了。

        

秦安安头一阵晕:“你是不是没算过我孩子和你孩子的年龄差?这些衣服等你孩子能穿的时候,差不多要到十年后。”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