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进毛还没长稚嫩的小花苞/sp打烂小嘴姜罚

   

但那种奇怪的直觉忽然出现后,他迈不开步子了。

        

他看不到战场发生了什么,此时的他已经距离那边足够远。

        

尽管未必走出了黑炮的模仿范围,但回头望去,战场已经被一栋栋居民楼挡住。

        

忽然很想回去看看的念头,越发强烈,让姜病树犹豫起来。

        

“冷静……这个时候不能完全依据直觉。”

        

“仔细分析一下,包哥的胜算不大,也许包哥可以进入深化状态。但深化的代价可能也是死。”

        

“但上次战斗,黑炮甚至没有补刀,直接带我走。”

        

“可见我的优先级,远大于包哥,如果要救包哥的命,我应该回去做饵!”

        

“黑炮不会杀了我,只要能赢得时间,车姐包哥一定会想办法救我的!”

        

直觉告诉姜病树往回走,姜病树本身的分析,也认为往回走才能保住包子的命。 

        

所以他病衍波动催动到极致,开始往回狂奔。

        

战场的另一边……

        

战斗却和姜病树想象的截然不同。

        

黑炮无法感受到恐惧,但身体还是会因为感受到危险,而发出一些信号。

        

“在起鸡皮,这个女人很危险。”

        

黑炮与琉璃之间的距离,约莫十米。

        

在黑炮的脚边,是因为头部遭受连续重击,昏死过去的包子。

        

包子终究还是开启深化的过程犹疑了一下。

        

以至于如今已经没办法清醒战斗。

        

黑炮神色凝重:

        

“但我不能变成这个女人……我一旦变成这个女人,姜病树带来的深化副作用会瞬间把我吞噬。”

        

如果是一度深化,他自信自己的病衍波动可以承受住,也许会难受几天,但终归能活下来。

        

可他已经开启了三度深化。

        

如果不想办法追击姜病树,让姜病树留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接下来他会异常痛苦。

        

想到此,黑炮没有停留,解决完包子后,他一跃而起,便要突破眼前的少女。

        

“他应该不是无病之体,但能力或许有些克制你,总之,我没办法让他感受到痛苦。”

        

病魔“姜病树”对着琉璃说道。

        

琉璃抬起头,黑炮的动作对她而言,宛若慢动作一样。

        

尽管模仿了姜病树,让黑炮的病衍波动之力强大不少。

        

但与甚少在病城内,几乎是在病城外长大的琉璃相比,黑炮显得太弱了些。

        

她的病魔能力无法发挥效力。

        

但她还有病衍波动之力。

        

当一个人的弱点,都比敌人的优点还强大时,这场战斗就已经没有了悬念。

        

一跃而过,准备飞速奔向姜病树的黑炮,忽然间被抓住了脚脖子。

        

那只手明明那么纤细,黑炮却丝毫无法挣脱开!

        

一记经典的“热情浩克砸”,让黑炮的身体在半空中以二百七十度坠落!

        

百道街的传来一声轰隆巨响,地裂与骨裂之声被周围林立矮楼的震动声掩盖。

        

远处的趴着睡觉的流浪猫流浪狗蹭的一下跳了起来,惊恐的望着某个方向。

        

热情浩克摔之后,便是五马分尸手。

        

琉璃漠然的看着黑炮,将黑炮的左臂……硬生生扯断。

        

血肉从胳膊关节处撕裂的一瞬,血液喷涌。

        

剧烈的痛楚,加上姜病树的抗病之体对病情的压制,让黑炮感受到了恐惧。

        

他的心脏跳动的很快,大脑第一次感受到情绪冲击后的混乱。

        

“我该怎么办?”

        

“我现在要怎么做才能抵挡住这个女人……”

        

“我这是在害怕吗?”

        

牙齿打颤的黑炮,兴奋又恐惧。不过兴奋持续不了太久,很快就只剩下完全的恐惧。

        

他就像是一个绒毛玩具,落到了熊孩子手上,熊孩子开始疯狂的撕扯玩具。

        

一只手臂被扯断,破破烂烂的玩具并没有换来哪怕片刻安宁。

        

琉璃露出一个残忍邪恶的笑容,那是她在病城外的试炼场里,学会的笑容。

        

当初那个弱小的女孩,只会哭哭啼啼,后来有人教她,要学会笑,别人越是欺负你,越要学会笑。

        

被暴力对待也好,或者施暴也罢,要用那种极为邪恶兴奋的笑容,去换来考官的更高情绪分。

        

只有这样,才能在之后得到更好待遇。

        

琉璃用了很久才学会。

        

因为她始终没办法在欺负他人的时候,对人露出笑容。

        

直到有一天,她为试炼场里,好不容易结识却又忽然死去的一位好友报仇时,才真正体会到了那种快乐。

        

这样的快乐,让她在战斗中变得越来越残暴,也对他人的生命越发漠视。

        

当黑炮的第二只手臂,也被折断之时,黑炮终于扛不住痛苦,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声。

        

琉璃被奔涌的血液,弄污了脸。

        

她不紧不慢的掏出手帕,轻轻擦拭脸。然后缓缓站起身,将黑炮的腰踩的劈啪作响。

        

这个世界除了病情带来的痛苦外,还有很多痛苦。

        

最为直接的,就是肉体被扭曲时的痛苦。

        

不过琉璃对五马分尸不是真的感兴趣,她看了看黑炮,已经痛到双眼通红,嘴角甚至流着口水。

        

模拟姜病树,让黑炮有了短暂的主角体验卡,可很显然……他不是不在意痛苦,只是因为没有恐惧,让痛苦失去了原本的功效。

        

如今姜病树的体质,让黑炮情绪恢复,他第一次感受到如此强烈的恐惧。

        

眼前的少女,仿佛女魔头一样,让他无比胆怯。

        

第一次感受恐惧的强烈刺激,他的膀胱也被刺激到,温热的液体已经不受控制的流出。

        

“饶了我……饶了我……我什么都肯做,求求你……饶了我!”

        

此时此刻,恰如彼时彼刻。

        

黑炮一直很想知道,那些受害者向自己求饶的时候,到底是什么感受。

        

他得偿所愿。

        

层层的黑雾散去,那是黑炮用来保护自己的黑雾,但此时他已经没有余力去维护。

        

琉璃原本想着,等姜病树过来亲手解决这个人的。

        

但下一刻,她看到了黑雾之下的那张脸。

        

这一瞬间,彻底激怒了琉璃。

0

更多精彩

肉H校园文男男/双龙头磨镜顶撞gl

2022年5月27日 小羽 0

孔维云神情冷肃地点了下头:“刑侦队的工作效率还是很不错的,案发当天就基本上还原事实。就是夫妻因为住院费的事儿引发口角,继而争吵,然后反目。”  &nb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