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中医吸丫头乳苏玲&把校花变成宠物

        

一阵剧烈的交火声突然在旅团指挥部门口响起,宪兵中队长跟皇协军王团长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惶恐和不安。

        

刚准备派人出去看一下,伪军警卫连长直接一副恐惧表情冲进来:“团座……出大事儿了……”

        

“八路军杀进城了……已经冲到指挥部,兄弟们正在拼死抵抗,您必须马上离开这里?”

        

“怎么可能:阳泉城防坚固,城头还有上千部队守着,怎么这么快就被攻破了……你肯定搞错了!”王团长一脸不相信反问。

        

宪兵中队长可以听懂一部分中国话,脸上的表情跟王团长差不多,既震惊又觉得不可思议。

        

刚准备反问几句,几声“轰轰轰……”的爆炸突然在一墙之隔的街道上响起,王团长循声看过去,十几个部下犹如丧家之犬,从指挥部大门口撤进院子,一点儿看不出他们平时的趾高气昂。

        

“哒哒哒……”

        

几个八路军跟着杀到指挥部大门,一人端着一把冲锋枪,对准刚刚撤进院子的部下就一通扫射。

        

“团座……卧倒……”

        

警卫员突然出手,把伪军王团长扑倒在地,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但还是有一颗子弹贴着王团长头皮飞进作战室,把他吓出一身冷汗,然后就带着满脸恐慌朝后院撤退。

        

越是铁杆汉奸越怕死,王团长就是这样一个人。

        

在生死面前,伪军团长的位置,部下的安危,宫泽少将交给他的守城任务……全被他抛之脑后,一心只想着怎么从八路军手里逃出生天……

        

刚刚退到院子里的伪军就没那么好运,子弹追着他们屁股后面打。

        

仅一轮扫射,密集的子弹雨就把他们杀得七七八八……

        

“前面没几个敌人了,一鼓作气杀进去,拿下日军指挥部……”孔捷冲在队伍中间,看到警卫连已经控制战场局势,把剩下二鬼子压得死死的,果断让警卫连继续向前突击

        

“缴枪投降免死,抵抗到底全部干掉……同志们,冲啊……”

        

“哒哒哒……”

        

警卫连三个机枪手及时跟上来,机枪挂在怀里当冲锋枪用,继续射杀冲锋枪手还没干掉的伪军。

        

几个步枪手趁机朝院子里扔了一轮手榴弹。

        

“轰轰轰……”

        

爆炸声刚一响,换上新弹匣的冲锋枪手已经冲进院子,借助硝烟掩护,直奔作战室。

        

端在手里的冲锋枪一直在怒吼,朝所有他们认为可疑的目标倾泻子弹……

        

电讯室守着两个鬼子报务员,警卫连突击指挥部非常突然,速度特别快,搞得宪兵中队长没来得及给他们下达任何命令就朝后院转移。

        

电台是军中不亚于火炮的重要装备,没长官命令,他们两个再大胆子都不敢摧毁。

        

但作为一个军人,他们还是尽到了自己职责。

        

报务员的本能让他们下意识打开发报机,决定在最后关头把阳泉已经城破的消息报告旅团长。

        

结果还没联系上旅团长,一串破窗而入的子弹雨直接把他们打成筛子……

        

警卫三班负责突袭电讯室,为了保护电台,他们一直避免使用手榴弹。

        

干掉报务员的几枪是班长用手枪打得。

        

手枪威力小,对电台的破坏最小,打中了也没啥太大影响。

        

冲进电讯室就看到两个报务员趴在桌子上,后背被子弹击中,正在往外冒血,桌子上架着四部大小不一的电台,两部电台还闪烁着红灯,一看就是好的。

        

团长不止一次说独立团缺电台,几次大仗都没缴获到,没想到今天一仗就缴获四部,脸上顿时乐开了花,对着院子就大声喊。

        

“团长……小鬼子没摧毁电台,我们把他们装备的电台全缴获了……整整四部……咱们发财了……”

        

“电台在哪儿?”孔捷闻讯冲过来,脸上比吃了蜜糖还要高兴,冲进房间就围绕几部电台检查起来!

        

“这是一部大功率电台,我在总部看到过……有钱都买不到的好宝贝!”孔捷指着桌上最大一部电台介绍。

        

“你小子立大功了……等战斗结束,我要亲自把这部电台送到总部,你小子一个三等功肯定跑不了!”

        

“从现在开始,警卫三班只有一个任务:不惜一切代价把四部电台跟相关配件安全送回根据地……没有我命令,任何人都不能靠近这些电台!”

        

伪军王团长跟跟鬼子宪兵中队长最终没能逃过一死……

        

刚把后门打开,外面就射进来一排子弹。

        

起初王团长还想仗着自己人多,对方没有装备机枪,硬冲出去。

        

结果他带着宪兵中队长刚出后门,一串机枪子弹竟然迎面飞过来,一起飞来的还有七八颗步枪子弹。

        

保命的本能让王团长快速卧倒,躲过大部分子弹雨,但还是有一颗子弹打中肩胛骨,鲜血顺着伤口喷涌出来,疼的他直打哆嗦。

        

但为了活命,他还是忍着疼痛招呼部下往后院撤,恰巧背后也扫过来一串子弹雨。

        

王团长刚好被警卫架起来,一颗子弹正中后心,要了他性命……

        

黄宇在一个伪军俘虏的带领下直奔军火库。

        

城外的枪声一响,防守这里的三十几个伪军就被惊醒。

        

在排长的叫骂声中进入阵地……

        

没多久,指挥部也传来密集的交火声……

        

这个突发情况让所有伪军脸上都蒙上一层阴影。

        

阳泉兵力空虚,城内几乎没有日本人防守。

        

要是攻城的敌人已经杀进城,开始攻击指挥部,阳泉县城十有八九会丢掉。

        

阳泉丢了,他们这些伪军要么当俘虏,要么死战到底给小鬼子陪葬。

        

他们不想死,好多人都是为了混口饭吃才穿上这身皮,没几个愿意背负一辈子汉奸骂名去给鬼子陪葬。

        

于是,一帮子人就跟商量好一样同时看向排长,把活下去的希望寄托到他身上。

        

排长感觉自己肩膀上压力比当初穿上这身皮还要大。

        

带领部下死手军火库,先不说有几个部下会听自己的,一旦自己这么做了,要么被八路军打死,要么被部下打黑枪,还要永远背上汉奸的骂名。

        

这条路毫不犹豫被排长否决了。

        

思来想去,他决定视战场情况而定。

        

如果阳泉真的被突破,自己就带领部下投降八路军当俘虏,保住性命。

        

如果阳泉没有被突破,有守住的可能,为避免遭到日本人报复,只能跟着鬼子一条道走到黑,死守军火库。

        

“排长,有人朝军火库冲过来了……”一个部下突然叫道。

        

“是自己人还是敌人!”排长赶紧问,心立刻提到嗓子眼。

        

“夜太黑,看不很清楚……看队形好像是敌人,自己人走不了那么整齐!”部下回答。

        

“所有人都别开枪……你们两个人过去看看?”排长随手指了两个部下命令。

        

两个伪军非常害怕,也很心虚……直到排长举枪威胁,他们才小心翼翼从掩体走出去……

        

“排长,他们是八路军,兵力最少一个连……阳泉县城已经被八路军攻破,让我们立刻投降……”排长焦急等待答案时,部下充满惶恐的声音突然在前面响起。

        

突击排嗓门儿最大的张铁柱跟着喊话:“前面伪军听着,我们是八路军独立团的部队,你们已经被包围了,马上投降!”

        

“给你们一分钟考虑,时间一过我们就开始强攻!”

        

“这是你们保命的最后机会!错过就没了!”

        

“排长……快投降吧……”部下再次劝降道。

        

“八路军装备三门掷弹筒,三挺轻机枪,十几把冲锋枪,肯定是独立团精锐!”

        

“我们绝不是对手,再不投降就没机会了!”

        

“机枪准备……掷弹筒瞄准军火库……再不投降就把他们连同军火库一起炸了!”大嗓门张铁柱再次喊话,跟刚才相比,这句话明显多了一丝威胁成分。

        

军火库堆了大量弹药,一旦在交火中发生爆炸,大家肯定会被炸得灰飞烟灭,连具尸体都找不到。

        

包括排长在内,所有伪军都被吓得满脸惨败。

        

看到好几个部下正用仇视的目光盯着自己,步枪枪口总是有意无意对准自己,排长不想被部下打黑枪,更不想灰飞烟灭死在这里,赶紧喊道。

        

“我投降……”

        

“八路军长官……我现在就投降,千万不要开炮……”

        

日军第四混成旅团指挥部,干掉所有日伪军的警卫连正在到处打扫战场。

        

作战室侧面一个小院内,几个被雨布盖着的庞然大物引起孔捷注意,掀开雨布就看到三辆崭新的轮式装甲车。

        

“好东西啊……没想到日军旅团指挥部还藏了这么好的宝贝……”孔捷拍着装甲车冰凉的铁板感慨。

        

警卫连长冲进院子就一脸激动道:“团长,这时小鬼子的装甲汽车?”

        

“这么厚的防护钢板,重机枪都打不穿……”

        

“就算遭到迫击炮攻击,只要不被直接命中就伤不到里面的人!”

        

“我以前打过装甲车,损失两三个班的战士都没拿下来!”

        

“如果能把这三辆车带回根据地,我们就能用装甲车去杀鬼子……肯定很痛快!”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