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阳茎拍啪猛进女阳道&男朋友那东西真大我很喜欢知乎

       

这算是个啥?

        

还没开始就这么丢人?

        

还被个禽兽鄙视了?

        

众人无语之余,有种不好的感觉。

        

这空间缝隙,恐怕远比他们所预估的要难得多啊!

        

先前的喜悦荡然无存。

        

简直一筹莫展。

        

刚刚还在耍威风的老虎脸疼,出了洋相的周畅脸疼,出主意来空间缝隙的陶然脸疼,说迷宫任务包在他身上的马小远也脸疼

        

不信邪。

        

他们换了个方向,又重新试走了几步。 

        

结果, 突然脚下长起竹笋。

        

雨后的春笋,一株又一株,破土而出。

        

众人来不及生出感想,就见笋尖头子越来越尖,越长越高,好比刀头矗立

        

笋尖还不断在破土, 让他们几乎无处下脚也无法停留,吓得几人无可奈何下不敢往前, 只能再次急急忙忙退回了原处

        

如此一来, 就连小雯也丧了。她也被打脸了。选的两个方向都很糟糕,她的好运气在这里似乎也没有生效。

        

看着四处白茫茫的一片,八人都有些无从下手,不知所措。

        

陶然打开了她七级的小助理,“你既然是现在整个游戏里最牛的助理,有没有什么闯关秘籍可以传授给我们?”

        

“我还没那么智能,没有办法没有建议。但是”

        

小助理跟真人一样,叹了口气。“姐姐啊,你们真的是”她还跺了下脚,一副怒其不争的模样。

        

“真的是什么?”

        

“之前姐姐问那么多,我不知姐姐是想了个累积惩罚一齐清理的办法。结果你们都那么贪心,恨不得一口吃成胖子,你们有没有想过给游戏个面子?”

        

“这”他们是玩家,干嘛还要帮游戏考虑?

        

“你们累积了太多惩罚,原本可以随机难度的空间缝隙, 硬生生给加到了最高难度。”

        

“不是说好的随机?这是出尔反尔!我要投诉。”

        

“姐姐, 您向谁投诉?游戏的最终解释权,在游戏系统!谁能让你们白占那么多便宜呢?这姐姐都不懂吗?”

        

陶然哑然。

        

行吧, 懂了。

        

就是系统觉得亏了,觉得被他们抓到了漏洞,觉得他们太容易会影响游戏的进度,觉得面子过不去,所以给他们加了难度。因而现在他们闯的,是难度最高的空间缝隙。

        

而他们没有资格反对。因为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哎!

        

所以,他们究竟占到了便宜与否,还不确定。

        

老鹰却是突然走到了陶然跟前,一把将她拽了起来。

        

“你过来,我好像看出什么了,你帮我确认下。”

        

陶然顺着老鹰手指的最东面看去,刚刚有猛虎出来的那个方向,迷雾似乎比别处要略淡。

        

陶然又转而向刚刚长笋的南面望去,结果和东面一样。确实雾要薄。

        

“你也发现了吧?”老鹰眼睛亮了亮。“说明我没看错。”

        

两人灵敏度都非凡,他们确认的事,基本就八九不离十了。

        

两人走下平台感应了下。

        

仔细观察后发现,之前他们往东走出去共三米左右, 而事实现在平台正东面的三米,并没有雾。

        

同理, 刚刚南面走出去的两米,其实也没有雾了。只不过因为四周都雾气缭绕,难免雾气四处散逸,才显得这两个地方雾气淡薄。

        

也就是说,只要探过的地方,雾气都能消散吗?

        

好像懂了。陶然打算好好做一次试验。

        

她让其他人都回了平台上,自己则再次往第一次走的正东面去了。

        

一米,两米一点问题都没有。

        

她又往前走了半米,眼看就临近到了浓雾的边缘。

        

之前的猛虎,就是在前方窜出来的。

        

陶然提脚,将脚尖一点点临近。

        

精神力分出去,她的脚尖在临界点只两毫米左右的地方停下,随后做好了随时逃跑的准备。她可不想和周畅一样,被老虎拍得颜面尽失。

        

轻轻将脚尖再往前推,她将精神力和身体的控制力发挥到了极致。

        

脚尖不近不远,不多不少,就这么刚刚好,贴到了那个临界点。果然那只虎头也在雾面出现,只等着她过那条线就跳出来好好收拾她。

        

可陶然的脚又回缩了,缩回了几毫米,虎头随即消失。

        

她的脚又再回去,贴近那条线,虎头也再次出现。

        

然后,虎头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做吹胡子瞪眼!可恶的人类!太可恨了!

        

陶然对它哼了一声,和刚刚的它一样,翻了个白眼,转身之余一收腿,回去了

        

去南面试了下,这里也有一条雾气消散的临界线,只要过线,笋尖攻势就会出现。

        

陶然回了平台。

        

“老鹰这次功不可没!找到突破点了。就是有点麻烦。”而大家就是因为怕麻烦才来了空间缝隙想走捷径。没准这次,或将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兄弟们,如果没猜错,这些挡住去路的npc,就相当于我们玩的迷宫游戏里的墙。”

        

陶然在平台做了个示意。

        

“刚刚我们往东面直行,这确实是条路。”她画了两条垂直的直线,“但这条路直行不能超过三米。”她将一柄匕首横在了两条直线上方。“三米处的那只猛虎就是迷宫里断路的那道墙。所以,此路不通!或者说,直行的路的是不通的。”

        

“同理,随意走的南面那条路也是一样。也许这路就是死路,也有可能在一米的时候,我们就该转弯。该不该转,左转还是右转,都得试。”

        

“因此,我们遇上大麻烦了。想要出去,我们恐怕就得先把这个迷宫的整个地形图画出来,才有可能找到出去的路。”

        

“而且这图还得画得精准。否则一旦有偏差,我们就有可能找不到路或是走错了路,到时候还得重新开始。”

        

剩下的七人顿时成了哑巴。

        

认真的吗?

        

画迷宫图?

        

怎么画?那他们岂不是得要到处试错?这个场景究竟有多大?他们得试多久?

        

请问,在这迷宫里体验各种障碍,和他们爬楼接受惩罚的区别在哪儿?

        

这玩意儿要是搞不好,他们还不知得要耗费多久呢!

        

这个系统,有点公报私仇不要脸啊!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