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炕上和岳偷倩/玉势毛笔撑开夹住

        

对于仙人们来说,  七七四十九天就是一瞬间的事。

        

决战到来的当天,场上除去易余弦之外,空空如也。

        

长渊剑宗的那些剑仙们倒是想要过来,  但被风有余劝住了。一旦打起来,  就算是他也不能保证自己能不能护得住这些弟子。

        

开始这些剑仙们还反驳说自己有自保之力等等,直到风有余随意的挥了一剑,  说能够在这一剑之下不死的就能跟着一去观战。顿时,这些剑仙们就老实了。

        

他们的确没有自保之力。

        

那么他们比祖师爷早飞升这么多年,  结果一点忙都帮不上的话,  他们岂不是一点用都没有?

        

这么想想,  他们简直要无脸见人了。

        

最后还是易余弦拍拍风有余的肩膀,  示意自己来。

        

先是对这些剑仙弟子们曾经的工作给予了充分的肯定,表扬了他们过去的优秀表现,  然后又狠狠的勉励了他们一番,告诉他们长渊剑宗以后在仙界之中还将发展成更大的平台,仙界市场广阔值得探索,他们以后还能发挥出更厉害的作用,如今他们只需要学习就好云云。

        

一番话连消带打下来,剑仙们狠狠的被易余弦给画的饼给撑到了。

        

他们乖乖的听了易余弦的话,  决定到时候就在外面帮忙守卫,绝对不让刑天君的那些手下们过来搅局。

        

如此一来,风有余才算安心。

        

“还是你有办法。”风有余看着易余弦感慨道,“我还在想实在不行就将他们都打趴下,他们就老实了,正好可以战前先热热身。”

        

……你这么热身你有考虑过你这些徒子徒孙们的想法么?

        

易余弦擦擦头上并不存在的汗,  幸好自己及时阻止了,  “到也不难,  主要是他们现在还没有这种吃饼的概念,容易被忽悠。一旦吃的多了,他们也就明白了。”

        

事实上,那些剑仙弟子们在外面护卫也护卫不出个东西来。

        

人人都知道两个杀神要动武决斗,哪里还会有人过来找死?那些大能们,只需要放出自己的神念就能将风有余和刑天君的决斗看的清楚,也根本不需要真身前来。再说,这个时间点真身前来,只会让人怀疑他们是不是想要插手杀戮剑道的内部事宜,故而为了避嫌他们也是不会过来的。

        

因此,这场堪称旷世无双的决战,明面上也只有易余弦这么一个观众而已。

        

那我就不客气了。

        

易余弦这么想着,然后随手给自己变出了桌椅,又变出了一堆吃的喝的,可惜暂时没有办法变出快乐肥宅水来,不然自己现在再来一杯冰可乐,那该多么惬意啊。

        

没办法,她的修为是来自于天道,目前这个世界还没有出现可乐这种东西,所以她也变不出来可乐。

        

真可惜,我都能翻天覆地了,可我居然变不出可乐来。

        

虽然有些遗憾,这也不耽误易余弦如咸鱼一般躺在椅子上,吃着喝着,等着风有余和刑天君两个人开战。

        

反正这里也找不到其他人了。

        

风有余看着易余弦这么惬意轻松,心情也跟着轻松了许多。

        

这不过就是一场战斗罢了,他实在没有必要将自己压迫的太紧。他最欣赏易余弦的一点就是她在任何时候都能找到让自己放轻松的办法,而不用去在意别人在想什么。

        

这就很好。

        

只要不危害到别人,自然是如何取悦自己就如何来。

        

“我和刑天君的战斗可能要持续很长时间,你若是看的累了,也可以先回去休息完了再继续看。”风有余化凡一次之后,很明显的对易余弦很多其他方面的行为都包容了很多。大概他也知道了,易余弦就算变得和他想象中的一样努力,也只会更加不开心而已。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能开开心心的过呢?

        

“没事,我现在不会轻易累的。”易余弦微笑着回答道,“我就是觉得你们要是打个几十年的,我一直在这里站着盯着你们有点傻乎乎的。”

        

“的确。”风有余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十分赞同易余弦的说法。

        

“主人,我也想吃。”正当风有余和易余弦两个人聊天的时候,一个少女的声音响起。

        

却是刑天君带着他的剑灵到了。

        

那个少女剑灵先是被易余弦桌子上摆满的一桌子好吃的给吸引住了,等到风有余转过头来,她的视线立刻又变了。

        

“主人,他真好看,我能把他带回家么?”少女剑灵激动的拉着刑天君的衣袖,“他身上的气息也和主人你好像,小鱼想要。”

        

“等我赢了,就随你。”刑天君轻轻拍了拍少女剑灵的头,示意她安静一些。

        

风有余和刑天君四目相对,场面一时都静默了下来。

        

这是他们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见面。

        

但他们都不觉得对方陌生。

        

毕竟他们之间的恩怨纠缠也已经有很多很多年了,很多事情已经不是一笑泯恩仇能够解决的。

        

只是针对风有余一人的阴谋杀招,风有余都可以不去计较。但如果是伤害到了他重视的人,那么就算对方是刑天君也好,还是别的什么天君仙帝也好,他都不会有任何惧怕。

        

该讨回来的,就一定要讨回来。

        

风有余无比认真的打量起刑天君来。

        

如果自己依旧选择给自己换一张脸的话,或许他和刑天君会更加相似吧。剑修们的审美都是很一致的,他们欣赏的就是这样英武的模样,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剑客。

        

刑天君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风有余想要成为的剑修类型。

        

但很可惜,他也只是看起来像。

        

风有余真正欣赏的,可不是这样的人。

        

刑天君也同样打量了风有余好一会儿,才缓慢开口道,“这种关头,你还带着无关人士过来,可见在你心中,剑道并非是最重要的。”

        

“余弦不是无关人士。”风有余毫不客气的怼了回去,“你能带着剑灵,我为何不能带着余弦?”

        

“就是。”易余弦没想到自己一个吃瓜群众也能被卷进来,跟着风有余一起说道,“管天管地,你还管小一带不带我?”

        

管这么多,咋不上天?

        

剑道在小一心里就是很重要,但我和剑道一样重要就不行?

        

呸,修道可不是为了修的一点人情味都没有的。

        

天道还会偏爱人族呢,凭什么修士就不能有自己的喜好?

        

“我只是觉得好奇。”刑天君似乎没有想到风有余和易余弦会半点面子都不给的直接怼了回来,慢慢的回答道,“对于我们杀戮剑道修士来说,有时候我们的经历会特别曲折,极其容易伤害到身边的人。我以为这一点,道友应该已经很清楚了才对。道友经历的那些事情,又有多少是因为自己的缘故而产生,多少是因为你身边的这个人而产生的呢?”

        

后面一段话,就完全是刑天君当着小一的面在挑拨离间了。

        

可是刑天君问的时候语气显得很是认真诚恳,看起来似乎是真的在好奇这一点,易余弦不免觉得好笑,又觉得对方有些可怜。

        

“我愿意被他连累,就这么简单。”易余弦知道自己说多了对方也不懂。

        

她这么怕麻烦的一个人,和小一在一起这么多年虽然也有很多次产生过想要将这把破剑扔掉的想法,但渐渐的她就没有这个想法了。

        

没有人会拒绝小一的。

        

哪怕他有时候真的很讨厌,可是他将所有的心思都写在了脸上,坦荡诚恳的像个透明人,易余弦实在没法忍下心去伤害这样的人。

        

刑天君听见易余弦的回答,脸色似乎更加难看了一些。

        

我愿意。

        

真的是很简单的回答,但如此的坚定。

        

刑天君心下喟叹,转头瞥了身边的少女剑灵一眼。

        

少女剑灵立刻会意,转身飞入刑天君所携带的佩剑之中。

        

嗡——

        

一声悠长又悦耳的剑鸣之声从他腰间的佩剑之中生出,身边的仙气在这个时候呈现龙虎之象,仙气氤氲,极为美丽。

        

刑天君缓缓抽剑。

        

易余弦只能看见那一柄宛如活了的剑。

        

是的,这柄剑是活的。

        

它的剑身就像是一片流动着的河流,而河流之中则是有一条鱼鳞在闪闪发光的漂亮游鱼在里面晃来晃去。

        

这把剑,就像是自己会呼吸,会衍化一样。

        

几乎独立成了一方世界。

        

真是可怕。

        

易余弦总算正面感觉到了刑天君的可怕。他在杀戮剑道上的造诣,恐怕已经到了一个深不可测的地步了。

        

他的剑,也不是真正的剑。

        

而是已经到了天地万物都可以被他拿来当剑的地步。

        

就像是以前的风有余,经常用树枝、或者直接抓一把灵气凝聚成剑一样。

        

只是他选择了将一条河流祭练成剑,而剑灵也随他的心意,变成了一条鱼的模样,在河流之中肆意飘荡。

        

光是这一把剑,就能从中品出不少道意来。

        

“我昔年坠崖,侥幸因为这条河流而不死。其后我杀遍屠城的十万兵马,我担心他们的鲜血会染红这条河,故而将这条河直接祭练为本命宝剑。”刑天君看着手中的剑,微微笑道,“人们常说‘上善若水’,我杀了那些屠城的兵马,救了一整个国家的人,不也是善事么?故而我为它取名上善,警惕自己能保持本心,只杀该杀之人,哪怕身为杀戮剑道的剑修,我也不能让杀戮之心主宰自我。”

        

风有余静静的听着刑天君说完,祭出了自己手中的归一剑。

        

“剑是好剑,名也是好名,只可惜你后来的行为,怕是配不上上善剑了。”风有余毫不客气的开了嘲讽,“我的剑就叫归一,想必六千多年前,你也已经见识过一次了。”

        

“我从头至尾,针对的也只有你罢了。”刑天君握住了上善剑,“他们是被你连累,可不是我的过错。”

        

真不要脸啊。

        

易余弦啃了一口果子,在心里恨恨的想到,这根本就是在小一心里捅刀子嘛。

        

这个刑天君,还真是杀人诛心。

        

风有余只是冷笑,他如今已经不会轻易被这么拙劣的伎俩激怒了,“先分高下,再说其他罢!”

        

语罢,两人的身影同时而动。

        

上善剑和归一剑几乎在瞬间就已经碰撞到了一起。

        

轰——

        

两股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剑意往四处扩散,连带着刑天君派人专门设下的阵法也跟着震动了好几拨。

        

巨大的晃动以他们为中心不断扩散,蔓延无数,不少仙人吓得直接躲进自己的洞府,根本不敢出来。

        

“怪不得杀戮剑道的仙人无人敢惹,乖乖,这普通的剑仙根本不够看的。”一个在远处看好戏的天君忍不住吐槽道,“怪不得天道要对他们格外折磨,这要是多点这样的剑修出现,我们其他道统的人还不够他们砍的。“

        

“幸好我们躲得远。”

        

“刑天君有这样的本事我不奇怪,奇怪的是那个风有余才飞升多久,居然也能和刑天君如此正面对抗?哎,有这样的天赋,若是放在我这个道统,我怕是做的比刑天君还要更狠了。”另一个天君也不由感叹。

        

既生瑜何生亮?

        

上天已经早就了一个这么恐怖的刑天君,偏偏又要造出这么一个风有余来。

        

他们辛辛苦苦不知道经历多少生死好不容易升到天君之位,想要朝着更高一步迈进,结果后来居上了这么一个优秀的后辈,想要自己不成为别人的踏脚石就只能先将这个人给按死。

        

这一战过后,杀戮剑道的修士就只能存在一个人。

        

不是刑天君就是风有余。

        

幸好是这样。

        

要是两个都活着,那要祸害的就是他们这些其他道统的修士了。

        

“杀戮剑道的剑道真祖怕是也不知道该如何选择吧。”有的道祖要担心自家后继无人,但剑道真祖就得担心两个都太厉害,要选哪一个才是最好?

        

好在这一次之后,就能有个明确的结果了。

        

不然他们仙界也禁不起这么两个杀神三天两头的针锋相对啊,整个仙界都不够他们毁的。

        

当然,除去这些天君之外,更多的还是一些能够感觉到这场战斗激烈的普通仙人们不由在暗暗庆幸,幸好自己没有卷入到这场战斗之中,不然他们肯定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以前那些仙人真是死得冤枉。

        

要是早知道风有余能够和刑天君硬碰硬,谁会想不开去找他的麻烦?

        

一瞬间的功夫,风有余和刑天君已经出了几乎上万剑。

        

易余弦的眼睛都快看的抽筋了。

        

神识都快跟不上了啊喂。

        

这也太猛了,吓得她连吃瓜都不香了。

        

她吃个瓜的时间,小一就已经将上千种剑法都快用完了,这也太恐怖了一点。更加恐怖的是,刑天君居然全部都接的上?

        

易余弦快要绝望了。

        

耳边全部都是两把剑碰撞在一起的声音,而归一剑又是她的本命宝剑,她听的就更加清楚。

        

脑袋里嗡嗡的。

        

易余弦摸摸自己的脑袋,看着打的已经完全不见任何踪影的两人,试着朝着某块空地扔了一个大西瓜。

        

西瓜刚脱手,就在这无处不在的无形剑气之中变成一滩西瓜汁。

        

下一刻,连西瓜汁都消失无踪,被剑意给毁没了。

        

这要是丢个人进去……

        

怕是瞬间就要神魂俱灭了吧。

        

这两个人真的是可怕。

        

她还是乖乖吃瓜吧。

        

这种级别的战斗,一般仙人都看都看不见,更加别说用形容词来描述了。

        

易余弦要描述的话,可能就全部都是拟声词了。

        

反正,她做的椅子一直都处于震动之中,她就当是按摩了。

        

风有余越战越勇。

        

他从来没有这么淋漓尽致的施展过自己的剑法。

        

如今他的身体是巅峰期,归一剑有了他和易余弦的双重蕴养也是最顶级的神兵,他的修为也是有史以来的最高点,他的剑道感悟也随着这场战斗的飙升而不断飙升。

        

可即便如此,他还是没有办法压过刑天君一头。

        

刑天君的剑,只能用狠厉来形容。

        

每一剑都是为了取人性命。

        

每一招都是杀招,招招致命不留半点余地。

        

没有任何一点私人的情绪和想法,完完全全就是在剑随心动,就好像整个人都是为了剑而生的。

        

风有余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对手。

        

如果是六千多年前遇见这个人,如果当初自己飞升的时候刑天君就对他出手,恐怕他早已经死的一点都不剩了。

        

这个人,分明有这样高强的实力,为什么偏偏要用那样下作的手段对付他?

        

明明依靠自己的剑术,也足以压制住他,不是么?

        

殊不知,此刻的刑天君心中也是越发的沉重。

        

“主人,他好强啊。”

        

“小鱼跟着主人这么久,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人。”

        

“主人,小鱼感觉到痛了。”

        

小鱼的声音不断的在刑天君脑海之中回想。

        

身为上善剑的剑灵,天生的杀戮剑灵,小玉的灵智是不完全的,她也从来没有感觉到什么叫做“痛”,因为她遇见的对手,没有人能够在刑天君面前撑过十招。

        

往往她还没有尽兴,对方就已经输了。

        

所以小鱼从来不知道痛是什么感觉。

        

但在和风有余的对战之上,她却感觉到了痛。

        

风有余的剑,也很强。

        

六千多年前,他需要以身化剑,才能达到让刑天君高看一眼的程度。可是才过了这么些年,他就已经进步到了这种程度?再有个一万年,不,可能是一千年、一百年,风有余的实力都会引来爆发式的增长。

        

不,应该是在和我对战结束之后,他就能感悟更深的剑道,变得更强了吧。

        

此刻的风有余,像极了曾经的他。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