扛起她双腿狠狠撞击&妇科检查把腿张开h

“他们,还有未知的他们,是否可以掌控自身的命运?”

        

悬崖之上,感受着迎面而来的海风,闻着那冷水吹过脸颊时的海腥之味,满头白发的鸿钧,眼中有着恍然之色。

        

命运?

        

鸿钧开口呢喃。

        

在这呢喃之中,他的脑海里顿时浮现了第一层画面之内,那个奋笔疾书的白袍青年。

        

那专注的神态,肆意挥洒笔墨时的神采……

        

在此刻看来,于那白袍青年而言,他既掌握了自己的命运,也掌握了书中角色的命运。

        

可同样的,那手握书本阅览文章的青衫青年,又何尝不是掌握了命运。

        

在其手中的书卷之内,那白袍青年的人生,从幼年的晨光,甚至是到那晚年的暮光,从喜怒到哀乐,以及书中的种种。

        

这些,对于青衫青年而言,只要他愿意,便可以轻而易举的知晓,做到对书中一切的全知全能。

        

正如在宫殿之内,一边观看,一边取乐的金袍青年而言。 

        

可在他们自认为掌控别人的命运,别人的人生之时,却还有四双眼睛,正在这悬崖之上,看着一叶青卷。

        

“他们既掌握了命运,也被掌控了命运。

        

因为他们所谓的命运,也只是局限于他们眼中的命运。”

        

半晌,鸿钧缓缓的闭上双眸,于开口之时,缓缓的说道。

        

他的话语虽然平静,可是在这平静之中,却蕴含了如此刻悬崖下,那一重又一重海浪的意。

        

那是在此起彼伏之中,隐含着一股大浪滔天之时,欲探苍穹的澎湃之意。

        

在这看似平静,实则暗潮澎湃的一刻,鸿钧就听见林毅的话语,缓缓而来。

        

“凡大罗者,当为一切空间永恒逍遥,即可贯穿过去,也可执掌未来。

        

凡大罗者,当一日为大罗,便终生为大罗,一证皆永证。

        

无论是过去之时间,还是未来之浩瀚,无论是真假还是虚实,于大罗眼中应当始终如一。

        

正如在大罗眼中,道可以是单一,也可以是无限,时间也好,命运也罢,在大罗眼中已然没有了意义。

        

因为大罗已经超脱了时间,超脱了命运,过去于未来,皆可在一念之间。

        

故而,大罗不可言。”

        

随着此话的开口,在鸿钧脑海轰鸣的一刻,就见眼前的青卷之中,那一幕幕画面顿时起了新的变化。

        

竹屋内,奋笔疾书的白袍青年抬头。

        

那目光,看似望向了屋顶,实则已然掠过了茫茫空间,看到了一层层画卷之外。

        

故而,当鸿钧的目光落在画卷之上时,产生了一种,那白袍青年正与之相互对视的感觉。

        

与此同时,又一道目光从画面之中注视而来。

        

只见躺在床榻之上,手捧书籍的青衫青年,悠然放下手中书本的同时,也在此刻,抬起了自己的头颅,

        

正如,那在宫殿之内一身金袍的青年,在此时转身,目光似穿透无尽寰宇,看到了现实中的鸿钧。

        

“他们知晓自己虚妄,也知晓何为真实?”

        

当在彼此之间,目光相对的一刻,鸿钧的双眸之中,出现了明亮。

        

在这明亮之内,白袍青年离开书桌,于微笑之中一步踏出。

        

其原本模糊不清的面庞,也在此时化作了林毅的面庞。

        

见此,鸿钧心神一震。

        

但在其心神震动的一刻,那床榻之上的青衫青年,于走下床榻的一刻,微笑的看来。

        

其面庞,同样化作了林毅的模样。

        

看到眼前的一幕,鸿钧的心中似有若无,故而化作了平静。

        

可在这平静之下,他的目光看向了金袍青年。

        

但那本应该在宫殿之内的金袍青年,却是已然消失不见。

        

“他去了哪里?”

        

看到这一幕,鸿钧目光一动。

        

可是很快,他就看见青卷附近的空间出现了一道又一道水波一般的涟漪。

        

在这涟漪之中,一身金色长袍的青年,随着一步踏出,来到了两人的面前。

        

“见过道友。”

        

金袍青年微笑开口,赫然也是林毅的模样。

        

随着此话的落下,鸿钧就看见金袍青年,在微笑之中,身体没入到了对面的林毅体内。

        

嗡!

        

几乎在金袍林毅与林毅身影重叠的一刻,一席青衫的林毅,也在此刻踏出了画卷中的世界。

        

“见过道友。”

        

随着此话的落下,一席青衫的林毅,在鸿钧的目光之中,与对面的林毅,身影再次重叠。

        

“看来,我来的刚刚好。”

        

下一刻,伴随着一声笑语传开。

        

鸿钧就看见一身白色长袍的林毅,于踏出画卷天地的一刻,在微笑之中于林毅重叠。

        

“凡大罗者,既为因也为果,可是虚假,也是真实,能踏足过去,也存在于无限未来。

        

既存在于逻辑之内,也超脱在逻辑之外,既是不可能也是可能。”

        

说到这里,林毅微微一笑,看着鸿钧说道。

        

“这便是我口中的大罗,可未必是道友所证之大罗,因为大罗者,独一无二,道友可明白?”

        

“大罗虽不可言,可仅仅只是这可言之道,便足以让人心驰神往。”

        

鸿钧目露思索之色的道。

        

“很难想象,一只过去的蝼蚁,在未来成就大罗之后,再回首过去之时,已然没有了蝼蚁。

        

但既然没有了蝼蚁,其中间成长的过程,岂不是没有了意义。

        

这种情景,当真是让人既是渴望,又是畏惧。”

        

“若非如此,大罗岂能独一无二。”

        

见鸿钧还在思索感叹,林毅淡淡的说道。

        

“其实大罗之道,虽然一想就错,一言便失,可在未成就大罗之前,所有的一切,未必不是有迹可循。”

        

“如何有迹可循?”

        

听到这话,鸿钧的目光一动,郑重的看向了林毅。

        

就见林毅在微笑之中,对着漂浮于两人面前的青色画卷一点。

        

唰!

        

顷刻之间,青色的画卷在苍茫之中,徐徐展开。

        

“卷首为开始,亦为过去,卷中为现在,也是未来,卷末看似是未来,实则也可成为开始。”

        

随着此话的落下,在鸿钧的目光之中,就见原本一条直线的青色画卷,在此刻,首尾两端开始了一场弯曲。

        

在这弯曲之中,首尾相连闭合无缺,形成一个青色的圆形。

        

这圆似生来便是圆,既贯穿了过去,也掌控了未来,于这循环往复之间,生生不息。

        

“从一条直线上的不可能,化作了此刻的可能。”

        

在鸿钧愕然的目光之中,只见面前的青圆,再一次开始了收缩。

        

在这收缩之间,原本的青色大圆,化作了圆润无缺的一点。

        

凡大罗者,始终如一。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