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高干H(乞丐进入)最新章节列表

        

苏州城的这座城墙高八丈,厚八尺,算是大宋数一数二的高城,墙头四角还有堡垒,下有厚土堆积,上面则是坚硬的花岗岩做倚。

        

此等做墙极为难做,可苏州因富饶百年,官府联合大户,召集数千能工巧匠,硬是将城墙修的光滑如玉,不要说依墙往上爬,就是靠一下墙,一不小心就会挫在墙边。

        

曾有天下第一神偷,不相信这苏州的城墙,临退休之际硬是要依仗高超的轻功,却爬一爬这墙。

        

结果才爬出第一步,一个踉跄,门牙便磕在墙上,满嘴是血。

        

不多日,便含恨羞愧而死。

        

而此刻,太阳刚刚落下休息,月亮睡懒觉,还没出来,正是一天最为黑暗的时间。

        

此刻的守城的门卫正在门外撒尿,想着等一下关上城门,好登上城头,与正在吃火锅的兄弟喝上几盅。

        

这时,他在模糊之间,却是看见这城墙西面,一个人影急促爬上,眨眼间便翻过城头,消失不见。

        

这守卫简直惊掉了下巴,平时这城墙光滑到可是连壁虎都爬不上去,现在怎么可能有一个人眨眼间上去了?

        

一阵风吹过,守卫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自言自语道:“不可能,一定是我看错了。

        

奇怪,我还没喝呢,怎么就醉了?”

        

……

        

话说乔峰翻越城墙,以猎豹般的速度在鳞次栉比的一排房屋上奔跑。

        

越是靠近马大元的住所,心中对于穆念慈的担心越甚。

        

乔峰所担心的,恰恰就是黄药师来送皇榜的时间,把握的恰到好处,让自己知道自己被通缉后的一个时辰后,整个江南也都知道了,根本不给自己逃跑的时间。

        

而此刻虚弱的穆念慈,在苏州城里,就成为了众矢之的,随时有危险。

        

但此刻的乔峰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祈祷马大元还是忠于丐帮,忠于自己,仍为自己保护好穆念慈。

        

……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马大元宅院的后门被敲开,敲门的是乔峰,来开门的是马大元。

        

马大元神情凝重,见到乔峰的一刻先是一喜,然后将乔峰立刻拉进院子里,然后四下看看,没有人,立马关上。

        

“少帮主,不好了,白天你刚刚立开苏州,知府李大人就对您下了通缉令。

        

傍晚之时,朝廷八百里加急,又送来了通缉您的皇榜文书……”

        

乔峰一边听马大元讲,一边脚下未曾停下,急匆匆的想着念慈住的地方走去,边走边问道。

        

“念慈呢?她怎么样?”

        

马大元道:“少帮主放心,念慈姑娘一直在休息,这两个消息,她未曾知道。”

        

“马长老,我需要马上离开苏州城。”

        

“明白,少帮主,我会准备一辆马车,里面有充足的银两。

        

正好我知道苏州城西面,有一座破庙,是挨着城墙,而这破庙与城墙挨着的地方,正好有一个破洞,但被杂物乱石掩盖,无人知晓,此刻正好用于逃跑。”

        

乔峰听到这里,忽然驻足,看着马大元居然安排的如此周密,有些震惊:“谢谢。”

        

马大元嘴角微翘,想说什么,又低头,又没说,最后只是说道:“请少帮主记住,不管少帮主犯了什么事。

        

整个丐帮上下,都会无条件支持少帮主的。”

        

“为什么?”乔峰惊讶问道。

        

马大元望着乔峰,一字一句严肃道:“因为丐帮上下所有人都相信,少帮主就是丐帮的未来。”

        

乔峰突然听到这话,一下子忽然有些愣住了,随即心中涌出一股暖流,会心的笑了,又继续往前走:“我明白了。”

        

……

        

乔峰与马大元又走了不久,迎面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是谢武。

        

他正双手揣袖,表情急促的来回走,抬头看到乔峰,连忙迎了上来,急匆匆说道:“恩公,不好了,有人要杀你。”

        

一旁的马大元解释道,因为这谢武的妻子柳欣在鸳鸯楼楼打工,而正好那时候这一群公子哥儿聚在鸳鸯楼里,商量着怎么杀乔峰。

        

柳欣在无意之间听到,吓了一跳,于是立马返回,与自己丈夫商议,而刚刚好两人知道,乔峰离开以后,便去了马员外住处。

        

于是谢武鼓起胆子,来到马大元处,来通风报信,可乔峰不再,只能一直等到天黑。

        

乔峰知道来龙去脉,也是拍着谢武肩膀道:“谢谢。”

        

虽然乔峰已经见过那些公子哥儿,谢武的通风报信已经晚了,但乔峰觉得,谢武仍然担的起自己的感谢。

        

随后乔峰转头,看着马大元,给了他一个眼神。

        

马大元也是马上明白,乔峰是要自己走了以后,善待谢武夫妇。

        

于是马大元轻轻点头,表示明白。

        

……

        

“马长老,你先派一行人,护送念慈去西边的破庙。

        

而我要去宋家一趟,寅时五刻为准。”

        

“是!属下遵命。”马大元说着,但还是问向乔峰道:“少帮主,此刻我觉得逃命要紧。

        

为什么还要浪费时间去宋府?”

        

乔峰看着自己手里的珍珑棋谱,自言自语道:“我拿了棋谱,总不能白拿一趟。

        

再说,治念慈的伤,这个棋圣少不了,我就算绑,也要将他带走。”

        

……

        

乔峰在马大元处安排好一切之后,便马不停蹄的跑向棋圣宋汲的家,想着抓住宋汲以后,再去西边破庙,与穆念慈汇合。

        

之后带走穆念慈与宋汲,离开这江南,去找现在无崖子躲藏的地方。

        

至于被强行带走的宋汲,愿不愿意替乔峰解珍珑棋局,现在不需要管。

        

等逃出苏州后,再慢慢开导这个棋圣。

        

乔峰想事之际,已经躲过街上打更的,来到的宋府门前。

        

可当乔峰来到宋府门前时,他看到这里的门前,脑袋嗡嗡作响,之前所想的计划一下子被打乱。

        

因为乔峰刚刚来到的那一刻,宋府的两个下人刚刚打开门走了出来。

        

他们没看见暗处的乔峰,只是两人身上挂着白绫,将手上提着两盏白灯笼,慢慢挂在大门两侧。

        

乔峰一看,一阵风似的跑到宋府门前,抓住一个下人的脖子,将他整个提起,怒声问道:“谁死了,为什么要挂丧?”

        

这被提起的下人吓了一跳,颤颤巍巍说道:“我……我家……太……太老爷,半个时辰前……殡天了。”

        

“什么?棋圣宋汲,死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