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门卫老董全文无删除&高H又粗又大又猛bl文

     

盼盼?!

        

华瑞是吴盼盼?!

        

器灵爱盼的话就像是一颗炸雷一般,让所有人心中都是一震,纷纷将目光投向了华瑞小公主。

        

华瑞年龄还小,压根就没有去过新兵训练营,这一波纯粹就是来看热闹的,顺便预习一下,看看能不能蹭点好处。

        

当然,最重要的是这段时间不用上课,这对她来说就是最大的好处了。前两年一直待在族学里,可把她给憋坏了~

        

“我?”华瑞指着自己鼻子,好奇地问,“爱盼姐姐,你是在我和说话吗?”

        

“是啊,盼盼!”器灵爱盼惊呼道,“圣皇在上,难道你已经陨落了?这是真灵转世了吗?”

        

“呃……”华瑞眨巴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他们的确都说我是真仙转世。不过我继承的记忆很破碎,还真不知道我是谁转世。你说我是吴盼盼,你有证据吗?”

        

“证据?这要什么证据?!”器灵爱盼的情绪一下激动起来,“虽然你的模样已经变了,好像还变得更好看了些,可你是我的偶像啊~你的神念波动,你的灵魂气息,还有你那独一无二的气质……”

        

“别说你只是换了个壳子,就算你是化成了灰,灵魂破碎成了无数片,我都能从逸散出的灵魂波动里认出你!盼盼啊,我的盼盼,你怎么就……呜呜呜~” 

        

说着说着,她竟是伤心地哭了起来。

        

“唉唉唉~你别哭啊~”华瑞公主见她这样,一时间也是一些不知所措,连忙安慰道,“我觉得我现在挺好的,尤其是最近都不用做作业,爽得很。”

        

“什么?蝶儿,你这段时间竟然没做作业?”一听这话,别人还没反应过来,王宁尧的脸已经黑了。

        

他当即就虎着脸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还没忘了埋怨妻子:“娘子,你是怎么管孩子的?太荒唐了。”

        

他的妻子乃是赵氏双胞胎姐妹之一的赵静玉。

        

闻言,赵静玉也是不甘示弱,当即就反怼了回去:“夫君,孩子也是你的,凭什么你自己管不动,就赖到我头上来?”

        

“行,那我来管,你别心疼。”王宁尧说着就撩起了袖子,朝着华瑞走去。

        

糟糕,她得意忘形下竟然说漏了嘴,还让爹娘又为她吵了起来。这下完蛋了~

        

华瑞吓得脸都白了,连忙转身就挤进了人堆里,撒丫子想溜。

        

可惜,她如今的修为也就炼气境九层,就算她是绝世天骄,实力比起已经天人境的王宁尧来说也依旧差得远。

        

还没跑两步,王宁尧就已经一个闪身,揪住她的后衣领把她提溜了起来,拎着她去了一处小山坡后。

        

紧接着,“霹雳啪啪”的抽打声就从小山坡后传了过来。

        

赵静玉脸色微变,立刻紧跟了上去。随即,小山坡后便传来了她和王宁尧的吵架声,以及华瑞公主挨抽后的哭喊惨叫声。

        

帝子安一瞅,也有些坐不住了,急忙喊道:“王守哲,你也不管管宁尧那个小兔崽子。万一把华瑞打坏了怎么办?”

        

王宁尧虽然是帝子安的外孙,可帝子安更是心疼华瑞啊。

        

“咳咳~我们家都是一代管一代,除非父母不在场,否则一般不隔代管。”王守哲说着瞅了瞅长子王宗安。

        

王宗安心领神会,扭头威严地看向了王室昭。

        

“咳咳!”王室昭则是装模作样的咳嗽了两声,语重心长地对王安业道,“安业啊,让你儿子差不多得了。华瑞还小,回头可以慢慢教。”

        

“是,父亲。”

        

王安业老实地行了一礼,然后就跑到小山坡后训斥起了王宁尧。

        

“宁尧,当着这么多长辈的面,你悠着点。还有,夫妻之间要和睦相处,不准和静灵吵架。”

        

“爹,我是静玉。”赵静玉弱弱地解释。

        

“咳咳~静玉啊,我家这臭小子让你受委屈了。”王安业无奈地道歉,“等过了这一茬,看我怎么收拾他。回头这臭小子要是还敢凶你,你告诉我就行,我替你出气。”

        

“多谢爹爹主持公道。”赵静玉柔柔地说道。

        

一场闹剧就这么闹哄哄地散了场,唯有华瑞公主王玑蝶被狠揍了一顿,走回来的时候还捂着屁股,眼泪汪汪,一瘸一拐,看着颇为可怜。

        

长辈们虽然都心疼,可也知道这丫头纯属自找的。

        

对她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来说,学习就是最重要的事情。

        

她要是真踏踏实实学了还学不会,那也就算了,毕竟是能力问题,强求也没用。可她明明有那个能力,偏偏就是不愿意好好学,这就是态度问题了。这是决不能放任的。

        

器灵爱盼在旁边看了个全程,这会儿已经傻眼了。

        

这家人也忒凶残了吧?

        

虽然盼盼转世重生后,血脉肯定会降低一个档次,可起码也是先天灵体级别。

        

放到军官培训学院中,未来板上钉钉的就是个优秀毕业生,肯定能被推荐去进修的。这样的天才,不捧着也就算了,居然还下死力气揍,这还有天理吗?

        

“盼盼啊,呜呜~”看着华瑞一瘸一拐的样子,器灵爱盼又是心疼又是替她觉得委屈,居然跟着哭了起来。

        

“莫哭莫哭,以后习惯了就好。”华瑞倒是无所谓,反而安慰起了器灵。

        

反正她从小到大没少挨揍,先天四重的灵体血脉摆在这里,恢复力还是很惊人的。

        

再说了,【真仙转世】起步也就是绝世天骄丁等而已。这种血脉在其他家族定然当宝,可在王氏也就是那么回事。

        

她现在可还在第三培养序列里躺着呢,还轮不到她拿乔。

        

“差不多了。”王安业上前主持道,“爱盼姐姐,我们都是来报名的。”

        

“每个人都有推荐信?”器灵爱盼问道。

        

“并非如此。”王安业说道,“我们大部分人都有推荐信,少部分人因为年龄等原因错过了新兵营报名,还请爱盼小姐给个测试机会。”

        

“不行,有推荐信的可以报名,没有推荐信只能作为家属暂住。”器灵爱盼说道。

        

对此,王安业早就有准备:“爱盼姐姐你有所不知,如今我方前线伤亡惨重,域外妖魔又咄咄逼人,要不了多久人族就要沦陷。这种关键时刻,就得特事特办。您要是不信的话,我给您看一下天机留影盘~”

        

天机留影盘中记录的,都是人族在域外战场奋战杀敌的场面。

        

“咦?怎么连炼气境的民兵都上战场了?”器灵爱盼震惊不已,“咱们神武军士卒的最低要求不也得是灵台境吗?炼气境就算参军,也只是预备役啊。”

        

“时代不同了~我们现在只能靠着炼气境士卒组成军阵,以多打少击杀域外妖魔。”王安业也是颇为无奈,“因此,我们前线需要大量的军官去主持大局,您想想看,现在连吴盼盼元帅都陨落转世了……”

        

“吴盼盼”和“陨落”几个字,很明显触动到了器灵爱盼敏感的神经。

        

她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应了下来:“好吧~我可以先严格测试一下素质,如果符合入学条件,那就先给予一个旁听学员的资格,如果表现优异再转正。”

        

其实王安业早就从五号训练营的五姐姐那里打听到了情报,知道中高级军官培训学院的生源成分比较复杂,其中占据多数的其实是各大世家、或军武世家举荐过来的族中精英,反倒是从新兵训练营中得到推荐信过来的,才是少数。

        

其实这也很好理解。

        

那些高品级的玄武世家、军武世家,家族内部自然都有一套自己的族人培养体系,能从其中脱颖而出的精英,自然直接就能得到重用,根本就不需要去和平民挤“征兵点”,走训练营这条路。

        

也是由此,从新兵营出来的吴盼盼才会被称之为“草根”出身。当然,这也只是说她出身的家族品级有些低,不具备直接举荐人到中高级军官培训学院的资格,并不代表她是真正的底层平民。

        

不过,军官培训学院也会有属于自己的入学测试体系,旁听学员的名额也是一直都有的。

        

总而言之。

        

王安业与之商量的事情,并没有超出器灵的权限,也没有真正违反器灵的根本性原则,撑死了算开开小后门。

        

随着交涉完毕,有推荐信的当即就拿出了推荐信,没推荐信的就暂且以家属身份进入。

        

不多会儿。

        

小三百号人就都穿过空间入口,进入了【神武中高级军官培训学院】之中。

        

和预想中的一样,荒芜了不知多少年的军官学院里已经积攒了一层厚厚的灰,各种清洁傀儡早已经损坏瘫痪,不少部件甚至已经完全腐化,几乎已经看不出原来的形状。

        

唯有门口矗立着的两尊巨型战争傀儡,依旧是那般威风凛凛,散发着磅礴威压。很显然,它们的材质绝非凡品,工艺等级也必然非常高。

        

“这是两尊凌虚境战争傀儡。”器灵爱盼略带骄傲的解释道,“咱们整个神武皇朝,总计拥有的凌虚境战争傀儡数量也不多。”

        

“爱盼姐姐。”王安业开始老套路道,“学院内看起来已经很脏了,先帮我们这些正式学员办理一下手续,然后我们开始打扫卫生积累功勋。”

        

这些功勋不是很值钱,至多只能兑换到一些低中级的宝物,对王安业他们来说自然是没有太大用处。但是神武出产非但有血脉资质改善液,各种制式灵器法宝,品质都是上乘,给家族小辈用那是再合适不过。

        

而且,那些淘汰下来的“垃圾”,对王氏来说也是好东西,可以想想办法如何薅回王氏。

        

“这……”

        

器灵爱盼都有些懵了。

        

怎么这一届新学员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对打扫卫生都如此积极?

        

不过,这种要求本就是在合理范围之内,器灵爱盼自然也不会拒绝:“行,那我先优先给拥有推荐信的学员们办理入学手续。”

        

器灵不愧是器灵,这处理速度就是快。

        

不出一个时辰,大部分人就都办理好了手续。只有那些未曾拿到推荐信的“后门学员”,还需要进行一场资格考试,合格者才会暂且给予“旁听生”资格。

        

在器灵的指引下,那些没有推荐信的学员很快就被带去“补考”了。

        

具体过程暂且按下不表。

        

这边,成功成为正式学员的众人,则是快速在几乎已经瘫痪的学院中寻摸到了领取任务的任务大殿,开始申领打扫卫生、修缮房屋、维修清洁傀儡等零碎的工作。

        

有过上次的经验,大家心里都有数,这次在学院里肯定又得待上不短的时间。就算没有任务,这学院他们肯定也是会细细收拾一遍的,如今还能顺便薅一些功勋值,干活自然也就干得更起劲了。

        

王守哲带着家族男丁,柳若蓝带着族中女眷,分工合作,谁也不嫌弃活累活脏。

        

仅仅是数日功夫,住宿区、食堂区、培训区就都已经被清洁一空,而这时候,那些“后门学员们”也都通过了器灵爱盼的考核,成功拿到了旁听生资格。

        

会有如此战果也不难理解。这种中高级军官学院之所以存在,就是为了培养能够成长到神通境,凌虚境的中高级将领,所以,它的招生门槛就是大天骄。

        

而如今的王氏,以及众姻亲家族里,大天骄可是不缺,而且个个都是各自家族里原本就比较优秀的存在。

        

别看王氏那些年轻一代的大天骄们,在王氏内部仅仅是第四序列,并不算太扎眼,可要是拿到外面去,那个顶个的都是拔尖的人才,称一声“人中龙凤”绝不为过。

        

浩浩荡荡的一大群人,就这么在学院内住了下来。

        

“爱盼姐姐。”王安业再次和器灵爱盼交涉起来,“我们已经准备就绪,请您安排一些教官来给我们上课吧。”

        

他当然知道,这培训学院里现在压根就没有教官,他是故意这么问的。

        

“我已经发出了教官集结通知。”器灵爱盼无奈的说道,“可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教官响应我的通知。不过,有件事情要通知你们,我发现很多包括你在内的学员都已经达到了紫府境,按照培训学院的规定,必须在一年内进行毕业考核。”

        

“爱盼姐姐,我们连教官都没有,一天都没有正经学习过就让我们进行毕业考?”王安业很是“震惊”,“你确定你们这是军官学院,而不是什么三流野鸡学院?”

        

他这已经是第二次和学院器灵交流了,自然也有了经验。他清楚,跟器灵交流的时候,不能任由器灵说啥就是啥,你得给她上套,得学会争取有利条件。

        

上一次和五号姐姐交涉的时候,他就是因为经验不足,开始时才走了不少弯路,吃了不少亏。

        

“这……”器灵爱盼有些羞恼成怒道,“我们可是圣皇陛下亲自建立的中高级军官培训学院!安业同学,你可不要污蔑学院。”

        

“爱盼姐姐,您都说了是培训学院,可培训呢?我们的培训课程,培训教官呢?”

        

“课程已经发给你们,你们可以先自行预习。”器灵爱盼也有些着急了,“我再多发几次通知,催一催教官们。这些偷懒的家伙们,我一定要向上面投诉他们……”

        

其实,王安业心知肚明,这位器灵小姐姐是一辈子也催不来教官了。

        

除非他们这一批教官能够找到更高一级的学院,从那边拿到权限,再被“分配”回来。那样的话,如今的这一批学员,便会成为新的教官。

        

当即,王安业的表情也严肃了起来:“爱盼姐姐,这可是个重大的教学事故。这样,我这边有两点建议。”

        

“第一,我建议新学员们延缓毕业考的时间,毕竟我们连一天都还没有培训到。”

        

“第二,我建议开放模拟学习、考核的设备和环境给我们。既然没有教官教授,那我们不如先自习起来。学习之事至关重要,我们不能因为教官没有到位就耽搁学习。”

        

“这……”器灵爱盼又开始“犹豫”起来。

        

很明显,这不符合惯例,已然超出了她可以根据以往的经验做出判断的范畴。

        

“爱盼姐姐,我们也想加快学习,加快考核,拿到军衔后踏入战场,驱逐域外妖魔,为圣皇效忠。”王安业的表情无比的严肃,“我不希望因为您的原因,耽搁了我们的学业,造成恶劣的后果。我更不希望有朝一日,要走向投诉爱盼姐姐的路。”

        

神武皇朝器灵众多,但对器灵的管理也相当严苛。

        

王安业和第五号新兵训练营的器灵相处久了,对相关情况也已经有了较为详细的了解。器灵守则之中,乃是以“守护人族”为第一要务的。

        

若是因为器灵的失误而导致发生重大事故,产生严重后果的,经人投诉核实之后,根据后果的严重程度,可以实行包括但不仅限于【降级】、【剥离权限】、【抹杀灵智】等惩罚。

        

器灵爱盼霎时间也是感受到了王安业温柔的威胁:“仔细想想,安业你的话的确挺有道理。不过考核没办法延期,我可以先开放学习考核模拟器,让你们加快学习进度,以便能顺利通过考核,绝不耽搁你们上战场杀敌的时间。”

        

两个条件答应了一个,任务只完成了一半。

        

不过,王安业也是觉得挺满足了。

        

能提前开启考核模拟器,让大家提前适应一下,对这次薅神武羊毛也是有巨大好处的。

        

至于王安业为什么会知道有考核模拟器这种东西……自然也是从爱盼姐姐口里套出来的。

        

很快。

        

在王安业的敦促和器灵爱盼的组织下,所有正式学员和旁听生都来到了考核会场。

        

因为考核会场平日里都是全封闭状态,如今打开后,里面积累的灰尘并不多,仅仅是略作清扫便焕然一新。最后一结算,给的功勋值也是少得可怜。

        

其中,考场中心的位置,赫然躺着一台充满了科幻感的乳白色金属舱,外面还连接着一个巨大的晶石屏幕。

        

很显然,这台金属舱,便是传说中的“考核模拟器”了。

        

器灵爱盼语调骄傲地介绍道:“你们看到考核会场那台沉浸式模拟器了吗?这可是圣皇陛下亲自弄回来的至宝。四个培训学院,每个学院仅有一台。”

        

“不会吧?”王安业上前仔细看了看模拟考核舱,“这个东西我见过,好像神武军营里就有一些。”

        

而且,当初凌云圣地进行圣子之争的时候,使用的也是类似的道具。

        

“你见到的那些都是圣皇命人研发的仿制品,功能根本不全。”器灵爱盼的语气中充满了不屑,“而真正的考核舱,可将考核者的身体素质、血脉、武器、全盘模拟进去。你在里面战斗,和在外面真正战斗是没有任何区别的,就连体内玄气的运转都能给你模拟出来,真正的百分百模拟现实。”

        

“竟然如此厉害?”

        

所有人都被这神奇的效果给惊到了。

        

王守哲也是眼前一亮。

        

当初圣子之争时候使用的那种虚拟舱,他事后询问过璎璇和璃瑶他们的使用感受。那东西虽然神奇,可要说百分百模拟现实,那肯定是不能的,她们在里面行动的时候,感觉其实跟玩游戏差不多,是能明显感觉到“假”的。

        

如果眼前这模拟器真的能百分百模拟现实,那这技术可就牛逼了。

        

“不过此宝也有缺陷。”器灵爱盼说道,“它模拟的极限是人类的八重血脉或是神通境修士的实力层次,第九重血脉以上,以及凌虚境修士的大道之力是无法模拟的。”

        

“也是因此,圣皇将它们放在了四个中高级军官培训学院中,以最大程度地发挥它们的作用。”

        

众人这才略微适应了些。

        

想想也对,如果连凌虚境甚至是真仙境强者的实力都能完全模拟,着实不太现实。

        

但即便如此,也是顶了天的至宝了。

        

尤其是王守哲,他真的很想弄一台回去放在家族中当镇族至宝。

        

上辈子在地球上没等到的超级全息游戏机,却在这里等到了,想想都有些小激动。

        

“夫君,你又在琢磨什么?”柳若蓝似笑非笑道,“莫非,你是准备将小雪模拟得有血有肉起来?你那个连我都不知道的秘密青春里还有些什么,我可是真的很好奇呢~”

        

知夫莫若妻。

        

两人在一起都快两百年了,对彼此的熟悉程度都快超过了对自己的熟悉程度,王守哲那点点小心思怎么能逃得过她的眼睛?

        

“咳咳!”王守哲急忙转移话题,“娘子快看,考核会场边上那块巨大的黑曜石碑上,似乎写着十个名字,看起来有些奇怪。”

        

“石碑?”

        

柳若蓝的注意力顿时被吸引了过去。

        

王守哲留意到了石碑,其他人自然也都看到了。

        

“你们看到的是【学院英雄榜】。”器灵爱盼提起这个,语气都变得激动了起来,“英雄榜一共十人,能名列榜单的,全都是四大培训学院历代以来最顶尖的人才,后来无一例外都成了人族赫赫有名的大元帅。其中,第三位的吴盼盼、第六位的妘雪玉、第九位的姜凯旋,都是咱们第三学院的。”

        

吴盼盼第三名!

        

果然是名列前茅啊。

        

不过……

        

吴盼盼当时乃是紫府境天女,却只能拿第三,这说明榜单上的前两名实力更加卓绝不凡,保不齐都是天子、天女。

        

只是,让王守哲觉得奇怪的是,榜单上第四名和第七名的两个名字,居然都被打了马赛克。

        

他给王安业使了个眼色,王安业当即便帮忙问道:“爱盼姐姐,这第四名和第七名是什么情况?怎么看不到他们的名字。”

        

“这个……”器灵爱盼支支吾吾道,“他们都曾经是军官学院的杰出毕业生代表,只是后来误入歧途……但是这上面的名字和排名都是根据考核积分自动生成的,无法随意更迭,因此只能模糊掉了。”

        

嗯?

        

王安业心中一动,当即便有了个猜测。

        

这被模糊掉的名字,莫非是【十大通缉犯】中的两位?看样子,当时神武皇朝的局势还真是十分混乱。

        

听说绿薇上人乃是当年的魔植尊者重生,曾经也在圣皇麾下做过事情,还曾经替圣皇研发出了不少有用的成果,也不知道,这两个名字里面,有没有魔植尊者?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