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互攻爽哭玩弄/丰满年轻少妇的欲乱

      

项昆仑上前一步道:“杀戮之王,此人是武魂殿的长老,你如果在这里击杀他,你的杀戮之都或许会有麻烦。”

        

“武魂殿是不会容许击杀自己长老的势力生存下去的。”

        

说完,项昆仑看了一眼半跪在地上的月关。

        

月关虽然是一名九十五级封号斗罗强者,但被杀戮之王手持修罗血剑一套连招打下来,月关也是瞬间满身伤痕。

        

项昆仑没有趁乱逃跑,因为他不能眼睁睁看着月关被杀戮之王击杀在这里。

        

不管怎么说,月关也是为了救他才来这里的,尽管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

        

项昆仑看的出来,月关眼中对杀戮之王有怨恨,但更多的是对自己实力的无奈。

        

听到项昆仑的话,杀戮之王倒是不急着杀月关了。

        

杀戮之王眯着眼睛道:“杀戮王者,你想用武魂殿来压我吗,但我今天不会善罢甘休的,你想的太天真了!”

        

“你们两个嚣张的家伙都给我死在这里吧!”

        

说着,杀戮之王便手持修罗血剑上前收割。

        

一股强大的压力不知不觉中突然降临,直接笼罩在杀戮之王的身体上,受到影响,杀戮之王的行动迟缓了几分。

        

当杀戮之王手持修罗血剑想要收割月关时,被月关躲开,没有成功击杀月关。

        

杀戮之王愤怒道:“是哪个家伙出手阻碍我,难道是觉得我的修罗血剑不利乎?”

        

强大的杀气从杀戮之王的身上爆发,距离杀戮之王最近的项昆仑和月关受到影响,两人的脸色皆是白了下来。

        

项昆仑皱着眉头看着眼前这一切,他在想,究竟是谁出手救下了月关和他。

        

举目四顾,但他还是没能发现那道散发强大威压的身影,眼神中不禁有些好奇。

        

能够威慑住杀戮之王的强者斗罗大陆可不多。

        

“昊天宗,唐昊!”一道身穿黑袍的健硕身影从天而降,手持一柄巨大的昊天锤,身上散发着非常恐怖的杀气。

        

与此同时,他的身上还亮起两黄两紫四黑一红九道魂环,与杀戮之王身上的九道魂环一样,看上去极其耀眼。

        

唐昊一出现,便将自身的磅礴气势收回。

        

看到唐昊手中的昊天锤,项昆仑终于知道救他们的人是谁了,眼前这位壮汉,就是唐三的父亲,当代昊天斗罗。

        

一个敢只身前往武魂殿怒锤教皇救下儿子的家伙。

        

唐昊的出现,阻止了杀戮之王击杀项昆仑和月关。

        

但项昆仑知道,此时唐昊是有伤在身的。

        

杀戮之王好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一样,道:“杀神领域,你是当世的两大杀神之一?”

        

没错,杀戮之王在唐昊的身上感受到了同源的气息,这股气息来自唐昊的杀神领域。

        

只有杀神领域,才会给他这种熟悉的感觉。

        

唐昊点头道:“没错,我来这里的原因,是想让你放了这个年轻人,至于那个娘娘腔你爱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杀戮之王,你觉得我的建议怎么样?”

        

听到这话,一旁的菊斗罗月关直接气得脸色通红,浑身忍不住地颤抖起来。

        

月关愤怒道:“唐昊,你是怎么敢这么说话的!”

        

唐昊没有看月关,而是将目光投向项昆仑,以及站在项昆仑对面的杀戮之王。

        

杀戮之王眯着眼睛打量着唐昊和月关,以及项昆仑,缓缓地将修罗血剑收起。

        

他从唐昊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强大无比的信念,不仅如此,唐昊给了他一种特别危险的感觉,他不敢轻举妄动。

        

如果真的打起来的话,月关很有可能和唐昊联手,到时候即使他手持修罗血剑,恐怕也发挥不出多么强大的威力。

        

一旦被他们联手打败,他杀戮之王绝对没有好下场,甚至会因此丧失了生命。

        

想了想,杀戮之王还是决定暂时撤退,以后再找机会干掉项昆仑这个修罗神传承者,即使干不掉也要阻挠他。

        

有他在,项昆仑是无法顺利通过修罗神考的。

        

杀戮之王道:“今天我就给当世杀神一个面子!”

        

说完,杀戮之王深深地看了一眼项昆仑后,便拍打着巨大的血红色翅膀离开了。

        

唐昊朝项昆缓缓走来,项昆仑也在打量着这个颇负盛名的昊天斗罗唐昊。

        

唐昊道:“是小三让我来这里救下你的,年轻人,非常感谢你在杀戮之都多次帮助小三,我们以后有缘再见。”

        

说完,唐昊便踏着两黄两紫四黑一红九道魂环上天了,丝毫不给项昆仑说话的机会。

        

项昆仑将目光投向一旁半跪着的月关,道:“不知道你是谁叫你来救我的,我可不相信武魂殿的人会这么好心。”

        

听到这话,月关简直想一口唾沫喷吐在项昆仑脸上,想问问他你好意思说这话嘛。

        

月关冷冷道:“要不是我们武魂殿的圣女胡列娜苦苦哀求我前救你,你现在恐怕已经死在杀戮之王的手下了。”

        

项昆仑点头道:“或许吧,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一下你,回去帮我跟胡列娜道一声谢谢,我们日后顶峰相见!”

        

说完,项昆仑化作一道诡异的幻影消失在了月关的面前,让月关不禁一愣。

        

月关眯着眼睛道:“如果我没有记的话,这个项羽是项燕在外面留下的私生子,而项燕就死于武魂殿的手中。”

        

“他和武魂殿之间是有血海深仇的,但从他的表现来看,他隐藏的很深,丝毫没有把这股仇恨表现出来。”

        

“项羽,二十三岁,六十级半步魂帝。”

        

一股凛冽的杀意从月关的眼中一闪而过,月关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不禁倒一口冷气。

        

他没想到杀戮之王的修罗血剑威力竟然如此强横,直接将他的身体打得皮开肉绽,如果他不是封号斗罗现在已经死了。

        

除去修罗血剑外,杀戮之王的红色十万年魂环也要值得注意,他决定,回去就把杀戮之王拥有十万年魂环的事汇报出去。

        

杀戮之都的主宰者,真的是隐藏得很深啊。

        

想着,月关便拖着受伤的身体朝着胡列娜的方向走去,很快便看到了胡列娜。

        

胡列娜看到月关身上一道道巨大的伤口不禁倒一口冷气,这么严重的伤势是她没有想到的,月关长老竟然受伤了!

        

要知道,月关长老可是站在顶端的九十五级封号斗罗,这种强者在大陆屈指可数,几十年都未必会出现一个。

        

难道,那个所谓的杀戮之王就这么强大?

        

月关苦笑道:“圣女,我活着回来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