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在龙椅上和皇上做H&稚嫩撑到极限哭叫求饶总裁

      

妖皇雪月清,一个永恒的传奇。

        

出生便以三大神花之一的妖神花筑基,拥有了一个时代最惊艳的潜力,最不可思议的是,本体兔子化作了一条真龙,于最后成为了一代妖皇。

        

宇宙中,龙血种族不多, 万龙皇、烛龙、妖皇都是真正的龙血妖孽。

        

妖皇于老年攻打仙路,可惜他太老了。最终失败,在生命的最后一刻选择了自己的葬地-星墟,这也是两人来此的目的

        

星墟,有许多星辰碎片,像是一片被遗弃的废墟,是星辰的葬地。

        

星墟如其名, 一块有一块大陆漂浮,大都缺少生机。在黑暗宇宙显得很不一样。

        

这片广袤无垠又充满神秘的古地, 在异变开始的时候就被许多大族注意,许多人为了仙珍神材赶赴这里。

        

其中十几片大陆负有盛名,被许多人关注。

        

墟城,这片古地的中心,距离每一刻大陆都不算太远。

        

宇宙寂静,这座城池一直很热闹,这片星墟来历险的人一直很多,在异变发生后,来的强者更多了。

        

“哧!”

        

两道闪电划破星海,虚空撕裂,一座古皇台划破永恒,绚烂光芒闪耀, 冲进了这片古老的神土。

        

两道人影屹立星海之上,一人赤发凌乱,眼神犀利,磅礴的力量在其中蛰伏;一人惊艳得不像话,那精致的面容根本不是凡尘, 而是真正的仙子。

        

“药叔还是来不了, 不得不说,你们能把练气士那群疯子压下来,真的不错了。”

        

太岁看着这片星海,有些失望道。

        

练气士虽然龟缩了,但他们的那些大圣中的无敌者和五位帝尸通灵还在,练气士越少,越要担心会不会临死反扑,在这么巨大的压力下,太药留在了昆仑族,加上现在的太岁也有自保之力,所以这次的行程只有太岁与凤栖。

        

“等什么时候结束战争就好了,快了。”凤栖轻语,眼眸中闪过波澜,几百万年的仇恨,快了。

        

两人望了一眼星墟,没有言语,希望这一次能有足够强大的对手让逃命磨砺。

        

“当!”

        

声音洪亮,两人转过去, 看到了一队人马驾驭着星光快速靠拢。黑烟缭绕,仿佛阴兵过境。

        

那是一队冷漠的士兵, 浑身被黑色的甲胄幅覆盖,只有一双冰冷的瞳孔显露在外,浑身上下充满着肃杀的气息。

        

两人悄无声息运转天眼,这是一群‘死人’,一股阴冥死气缠绕,这是生命禁区-地府的人。

        

最令两人惊讶的是,这一队十几个死人都是圣人,这种配置,姬家看了都要流口水,生命禁区,名不虚传。

        

那一队士兵抬着一口诡异的青铜棺,绿锈斑驳,像是神话时代的古棺,一种特别的涟漪震荡,仿佛一头洪荒猛兽蛰伏。

        

“地府想再造一个尸皇吗。”

        

太岁低语,这个研究生死的禁区速度太快了,不是冲着妖皇的‘尸体’来的,就是冲着妖皇尺来的。

        

“先进城吧。”凤栖有些头大,地府来了,风云就来了,禁区目光所及之地,皆为动乱之地。

        

守城的士兵对于地府的人并没有阻拦,见到一枚令牌后直接放行。

        

太岁与凤梧两人取出了一枚代表神组织的令牌也得以安全进入,都是宇宙级势力,墟城的人不敢阻拦。

        

进入城中,两人顿时感觉到了一股诡异的气氛,许多在此地的人都在谈论着星墟的异变。

        

“前不久一条黄泉自星空落下,阴气滔天,仿佛阴冥地府一样。”

        

“会不会是死在星域的准帝陵墓开了,荒古早年有诞生在星墟的准帝,生命最后时刻将自己埋葬在了星墟。”

        

凤梧与太岁对视一眼,在此地的修士快猜到了,不过是妖皇墓,不是准帝墓。

        

“你们说,会不会是帝陵,要知道人族古路的护道者可是专门来看过。”

        

“人族古路?他们不是应该在重建吗?”

        

“听说人族古路到北斗的路段被人摧毁,还有第一关和第二关,他们还有大圣能出来?”

        

“人族古路,本来就是破碎的,他们什么时候心齐过吗?”

        

听到这个话,许多人不由自主的笑了,人族古路与他在古路的排名一样,名列前茅,但内部有时候大圣还在残杀。

        

太岁与凤栖眉头一皱,人族古路判断出了这是帝陵,就代表了这个消息已经彻底暴露,古路内部跟塞子一样,很难瞒住大事情。

        

龙吟虎啸,古城震动,众人侧目,发现一辆青色战车进入城中。

        

青色战车并非金属,而是以一种神石铸成,不过一米多长,拉车的是一条紫龙和白虎,也不过一米多长,通体晶莹,都是石胎。

        

“圣灵!”

        

无数人变色,这是一个先天便无比强大的种族,少年大帝不出,在同阶中有无敌的号称。

        

圣灵罕见,最多的便是不死山了,不过太岁见到的圣灵大都残缺不堪,近乎怪物一般。

        

“圣灵一脉,来星墟何事,这里没有你们需要的。”

        

古城的守护者开口,大圣威严震动古城,无数人翘首以待,他们想判断帝陵的消息是否属实。

        

圣灵道法天成,是宇宙亲儿子,天生就有伴生道兵,佼佼者伴生武器材质更是为仙金。

        

一般来说,圣灵一族是看不上一般机缘的,因为能让他们动心的东西太少了,但今天这里却来了一个圣灵。

        

“不要扯淡,这是帝陵,我还是知道的。”一米多长的战车上走出一个道人。

        

他通体青褐色,浑身晶莹剔透,都为石质,一米多高,有一种气吞天地的气势。

        

他的眸子似大日,犀利的神光洞穿玄黄,看向星墟,不知道在思索什么。

        

这位伴生圣灵都是石虎石龙的圣灵在圣灵中都是少有,气息恐怖,近乎触碰到了准帝境界。

        

妖皇墓打开的可能一时间卷动十方风云,许多族内有着天机神师或者消息灵通的大族都望向了那座古老的星墟。

        

地府十几名圣人,圣灵一脉的巅峰大圣,人族古路护道者都来了,这些可能还是第一批。

        

太岁皱眉,要是万龙巢抢不到他们需要的,神凰的外交工作要报废一半,一个皇族的突然下车影响太大了,但这里汇聚了太多势力,他一时间也没有把握。

        

突然。

        

“殿下?”一道声音在太岁耳边响起,他看到了那圣灵道人向他点头致意。

        

“你怎么发现我的,我记得我有掩盖圣灵气息的秘宝。”太岁拉着凤栖走向圣灵道人,走到身畔与之交流。

        

“您身上有石皇殿下的令牌,那东西对圣灵可不保密。”圣灵道人第一次展露笑容,他在太岁身上感应到了一股尊贵的气息。

        

这并不是圣灵大圣与人族通婚造就圣灵皇血,而是有一种至尊至贵的道韵,那只能是圣灵皇的亲子才有的血脉压迫。

        

石皇的存在并不是隐秘,至少在圣灵中还是广为人知的,不死山能收留那么多残缺圣灵,不仅是圣灵族的努力,还有石皇的首肯,要知道不死山的山主很多时候都是圣灵。

        

“我名青云,殿下回北斗帮我带一个人,如何?”圣灵道人青云开口,抬手打出了一道画面。

        

那是一个没有一条大腿,躯体破破烂烂,只有头颅,眼神暗淡的石胎圣灵,无助的盘坐在大地上,死气萦绕,本来寿元充足的他,但却像要死了一样。

        

“相关的人杀了没有?”太岁轻语,话语间却杀气腾腾,他在不死山看到好多残缺圣灵的时候,心都撕裂了。

        

圣灵青云点头,圣灵一族的团结举世皆知,参与开出石胎圣灵的道统他全部屠了干净,鲜血染红了那颗古星,然后将石胎圣灵送去了圣灵古路庇护。

        

“圣灵古路还有好几个这样的,麻烦殿下回不死山的时候带上他们。”

        

圣灵青云伤感的说道,他已经救了好几个了,最伤感的就是他有一个去的时候,那圣灵已经变成了药材,在锅里飘荡。

        

“你的名字与青云道尊一样,相信你有一天会成道称尊的。”太岁轻声道,悲剧让他的声音都有些低沉。

        

“给,这个应该有些好处。”

        

凤栖取出了两块神源递给圣灵青云,他自然知道能让一个圣灵皇血和圣灵伤感的原因。

        

“这是?”

        

“我父亲炼化过的一些本源,有生死涅槃之力,大圣境界下的修士可修补根基。”

        

圣灵青云侧目,但还是收下了,这个东西,能救族人,眼神诡异的看了一眼太岁,但什么都没有说。

        

太岁沉默,这娘们什么意思,这么好的东西也敢拿出来,不怕他抢劫?

        

“我父神朝,在漫长岁月中的搜集的仙珍太多了,不值一提。”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