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隔着裤子摸她下面她不反抗&被男人随便用拳头交小说

     

“空寂大师…”

        

崔婉容欲言又止。

        

虽然察觉出来了这菩提禅院的监院肯定会来这里,可如今在门口碰上,她心里还是有些不喜。

        

她本想着来找他的。

        

不过,虽然心里不喜,可脸上还是如常。

        

大家既然都来了,那就一起吧。

        

于是,李臻就瞧见了一齐进来的俩人。

        

“二位找贫道可是有事?”

        

他起身相迎后问道。

        

空寂和尚摇头:

        

“阿弥陀佛,贫僧是来看师弟的。”

        

“原来如此。”

        

李臻点头,又看向了崔婉容。

        

“守初道长,我来是通知一下你,商队已经到了城中,现在可要去看看?”

        

“……”

        

李臻犹豫片刻,摇摇头:

        

“不了,今日时候也不早了,我便不去了吧。”

        

他有些不放心玄奘。

        

要是自己和老孙头,那没什么,甚至哪怕是外人来帮忙看着,也没什么。

        

可菩提禅院的人来了,他却总想防着一点。

        

或许是宫斗剧看多了?

        

他总觉得玄奘这次受伤越重,那么菩提禅院可能得到的东西越多。

        

当然了,也可能是他多想。

        

但既然和尚把身家性命都交给了自己,那总得尽职尽责才是。

        

而听到这话,崔婉容心底流过了一丝遗憾,但却也没直接离开。空寂在,她肯定有些话是没法聊了,可却不代表她就能走。

        

自己不聊,那空寂也别聊。

        

彻底杜绝这种可能才是最优解。

        

于是,空寂去房间里面看玄奘,李臻的气机也悄无声息的和玄奘融为一体,祥和之中带着自然清净的韵味,在小院里升腾。

        

崔婉容则坐在了他对面,见茶壶里面没水了,对着空气拍拍手,外面走进来了俩丫鬟,一人刷壶,一人烧水。

        

很快,茶香升腾。

        

崔婉容这才开口说道:

        

“道长今晚想吃些什么?”

        

……

        

和崔婉容的叙话没什么营养,其实就是一些家长里短的闲聊,但话题多是围绕李臻自己而说。

        

李臻也是知无不言,无论是飞马城的风物,还是且末那人情味,亦或者是洛阳的繁华。

        

虽然他不信这位崔掌柜没去过洛阳。

        

但人家问,那就聊呗。

        

一边聊,一边喝茶。

        

而空寂僧人的佛经已经在屋里响了许久了。

        

一直到黄昏时分,天快黑了,空寂的经文声才结束。

        

也没多说什么,和气的起身告辞。

        

崔婉容依旧陪同,似乎丝毫不介意表露出来一股监视的味道。

        

只是走的时候,对李臻说道:

        

“守初道长,不知小女子明日可否再来?”

        

李臻心说这里都是你家的,不是想来就来?

        

但脸上还是不露声色,客气了一声:

        

“贫道静候。“

        

女子温婉一笑,扭头看向空寂和尚:

        

“大师,请。”

        

空寂和尚也没多说什么,合十一礼后,俩人一起离开。

        

而等俩人走后,李臻就关门了。

        

等晚饭送来的时候,孙思邈也没回来。

        

见状,李臻升起了碳炉,把食盒放到了碳炉边上保温后,来到了玄奘那屋,看着依旧宝相庄严的和尚,眼瞧着他身上的气机愈发凝实后,直接往蒲团上盘腿一坐,进入了修炼状态。

        

……

        

深夜,官道旁一处火堆前。

        

“什么人!”

        

“呛啷!”

        

这一声呵斥,让几个躺在地上的汉子本能的来了个鹞子翻身,从地上蹦了起来后,抽出了兵刃。

        

值夜的捕快看着自己十步远的距离,悄无声息出现的灰衣人,神色警觉。

        

而身后那些惊醒的同伴也迅速的在黑暗中挪动脚步,试图完成对灰衣人的包围。

        

可这灰衣人并不惧怕,直接出声说道:

        

“不用紧张,我有信物为凭。”

        

说着往怀里一掏,掏出来了一面腰牌,直接抛给了对面的捕快。

        

捕快接到一看,发现这是块木制的腰牌上面是一头……不知是狼是虎的猛兽,其中最惹人注目的地方是猛兽的眼睛。

        

基础的两只兽瞳中间眉心处,还多了一只刻画的栩栩如生的眼眸。

        

“!”

        

捕快第一反应是愕然,但马上反应过来了这是什么人的腰牌,迅速收刀拱手:

        

“小的见过百骑将军!”

        

天下人对百骑司的称呼皆不同,江湖人称他们为朝廷鹰犬,老百姓拿他们来吓唬不听话的孩童。而“公务员”们,则称呼他们为“将军”。

        

不是说职衔,而是敬称。

        

因为这些人的身份神秘,就哪怕以真面目暴露给你,你都查不到任何他们的名字。

        

而百骑司这个部门呢,又属于兵部禁军体制内部一介营校,论起官职,可以说小到不能在小了。

        

可偏偏,没人敢小看他们任何。

        

所以,哪怕官职小,严格意义上而言只是寻常军伍,但还是被冠上了“将军”的敬称。

        

而一听这名号,周围几个抽刀的捕快也都是一愣。

        

接着就听着灰衣人说道:

        

“杜大人可在?”

        

“本官在。”

        

官差后面,杜如晦迈着沉着冷静的步子来到了他面前。

        

“本官杜如晦,不知将军深夜来访,所为何事。”

        

灰衣人一拱手:

        

“午七一,见过杜大人。此次前来有消息呈报,请杜大人屏退左右。”

        

“……”

        

上上下下的打量了灰衣人一眼,杜如晦对两边人说道:

        

“后退二十步。”

        

“是。”

        

黑暗中的官差们散开,而灰衣人也来到了杜如晦身边,低声说道:

        

“首领让在下知会杜大人,八月之前,飞马城的商队会抵达河东,倒是会有约一千五百单粮食抵达,请大人做好接收准备。”

        

“!!”

        

杜如晦的眼睛瞬间瞪大。

        

可马上又涌出了疑惑。

        

但这些疑惑却同样在下一刻悉数褪去。

        

一息之间,他便大概想到了为何飞马城……或者说那位李侍郎要这般帮他了。

        

想来,应该是和道长脱不了干系。

        

没来由的心里一暖。

        

“本官知晓了。请转告侍郎大人,本官代河东一郡之民谢过侍郎大人与飞马城雪中送炭之情。”

        

杜如晦的语气变得很是客气,但却并不虚伪。

        

因为话语里那股子真诚是能被感知到的。

        

而午七一也点点头:

        

“嗯,还有,首领命我通知杜大人,守初道长眼下便在于栝,请大人速速前往,把道长带离于栝,不得耽误。”

        

“……?”

        

杜如晦眼里冒出了一团惊讶:

        

“道长在于栝!?”

        

“正是。”

        

“他去那做什么?!”

        

“……杜大人见谅,非职权之内,在下不敢回答。但首领既然发话了,那么还请杜大人以道长安危为重,早日前去才是。”

        

“……”

        

安危?

        

道长有危险?

        

杜如晦的眉头一下就皱了起来。

        

而午七一把该转达的都转达了之后,一拱手:

        

“如此,在下已奉命完成,先行别过。”

        

转身而走,来到了那官差处拿走了自己的腰牌后,灰衣与黑暗融为一体,再也瞧不见了。

        

而等他一走,几个官差迅速围了过来:

        

“大人?”

        

“……”

        

眉头紧皱的杜如晦回过神来,直接说道:

        

“齐飞,过来。“

        

一名官差走上前来:

        

“大人?”

        

“本官要先去于栝一趟,你和弟兄们今晚好好休息,明天赶回河津后,把我的去向告诉郡守即可。明白么?”

        

“……属下和大人一起去!”

        

听到这话,杜如晦摇摇头:

        

“你们的马太慢了。在说,身上还有伤,莫要逞强。行了,就这样,你们好好休息。”

        

说着,他便已经走到了自己那匹取名为“踏川”的乌龙骓前,整理好了马鞍,直接翻身上马,多余的废话一句不说,策马奔腾。

        

吃饱喝足,也休息够了的踏川立刻爆发出了一股强劲的冲击力,带着频率极快的马蹄声,载着他走远了。

        

这里距离三量山,已经走了大半日的路程,而于栝与绛州接壤,其实距离不算近。

        

但乌龙骓乃是上好的千里马,全力奔跑,算上中途休息,他应该能在明日午时左右赶到。

        

事关友人安危,他不得不急迫。

        

“道长……”

        

黑暗之中,杜如晦耳边的风躁鼓动。

        

看着黑漆漆的前路,他皱眉喃喃自语:

        

“千万莫要有事啊!!”

        

……

        

李臻有事么?

        

自然没有。

        

不仅没有,这一晚,他还过的挺舒服的。

        

这时间长河之中大鱼小鱼就四只,而不知为何,这一晚,属于二师父的那条鱼竟然不在。

        

让李臻愈发怀疑她在外面是不是有别的狗子了。

        

而在翔县那次之后,自己那位年轻的“师爷”也没在找过他玩耍。

        

李臻也不敢皮了。

        

那位的本事他可是切切实实的有了体会,在去瞎莽,那是纯粹作死。

        

于是,大家各玩各的。

        

遨游在时间的长河之中,没了拘束,李臻逐渐也喜欢上了这种……明知道周围是沧海桑田的变化,可自己却始终可以站在一个旁观的角度遨游时间的感觉。

        

不知觉,不知时。

        

恍惚之间,旭日东升,天光大亮。

        

睁眼,出屋。

        

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浑身劈啪作响的关节声中,耳边聆听着院外树上的清脆鸟鸣。

        

嗯,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他正打算去洗脸,可却一愣……

        

门外,来人了。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

        

而感受着那熟悉的气机,李臻嘴角一抽。

        

是李淳风。

        

这算啥?

        

一日不见,思之如狂?

        

一道金光代替了手,拔开了门栓后,看着走进来的李淳风,李臻一时间有些不知该说些什么。

        

大哥,你有点出息好不好?

        

咋了这是,大清早的饭还没吃,你就往这边跑?

        

小崔女侠又不在这,你去找崔干崔婉容行不行?

        

而兴许是他的眼神太过于奇怪,李淳风也觉得尴尬,只能干巴巴的说道:

        

“贫道……是来找师兄的。”

        

李臻干脆翻了个大白眼。

        

行吧,你说啥是啥。

        

反正我也不管。

        

于是点点头留了句:

        

“你自便。”

        

端着木盆来到了井边自顾自的洗脸、净口。

        

正一嘴盐沫子的时候,“吱嘎”一声,孙思邈从东厢房走了出来。

        

看了李臻一眼,直接翻了个白眼,那模样好像说“懒得理你这蠢货”一般,让咱老李好悬没压住这一口盐炁水来喷死他。

        

接着,老孙头对李淳风说道:

        

“走吧,咱们去弄两条鱼,鱼骨胶对骨伤有奇效。”

        

少年道人神色一喜:

        

“好的,师兄。”

        

“嗯。”

        

脸也不洗,牙也不刷的孙老道带着自己这小师弟出门即走,而把嘴里的盐吐干净后,头发上还带着水珠的李臻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知道老孙是咋想的。

        

但他估摸着逼王有他自己的想法。

        

那就随便吧。

        

洗漱完毕,他见天光正好,索性搬了个椅子出来,就这么在廊下晒着太阳。

        

守玄奘其实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

        

但也算得上是忙里偷闲的事情。

        

对吧?

        

晒着暖暖的阳光,他眯起了眼睛。

        

而就在李臻忙里偷闲的时候,于栝城外,打扮朴素的天罡道人拉着那名为“玄英”的小道童的手,正站在一边,看着不远处在卸车的队伍。

        

车上的都是一些木桩石盘,这是用来打夯用的。

        

一共三十来车,一百多人在拆卸,看起来声势不小。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