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在教室揉女主的胸/粗大挺进朋友的人妻

      

天风侯法旨显化,镇压苍宇,天路深处竟是传来了诡异的变化,旋风呼啸,黑光漫天,像有某种可怕的生灵将要跃出一般。

        

“难道是冥渊内的邪神,还是亡魂海海眼下的束缚者,亦或葬世瀑的残尸?这些皆是神秘而可怕的存在,远远超越了天王,也许在圣道中也可称尊!”

        

日轮王色变,古路内的异族早就被剿杀了个干干净净,只有那三处秘土之所在不曾被破开,太过诡异了,充斥着古老隐秘。

        

李昱凝神,感受着这股气机,葬世瀑与亡魂海海眼内的存在他都见过,并不相同,反倒充斥着一股阴冷的死意,想来便是那所谓的冥渊了。

        

“葬世瀑内,那残尸培育着一株神秘无比的万族树,结出了血脉果实,他究竟想做什么,那样的状态也不会浑浑噩噩,天路永镇,其说不得也会有所动作。”

        

他心中微动,联想到了那一株万族树,其上还有一颗与人族相关的果实,曾引动他的人王血,显然来历非凡,效用恐怖。

        

“大胆邪祟!将侯法旨面前还敢放肆!”

        

天风侯府的老管家目摄精光,一下子抖动法旨,令其复苏,震动了域外群星,日月摇颤,星河幻灭,恢弘无边。

        

“呜呃啊啊啊!”

        

在这股气机的刺激下,天路深处传来一声凄厉的尖叫,让人头皮发麻,一股阴森的寒意笼罩了每一个人,这种感受难以言表。 

        

同时间,在入口处,有一道道血色闪电在出现,声势惊人。

        

一束毫无生气,呆滞如死人般的眼瞳自电闪雷鸣中浮现,苍白无比,像是自幽暗深渊中浮出,就这般盯住所有人,带来强烈的压迫感。

        

仿若冥府之下的勾魂者,可怕的气息出现,森然刺骨,像是成千上万根钢针扎在了人们的脊背上。

        

在那偌大的眼瞳旁,竟有一杆大旗飞出,魔气滔天,轻轻一抖,整个旗面将天宇都覆盖了,像是要逆转生死,开启轮回门户,恐怖无边。

        

“大胆!”

        

驻守在此的天风军齐齐呵斥,磅礴血气凝成一股,抗击着这滔天阴霾。

        

下一刻,自那天穹高悬的法旨内,像是有一束眸光注视到了这里,让乾坤都凝固了,群星停止闪耀,什么阴风,什么血雨,什么黑光,在此刻皆是滞住。

        

轰!

        

爆鸣声传来,秩序符文万万缕,刺目的符号如同汪洋般布满高天,那是一只大手,被神光笼罩,灿烂如朝阳,炽盛如仙火,隆隆而鸣。

        

“天风侯法旨显威了,传闻这相当于他一只手镇压了下来,不到入星海层次连直面都无法做到。”

        

人群中传来阵阵惊呼,一位将侯所留的法旨何其恐怖,足以在寻常宇宙中掀起惊世狂澜,体量庞大。

        

“天风侯,是星尊还是星主?”

        

李昱看了一眼季灵,在思量这位天风侯立在了入星海的哪一层次,若为星主,那当是人道至强,若为星尊,则说明他战功显赫或祖上也有余荫。

        

苍穹改换,一片碧青,大手掌指间呈现一片星空,一颗颗古星出现,而后冲了出来,缓缓旋转,镇压在了天路上。

        

众人骇然,就在这一瞬间,漫天古星磅礴,压满了天穹,离他们很近,触手可及。

        

一股浩大的威压,出现在人们的心田,难以抗拒,那是生命层次的不同,太过高远。

        

轰隆一声,那片天宇被他的大手拍碎,连带着深处的冥渊不断瓦解,神秘生灵被逼出,未能潜逃走,拘禁在了掌心星空中。

        

而后这只大手猛地一拍,镇封在了天路入口上,刹那电闪雷鸣,竟垂落下万道星河,茫茫如瀑布,雄浑如太古九天,震的每一个人气血翻涌,简直要将这个地方淹没了。

        

这是一种天地异象,骇人心神,将侯镇天路!

        

血雨停了,黑色闪电也止住了,周围也不再飞沙走石与鬼哭神嚎,恢复平静。

        

“天路被永镇放逐了,彻底清除了一处隐患呐。”

        

星轮王长出一口气,委实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异变,连天风侯法旨都出现了。

        

如今看来,多半是那位将侯推演天机时窥见了什么,捕捉到了一丝走向,便顺势降下了一张法旨,即可放逐天路也可防备异变。

        

唰!

        

就在那天路被放逐之后,一道道流光却是飞射而出,各自落到了人族战军的群落中,有霸主,也有巨头,就连李昱身前都浮现了一道。

        

“天路权柄,这是本源烙印。”

        

他神色一动,感受到了体内混天城的变化,在跃动,像是要吞食这权柄烙印般,这是在天路上诞生的神城,可以说就是天路本源的一部分,故而引动了烙印。

        

而其他占据了神城的强者亦是得到了烙印,不过都没有他的纯净与庞大,与修为、城池强度也有所关联。

        

屠灭的七大族内,所夺得的神城都被他炼化入了混天城中,成为了天路上最庞大最强横的古城。

        

“余波已消,诸位将士还请随我入天风城,侯府已设宴犒劳,要为诸位接风洗尘,都是北天域的功臣呐,老朽也要向诸位道个谢,有劳了。”

        

天风府管家很客气,没有拿捏凌人架势,对着众人拱手谢礼了一番便在前引路,带他们入天风城。

        

不同于他们刚出天路时的黑夜,此刻已然朝阳初升,一抹鱼肚白展露苍穹,充满了生机,照耀在每一位族人的身上,如蒙光环。

        

红日东升,古城雄伟,街道上的人越来越多,皆是听闻了永镇天路,战军归来的消息,在此迎接围观。

        

自古以来,这还是北天域第一条被彻底镇封的天路,而非是击退异族,相当震撼,引人注目。

        

“请入城!”

        

守门的甲士亦是肃穆无比,弯腰行礼,为他们让开道路,迎接这大胜之师。

        

日月星三天王侧身示意,李昱来到了最前方,大步走了过去,他们进城,引发众人围观,茶馆、酒肆等地的人顿时都一阵低语,很多人都跟着站起。

        

“大胜之军,无上的荣耀,北天域历代头一遭!”

        

“那位便是永镇天路的小侯爷,七杀星降世,果然如传闻中一般年轻,真是恐怖啊。”

        

“身世显赫,不过仅凭这一战与天王果位,他也有了参与分封的资格,不止能得个怎样的名号。”

        

街上,无论是本城修士还是战军莫不为李昱一行人让路,无比的尊敬与激动,这是永镇一条天路的同代至尊,一战立威,惊动了天下。

        

他的威名震动了整个北天域,可以预想,若是这样一路走下去,多半会留下一段不朽的传说。

        

最重要的,自这一战后,他必然位列天路至尊榜,成为了少年至尊般的人物,将驰骋在同代的浪潮前方。

        

许多战者观后一声轻叹,感觉到了沉重,小侯爷的血气虽然内敛,但是那种威势依然压的人喘不过气来,他们知道,远远比不上这个人。

        

就像是高悬域外的明星,璀璨无边,一念之间改天换日,踏入天王层次再不同,超凡入圣。

        

七杀星永镇天路归来!这像是一股风暴,席卷整个北天域,带着一种气吞山河之势,昭告天下,势必消息会传扬向其他的一百零七域,震动世间。

        

“大丈夫当如是,若有一身本领,谁不想如前辈一般征战天路,铸就功名呢。”

        

“是啊,前辈之名轰动北天域,恐怕今日之内就将传遍真灵界了,那里可不像一百零八域之间跨越艰难,天下共一界,是消息传播最主要的区域。”

        

后方传来一些低呼,皆很朝气蓬勃,充斥着活力。

        

李昱不禁回头,看到了一些相对稚嫩的面孔,都是一些后来者,不比他小多少,竟然喊他为前辈了。

        

“天下风云出我辈啊。”

        

他哑然一笑,对着一众少年人点了点头,引得他们一阵振奋,面色发红,受到了激励。

        

平日里,如这般的人物可是神龙不见首尾,而他们居然有了照面与交汇,值得铭记心中,来日亦是与人炫耀的资本。

        

人们怀着敬畏之心,纷纷让路,李昱等人径直来到天风府前,前方是九十五阶汉白玉台阶,显得庄严而大气,另有拴兽桩一百零八根与停放战车,飞舟之地。

        

不少人都跟在后面,憧憬的仰望着,而府邸前更是空出一大块场地,平日里这里很少有人能进入,够资格的太少太少,今日算是难得的大场面了。

        

“诸位不必拘禁,请随我入府,一切都已安排妥当,诸位归乡的路程,府内也有传送古阵,免得赶路了,届时自可决定去留。”

        

老管家笑了笑,发觉不少年轻人都很紧张,这毕竟是一代将侯的府邸,称得上是掌权者之所在了,怎能不敬畏。

        

当然,这之中还有一位大大咧咧,浑不在意,跟回了自己家一样的季灵,不过这确实就是他的家,身为天风侯第十二子,对这里可是再熟悉不过了。

        

一行人穿梭而过,古老的府门被推开,但面见的却不是什么华丽的建筑,也不是什么古朴的楼台,而是一片星空,一片巍峨浩瀚的星空。

        

日升月落,群星环绕,浩瀚星河壮阔无边,一眼都望不到顶,门后见星空,这样的手段震动了人们,忍不住愕然。

        

“到了入星海层次,便是星宇之尊,星宇之主,有着统御星空,同位宇宙的神异。”

        

日轮王目露艳羡之色,这样的高度太难达到了,距离天王层次也很遥远,一生追寻也未必能踏足。

        

“祖界一百零八域,每一域都是诸多衍生世界与复数星空组合而成,如天风侯,便可统领一片星宇。”

        

李昱心中有数,老祭司曾简要介绍过一百零八域的特殊,每一域之间的跨度都很大,广阔无边,以常理无法解释的状态存在着。

        

“我父曾言,到了入星海层次,便是仰望茫茫星海,找寻属于自己的那一颗星辰,直到化出自己的命星,不过我当时太年幼,没明白究竟是何意,那所谓的步骤也很模糊。”

        

季灵靠过来低语,将自己所知晓的告知,涉及到了辟天宫之上的入星海。

        

到了将侯层次,不是在外征战、驻守边疆,便是闭关修行,转生诸界探索前进之路,吸纳其他体系;故而大部分时候都会留下些化身处理事物。

        

很快,人群中传来了淡淡的骚动,他们顺着特殊通道降临了星空中央,天风侯府的真正腹地。

        

可看到下方那颗生命星上一些模糊的山川景物,甚至有恐怖生物飞上苍空,传来可怕的啸声,震动苍茫。

        

一条古朴的青石路延展而来,接引他们进入古星中;伴随着他们踏足,整条古路上响起了阵阵神唱,震耳欲聋,如经文自鸣,似古神讲道,醍醐灌顶,让人自醒。

        

就在那前方,星辉若水,灿烂而通明,且伴随神秘而朦胧云雾,宛若来到了一座仙城。

        

古城之上,一位头戴紫金冠的中年男子伫立,面容与季灵有七分相像,腰间悬着一口象征着身份的佩剑,正平和注视众人,颔首称赞。

        

“拜见天风侯!”

        

日月星三王见礼,一众军士也跟着参见,这可是活生生的将侯啊,虽然只是一道化身,那也足够惊世了。

        

“诸位不必如此,今日的主角是你们,都是骁勇立功的好儿郎。”

        

天风侯轻笑,大手一拂便将众人带到了殿宇中,一场宴席早已安排布置妥当。

        

几乎没有什么五谷凡食,不是灵药就是珍禽异兽,蕴含有浓烈的天地之精,神泉涓涓,沁人心脾。

        

这场接风洗尘,自然是一片欢声笑语,季灵的几位兄弟姐妹也现身了几位,不过排名靠前的几位都远赴域外战场去了,不得相见。

        

余下几位修为最高也只是巨头,皆来敬了李昱一杯酒,感谢他在天路上对季灵的照顾,也有心在交好。

        

这位可不只是七杀星降世,独镇天路,将要封爵那么简单,更是渭水侯之后,唯一继承人,身家显赫不下于他们,甚至犹过之。

        

到了最后,宴席淡去,季灵忽地告知,天风侯想要与他见上一面,李昱欣然应允,便来到了一处偏殿中。

        

一袭青衣,头戴紫金冠的天风侯早已等候,见到他来目光微微闪动,而后点了点头,赞许道“果然少年英雄,正值得志意气时。”

        

“前辈过誉了,要走的路还很长。”

        

李昱泰然自如,并未感受到什么压力,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周遭布置来,倒是一片古意盎然。

        

天风侯笑了笑,少年得志谁不傲?谁不狂?这是都会经历的过程,只要有个度便可。

        

紧跟着,他又道“无需谦虚,我年少时若有你这般,早就傲骨凌云,睥睨四方了,杰出强大,那就展露出来,让大家都看到潜力,才会得到培养与重视。

        

此番与你相见,也还有另一件事,与天路有关。”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