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疯狂做到高潮的小说&极品校花系统在线观看

     

那些土匪们,见段怡毫不犹豫的杀了陈河,都心中一紧。

        

先前还觉得段怡需要他们,他们便性命无忧的那一群土匪们,当真害怕起来。

        

苏筠一瞧,嘿嘿一笑,他提着长枪,像是一阵风似的,对着捆成一条长串的土匪们口中的布条儿,依次挑了下来。

        

虽然已经可以张嘴说话了,但他们却是大气都不敢喘,一个个的缩着脖子,恨不得装起死了。

        

段怡眸光一动,看向了站在其中打头的二当家的周度。

        

那周度一个激灵,拼命的摇了摇头,“我有婆娘儿子的,我没有碰那些人,一根手指头。”

        

段怡收回了视线,转过身去,朝着那议事的大堂走去。

        

比起外头灰头土脸得样子,这大堂倒是有几分威武。

        

段怡走了进去,在堂屋中间的大条桌旁边坐了下来,抱着灵机跟了进来的知路,忙将那小东西往桌案上一方,开了先前抬进来的箱笼,拿了文房四宝出来,摆在了段怡面前。

        

“姑娘可是要画图了?等我给姑娘整好了屋子,便去摘几株红梅来插瓶。”

        

她想了想,又道,“那外头的事情,姑娘就不管了么?还一团乱呢!那些姑娘婆子,从土匪山上回去的,也不晓得,家里人是否愿意接纳她们……”

        

像孙香这种云英未嫁姑娘,进了土匪窝,不管有没有事发生,在世人眼中,那都是失了贞洁,便是回去了,也同从前,不一样了。

        

“那个该死的陈河,应该剁了去喂狗”,知路嘟囔道。

        

段怡心中早有盘算,如今下笔如有神,“乱世不比从前。且我问过她们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或者说都有必须要去做的事情,就像孙香一样。

        

这青牛山于某些人而言,就是地狱。

        

离开这里,是她们梦寐以求的事。

        

……

        

白驹过隙,一晃段怡一行人已经上了这青牛山五日有余。

        

东方的太阳方才刚刚升起,青牛山便已经忙得那叫一个热火朝天了。

        

周度扛起一根大梁,欢喜雀跃的朝着李鸢走去,“今儿个上了房梁,屋子很快就要盖好了,除夕之前,咱们就能住进新宅子里去了。”

        

李鸢揉了揉自己的胳膊,他有些骇然的看向了周度。

        

那日他喝得烂醉如泥,一觉醒来,便瞧见了一个黑白相间的怪物,险些让他以为自己喝过去了,“黑白无常生的倒是够别致啊!”

        

每次回想起自己见到段怡时说的第一句话,李鸢都恨不得扇自己一个大耳刮子。

        

他就骂了那食铁兽一句,便被那小心眼的小娘子记恨了好几日,什么脏活累活,全让他干。

        

“咱们天不亮就要起来盖房子打井,天一黑还要跟着那程穹练兵,便是那村里头拉磨的驴子,都没有这么被使唤的。你怕不是累傻了,如此欢喜!”

        

李鸢虽然是个游侠,但他到底曾经是一州刺史之子,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富贵公子哥儿,哪里遭过这样的罪……

        

这几日,别说颓废痛苦了喝闷酒了,他是脑废身痛恨不得死。

        

他连酒瓶子都没有空摸,便是出恭都能睡着。

        

便是做梦都是拳打女霸王,脚踢小白脸。可他瞧过了……他打不过。

        

李鸢想着,朝着那禾场中央看去。

        

每日唤醒他们起床的,都是这女霸王同那蛮牛的打斗声,长枪同大锤相交,砰砰砰的,便是猪都能吵得醒。

        

他想着,心中倒数了三二一……

        

果不其然,先前酣战不止的二人,像是掐了点似的,朝着那小白脸程穹的屋子里冲去。

        

几乎是一瞬间,那程穹便披头散发,穿着中衣冲了出来。

        

他跑得飞快,像是一阵风似的,几乎带出了残影。

        

那女霸王举着长枪,长枪上头盘着一条小蛇,在后头追着,一边跑,一边哈哈大笑。拖着大锤的韦猛,发出了嗷嗷的叫声,时不时的,还有山中野兽,同他相呼应。

        

那大青石上的食铁兽,比猪还恨,这样它都没醒。

        

李鸢面无表情的扭过来头,他用手托了托那房梁,好让自己的肩膀松快几分。

        

一群有病的疯子。

        

李鸢想着,朝着周度看去,他一眼就瞧见了周度那身宝蓝色的单衣……

        

他闭了闭眼睛,就听到周度傻笑出声,“你年纪轻,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你不懂。我儿子说,做梦都没有想到,这青牛山能变成这副模样。”

        

“人生在世,不就是有大屋住,有饭吃,儿子有前程么?你每日倒床就睡,不知道那段怡是个什么来头。他们是军,不是匪。”

        

“程穹是谁?那是江南东道周道远的义子程将军。跟着他们,简直是我想都不敢想的事。”

        

“三弟,咱们歃血为盟,虽然没有当几日兄弟,但是哥哥也劝你一句。与其同那段怡对着干,鸡蛋碰石头,不如想想,能不能叫她帮你报仇,打进竟陵城。”

        

李鸢心头一震,扛着房梁的肩膀一抖,险些将那木头摔了下来。

        

一旁正在刨花木的老贾瞧着,走了过来,“你又要想酒喝了是不是?酒喝多了,手会抖,你一个使剑的,不会不知道。”

        

李鸢正要回话,就瞧见那程穹有飞奔了回来,他脸色惨白,简直恨不得立即离开人世。

        

而她身后的段怡同韦猛,却依旧是穷追不舍,丝毫没有半分的怜悯。

        

他张了张嘴,果断地摇了摇头,乖巧的干起活来。

        

李鸢余光一瞟,却是发现所有的土匪兄弟们,都变得精神抖擞起来,手脚都麻利了几分,仿佛那个被长枪还有小蛇戳着屁股跑的人,不是程穹,是他们一样。

        

见周度都收了笑意,一脸戚戚。

        

他忍不住在心里呸了一句,这个不要脸的狗东西,分明就是打不过被吓的,还非说自己乐意。

        

一旁的老贾见众人都不惹事了,满意的掸了掸身上的木花,他摸了摸自己长长了些的胡子,“今日我才发现,我真是一个仁慈的人。”

        

他想着,同情了看了一眼被吓得魂飞魄散,灵魂都快跑出窍的程穹,又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开始抛木花打起床来。

        

东方的太阳,不一会儿就彻底的升了起来了。

        

不少人下意识的朝着东方的天空看了过去,却是不由得惊呼出声,“鸟,好多鸟!”

        

段怡听着这声音,脚步一顿,一大群鸽子劈头盖脸的朝着她飞了过来。

0

更多精彩

胯下放荡nph&和尚庙求子np文

2022年5月28日 小羽 0

      酒店大堂经理看到潘佩佩手中的名单,显然就是酒店内部系统打印出来的,心里真的是万分着急。只恨自己平时对这个潘佩佩太过信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