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乳美女打乳炮小说/戒尺调教打花蒂

“楚贼可恨。”他说道。

        

谢燕芳嗳了声:“蔡伯你真是从开始到现在都没说过她一句好话啊。”

        

的确是这样,从第一次见那女孩儿,他就不喜欢,为什么呢?蔡伯摇着船桨想,看着倚船舷而坐,曾经的乌发已经如雪的公子。

        

大概是因为从第一次开始,这女孩儿就让公子另眼相待。

        

世人在公子眼里没有什么不同,一旦有了不同,心总会偏颇。

        

心若偏颇,便会受其困障。

        

果然,公子落到了今日地步。

        

“我现在只恨我只说了不好听的话。”蔡伯叹气。

        

应该直接除掉她。

        

还是他小瞧了这女子。 

        

谢燕芳哈哈笑:“但这次你真不能怪她,不是她害了我,是我自己害了自己。”

        

听到这句话,蔡伯脸色更难看,摇得船桨咯吱响。

        

那女子杀回京城,第一件就是给公子送来一杯毒酒。

        

这当然早在预料中,谢燕芳先前自伤是为了让她回到这皇城,并不是说自己不想活了,真就心甘情愿被人杀死。

        

所以提前饮下了毒酒,这样可以以毒攻毒不受其害。

        

谁想到——

        

“她给我的竟然不是毒酒。”谢燕芳道。

        

结果无毒可攻,毒伤自身,差点真死了。

        

“她是故意的!怪不得她临走的时候对着我说了一句,算人者其实不过是在算己。”蔡伯想起当初依旧气得发抖。

        

当时他没反应过来,以为楚昭是谁谢氏自己作乱所以自寻死路,等发现公子状态越来越不对时候,他才明白了怎么回事。

        

谢燕芳再次笑了,可惜他那时候毒发昏死,不知道楚昭什么样的神情,也不知道她说了什么,没能为她鼓掌叫一声好。

        

她说得没错,她戒备他,知道他也在戒备她,所以她就顺水推舟,让他自食恶果。

        

她的确跟他不一样,她比他还可恶。

        

谢燕芳含笑倚着船舷看湍湍流水,耳边蔡伯的声音还在继续。

        

“老太爷他们入了牢狱,家业也被抄没,虽然提前按照公子的吩咐,让家中子弟改名换姓散去保存血脉,但改名换姓的血脉跟咱们谢氏还有什么关系。”

        

“这一年,谢氏被定罪,她还不罢休,钝刀子磨肉,生生将谢氏磨成粉尘。”

        

“不止谢氏,谢氏的亲朋好友也都深受折磨,苦不堪言。”

        

谢燕芳打断他:“这些都不重要了,蔡伯,败者为寇,这就是寇的下场。”

        

他将手掌翻下,落花再次跌入水中,眨眼而去。

        

蔡伯默然一刻长叹一声:“我知道这个道理,但谁想到我们会折损在她手里。”

        

谢燕芳忽道:“我昏睡这一年,做了一个梦,经历了另一场人生。”

        

蔡伯愣了下:“另一场人生如何?”

        

谢燕芳道:“跟现在相同又不同,那一场人生里,阿羽也死了。”

        

萧羽也死了啊,虽然知道梦,蔡伯还是忍不住问:“那结果如何?”

        

谢燕芳微微一笑:“结果当然依旧如我所愿。”

        

但也没什么意思。

        

那个梦里并没有楚昭,或者说,有一个可忽略不计的楚昭。

        

他甚至都没看过她活着是什么样。

        

只看到了一具死尸。

        

所以,就那样呗,无惊无喜无趣。

        

蔡伯对梦没有太大兴趣,他只活在现在,轻叹一声:“楚后把邓弈推出来,又不给他正名,让他似是而非,终生受辖制,为她所用。”

        

先太傅邓弈罪名是定死了,现在邓弈就算不改名换姓,就算人人都知道他就是邓弈,他也不能再成为邓弈,而且邓弈成了悬在他头上的利剑。

        

一旦皇帝不想用他,就能斩下来。

        

真不知道他还出来做什么,还不如直接死了,可能求死不能吧,谁让他成了楚昭的掌中物。

        

“不用想那么多。”谢燕芳懒懒道。

        

他如果在她身边,也会让她这么做。

        

这不仅是牵制邓弈,还能牵制皇帝。

        

蔡伯又道:“她开女子科举,笼络更多世家大族来固权。”

        

朝中已经没有了太傅邓弈,谢氏也被她清除,那接下来她的阻力就只剩下,皇帝。

        

说到这里蔡伯再次悲叹一声。

        

“公子啊,当初你因为她不当皇后而愤怒,是中计了。”

        

“她不过是要借机除掉你。”

        

“你一心扶她为后,她则是一心要你死。”

        

谢燕芳依旧懒懒一笑:“不要想那么多。”

        

他也会让她这么做,用一个科举,几个女子为官就能笼络一批世族,是很明智的做法。

        

皇后与萧羽争权又如何?

        

谁说当了皇后就只能当皇后?

        

萧羽是她救的,命归她所有,她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听着谢燕芳这两声不用多想,蔡伯怔怔一刻,再次长叹,是啊,不用多想了,再多想也没用了,公子的身体是彻底废了,谢氏也没了,说邓弈人不人鬼不鬼,至少还能出现在世间,公子却是不能了。

        

他带着公子四处漂泊,只求能让公子活下去。

        

那些雄才大略,那些人心筹谋,想那么多又有什么用。

        

他不想再让公子伤心,安静摇桨。

        

谢燕芳倚在船舷上,静静看着流水,他倒没有什么伤心,身惨,家惨,结局惨,也都无所谓。

        

她的确是如他所愿做皇后,当了皇后做的这些事,也都合他心意。

        

那她所谓的不一样,到底哪里不一样?

        

五脏六腑都烂透的身体让他活得很辛苦,但他还是醒来了。

        

他熬着着痛忍着苦,且看一看这世间的她有什么不一样。

        

……

        

……

        

空荡一年多的大殿上站满了人。

        

新帝亲政后的第一场科考选出来的二百名士子,以及与士子们比试胜出的二十名女子都站在了朝殿上。

        

不分男女,不分年纪,皆披红袍簪花,伴着礼官的吟唱,齐齐叩拜皇帝皇后。

        

士子们激动,女子们更激动。

        

先前她们跨马游街,似乎整个京城的女眷都出现了,为她们鲜花铺路。

        

以前她们也做过这种事,只不过是站在街边为男子们撒花,倾慕,艳羡。

        

从未想过有一天她们也能被如此相待。

        

此时又站在皇城大殿上,她们中也有人来过皇城,但都是以女眷的身份在侧殿在后宫,从来没有踏入过大朝殿,与男子们并肩而立。

        

在大殿的时候,每个人都强忍着不能失态,待朝典结束,皇后亲自召见她们的时候,有几个女子没忍住掩面落泪。

        

这二十位女子中,只有有七八人是楚昭熟悉的玩伴,虽然齐乐云等人都参加了,但并不是人人都能入选,毕竟并不都是惊艳才绝之辈。

        

这七八人能入选也是下了苦功夫,楚棠头悬梁锥刺股,周江也被祖父关在家里,拿着戒尺盯着学。

        

能入选也是幸运,到底是相比于男子们,这次参考的女子们还是少。

        

“这么激动啊。”楚昭笑道,“先前揭榜的时候不是激动过了吗?”

        

“先前只是赢了而激动。”一个女子道,“现在是真切地感受到赢了的结果而激动。”

        

这个女子姓曾,不是楚昭熟悉的玩伴,甚至年纪也不小,有三十多岁了。

        

她自称曾娘,出身也是一个望族,但京城才女从来没有她的名号。

        

曾娘是靠着天文历法算数杀出重围,不仅在女子们中独占鳌头,这一科二百士子也无人能与她相比。

        

虽然先前定下的是女子入翰林院,但这两天礼部户部工部的官员有意无意地来皇后面前打转,旁敲侧击打探这位曾娘,似乎心动但又碍于男女有别犹豫。

        

“赢了的结果,是真切的地位和权势。”楚昭含笑道,“这么多年来,就是它们让这满朝满殿官员前仆后继舍生忘死。”

        

曾娘上前一步:“皇后,我曾氏愿为皇后舍生忘死。”

        

她父亲也好,兄弟们也好,都平平无奇没能入仕为官,而她更是一个为未婚夫守节终生不嫁的守家女。

        

族中对她最大的期待就是死了后挣一块牌坊。

        

没想到她用来熬时光的技艺竟然能给她换来功名。

        

而对家族中来说,官帽比牌坊值钱,只要能光耀门楣,族中也不在乎是男是女,人脉财力全力相助。

        

不止她一个人这么说,另外几个女子也纷纷上前表明心志。

        

她们的今日是皇后给的,家族也知道,得到就要付出,而家族中也很愿意付出。

        

男子当官就是将自身和家族售予帝王,再从帝王手中得到回报。

        

女子们当官,自然也要如此。

        

楚昭含笑看着她们。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