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熟yin乱的美妇引诱&噗的一声到底了

“我听大伯说,灵机器物也分种类的?”诸葛明心这时插话道。

        

朱应兰看了诸葛明心,开口道:“确实还有一些特殊的灵机器物,但是那些东西,不是你们能接触的。”

        

几人齐齐露出不解,朱应兰也没卖关子,解释道:“普通职业者,固化的特性,大多都是选择融入功法的效果,或者功法中一个术法的效果。

        

所以医者大多法力具备治疗效果,当然,人的不同,这个特性也有细微区别,但是大致上是一样的,倾向治疗。

        

但是有一种修士,天赋异禀,不会选择固化这种力量入法力,而是直接将一些个秘术,参悟到一定程度,就职时直接以此固化。

        

最直接的区别就是,前者是法力带有一定特殊效果,后者直接如妖兽般,诞生了天赋术法,一念动,就可完成施法。

        

这种明显差距,是个人都明白,后者更强大,可是却没有几个人能成的。

        

除去契合众多功法的秘术本就很难见外,要想在学徒期将秘法参悟到符合就职固化的一转层次,也是非常艰难的!”

        

这是······被动属性和瞬发技能的区别?

        

听到这里,张布衣双眼一亮!

        

“也是因为这个差别,灵机器物才有区别。毕竟灵机器物来自坐化的职业者。所以大多的灵机器物,都是特性加持。 

        

而一旦是固化天赋术法的这种天骄坐化,万一诞生了灵机器物,极可能拥有对应的天赋术法的。

        

得到这样的器物,相当于获得一个天赋术法,其珍贵程度,完全不是你们能接触的。就是咱们整个景乐城,想来也找不出一件的。”朱应兰感叹的道。

        

这个张布衣倒是理解,通俗来说,属性武器顶多算可成长的无技能蓝装,拉胯的甚至是白板装备。

        

而后者诞生的技能武器,至少是可成长紫武,甚至神器级。

        

而他的两个灵机器物,就是标准的属性武器,青玉符是符文固化特性,加持符法,手术刀要稍微特殊些,不是治疗特性固化,似乎是医疗器材的变化特性,但是也只是稀有点而已。

        

“那怎么才能固化特性啊?”张布衣思绪闪烁时,鲁文光好奇的问道。

        

对于这个,张布衣倒不那么好奇了,因为这个他知道。青玉符法可是标准的二转传承,里面有配套突破方法。

        

“这些等你们真的成了职业者,并达到高级学徒再说吧。到时你接触的修行法中,自会有,现在了解没半点的用处,毕竟修行法不同,就职就必然不同。”朱应兰回答道。

        

就这样,五人一行执行任务间,闲聊了不少修行者基础常识。

        

“呼!!!”

        

响午,排查的五人突然听到了一声哨向,似乎有巡逻队在奔跑吹哨。

        

“这是怎么了,又发生了什么案子么?”张布衣四人侧耳倾听,迟疑的道。

        

“走,有人闹事!”朱应兰却比张布衣他们有经验,听出了这是有人闹事,召集巡捕房同事支援的声音。

        

因此这次她没有一个人离开,而是招呼张布衣他们几人,往城北跑。

        

四人在朱应兰的带领下,快速穿梭。

        

“叮叮······”

        

片刻,突然听到了一串自行车的铃声,一队巡捕房的精英自行车队,从身后疾驰而来,对直向着前方赶去。

        

朱应兰伸手一招,突兀的出手拦下了一个自行车队的巡捕探长,那人看着朱应兰,道:“兰姐!”

        

“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全员出动了?”朱应兰问道。

        

“城西和城北交汇处,靠近码头的工人区,有人组织闹事,动静有点大,上面怕出乱子,所以要快速压下去。”对方快速的回道。

        

朱应兰闻言眉头一皱,道:“工人闹事?什么人组织的,之前怎么没消息?”

        

“不清楚,这几天大部分人手都在调查凶案,这方面了解不多。”对方快速的回道。

        

这时自行车队已经消失在街头了,他看了看张布衣四人,道:“兰姐,这些你等会问其他带娃的预备队吧,我要赶去稳定情况了!”

        

朱应兰点了点头,道:“行,你先去忙!”

        

对方闻言,直接上车,快速离开。

        

朱应兰则看了看身后,弯着腰,双手撑着膝盖,喘着粗气的四人道:“跟上,尽快赶到事发点。”

        

本就已经有些脚软的三人,看着又跑出去的朱应兰,齐齐心里发苦,却也无可奈何,只能咬牙跟着。

        

······

        

当四人赶到事发地点时,看到的是乱糟糟的一群人,被各方赶来的巡捕控制在一定区域。

        

“加俸禄!”

        

“改制度!”

        

“······”

        

人群乱七八糟的,有工人,有码头的员工,五花八门的乱吼着。

        

‘这是罢工?还是游行?’看着这一幕,张布衣眉头微皱。

        

要是书院学生带头也就罢了,普通工人带头闹这种事?

        

要知道,这个世界几千年的历史中,只有大夏和大陈两个朝代更迭,知识也没多普及,更别提西洋思想什么的了,底层人民鲜有这样意识的。

        

更别说在巡捕房没什么准备的情况下,突然就弄出这么大的动静。眼界达到一定程度后,明眼人一瞧就知道这里面有问题。

        

没时间多观察和思考,张布衣已经被人拉入了控制队伍。

        

而随着混乱人群的呼喊,人群越发激动,不断拥挤着他们巡捕房的人,控制也越来越吃力了。

        

“怎么办,兰队,这么下去咱们几个顶不住的。”阳立洋顶着不断冲撞的人去,急切的开口道。

        

“打,不用顾忌了,给老子打,妈的,一个个给老子翻天了是吧!”这时,突然一声爆吼,加上一声长哨响起。

        

刚来没一会的张布衣五人,齐齐一顿。朱应兰道:“总队下令了,出手。”

        

言语间,她对着张布衣几人,道:“要是乱起来,跟着我身边。”

        

随着这一生令下,许多巡捕房的人,开始不再顾忌,有的摸出了棍子,有的直接上拳头,一个个法力波动间,开始揍人。

        

“打人啦,捕快打人啦!”

        

“鹰犬,走狗!”

        

“哎呀,杀人啦,巡捕房杀人啦!”

        

“······”

        

瞬间,各处哭喊声四起。

        

不过巡捕房这边,人数看着极其劣势,但反而却是优势群体。这些人看着多,却全是普通人,还是一盘散沙。

        

而巡捕房这边呢?

        

除去张布衣他们这几队的新人,其余至少都是一重境的学徒,还大多精通拳脚。实力对比差距太大。

        

之前要不是因为顾忌,不敢动手,只能扛着,怎么可能被压着。如今得到命令了,一个个也心里有火,拳拳力道不小,棍棍招呼下去。

        

当然,作为巡捕房的人,都是新派人员,教育方面绝对不可能差。

        

因此一个个都有着分寸,全都照肉多的地方招呼,打的那叫一个痛,其实并不会留下什么严重伤势。

        

片刻,一些个人被打哭后,局面就开始维持不住了。

        

而张布衣这时眼神突然一顿,在人群中,发现了一个码头工人打扮的男子。因为他哥张布成的原因,他对码头工人的比较熟悉。

        

对方气息明显不像工人,气质完全不对。而张布衣顶着他看时,对方似乎也感应到了什么,和张布衣四目相对间,瞬间一个缩头,钻入人群。

        

“跑啊······”

        

这时,一声吼叫从人群中响起,不知道谁带的头,众人不再开始搞事情了,一个个开始鸟兽散。

        

蜂拥而来的人群,四处的跑,张布衣他们也被人群冲散。

        

“别跑!”张布衣看着那人,果断的追上去。

        

一直和他相互照应的阳立洋见此,也一咬牙,立马跟上。

        

那人却毫不理会,埋头钻入人群,不断穿梭,宛若泥鳅般,瞬间钻入了一个巷子。

        

张布衣见此,眼底灵光微微闪烁,脚下步伐瞬间变了,也开始在人群中宛若泥鳅般穿梭了起来。

        

“哎,等等我,别冲动!”身后紧跟的阳立洋见张布衣突然加速,有些急的大喊道。

        

看到的却是张布衣紧跟着对方,钻入了一个巷子的背影。

        

“该死!”阳立洋面色一变,使出吃奶的力气跟上!

        

男子进入巷子后,速度陡然加快了不少,快速的奔跑了起来。张布衣却比对方更快,明明没什么法力波动的步伐,就是比对方跑得快。

        

那男子回头间,发现张布衣已经快追上他了。

        

发现张布衣是个普通捕快后,他面色一狠,直接转身,同时在腰间摸出一把刀,道:“找死就别怪我。”

        

言语间,他拿着刀,回头对着张布衣捅来。

        

两人快接近时,张布衣一个助跑起跳,一脚踢在了对方胸口。

        

“小心!”

        

身后,阳立洋的惊呼也从巷子口传来。

        

看到的却是,持刀男子的身体,在他惊呼的同时,被张布衣飞起一脚给踢中,整个人都踹飞了出去。

        

男子被踹飞撞在了巷道的墙壁上,挣扎了两下,双眼翻白,直接晕了过去。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