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总受两攻互攻/少妇秘书的性公关

      

地上激烈的战斗没有影响到真央地下大监狱。

        

这里是第三层,众合。

        

黑压压的牢房关着多少犯人,白石不在意,左手扛着一二层负责开门的两名管理者,右手将第三层的管理者推到门的结界前,“给我解开!”

        

真央地下大监狱的防御从理论上是天衣无缝,基本不可能发生被人劫狱的事件。

        

问题是这个理论需要靠人运转。

        

鬼道众的人多是贵族,常年养尊处优,只负责打开断界通道,维持结界,封印等没危险的工作。

        

白石的刀一架在他们脖子上,没几个人能硬气下来。

        

“好,好,”第三层的管理者颤声回答,心里暗骂外面的隐秘机动和一番队都是废物,居然放这么凶恶的犯人进来。

        

“快点。”

        

白石催促一声,天晓得织田信长他们能撑多久,他必须争分夺秒救出人。

        

管理者双手结印,对着前面的注连绳一喝,“解!” 

        

啪啪,注连绳从门边缘断开,上面的之形御币燃烧,石门缓缓向后打开。

        

白石一记手刀打晕管理者,丢另外两人背上,一起扛着往下。

        

呜呜~

        

第四层愈发阴冷,墙壁连灯都没有,却有冷青色光芒在黑暗若隐若现。

        

犯人低低的嚎叫声回荡在廊道,似婴儿在深夜啼哭。

        

“你送。”一名鬼道众成员还没有发现不对劲,想要上前询问白石送什么犯人下来。

        

白石懒得废话,一脚丫子将人踹飞,从复数灵压找到自己熟悉的灵压,丢下手中的三人,使用踏前斩出现在牢房门前。

        

一排铁栅栏阻拦在面前,白石右手拔出无尽,挥刀砍下。

        

砰!一声脆响,铁栅栏应声而断,也惊动该层的其他守卫。

        

“是谁!”“啊。”“纲。”

        

黑暗之中传来几声急促而短暂的声响,志波空鹤戴着眼罩,无法看清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也没心情管那些。

        

沸腾的灵压让她疼得死死咬住口中的球状物体,晶莹的口水溢出嘴角外。

        

白石很快解决完守卫和管理者,重新回到牢房,大步走到志波空鹤身边。

        

此刻的她被绑在一张椅子上,身穿白色邢服,很紧,完美勾勒出她波涛汹涌的身材。

        

白石挥刀斩开束缚的绳索,顺便用刀锋划开志波空鹤腹部的邢服。

        

之所以划开是想要试试看,能不能通过破坏这套邢服,让灵压停止沸腾。

        

“呸。”

        

志波空鹤吐出嘴里的球,左手扯下眼罩,右手抹去嘴角的口水,眼眸很快适应昏暗,看清楚是谁救自己。

        

她满脸惊愕道:“白石?!你怎么会在这里?”

        

“抱歉,我来晚了,”白石没有打算在这里说太多,问道:“你还能跑吗?”

        

“能,”志波空鹤下意识回一句,人从长椅站起来,脚一软,向前扑倒,扑到他怀中,像是一大团棉花糖,软绵绵的。

        

白石抱着她没撒手道:“邢服还没失效吗?”

        

“邢服是失效了,我的身体想要恢复没那么快。”

        

因身体虚弱的缘故,志波空鹤的脾气变得很好,声音有几分女人的柔和,“看样子我是跑不动,要不你背着我?”

        

“好。”白石手松开,转过身蹲下。

        

志波空鹤没有顾及男女之别,爽快地趴在他背上,双手搂住脖颈。

        

弹性十足的胸压抵住后背肌肉,隐约能察觉到两个疙瘩在那里戳着。

        

白石双手托住肉多的臀部,人站起来。

        

她浑身绷紧,附耳道:“你不能抓腘窝吗?”

        

“哦,我没背过人,不太清楚这些。”

        

白石恍然大悟,手沿着臀部滑到腘窝,心里怀疑设计这套邢服的设计师不正经。

        

这哪里是邢服,完全就是紧身衣吧。

        

还是超薄丝滑的那种,臀部和大腿的温热触感,完全不像是有衣服间隔。

        

“嘶。”志波空鹤呼吸加重,下意识夹紧他的后腰。

        

“手搂紧我。”

        

白石的大龙扬起,觉得不能继续站在原地,连忙跑向外面,没有使用踏前斩。

        

他的踏前斩能将物体一起虚化,却不能将本人以外的活物虚化。

        

白石只有背着志波空鹤往上跑。

        

风拂过她的脸颊,黑发凌乱飘起,犯人们呜呜的叫声飞速从耳边远去。

        

楼层转入第三层众合。

        

志波空鹤双手搂紧白石脖颈。

        

这段日子的紧张、恐惧、愤怒等情绪,随着耳边风声从心头消散。

        

在这一刻,她觉得很放松,什么都没有想,甚至产生让时光定格在当下的想法。

        

一离开这里,就要面对伯父志波一心为何到现世的难题,以及护廷十三队无休止的追杀。

        

中央四十六室,不,纲弥代家是不会允许她逃亡在外。

        

“撑得住吗?”白石问了一句,他们已经到达第一层,这里离地面还有一段距离。

        

山本元柳斋和织田信长战斗的灵压已经能影响到这层。

        

“没事。”志波空鹤从短暂的虚弱状态摆脱,又恢复往日的坚强,手、脚,齐齐用力,不想在这个时候拖后腿。

        

白石闻言,没有停下来休息,背着她从真央地下大监狱第一层冲出,再转向通往地面的楼梯,穿过破开的十三层防壁。

        

光与暗的交界线呈现在眼前,左边是双极之丘造成的阴影世界,右边是烈日炎炎。

        

爆风从阴影笼罩的远方刮来,湖泊掀起层层波澜,视线透过大门的窟窿,白石看见涅音梦的背影,面上流露出笑容。

        

下一秒,涅音梦朝后倒下,刺目的鲜血从腹部缓缓向外涌出。

        

“真费劲啊。”

        

冲田总司一甩刀上的血迹,脸上有不少灰尘,他原先是不想动用暮钟的能力,消耗太多灵压。

        

问题是这个女人比想象的要棘手,明明没有很强大的灵压,速度、破坏力强的离谱。

        

好在,总算是解决了。

        

冲田总司抬脚想要迈过涅音梦,冰冷的凉意从菊花一路窜到大脑,就像是插入冰锥那么清爽。

        

他没有丝毫犹豫,立刻将时间删减半秒。

        

暮钟的能力注定没有人能够偷袭他,只要将时间删减,半秒足够避开敌人的偷袭,再反手一刀。

        

类似的事情他做了不止一次。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