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啊h做饭吃饭都连在一/ 修仙yin乱小说

        

许久,客厅依旧一片死寂。

        

宁家四人,仍是瞠目结舌,恍惚失神。

        

“你……没开玩笑吧!”

        

好一会儿,汪碧红嘴唇一颤,终于出声。

        

傅岭这些话,在她听来,简直如天方夜谭,太过不可思议,三个亿买下的药企,变成几千亿,这……谁能相信啊!

        

“我像开玩笑吗?”

        

韩傅岭苦笑道。

        

汪碧红又是一呆,怔了半响,便是咬紧了牙关,双手死死攥紧,面色因为强烈的嫉妒而涨红了。

        

那个混蛋,还有那个野种,命怎么这么好!

        

这天大的幸运,怎么落到他们头上了!

        

“碧红,你确定,他那个药企就叫神洲吧!”韩傅岭又问道,想确定一下。

        

“应该没错!”

        

再仔细想想,汪碧红点点头。

        

“那就是他了!这个小子,运气真是好啊!”韩傅岭叹道。

        

接着,他皱皱眉,沉吟了起来。

        

这个叫叶默的小子,应该是有些背景的,但照目前的信息来看,也不会太大,毕竟是h市的,还是个年轻小子,倒是运气真的好,以自己的身份,关系,还是有把握调停的。

        

他韩傅岭,好歹也是有些名气的,也认识很多厉害人物,在帝京那一块地,颇有面子。

        

只要他出面,说说情,便能解宁家的困局。

        

“德发,碧红,我帮你们说说情吧!这个面子,我想他会给的,至于说伱们跟那个私生女的事,我就帮不上什么忙了。”

        

片刻后,他缓缓开口。

        

“那太好了!”

        

汪碧红大喜。

        

宁德发亦是松了口气,面露喜色。

        

傅岭的本事,他是知道的,非常厉害,人脉还广,认识很多厉害人物,有点神通广大的意思,既然傅岭都这么说了,那肯定是有绝对的把握。

        

只要保住万兴,他宁家根基就稳了。

        

“对了,傅岭,还有一件事……”

        

汪碧红一脸迟疑地道。

        

“哦?什么?”韩傅岭讶道。

        

“那个小子……”

        

汪碧红犹豫了好一会,才继续开口,把德发的病情,还有之前在仁华医院的事说了。

        

“什……什么?”

        

听罢,韩傅岭呆了呆,有些反应不过来。

        

碧红她在说什么?

        

那个小子,还是个医生,而且,医术还厉害到那等程度,只有他能救德发?

        

这,怎么可能!

        

那么多专家,名医都做不了的手术,就他能做,这不是荒唐么!

        

“我们也问过很多医生,他们都说,这是真的。”汪碧红苦笑道。

        

她也不愿意相信啊,但后来问过很多医生,都说只有仁华那位能救,而仁华的那位神医,就是那个小子啊!

        

“这……”

        

韩傅岭皱皱眉,苦笑了一会,便是摇头,“你们想让我说服他,给德发做手术?这恐怕很难,这种事,哪那么好说的。”

        

闻言,宁德发一怔,露出几分失望之色。

        

“也是啊!”他颓然叹了口气。

        

“我尽量吧!这件事,你也别抱太大的希望!”韩傅岭安慰道。

        

“那多谢了!”

        

汪碧红忙道。

        

只要能先保住万兴就行,德发的病还能撑个几年,以后再说也不迟。

        

“嗨!谢什么!”

        

韩傅岭哈哈一笑,洒然道,“我跟德发什么关系,多年的兄弟了,往后,还能更亲一些呢!”说着,他往一旁的宁一霏看去,又是大笑。

        

“哈哈!是是!”

        

汪碧红跟着道,眉开眼笑的。

        

“那个小子的电话,你们有吗?约个时间,见一面,这种事还是面谈的好!”韩傅岭道。

        

“有有有!”

        

汪碧红忙打开手机,翻出一个号码来。

        

“好!”

        

韩傅岭拿着手机,照着按了号码,拨了过去。

        

宁家四人一下子紧张起来,凝神屏息。

        

好一会儿,电话终于通了。

        

“喂!”

        

韩傅岭拿起手,笑着打了声招呼,“是叶先生吗?”

        

“哪位?”

        

对面,是一把年轻,清朗的嗓音。

        

“哦!我是天岭药业的韩傅岭!”

        

韩傅岭笑道。

        

“天岭药业?噢!听说过,怎么了?韩总找我有什么事吗?”

        

“叶总,我是替我的兄弟来求情的,天海宁家,你还有印象吧?我想我们要不见一面,好好谈谈,把事情说开,你看怎么样?”

        

对面沉默了好一会。

        

“韩总,宁家的事,没什么好谈的吧!”再开口,对方的语气已是冷了下来。

        

“叶总,你这是何必呢!也没多大的仇,何苦这样,大家坐下来好好谈谈的,和和气气的不好吗?”韩傅岭劝道。

        

“韩总,你还是别浪费时间了!”

        

对面冷冷道,似乎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

        

韩傅岭听着,眉头轻皱,有些不快了。

        

这个小子,还挺倔,挺狂的啊!

        

“叶总,我想你是不了解我吧!还不清楚我韩傅岭是什么人,你可以去打听打听,等你知道我韩傅岭的名头,我想你就会改变主意的。”

        

韩傅岭的语气,也是冷了下来,有点不客气了。

        

“怎么,韩总是在威胁我吗?”

        

对面登时笑了。

        

“当然没这个意思,我只是想让你好好考虑一下,再给我韩傅岭一个面子,放宁家一条生路,大家以后也可以做个朋友,都是同行嘛!以后见面的时候还多着呢!没必要闹得不愉快!”

        

韩傅岭道。

        

“同行?嗬!”

        

对面又笑了,“韩总,我不需要知道你是什么人,宁家的事,你还是别掺和了,就这样,挂了!”

        

“喂!”

        

韩傅岭一怔,还要再说,就听那边已然挂断。

        

听着盲音,他僵在那儿,面色逐渐涨得铁青。

        

这个小子,也太狂妄了!

        

丝毫没把他放在眼里!

        

他死死攥着手机,大口大口吸着气,好不容易,这才按捺住了心头的怒火。

        

见状,宁家几人面色都有些难看。

        

这不是谈崩了么!

        

“没事的,别看那小子现在很猖狂,但等他去打听一下,知道我的名头,他肯定会改变主意的,到时候就好谈了,你们放心,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了。”

        

韩傅岭轻咳一声,道。

        

他略有些尴尬,却是觉得面子挂不住了。

        

“那就好!”

        

汪碧红应声,脸色缓和了许多。

        

也是啊!

        

那就是个毛头小子,哪听过傅岭的名头,等知道了,必然会改变主意的。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