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闺蜜用震蛋折磨调教&粉嫩奶头揉娇嫩嗯啊

        

铁木金一伙人神情愤怒,纷纷攒紧着拳头,似乎很想打叶凡一顿。

        

只是落在铁木金背后的那只手,却温和地画着圆圈化解他怒意。

        

铁木金竭尽全力压制着怒意,叶凡却毫不客气发泄着情绪:

        

“对了,铁木公子,你知道,我这个人睚眦必报,你今天没弄死我,就轮到我弄你了。”

        

“当然,今天这种国家大义的异族验证会上,我是不会对你下手的。”

        

“但你回去的路上一定要小心。”

        

“坐汽车小心炸雷,坐火车小心脱轨,坐飞机小心毒刺,明白吗?”

        

“还有,除了你在瑞国的爹之外,铁木家族还有多少子侄多少家眷啊?”

        

“家大业大,加上义子义女,两千人能不能打住?”

        

“我明天先送两千副棺材给你们,不够你要说啊,我送,我全送。”

        

“我什么都没有,唯独棺材多,而且男女老少的棺材都有。”

        

叶凡一边拍着铁木金的脸颊,一边肆无忌惮的威胁。

        

铁木金一把打开叶凡的手喝道:“叶阿牛,别小人得志,铁木家族不是你能欺辱的。”

        

叶凡哈哈大笑一声,看着铁木金开口:

        

“我没有欺辱啊,我只是跟你推心置腹啊。”

        

“我是真想要送你两千副棺材的。”

        

“我说杀你全家,你全家就一定死光光的。”

        

“对了,忘记一事了,我已经经过实验室验证了。”

        

叶凡话锋一转:“铁木公子,你现在说一说,我是不是夏国血脉啊?”

        

铁木金闭上嘴巴不回答。

        

叶凡一笑:“沉默就是默认,铁木公子这是承认我‘胶己人’了。”

        

“武元甲,我是不是夏国人啊?”

        

“紫乐公主,我是不是夏国子民啊?”

        

“南宫烈阳,我跟你一起进入一起出来,咱们是不是同族同类啊?”

        

叶凡又从武元甲和紫乐公主等人面前走过,还一脸真挚地向他们确认自己身份。

        

武元甲、紫乐公主和南宫烈阳他们全都闭嘴。

        

充耳不闻。

        

叶凡也没有在乎紫乐公主等人反应,带着笑容转身走向了沈氏阵营:

        

“大家都不出声也都不回答,那就是都默认我夏国身份了。”

        

“我一片赤心,一片忠诚,终于大白天下了,可喜可贺。”

        

“只是今天这一出,真正意义上来说,我还是——”

        

“输了!”

        

叶凡望向了沈七夜!

        

输了!

        

简单一句话,却让叶凡语气变得失落起来。

        

他背负双手缓缓走到沈七夜和夏秋叶等人的面前:

        

“虽然我证明了自己清白,把印婆和皇蒲博士两个卧底揪了出来,还打了铁木金的脸。”

        

“可这一局,铁木金和天下商会还是达到了他们最想要的目的。”

        

“那就是让屠龙殿和沈氏家族破裂了。”

        

“那就是让我和沈家站在了对立面。”

        

“铁木金没有杀到我,但他诛到了心。”

        

“沈七夜,我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究竟是什么让你质疑我这样一个对沈家大功和救命之恩的盟友?”

        

“为什么啊?”

        

叶凡目光淡漠望着沈七夜,声音也如春风一样轻柔。

        

沈家众人下意识低头,脸上都有着一丝愧疚,显然都想起叶凡带给沈家的好处。

        

沈楚歌更是抹着哗啦啦的眼泪,看着从掌心滑落出去的男人,难受的无法言表。

        

“为什么?”

        

没等沈七夜出声回应,夏秋叶就站出来一字一句喝道:

        

“理由很简单,就是你虽然对沈家对边军有功,但你身份不明就必须受到审判。”

        

“我们跟铁木金再怎么你死我活都好,那是我们夏国内部的事情。”

        

“我们不希望有外部势力介入破裂夏国损害夏国。”

        

“同仇敌忾,一切为了夏国,是我们夏国子民几百年的宗旨和底线。”

        

“你救我们一百次一千次,只要你是敌国分子,我们都会毫不犹豫‘大义灭亲’。”

        

“小恩小惠,是绑架不了我们的。”

        

“救命之恩,扭转战局之功,在大是大非面前,也是不堪一击的。”

        

“哪怕我们背负忘恩负义骂名,我们也在所不辞。”

        

“沈七夜是我丈夫,也是我心爱的人,但他只要对夏国不利,我依然毫不犹豫下毒。”

        

“这就是夏国子民的大局观,这就是夏国子民的家国情怀。”

        

“你一个外人是不会懂的。”

        

夏秋叶大义凛然,落地有声,把沈家众人的惭愧和沮丧,又一把火点燃了。

        

是啊,他们虽然亏欠叶凡不少,但都是为了国家为了天下苍生。

        

他们是正义的是爱国的,让叶凡受点委屈算什么?

        

“屁的大局为重!屁的大是大非!屁的家国情怀!”

        

叶凡闻言怒笑了起来,笑声响彻了整个茶楼:

        

“是铁木无月刚才说的不清楚,还是沈夫人你耳朵和脑子一起进水了?”

        

“你真的大是大非,我叶阿牛今天不仅不生气,还会对你敬重一把。”

        

“不管大家什么立场,只要是热爱自己国度的人,都值得所有人敬重。”

        

“可沈夫人这所谓的家国情怀,不过是你们用来遮羞的一块烂布。”

        

“你真眼里容不得沙子,不允许外敌介入夏国侵害夏国,那你十几年前就该死磕铁木刺华父子。”

        

“他们就是实打实的外国势力瑞国王室扶持起来,祸害夏国子民掌控夏国的邪恶分子。”

        

“夏国王权旁落,夏殿主等功臣重创,社会秩序崩坏,子民生活多艰,全是铁木金他们造成的。”

        

叶凡喝出一声:“你这个大是大非的沈夫人怎么不对抗他们?怎么不死磕他们?”

        

铁木金狡辩回应:“叶阿牛,瑞国那是自由,那是文明,跟神州不一样的。”

        

叶凡扭头扫视铁木金一眼,毫不客气哼出一声:

        

“让你们搞几十个复仇者联盟扰乱周边国家,限制他们的发展,这是自由文明的传播?”

        

“还有,瑞国它这么开明这么拥抱世界,怎么不把自己的王室先铲除呢?”

        

叶凡反问一声:“它就是一根搅屎棍!”

        

铁木金闭嘴。

        

叶凡转头望向夏秋叶继续开口:

        

“来,沈夫人,说一说,为什么不死磕铁木金?”

        

“这可是真正的外国势力扶持的毒瘤啊。”

        

“连夏国三岁小孩都知道,铁木不除,夏难未已!”

        

“你为什么不死磕?你的赤心呢?你的热血呢?你的去留肝胆两昆仑呢?”

        

“十几年,你都没站出来死磕铁木金,怎么现在看到我,你的爱国又占领智商高地了呢?”

        

叶凡毫不留情质问着夏秋叶,让她脸颊通红无比,愤怒不已,却又无可奈何。

        

没法子,叶凡这一番话,很清晰地点出了她双标。

        

“怎么?回答不了了?”

        

“那就让我来替你回答一下。”

        

“你所谓的家国情怀,不过是你欺软怕硬的遮羞布。”

        

叶凡喝道:“还大义灭亲,还无情下毒,说穿了,你跟沈七夜一样懦弱一样无能。”

        

沈七夜按捺不住挡在夏秋叶面前喝道:“住嘴!”

        

“住嘴?我说的有错吗?”

        

叶凡目光忽地一沉盯着沈七夜喝道:

        

“沈七夜,你问问自己,你是不是欺软怕硬?你是不是贪婪懦弱?”

        

“在你沈七夜心里,铁木金是强大不可战胜的。”

        

“他左手有天下商会这把利剑,右手有挟天子以令诸侯。”

        

“他的背后还有瑞国王室这个强大后盾。”

        

“你早早就认定自己不是铁木金对手,你对铁木家族也是极其恐惧和害怕的。”

        

“所以你不敢跟屠龙殿联盟,不敢死磕铁木金,不敢跟天下商会弄出任何冲突。”

        

“哪怕屠龙殿和铁木金斗的你死我活,哪怕夏殿主亲自找你联手,哪怕你知道屠龙殿灭亡后轮到沈家……”

        

“你也依然打着偏安一隅的旗号做鸵鸟。”

        

叶凡冷笑:“这固然有你担心夏殿主的愚忠,但更多是你对铁木家族发自骨子里的惧怕。”

        

沈楚歌止不住为父亲争辩:“我爹真怕铁木金,就不会跟他大打出手和决战沈家堡了。”

        

叶凡脸上没有半点情绪起伏,只是盯着沈七夜淡淡一笑: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