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汉与饥渴的寡妇&共妻全肉小说合集

越往山中走,夜晚的怪叫声越发密集。

        

杨遇安几次试图追逐怪声来源,却总是扑空。

        

如果不是真的“鬼”,那说明对方身法极好,远超无咎。

        

谨慎起见,他给明也配了一把短剑防身。

        

越王勾践归国后,请来著名女剑师“越女”教授国人剑术,因此这里不论男女,都会使剑。

        

杨遇安私底下找其他士兵演练了一番“越女剑法”。

        

按照后世大隋的标准,相当于下都督到中仪同左右的水平。

        

之所以跨度范围如此之大,一是因为千年前的这个时代,没有后世那种完善的修炼体系。

        

譬如来自释家的仪同八识观念,这个时代根本没有。

        

二是因为越女剑更偏向于剑术理念,辅以少量搏杀技艺,并非一套完整功法。

        

她会教你如何出剑才最省力,最有效率。

        

还会教你如何打断敌人节奏,并送上致命一击。

        

唯独不保证你出剑以后,是不是能对敌人造成真实伤害。

        

有人一剑打出九九九,有人就只得零点五。

        

伤害值高低,全凭个人天赋。

        

天赋不足,就靠兵器品质弥补。

        

若是都没有……那还是回家种田吧。

        

毫无疑问,越女剑法放在后世,甚至都不足以称之为一套剑法。

        

当然了,凡事都要两面看。

        

正因为《越女剑法》不是什么正经的功法,所以也必然不存在南北功法冲突的问题。

        

杨遇安本体与分身都可以放心大胆地练习。

        

至于说威力不足的问题,他本体是不用指望了,但分身还可以啊!

        

甚至于说,他本体的《衣冠渡江诀(残》虽然杀伤力不足,但只要配上一柄足够锋锐的宝剑,也能一定程度上弥补杀伤力的问题。

        

毕竟不管怎么说,后世钢铁材质的长剑,总要比春秋的青铜短剑杀伤力更高吧?

        

……

        

直到离开这片山林,“鬼”都没有现身。

        

杨遇安越发肯定这是一起人为事故,无关怪力乱神。

        

来到这个位置,无咎的记忆便不足为凭了。

        

因为历史上的他,根本没能将队伍完整带下山。

        

或者说他带着残兵下山之时,“鬼”早就带着丰厚的战利品扬长而去。

        

而现在因为杨遇安的关系,“鬼”仍旧是颗粒无收。

        

杨遇安有种感觉,对方不会轻易放弃。

        

越地多山林,后续路上,仍有下手的机会。

        

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于是某日晚上,他佯装劳累过度,在篝火前假寐。

        

其实五感一直打开,全神留意四周的动静。

        

他要引诱那个“鬼”出手,而后一劳永逸地决绝麻烦。

        

……

        

滋滋。

        

篝火熄灭的瞬间,身后同步传来一点细微的响动。

        

杨遇安保持眼睛半眯状,实则心中警惕到了极点。

        

突然某刻,一道寒芒骤然从背后袭来。

        

杨遇安看都不看,反手就是一剑。

        

当!

        

剑刃交击之后,杨遇安顺势从地上跳起,转身,又是一剑送出。

        

他虽然未解锁无咎的记忆,后者也没有他后世的功法修为。

        

但萧氏《千闻刀》听声辨位的技巧,就算没有打开五识,也能一定程度上施展。

        

至少从刚刚那一剑来看,对付刺客绰绰有余。

        

当当!

        

双方摸黑连对两招,刺客意识到偷袭失败,毫不恋战,扭头就跑。

        

杨遇安第一反应不是追击,而是跨上一旁的战马。

        

在山中试探数日,他早就知道这个“鬼”身法高绝,脚程也超过自己。

        

光凭两只脚,自己必定跑不过对方。

        

为此,他还特意用草绳编了两个临时使用的“绳蹬”,以便更好施展骑术。

        

绕是如此,他也追击了将近半个时辰,才终于拦下对方。

        

“足下是自己动手,还是让我来动手?”

        

杨遇安端坐马背上,长剑直指身形纤瘦的刺客。

        

当啷。

        

刺客自知跑不过四条腿,干脆利落地扔掉长剑,解开面巾

        

借着幽幽月色,杨遇安看清刺客真容,愣在当场。

        

一个容貌绝美的女刺客。

        

他不知该用什么词汇来形容这种美。

        

如果世上果真存在沉鱼落雁的美人,大概便是这个样子了。

        

当然,真正让他发愣的原因并非是这个。

        

这个女刺客的面容,分明与少女明有七八分相似。

        

只是眼前此女因为年长一些,眉目长开,青涩褪去,有种少女明暂时不具备的妩媚。

        

“你是……旦?!”

        

旦,正是明姐姐的小字。

        

同样是无咎青梅竹马的好友。

        

结果闹到最后,那个害得无咎自戕的“鬼”,居然是大姨子?

        

“杀了我,或者放了明。”

        

旦抬起精致的脸蛋,面对友人利剑,豪不退缩。

        

这大姨子脾气有点倔啊……

        

杨遇安不禁轻皱眉头。

        

若是陌生刺客,他毫不犹豫就杀了。

        

但这位明显跟原主关系匪浅,就这么杀了,不知会不会影响任务评价度。

        

看来只能以理服人了。

        

于是他徐徐放下剑,沉声道:“给吴王夫差进献美人,是大王与大夫文种的意思,难不成你要违背王命?”

        

对于当下越人来说,越王勾践近乎于神,大夫文种就是当世圣人。

        

只要不是特别离经叛道的越人,都会认命。

        

哪知眼前的旦,还偏就是这种奇葩。

        

便见她不屑冷笑道:“他勾践犯下的错,凭什么要我妹妹来承担?”

        

“若非他偷袭吴王阖闾在先,又哪里有后来的椒夫之败、会稷之围、卧薪尝胆之苦?”

        

“认真计较起来,夫差为父报仇,本就是天经地义之事,他勾践装什么无辜可怜?”

        

说到这里,旦凛然塔前一步,逼视友人

        

“君王为了一己之私,兴无义之战,让无数人家破人亡。这样的君王,哪里值得我们效死?”

        

杨遇安无法反驳。

        

与其说他是被对方说服,不如说他本来就认同这个观点。

        

只是,无咎这大姨子,思想是不是太“先进”了一些……

        

反对无义之战,这不就是墨家的“非攻”?

        

若非他记得这个年代墨子尚未出生,差点以为眼前这位是不是悄悄跟人学了墨家那一套。

        

“不,不对。”

        

“先秦诸子百家的思想,从来不是凭空冒出来的。”

        

“与其说是墨子创造了‘非攻’思想,不如说是因为天下人早已厌倦了连年征战不休,才有墨家生根发芽的土壤。”

        

想到这里,杨遇安便知道自己无法用大道理说服对方。

        

因为就连他也认同对方观点。

        

但遗愿任务终究是要完成的。

        

晓之以理走不通,那就只能试一试动之以情了。

        

于是下一刻,他从马背上跳下来,倒转长剑,将剑柄递到旦跟前,语气决然道:“我不能杀你,但也不愿违背王命。”

        

“所以请你杀了我吧!”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