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香蕉自慰舒服死了&把美女的小pp日出水了

苏执原来计算着五场定级赛打完肯定要到下午了,没有想到对手居然会那么逊,其实也可以说他在这个段位太强了,唯一值得一提的仅有那个猴子成精的雷鸟也不过如此,最后只花掉一个上午就把比赛全部打完了。

        

白素贞作为苏执的老师,老师不能缺席学生的比赛,她自然要前往搏击者俱乐部全程围观比赛,为此没有时间准备午餐,所以今天的午餐大家难得没有在家里面吃,而是在广场里面找了家口碑不错的餐厅。

        

苏执钟情松鼠鳜鱼,他的筷子已经第三次伸向松鼠鳜鱼了,夹起鱼肉房间碗里面,随口问道:“什么时候打排位赛呢?”

        

“你想什么时候打就什么时候打。”小青说。

        

定级赛要匹配对手,排位赛当然也要匹配对手。

        

“你不是说这个赛季要结束了吗。”苏执记得小青说过的话。

        

“六月初结束了。和高考差不多的时间。”小青说。

        

“我还记得你说,最好赶在赛季结束前尽可能打高名次,然后等到结算好拿积分……”

        

“这就和你玩游戏赛季末冲分一样。”

        

“不管什么游戏,我从来不冲分,我就是咸鱼玩家。”苏执说。

        

“我看了看,专门了解了一下搏击者俱乐部的规矩。”苏执继续说,“从现在到六月初就那么一点时间,不管我怎么冲分,最多就冲到总排名的百分之三十、百分之二十这个档次吧,结算积分也不是太多。” 

        

他的修为只有练气后期,实在不算高,架不住参加搏击者俱乐部的人数相当多,其中大部分人又属于玩票性质,就算他这个修为只要愿意多打打很容易提高名次,直到对手越来越强止步在什么段位。

        

“不少了。”小青咬着筷子。

        

“还不够兑换那颗舍利子一点碎渣呢。”苏执一直记得搏击者俱乐部的奖池里面那颗舍利子。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亲手摸过,那是一种奇妙的感觉,那就是他的前世行者许仙的舍利子。

        

“我不是抱怨积分太少了……谁叫我修为太低,打不了太高名次,不然一个赛季结算就足够我兑换那一颗舍利子了。”苏执说,“我就是担心,它等不到我兑换就被其他人兑换了。”

        

“就算其他人不如我可以完全利用那颗舍利子的力量,谁会拒绝一颗可以提高自己力量的舍利子呢。”苏执完全没有办法拒绝力量,不管那个力量大小,然后以己度人。

        

“真的被人兑换走了你也没有办法。”小青说,“只能怪自己动作太慢。”

        

“确实。”苏执不喜欢怨天尤人。

        

“那不就得了。”

        

“知道是知道。”苏执说,“在意还是在意。”

        

“提高一个人力量的东西不仅有舍利子,还有妖怪内丹和丹药等等。”白素贞突然插嘴。

        

“动物成精更喜欢其它妖怪的内丹,因为利用率更高。人类修行者更喜欢丹药,因为他们对丹药的利用率更高。只有佛门修行者喜欢舍利子,其中有信仰的僧人获得舍利子只会供奉起来。”白素贞顿了顿说,“所以小苏你不用太担心有人把那颗舍利子提前兑换了。”

        

“那颗舍利子对许多人来说十分鸡肋。”白素贞下结论了。

        

“只有那些修行佛门神通法术,又没有信仰的修行者喜欢那种舍利子,吸取舍利子的力量……那样的人不多。”小青补充说。

        

她看着苏执,笑道:“你是一个,还有……”

        

“还有什么?”苏执问。

        

“偷袈裟的熊。”小青说。

        

“黑熊精?”苏执问。

        

“不是,只是熊熊最喜欢偷东西了。”

        

三个人吃完了午餐又去逛了逛超市,现在那个家还需要许多东西补充,等到回到家时已经超过三点了。

        

苏执也不知道是白素贞和小青太强了,还是他太弱了,不过跟着她们逛了大半个小时就感觉累坏了。

        

白素贞没有什么睡午觉的习惯,小青习惯了什么时候想睡就睡,而不是在固定时间休息,只有苏执上午打了定级赛,本来又习惯了午休,一到家就跑去睡觉了,睡了超过一个小时醒过来,感觉脑袋晕乎乎的。

        

从卧室离开,穿过走廊,路过书房发现小青在打游戏。

        

“输了。”苏执看得懂局势。

        

“队友太菜了。”小青说。

        

“有一说一。”苏执配合说,“确实。”

        

小青邀请他玩游戏。

        

苏执想了想,今天这种状态恐怕没有什么办法好好修行,答应了下来。

        

现在四点半,刚刚打完一把游戏的苏执躺在电脑椅上面喝水,现在的他已经知道怎么陪小青玩游戏了,就是不在乎输赢娱乐整蛊就好了,这个时候听到手机铃声响起来。

        

苏执拿起手机看了看。

        

“谁?”小青好奇问。

        

“灵珠。”苏执回答。

        

小青扮了个鬼脸。

        

苏执接通了电话,拿着手机走出书房。

        

一番寒暄。

        

“你不是今天打定级赛吗,打完了吗?”灵珠问。

        

“早就打完了。”苏执说,“上午就打完了。”

        

“结果怎么样?”灵珠说。

        

“那当然是未尝一败。”

        

“恭喜了。”

        

“客气。”苏执已经走到院子里面,“你工作又怎么样,好点了吗?”

        

“好点了。”灵珠说,“事实上我就是为了这件事情找你。”

        

“我就知道……你好像除开有事之外从来没有联系过我。”

        

“嗯。”

        

“我想起我的性格也和你差不多,没有事情不喜欢联系人。”自从灵珠毫不介意把珍贵的鳞片交给他,帮助他学会水法后,苏执就把她当做朋友了,朋友有事自然不能袖手旁观,“什么事情?”

        

“劳动节你有空吗?”灵珠问。

        

苏执现在不上班对日期不太关注,想了想现在四月底距离五月初劳动节没有几天时间,白素贞一直以来没有什么特别的安排,说道:“应该没有什么事情吧。”

        

“你知道劳动节有一场博览会吗?”灵珠说,“龙女安排我跟着去。”

        

“你想去吗?”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