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人妻洗澡被公强葵司&嗯…啊潮喷喝水高H

但这并没有让一切有所改变,有了灯光后反而让人在看清周围环境的同时,更加的感到周围的恐怖了。

        

角落满是蜘蛛网的走廊,破裂的墙壁以及门上方透气窗隐隐传来的阴冷亮光以及贴在墙壁上的符咒…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这件破旧的别墅平添积分阴森可怖。

        

“前…辈~”

        

嘶哑阴森的声音在别墅中响起,手电筒至下而上打在脸上。

        

越水七槻转过头来,此刻的她哪还有清秀英气的模样,明暗光影配合她那阴森表情,一瞬间甚至让人以为对方被厉鬼俯身了一般。

        

“真是够无聊的。”

        

唐泽给了对方一个暴栗:“你以为这能吓到我?”

        

“疼疼!”越水七槻捂着头不断揉着:“好疼啊!”

        

“我警告你,等会可不要随便给我玩扮鬼的把戏。” 

        

唐泽瞥了一眼越水七槻警告道:“我是那种被人吓就会直接动手反击的类型,到时候万一把你当成敌人,一拳把你打住院就麻烦了。”

        

“知道了知道了。”感受着唐泽的威胁,越水七槻缩了缩脖子将手电筒打向前方:“那我们快点查看情况吧。”

        

“你都还没说这个失踪案件是怎么回事呢。”

        

一旁的唐泽无语道:“就算我是临时过来的,你也得给我说说案件的大致情况吧?”

        

“啊,抱歉抱歉,一激动给忘了。”

        

越水七槻毫无歉意的吐了吐舌头,一边向前探索着一边道:“卷宗显示,这个鬼屋曾经消失过两个上小学的孩子,一个是在两年前,一个是去年。

        

而在今年的三天前,终于连成年人也消失了。”

        

“那些孩子去那种地方干什么?”唐泽挑了挑眉道:“而且为什么会知道他们是在这个别墅里失踪的?”

        

“不知道他们去这里干嘛,但孩子失踪后都是在这别墅找到的,而且询问他们,他们却都说自己没有任何在这里的记忆。”

        

越水七槻摇了摇头道:“三天前的这个成年人倒是和什么都不知道就失踪的孩子不同,对方是主动来这里的。

        

他说要来这间别墅后,就一直没有出现了。”

        

“那还真是够怪异的。”唐泽摇了摇头,慢慢的向着别墅前方移动。

        

没办法,即便有两个手电但房间还是太黑了,他虽然有夜视能力,但还是要照顾一下越水七槻,和其保持一致。

        

“前辈,你都没什么感觉吗?”

        

又走了几步,越水七槻缩了缩脖子:“怎么感觉凉飕飕的,是刚刚说的故事导致的心理原因吗…”

        

“不,只是单纯的生理原因罢了。”

        

唐泽无语道:“那边窗户破了,导致这边有个“风口”的气流通道,你没感觉到有微风吹过来吗?

        

还有不要吧卷宗记录说的好像鬼故事一样。”

        

“好吧。”

        

越水七槻失望叹了口气:“唐泽刑事你还真的不害怕啊,难道是坚定地无神论者吗?”

        

“不,我是相信这些的,但我觉得自己碰不到。”

        

唐泽想了想怪盗基德的同学红子,再想想自己也是莫名穿越而来,就觉得这些玄学侧的东西还是有点敬畏心的好。

        

不过吧,敬畏心归敬畏心,但是自己也是有“侦探体质”加身的,有这气运护身,哪怕平时容易碰到案件,但非科学侧的东西肯定碰不到。

        

毕竟要是来玄学杀人,那他这个“侦探”还玩个锤子啊。

        

所以即便有敬畏心,但是在案件中他是完完全全不相信有玄学上的玩意。

        

柯学定律中的其中一条规律便是,凡涉及鬼怪玄学都是有人弄虚作假。

        

所以这个卷宗的记录看似离奇,跟听鬼故事一样,但实际上肯定都另有隐情没有查清楚。

        

路过走廊进入别墅客厅,这里的景象更加可怖了。

        

一扇扇窗户之上贴着密密麻麻的符咒,外部的光线透过蓝色玻璃从缝隙中射出,带来了些许的光亮。

        

这里的能见度比之前走廊要更亮一些,但气氛却愈发的恐怖了。

        

“全都是辟邪用的符咒啊。”越水七槻看着周围符咒没有丝毫的害怕,反而饶有兴致道:“不知道能不能出来啊,鬼魂~”

        

话音刚落,越水七槻手电扫到了旁边的墙壁摆放的柜子处,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

        

“啊!!”

        

下一刻尖叫声瞬间响彻整个别墅,这突兀而来的尖锐声波连唐泽都忍不住浑身一颤,连忙转身:“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手电转动到越水七槻正对的墙壁方向,紧挨着墙壁那里摆放着几个柜子,而其中一个上面则摆放着一个大酒缸。

        

“泡的蛇酒啊。”

        

唐泽看到这个透明的大瓶子,鼻子微动便闻出了里面的液体是酒,不由笑着揶揄道:“之前你鬼魂的时候都是兴致勃勃,怎么一条小小的泡酒药蛇,就让咱们的越水小姐吓得尖叫连连啊。”

        

“女孩子都是怕蛇虫的好不好!”

        

越水七槻听到唐泽的调侃,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而我转身就看到了这条蛇,还以为是活物呢。”

        

“行了,既然没事就赶紧查看别的房间吧。”

        

唐泽摆了摆手示意她别在纠结这个话题,“继续探查别墅的情况,看看有没有最近活人进入这里留下的痕迹。”

        

“真是恶心。”越水七槻转身前瞥了那蛇便打算转身去查看其它的房间。

        

可下一刻,远处亮光处似乎一道黑影一闪而过,让越水七槻瞳孔一缩连忙叫道:“唐泽刑事!”

        

“又怎么了?”唐泽看越水七槻表情不对劲,不由得询问道。

        

“那边,我好像看到有黑影一闪过去。”

        

越水七槻指着那庭院方向的窗户处,脸上带着严肃之色。

        

“你确定吗?”

        

唐泽闻言也认真起来,朝着庭院门扉的方向喊道:“有人吗?不要害怕,我们是刑事!”

        

但唐泽的喊话落下,却没有任何的回应。

        

“前辈,你看那边有东西!”

        

越水七槻在唐泽喊话的时候手中的手电筒扫射四周,旋即看向了一旁随意堆放的桌子上:“这些好像是人吃过的零食垃圾?”

        

“看来这里确实是有人,但可惜不是那个成年人留下的。”

        

唐泽走过去看了看薯片袋还有棒棒糖袋子上的保质期,发现都是一年前的,不由得摇了摇头:“时间很长了,差不多一年左右了。”

        

“前辈,我们还是看看外面的情况吧。”越水七槻还是有些在意刚刚破窗户那一闪而过的影子,开口建议道。

        

唐泽点了点头道:“行,只希望不是野猫的影子吧。”

        

“不会,虽然只是一瞥,但那黑影绝对不止猫的大小。”越水七槻语气笃定道。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走向通向庭院的大门,将其打开后进入了别墅的院子中。

        

“前辈,这是…”

        

“看到了。”

        

唐泽看向满是落叶的院子,发现那里居然有一个人头大小的坑洞!

        

而且看周围的泥土还带着湿润,明显是刚挖不久!

        

越水七槻看到的那个一闪而逝的黑影,很可能一开始就在这挖坑的家伙。

        

估计一开始他就在院子里了,之后听到唐泽两人没有什么掩饰的对话和交谈,就过来查看情况。

        

之后在得知两人是刑事后,立刻选择了逃跑。

        

“如果之前我看到的真是人,那他又在挖什么呢?”

        

越水七槻看着坑洞眼中满是好奇之色。

        

“这种事,挖挖看不就知道了。”唐泽扫了一圈庭院,这里虽然旧满是落叶看起来有些破旧,但并不荒凉,院内的东西也都齐全。

        

能看到一旁工具架上的老旧铁锹,唐泽将其拿了过来。

        

“那就拜托了,前辈。”

        

越水七槻笑吟吟的开口,让唐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不干活就去旁边看看,别在这碍眼。”

        

“好咧,有情况我立刻喊你。”

        

越水七槻毫不犹豫的往庭院外走去,丝毫没有停留的意思。

        

铁锹就只有一把,唐泽一个大男人也不可能自己看着让人家女同志干活,所以只能亲自干活了。

        

不过院子的泥土并不算坚硬,再加上唐泽身体经过强化这点体力活还算不得什么。

        

不一会,人头大小的小坑便被他挖的比脸盆还大了。

        

“前辈,没有什么发现。”去附近转了一圈回来的越水七槻汇报着她的勘察情报。

        

“预料之中的事。”唐泽手上动作不停:“你往旁边站着去,别弄你身上…”

        

话还没有说话,铁锹似乎碰到了什么坚硬的物体,为了避免造成更大的破坏,唐泽连忙将铁锹向上提了提,这才将最后一铁锹土提上来。

        

“前辈!挖到了?”

        

越水七槻之前自然也注意到了唐泽的动作,在他挖出最后一抹土的时候就看到了土层内有一个凸起的地方。

        

她连忙蹲下身用手在那处凸起处轻扫,两三下之后泥土中露出了一抹凄厉的白色,

        

在越水七槻的扒拉下,很快白色越来越多逐渐显露出了起本来的面貌。

        

当那明显属于人类牙齿的骨骼出现,越水七槻下意识一个激灵向后倒去,要不是唐泽眼疾手快对方就直接摊坐在地了。

        

“人的头颅…”

        

看着那明显属于人类头颅的骸骨,两人脸色都异常的凝重。

        

“前辈,这是他杀吧?”越水七槻表情凝重道。

        

“被人埋在土坑之中,他杀的可能性很大。”

        

唐泽看了看越水七槻满是泥土的双手:“你去找附近便利店洗洗手吧。”

        

越水七槻看了看手上的泥土,又想到之前那拨开泥土时候的片刻触感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连忙跑向外面。

        

而唐泽则拿出手机直接联络了总部说明情况,同时联络了麻生成实,让他带队前往两人现在所在的别墅。

        

很明显,这是一起非自然死亡案件!

        

发生了命案,警视厅出警的速度自然很是迅速,越水七槻回来后两人等了不到二十分钟便,看到两辆警车停在了别墅外,麻生成实和一众鉴识科人员向着院内走来。

        

因为唐泽和越水七槻是案件发现者以及他们本就是在查案中,所以这起命案理所当然的由两人负责了。

        

有了众多人手,挖骸骨的事情自然就交给了鉴识科的专业人士。

        

很快完整的人体骨骼便被挖掘了出来。

        

当然,唐泽和越水七槻也没闲着,在他们挖掘尸体勘察现场的时候,走访了附近最终找到了两位家庭妇女。

        

说明情况后,谁曾想两位中年妇女面色大变,看向别墅的时候满是忌讳的告诉两人,这里是有名的鬼屋!

        

不但如此,还有人接二连三的在屋子里失踪。

        

这一点,倒是和卷宗里显示的情报一样,但哪怕这是他们已知的情报依然让人觉得不同寻常。

        

毕竟他们知道这是鬼屋,那是因为他们有失踪人员的卷宗。

        

但是这个传闻居然那么广为流传,就显得有些不同寻常了。

        

“两位姐姐,请问鬼屋这个传闻是从哪来的?”

        

越水七槻好奇道:“既然是鬼屋,那总得有个“鬼”之类的吧,总不可能没什么根据吧?”

        

“当然有!当然有!”

        

旁边那位胖胖的妇女连声道:“以前住在这里的三浦太太好像在这间别墅自杀了。”

        

“自杀吗?”唐泽听到对方的话后道:“那两位知道那位三浦太太为什么要自杀吗?”

        

“这好像就不知道了。”偏瘦一点的妇女摇了摇头道。

        

“多谢两位姐姐了。”越水七槻看也问不出来什么了,便道谢告别了两位妇女。

        

“真的有鬼吗?”

        

告别了两人后,越水七槻回想着之前一闪而过的黑影:“我看到的是人还是鬼呢…”

        

“别胡思乱想,肯定是人了,不然谁在这挖坑。”唐泽没好气道:“总不至于是鬼魂挖坑吧?”

        

“也是哦。”

        

越水七槻点头后沉吟道:“一般来说,如果有人失踪的话,附近大多都会传出离奇的谣言。

        

不过这个传言,好像有点奇怪…”

        

“确实很奇怪,至于原因…”

        

唐泽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是因为跑题了吧。”

0

更多精彩